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55章 你母亲是被你气死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胡说,我乃昙花成精,而你是鬼魂修炼而成,我们根本没有一点关系。”姜小昙怒不可竭的说道,不过她的神色却明显有些慌乱。

    “没有一点关系?你应该知道,天地间草木成精最为困难,那将军庙存在了上千年,怎么偏偏就你这一株昙花诞生了灵智,而且你修炼不过数栽,轻而易举便引来了天劫化形,你真以为这些是巧合?”黑山鬼王继续说道,每一句话都显得他对姜小昙无比了解。

    而从黑山鬼王的话里可以看出,似乎他就是将军庙中供奉的那位将军。

    “我信你个鬼,别以为几句鬼话就能骗我。”姜小昙到底也是妖仙,还不至于因为黑山鬼王几句话就动摇,只要她自己不愿承认,很难从言语上说通。

    不过下一刻,另一个声音又让姜小昙不得不动摇起来。

    “他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不久前我曾返回将军庙再次查探,你能孕育出灵智,并且短时间内引动化形天劫,确实是拜鬼王的尸骨所赐。”这个声音竟然出自周昂之口。

    如果是旁人说这些话,姜小昙自然嗤之以鼻,可是偏偏是周昂说出来,让姜小昙也不得不承认。

    “哈哈哈哈......没想到你这县令在此事上还能实话实说,看来本王还是有些小瞧你了。”黑山鬼王爽朗的大笑起来,他也没想到周昂对此竟然能实事求是,同时也开始正视起周昂来,因为如此隐秘的事,眼前这个小小的县令却也提前探查到了。

    此刻姜小昙身躯微颤,神色也变得彷徨起来,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对她心境冲击实在太大了。

    周昂看向黑山鬼王幻化出的鬼脸,却是无奈的一笑,而后轻声的说道:“你的出身虽然拜他所赐,然而这又如何呢?我们每个人的出身都不是自己能选择的,生命的伊始早已注定,但生命的过程却有万千可能,只要我们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那样才是真正的自己。想要一个怎样的自己,不在出身,不在所处的环境,更不在我们从何而来!想要成为怎样的你?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里,你才是你自己!”

    周昂的声音不大,却清晰的落在每一个人的耳中,姜小昙听到这话后目光也渐渐变得清明起来,身后虚空之中昙花的元神法相也显现出来。

    那昙花法相不断舒展,一片片的昙花层层绽放,似乎周昂的一番话让姜小昙明白了许多道理,道行竟然在短时间内有了明显的提升。

    随着姜小昙元神法相显现,那层层花瓣绽放,也向四周辐射出一层层无形的涟漪。

    这些涟漪不断在空间中延伸,所过之处,那些白骨大军的行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延缓下来,而且它们越靠近郭北县城,动作则变得越加缓慢。

    听到周昂的话,又看到姜小昙以行动表明了立场,黑山鬼王脸上竟露出了些许赞赏。

    而后他的声音中也难掩赞许的说道:“不愧是本王的女儿,竟然拥有与时间相关的天赋神通。”

    黑山鬼王看到姜小昙以天赋神通阻挡着他的白骨大军,不仅没有丝毫怒意,反倒显得非常高兴。

    不过姜小昙却依旧一点不客气的说道:“你这老鬼,不好好在你的鬼窝待着,还妄图染指人间,你这样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被自己女儿说没有好下场,黑山鬼王依旧神色不改,只是他将目光看向周昂,倒是显得颇为玩味。

    “本王真想看看,你看上的这小子究竟有什么本事?看他有没有资格做本王的女婿!”黑山鬼王声音渐渐变得严厉起来。

    周昂听到这一妖一鬼的对话,心中也有一种古怪的感觉,原本很严肃的生死大战,竟有种女婿见老丈人的荒唐感觉。

    不过下一刻黑山鬼王真身已经出了鬼域,踏着虚空矗立在郭北县城外,那恐怖到令人窒息的气息,让周昂见识到现实依旧很严峻。

    黑山鬼王行事作风也好像毫无章法,想到什么就是什么,前一刻还是大军攻城的样子,下一刻就打算亲自出手。

    “他是真仙不可力敌,你们守护城池,待本官去会会他。”周昂一步踏出城楼,两柄飞剑环绕在身侧,脚下出现一头巨大的灵龟,载着他出现在虚空之上。

    看到周昂竟然主动出现在自己面前,黑山鬼王也显得有些意外。

    “你连元神都不到,就敢站在本王面前,倒也算胆识过人,而且你修炼的功法好像也颇有来历。”黑山鬼王的目光在周昂两柄飞剑和脚下灵龟上掠过,以他真仙境界一眼就看穿了周昂。

    “我这人从小木纳愚笨,别人家的孩子一学就会的东西,我花十倍时间都不一定会。母亲从五岁起教导我,直到她去世,一共教了我三年,可是三年间我一首诗都背不完整,母亲教我识字,三年里我能认识的字不超过三十个,所有人都叫我周木头,不过母亲从未因此打骂过我,三年时间我唯一只记住了母亲一句话。”周昂也没有立刻动手,反倒讲起来自己的小时候。

    黑山鬼王微微一楞,而后目光古怪的看着周昂,片刻后悠悠的开口说道:“没想到世上竟有如此愚蠢之人,你母亲该不会是被你气死的吧?”

    被黑山鬼王这么突然一问,周昂险些一个跟斗跌落云端,他说了半天,这黑山鬼王却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周昂心中不禁想到,姜小昙那古灵精怪的性格,是不是真遗传了这黑山鬼王。

    片刻后周昂无奈一笑,又继续说道:“母亲告诉我,做人可以糊涂,但不能不辩善恶,只要无愧于心,便不用畏惧任何人鬼仙佛。我自认问心无愧,又怎么会怕你区区一方鬼王呢?”

    周昂见黑山鬼王提到自己母亲,却并没有什么异样,于是又继续说道,至于这句话是不是他母亲教他的,就只有周昂自己知道了。

    “你母亲不是在害你吧?所以你现在如此莽撞?真以为你是本王的对手?”黑山眉头微皱的看着周昂,他隐约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不过一时间也说不上什么地方不对。

    天空依旧鬼气森森,整个天地间只有黑山鬼王强大的气息和巍峨的身影,周昂渴望出现的异常依旧没有出现的征兆。

    “若我母亲知道你如此说她,想来她一定会很生气吧?另外这把飞剑也是母亲留给我的,它叫余鸾,正是母亲的名字!”周昂伸手向前,余鸾自动落入他掌中,此刻周昂执剑指着黑山鬼王,终于说出了自己母亲的名字。

    “余鸾?”黑山鬼王看到周昂用剑指着自己,又听到周昂说出自己母亲的名字,脑海中下意识的搜寻起余鸾这个名字。

    黑山鬼王能够自立一方鬼域,说明他已经窃取了部分幽冥地府的气运,加上以他真仙的境界,要想推算一个人,自然是轻而易举。

    只不过当黑山鬼王脑海中闪过余鸾这个名字时,他的表情忽然一僵,而后双眼之中怒意显现。

    “臭小子,你敢阴本王?”天地间没有出现任何针对黑山鬼王的异象,但黑山鬼王却毫无征兆的朝周昂挥出一拳。

    这一拳满含一个真仙的怒火,一拳落下周昂感觉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