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54章 郭北县,归我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黑山鬼域的大殿之中,鬼王将手中一枚黑子轻轻按在了棋盘上。

    当棋子落在棋盘上后,黑子连成一气,立刻显现出大势已成的局势,而白子则是已无退路。

    “黑龙张目,大争之世已启,本王便不能再与先生对弈了,这棋局到此为止吧!”说话之时黑山鬼王缓缓起身,这也是他三年来第一次起身。

    而此刻棋盘的另一端,邋遢老者手中还捏着一颗白子,只是无论他将白子落在何处,似乎都注定了败局,于是只见邋遢老者艰难的举着一枚白子,仿佛被施了定身咒。

    邋遢老者一动不动,不仅是因为落子则败,更是因为此刻整个大殿都成了一处结界,而这处结界的作用就是来困住邋遢老者。

    随着黑山鬼王身躯缓缓站起,以他为中心,一股属于真仙境界的恐怖威压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而原本隐藏在黑山之中的鬼域,也在鬼王起身的那一刻,真实的具现在了阳世之中。

    “恭迎王上!”黑山鬼域之中上百万的阴魂厉鬼感受到黑山鬼王的气息,纷纷朝着大殿方向匍匐跪拜。

    “六鬼将何在?”忽然黑山鬼王威严的声音响彻鬼域。

    下一刻六道纯阳的气息落在鬼王大殿外,每一道气息都是一个身穿铠甲,成就了元神的鬼仙将领。

    “末将在!”六大鬼将一字排开,恭敬的单膝跪在殿门外。

    “发兵郭北县。”下一刻黑山鬼王的声音从殿中传出。

    周昂身着官袍,与一众幕僚站在城楼上,所有人都一脸紧张的看着西南方向。

    此刻天地间一片昏暗,一座巨大的城池横贯在天地之间,那城池缓缓移动,正在朝着郭北而来。

    而且原本晴朗的天空,此刻也是如同黑夜一般。

    郭北县四门紧闭,城门之后则是一排排列队整齐的军士,这些人都是配甲带刀,手中还举着火把。

    伴随着黑山鬼域缓缓移动,天地间似乎有奇怪的声音响起,那声音就如同低沉的哀乐,声音直击普通人的内心,不由的产生恐惧与绝望的心理。

    “天地阴阳两隔,理应各行其道,阁下苦修不易,既已成一方鬼王,应当知道天意民心不可违的道理,为何还要行这倒行逆施之举?”周昂立在城头衣袂飘飘,他的声音洪亮,那声音堂堂正正,竟让原本恐惧绝望的百姓安心不少。

    周昂说话之时,黑山鬼王也早已走出了大殿,他只是站在殿前的石阶之上,目光便已透过虚空,看到了郭北县中的一切,自然也有城头的周昂等人。

    下一刻,郭北县外鬼气翻滚,一张巨大的鬼脸具现而出,只是这一次鬼脸变成了黑山鬼王的面孔。

    “你便是郭北县令?”鬼脸之中传出黑山鬼王威严厚重的声音。

    听到黑山鬼王出声,周昂隔空遥遥见礼,面对鬼王他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紧张,依旧神情平静,目光坦荡。

    “本官大宁朝郭北县令,兼任金华府游击将军.......这郭北县.......归我管!”周昂仰头看着天空鬼脸,头一句还是很寻常的话,可最后一句忽然气势大变。

    周昂最后一句话掷地有声,让每一个郭北县的民众都清楚的听到。

    此话一出,笼罩在郭北县上空的人道气运也是一阵翻腾,这些气运瞬间与周昂融为一体,将他的身影也衬托的无比高大。

    “哈哈哈哈......好一个郭北县归你管!你这一句话,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位故人!”见周昂与自己争锋相对,黑山鬼王却是忽然大笑起来。

    “十七年前,本王也是这样兵临郭北县,那一日城头上也站着一人,只不过那少年比你还稚嫩,不过他的口气可比你还大。”还不等周昂开口,黑山鬼王就自己说了起来。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惆怅,此时此刻却好像陷入了回忆一般,竟然就这样讲起了过去。

    “十七年前?不是三年前?”周昂听到黑山鬼王说的十七年前,却是大感意外。

    因为据周昂所知,黑山鬼王应该是三年前亲自出手毁了郭北县城隍庙,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当时有什么实力绝伦的大能挡住了黑山鬼王,才没有让郭北县沦为鬼域。

    可事实好像与周昂猜测的相差甚远。

    “三年前那只是一个意外,若不是十七年前那个少年,郭北县应该早就消失在世间了。”黑山鬼王随口说道,对于一直牵制了自己三年的邋遢老者,黑山鬼王却只当做一个意外。

    “既然鬼王十七年前就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今日为何又要兵临郭北县?”周昂看不透这黑山鬼王,但他能感觉到黑山鬼王也是一个有故事的鬼,或许能谈一谈。

    说实话周昂不认为自己可以对抗真仙境界的黑山鬼王,如果不必鱼死网破,周昂自然也不愿意。

    “你以为本王是被那少年劝退的?错了,本王只是和那少年打了一个赌。”黑山鬼王似乎猜到了周昂心中的想法。

    “那个赌约鬼王输了?”周昂心中不断思量,他一心想要保存郭北县,此刻自然以为赌约会是破局关键。

    黑山鬼王隔着虚空摇了摇头,而后轻笑着说道:“自然是本王赢了,所以这一次,再没人能保住这郭北县了!”

    黑山鬼王说出这样的话,态度已经表达的非常明显了,意思是没有丝毫的转圜余地了。

    果然下一刻黑山鬼王话音刚落,天地间鬼哭狼嚎的声音更大,而且阴风阵阵仿佛要刮他个天翻地覆。

    于此同时,郭北县城外的大地上,无数的泥土翻涌,而后无数的白骨从泥土之下汹涌而出。

    这些白骨有人类的,也有豺狼虎豹的,有很久以前的,也有距离现在不久的。

    当这些白骨翻出泥土,竟然开始自动的组合起来,很快无数的白骨大军出现在郭北县的城外,那无数的白骨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

    周昂不知道十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和黑山鬼王打赌的又是什么人,至于赌约内容更是无从知晓。

    此刻周昂也无心去猜测了,应付眼前的局面才是当务之急。

    下一刻飞剑余鸾出现在周昂身旁,于此同时剑城隍也从城隍庙中激射而起,稳稳的落在了周昂的身侧。

    两柄飞剑一把火红,一把血红,正好一左一右的悬浮在周昂身侧。

    此刻不仅是周昂,就连燕赤霞和姜小昙也祭出了飞剑,四柄飞剑都指向黑山鬼王,城下的三千军士也是横刀在手,便是面对城外那白骨组成的大军也不惜一战。

    “怎么?连你也要对我拔剑相向吗?我的好女儿!”然而下一刻,黑山鬼王忽然说出一句令人始料未及的话来。

    他的语气略微有些失落,同时隔着虚空,目光落在周昂身后的姜小昙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