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章 君子爱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姜小昙微微一愣,她能感受到周昂的变化,先前还和颜悦色的,突然就严肃起来。

    不过姜小昙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多问什么,一切收拾妥当后,便自己回到了屋中,将房门紧闭。

    很快月上中天,整个郭北县城灯火都渐渐熄灭,县衙之中除了周昂书房之内还有烛光,其它地方也是一片漆黑。

    此刻周昂还坐在书桌前,虽然没有写着东西,却还在不断的翻动着纸张,看起来还颇为忙碌。

    今夜的郭北县似乎格外安静,连往日喧嚣整夜的狗吠声,今夜也难以听到了。

    忽然,周昂正襟危坐,手中拿起一张纸放在了书桌的一端,当这张纸放下时,周昂的口中还朗声说道:“刘昌怀,扬州府郭县人,景安十一年三月,奸杀郭县李王氏,后流窜各府作案,至今奸淫良家妇女七人,身负命案三宗,现赏银三十五两捉拿归案。”

    周昂所念的,正是一份海捕公文。

    等第一张公文念完后,周昂又拿起一张,并且放在了第一张公文旁。

    接着他的声音继续响起:“张豹,太原府阳曲县人,景安十年七月,杀永康县李氏二十四口满门,现赏银五十两捉拿归案。”

    周昂每拿一张公文便念一次,每一个公文上都记载着一个恶贯满盈的通缉犯。

    而就在周昂每念完一张公文后,县衙的院墙之上,黑暗之中就有双怨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一连摆放了十六张海捕公文,周昂也念出了十六个恶贯满盈的罪犯名字。

    做完这一切之后,周昂微微抬起头来,而后缓缓的站起了身。

    “本官念到名字的,可都到齐了?”起身之后,周昂颇具威严的声音响起,回荡在整个县衙之中。

    “嗖.......嗖.......嗖嗖.......”就在周昂话音落下的同时,十几道身影纷纷从县衙的院墙上翻落而下。

    下一刻十几个面相凶恶,手提钢刀利剑的壮汉,出现在书房之外。

    周昂目光扫过这些人,数了数人数正好十六。

    姜小昙的房间与周昂书房相隔不远,此刻房中依旧没有灯光。

    只是在黑暗的房间之中,姜小昙并没睡下,而是挺身立在窗前,透过紧闭的窗户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

    姜小昙脸上没有丝毫波澜,只是此刻她的手中握着一柄长剑。

    那长剑剑身散发着妖异的绿色光芒,一看便知宝剑不是凡物。

    周昂看着十六个恶贯满盈的罪犯,脚下迈着步子,一步步的向外走去,他每走一步身上的气息就拔高一截,渐渐的大儒人字的气息也与身形融合。

    为了这一刻周昂等了足足九日,此刻他的心境和身体状态都达到了从未有过的巅峰。

    等周昂走出书房,站在台阶上看着院中十六个恶人时,他右手轻轻抬起,而后对着身后一招,那挂在墙上的锈剑竟凭空激射而出,稳稳的落在了周昂手中。

    看到这一幕,十六个恶人皆是神色一凝,周昂这一手可是有些超出他们的预计了。

    不过这些恶贯满盈的狠人,也都有些手段,虽然有些惊讶却不以为意,至少他们认为眼前这个书生模样的县令,就凭这点手段还奈何不了他们。

    “为了这八百七十两银子,本官可是足足等了你们九天了!”锈剑在手,周昂并没立刻出手,而是说出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哈哈,死到临头还想着银子,看来咱们这位县太爷也是个财迷啊!”一个通缉犯有些好笑的看着周昂,倒是开口嘲讽了起来。

    周昂瞥了一眼这个通缉犯,而后继续自顾自的说道:“本官自然也爱财,不过圣贤教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们的人头加起来正好八百七十两赏银,如此钱财应该算是取之有道了吧?”

    听到周昂的话,这些通缉犯才明白周昂口中的八百七十两银子是怎么回事,下一刻这些惯犯皆是怒不可遏,对周昂的叫骂之声也是不绝于耳。

    “现在你们又多了一条罪名,辱骂朝廷命官。”周昂平静的说道,至始至终他都显得从容不迫。

    县衙之中的动静早已惊动了整个县城,无数目光都在暗处盯着这里。

    从外看来,此刻县衙之中乱哄哄的一片。

    当辱骂之声响起后,很快从县衙中就传出一阵喊杀声。

    不过令人惊愕的是,这喊杀声刚一响起就戛然而止,接着传出几声兵器碰撞的声音后,县衙之中顿时一片寂静。

    只是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所有观察县衙的人都感觉到,仿佛有一道浩大堂皇的气息在县衙之中一闪而过,但是这气息只出现刹那,许多人都以为是错觉。

    而县衙之中,周昂依旧手持锈剑站在院中,在他的四周,一个个恶贯满盈的通缉犯尽皆倒在血泊中。

    这些人的要害部位全部中了一剑,十六个人无一逃脱,此刻大多数人都已经断了生机,只有周昂脚下还有一个身穿黑衣,留着山羊胡子的通缉犯还有着一口气。

    “别......别杀我......只要饶我一命,我愿意为县尊做任何事!”山羊胡子面露恐惧,在死亡面前他表现得也和普通人一样。

    “看来你们到死都还不明白,杀你们的并不是我!”面对山羊胡的求饶,周昂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

    山羊胡闻言也是一脸不解,明明就是周昂要杀他们,现在偏偏说不是他杀的。

    下一刻周昂就解开了山羊胡心中的疑惑,只听周昂继续说道:“杀你们的是天理昭昭,是大宁律法!”

    说完这句话后,周昂没有给山羊胡任何机会,他手中锈剑一挥,直接将山羊胡的头颅斩了下来。

    至此十六个海捕公文上的通缉犯,在县衙之中全部伏诛。

    姜小昙在房间之中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当十六个通缉犯全部毙命后,她手中的妖异宝剑也消失不见,并且隔着房门满目柔情的看着周昂。

    此刻周昂也似有所感的转身看向了姜小昙的房屋,不过当他目光落在姜小昙所在的方向时,周昂忽然再次使出《剑势》中的拔剑,毫无征兆的一剑挥向了屋顶。

    “哪里来的阴魂?胆敢窥探县衙重地!”周昂一剑挥出,同时语气森然的说道。

    下一刻只见姜小昙所住的房屋上空,一道漆黑的影子被一剑斩成两半,接着两半黑影化作一团黑烟消散。

    屋内姜小昙也是惊魂未定,刚才她也以为周昂那一剑是斩向自己的,甚至她也没有察觉到自己头顶还有阴魂窥探。

    周昂也同样意外的看着黑影被斩裂的地方,如果不是他刚才斩杀通缉犯时融入了人字蕴含的浩然正气,他也发现不了自己头顶还有阴魂在窥探。

    就在周昂心中思量的时候,姜小昙的房门却猛的打开,下一刻姜小昙怒气冲冲的瞪着周昂。

    “公子,你为什么骗我!”姜小昙一脸幽怨的瞪着周昂,弄得周昂都有些不知所措。

    “此话怎讲?”周昂有些茫然的问道,但是他能感到,姜小昙对自己并无歹意,甚至他在姜小昙身上只感受到了对自己的关心。

    这一点让周昂很是触动,因为这种感觉除了以前偶尔在周秀儿身上能感觉到外,就只有姜小昙了!

    姜小昙看着满地的尸体,而后竟有些委屈的说道:“你还说不会用剑?”

    “呃.......”周昂一时无言以对,他也没想到姜小昙说的竟然是这个。

    郭北县城西有一座庄园,庄园的主人就是郭北县丞冯良。

    这一夜冯良也尚未入睡,此刻不仅他坐在主位上,在他的下手,左右还分别坐着一人。

    左手是一个身材魁梧,太阳穴高高隆起的中年壮汉,熟悉郭北县的人都知道,此人就是郭北县曾经的捕头杨武。

    而右手则是坐着一个麻脸道人,道人约莫四十余岁,此刻正盘膝闭目,整个人的气息也显得极为微弱。

    无论是冯良还是杨武,此刻都盯着麻脸道人,似乎在等这道人醒来。

    忽然,麻脸道人身躯一颤,接着猛地张口喷出一口血来。

    下一刻麻脸道人有些惊恐的睁开双眼,脸上露出一副后怕的样子。

    “怎么回事?”见到麻脸道人异状,冯良和杨武都是紧张的站起身来,一脸关切的问道。

    麻脸道人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心神之后说道:“失败了,那十六个通缉犯全部被新县令斩杀了,就连我的一道分魂也被他发现,如今神魂受损,贫道半年之内都无法分神化念了。”

    听了麻脸道人的话,冯良和杨武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片刻之后冯良才叹了口气说道:“到底是将门之后,要对付咱们这位周县令,恐怕以往的手段都不行了。”

    “这可如何是好?这姓周的竟然连道长的神魂都能伤到,咱们这里可没人是他对手啊!”杨武更是一脸担忧的说道,他向来就羡慕麻脸道人的神通,如今道人神魂被伤,让杨武对周昂顿时心生敬畏。

    “哼,谁说杀人就非得动刀了?三年了.......咱们这次恐怕要亲自去见一见这位县尊了!”冯良很快便恢复了镇定,虽然今夜的结局出乎他的预料,但他依旧表现出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