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56章 宁采臣斩鬼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母亲的名字果然有问题.......看来黑山鬼王一定知道什么?”面对黑山满含怒意的一拳,周昂身形急退,同时脑海之中还在不断思量。

    自从上一次东海之滨天雷将钱塘水君轰杀,周昂就猜测这和自己的母亲余鸾有关。

    为此周昂甚至以书信形式间接询问过罗大业,打听余鸾这个名字,只是罗大业的回信中也无奈的表示不知道这个名字有什么深意。

    周昂后退之时,身后五龙虚影幻化,虚空之中响起阵阵龙吟之声。

    另一边郭北县如今全靠人道气运护持,周昂即便压力重重,也不敢抽取人道气运来提升自己。

    在人道气运的保护下,加上燕赤霞和姜小昙,才勉强挡住黑山鬼王召唤的白骨大军。

    然而周昂知道,这些白骨大军并非黑山鬼王的真正精锐。

    黑山鬼域真正的精锐,就是那六大鬼将统领的六万阴兵。

    此时此刻黑山鬼王麾下鬼将阴兵未出,郭北县已经岌岌可危,而周昂也是险象环生。

    须臾之间,周昂脑海之中想了许多,不过下一刻黑山鬼王如琉璃一般的巨大拳头已经轰在了周昂的胸膛上。

    一拳下去,先是两柄飞剑倒飞出去,接着五龙虚影被直接轰碎,最后落在周昂胸膛,他整个人也如流星般坠落,胸口也有明显的塌陷。

    看着周昂从天空坠落,姜小昙立刻一跃而起,将周昂稳稳接住。

    当看到周昂胸膛变形,嘴角溢满鲜血的样子,姜小昙心中无比担忧,同时双目满是怒火的看向黑山鬼王。

    “放心,他还死不了。这小子命真硬,明明连元神都没有,硬接了本王一拳居然还没死!”黑山鬼王感受到姜小昙的目光,语气冰冷居高临下的说道。

    黑山鬼王的声音不仅落在姜小昙的耳中,更是整个郭北县的百姓都能听到。

    一听到县令都险些被一拳轰死,所有人都是心中一紧,一种绝望悲伤的情绪顷刻间蔓延开来。

    宁采臣站在城楼之上,他看到周昂的身影从高空跌落,又看到燕赤霞操控飞剑与无数的白骨大军交战,然而这些白骨大军源源不断,燕赤霞也是表现得渐渐不支。

    “县尊于我有再造之恩,燕兄与我也是生死之交,我又怎能看你们孤军奋战?匹夫一怒尚且血溅五步,我宁采臣虽为一介书生,心中之怒亦可斩鬼神!”宁采臣同样一脸悲愤,他语气如泣如诉,也不知从何处寻了一把环首大刀,就这样双手握着大刀站上了城墙。

    那大刀上还有斑斑血迹,似乎就是以前郭北县用来给犯人行刑的砍头刀。

    宁采臣身形单薄,提着大刀看起来极不协调,不过他得了树妖姥姥部分生命精华,一把刀对他来说倒是举重若轻。

    燕赤霞听到宁采臣的声音,下意识的回头望了一眼。

    不过这一见之下,燕赤霞也是大吃一惊。

    只见宁采臣立在城墙之上气息大变,虽然他依旧是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书生,却有一种顶天立地的气势,他高高的举起手中大刀,猛地朝着城下砍去。

    接着那大刀之下竟然凭空延伸出一道四十米长的刀气,刀气所过之处鬼气退散,连虚空都好像被斩裂,四十米长的刀气在城下斩出一道长长的沟壑,刀气之下那些白骨大军瞬间化为粉末,连重组的机会都没有了。

    “宁兄竟是天生的武道奇才?这是自悟出了神通啊!斩鬼神......好霸气的名字!”燕赤霞知道宁采臣得了树妖精华,对宁采臣一刀斩出四十米的刀气也不是不能接受,不过他更欣赏宁采臣那句‘心中之怒可斩鬼神’。

    宁采臣一刀斩出,虽然心中愤恨未消,却也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原本他只是一个落魄书生,机缘巧合遇到了燕赤霞,又遇到了女鬼小倩,因为这些离奇的经历,宁采臣又与周昂产生了交集。

    十几年来宁采臣一直活得唯唯诺诺,甚至用他自己的话说,那是活得卑微。

    直到数月前他来到了郭北县,在这里他才终于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人,才算真正的活了个明明白白。

    宁采臣一直觉得,他自己并没有多优秀,更谈不上有经天纬地之才,但是郭北县给了他一展所学的机会,虽然他只有那一点微末的学识,却也让郭北县有了一点点的变化。

    而且在这里,还有赏识他的县令,有与他相交莫逆的捕头燕赤霞,还有时常找他喝酒聊天的书吏陈明,有没事就找他探讨兵法的主薄贺康。

    可以说宁采臣早已将郭北县当作了他的故乡,他的家。

    刚才那一刻,宁采臣是真的体会到什么叫家破人亡的感觉,所以心中生出一种欲斩鬼神的冲动。

    宁采臣一刀刀的斩下,每一次都有四十米长的刀气划破虚空,而随着他不断挥刀,头顶那青色的气运竟然开始猛烈的翻腾起来。

    青色的气运翻腾,伴随着宁采臣一次次的施展‘斩鬼神’,那气运仿佛熊熊烈火一般燃烧了起来,气运燃烧之中,虽然看起来在一点点的消耗,但是那火焰一般的气运,竟然真的开始如同火焰一般呈现出红色来。

    黑山鬼王原本盯着周昂和姜小昙,也是一下被城墙上的宁采臣给吸引了。

    “你手下都是些什么人?这小子明明在燃烧气运,竟还能让气运等级提升......”黑山鬼王倒不怎么在意宁采臣的‘斩鬼神’,但是宁采臣的气运不仅没有衰败,反而更进一层,这让他也颇为不解。

    要知道一个人遭遇困境,气运也会随之变得稀薄甚至跌落等级才对,万万没有不降反升的道理。

    宁采臣明显抱着与郭北县共存亡的心思,而他此刻气运不减反增,让黑山鬼王心中也不由的警惕起来。

    黑山鬼王目光变幻,转瞬间好像在眼中闪过无数景象,而后他目光凝重,一脸郑重的看向周昂。

    “看来你还有后手?”这一次黑山鬼王语气同样凝重,好像第一次正视起周昂来。

    躺在姜小昙的怀中,周昂长舒了一口气,身上似乎有一层水汽流转,而后他塌陷的胸膛鼓起,原本苍白的面庞也恢复正常。

    周昂轻轻的推开姜小昙,并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而后缓缓的站起身来,他的脚下灵龟再次出现,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随后周昂大有深意的看着黑山鬼王说道:“我的郭北县,可不止一个宁采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