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6章 红袖添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到姜小昙的名字,周昂下意识的一愣,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将军庙中那株昙花。

    恍惚间周昂感觉,眼前这人与那日所见昙花还真有几分神似。

    “这是五两银子,去葬了你父亲,以后便在后宅之中洗衣做饭吧!”周昂出神片刻,便从怀中取出几枚碎银子。

    姜小昙感激涕零的对着周昂又是一拜,很快便拿着银子退了出去。

    被姜小昙这一耽搁,周昂也没有继续看书的心思,片刻后他也走出大堂,又在县衙之中闲逛了起来。

    姜小昙离开不过半日,便又返回了县衙。

    “你父亲刚死,为何这般急着换下丧服?”再见姜小昙时,周昂发现她已经不是一身披麻戴孝了,而是换上了一袭素色长裙。

    至于姜小昙是如何葬父,她的父亲又是谁,因何而亡?这些周昂都没问,他也并不关心。

    “奴婢卖身于老爷,日后便是老爷的人了,老爷是一县之尊,这里又是县衙,我若还穿丧服便不吉利。”姜小昙低着头轻声说道,看起来似乎心情还有些低落。

    周昂认真的打量着姜小昙,见此女一袭素色长裙,竟也别有风情,加上她低眉轻叹,不觉让人心生怜悯。

    不过周昂心志坚定,倒也没有被这表象所迷惑,只是顺着姜小昙的话说道:“你想的倒是周道,去做事吧!”

    姜小昙闻言只是屈身一拜,便自顾自的去忙活起来,也没有刻意的接近周昂。

    很快姜小昙就将饭菜备好,桌上两个小菜,还有瓦缸之中盛满的稀粥。

    菜不多也很简单,却是周昂来郭北县后吃的第二顿像样的饭菜。

    “你怎么不坐?”周昂坐下之后拿起竹筷,刚夹了一片青菜,便发现姜小昙还站在一侧。

    “奴婢只是下人,岂能与老爷同坐?待老爷用完之后,奴婢在厨房吃些便可。”姜小昙连忙低头,看起来有些惶恐的样子。

    周昂看着姜小昙,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笑意,同时他放下手中碗筷,拿起了另一个空碗,从瓦缸中盛出稀粥。

    与此同时周昂接着说道:“这可不像方才大堂之中的你,我这人虽然也读了一些书,却并不看重那些俗礼。再说我这县令也不知还能如此安生的吃几顿饭,如今县衙之中只有你我,就当是陪我吧,来坐下一起吃!”

    周昂将盛满稀粥的小碗放到姜小昙身前,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

    姜小昙有些意外的看向周昂,不过倒是很坦然的坐在了周昂对面,随后两个人便默不作声的吃了起来。

    “对了,以后你叫我公子吧,叫老爷我听着不太习惯,倒是显得我有多老似的!”片刻之后,周昂忽然开口说道。

    “是,公子!”姜小昙倒是话不多,只是应了一句。

    随后两人又是无话,整个吃饭的过程也就这样一次对话。

    姜小昙也不知是饭量本就不大,还是有些拘谨,吃的并不多。倒是周昂一人将所有饭菜都扫了个精光。

    随后的几日一切依旧平静,周昂还是宅在县衙中,而姜小昙也做着洗衣做饭的琐事,没有表现出一点异常。

    现在姜小昙也习惯了每日与周昂对坐而食,只是两人吃饭时依旧少有交流。

    算算日子,今日已是周昂来郭北县的第九日了,眼看十日之期便要到来,县衙内外却一点异常都没有。

    “本官今日要写些东西,待会你来替我研墨吧。”中午吃饭之时,周昂难得的开口说了一句。

    “嗯。”姜小昙闻言只是点了点头,很快吃完便去收拾碗筷了。

    等到姜小昙收拾妥当,来到书房之时,周昂已经坐在书桌前等着自己了。

    姜小昙走进书房,看到周昂手中把玩之物时,却是微微一愣。

    因为周昂坐在椅子上,上手却拿着一柄剑,此刻正用一块布擦拭着长剑。

    “我昨日在衙役班房之中,偶然发现这把锈剑,也不知是何人落下的?”周昂认真的擦拭着手中长剑,倒是很自然的解释道。

    姜小昙看到,周昂手中的长剑已是锈迹斑斑,剑刃上更有许多缺口,这样的剑几乎已经接近报废,就算周昂如何擦拭也是徒劳。

    “公子会用剑吗?”姜小昙习惯性的站在周昂身侧,第一次主动开口说话。

    似乎感觉擦拭毫无效果,周昂便随手将布一扔,同时将锈剑掉了个头,把剑柄方向递到了姜小昙眼前。

    此刻剑尖直指周昂的胸口,而剑柄就在姜小昙近在咫尺的地方。

    “我以前比较愚笨木讷,一直以来只知死读书,却是不会用剑,把它挂在墙上吧。”周昂脸上带着一丝笑意说道,一副对姜小昙毫无防备的样子,他如此做只是要姜小昙将锈剑挂在墙上。

    姜小昙闻言却是露出一丝疑惑,不过也是很自然的接过剑柄。

    当姜小昙握住剑柄的时候,周昂的另一只手却藏在衣袖之中紧紧的握着。

    下一刻姜小昙拿着锈剑很自然的转身,径直朝着墙边走去。

    “公子真会说笑,我听老人们说,能够做官的都是天上星君下凡,公子又怎么可能是愚笨木讷之人呢?”姜小昙背对着周昂,将锈剑挂在墙上,期间还与周昂说着话。

    “天上星君?那只能说这些老人在骗你了,天上星君又岂会看上这人间富贵,再说这人世当官的如此之多,天上也没有那么多星君啊!”周昂袖中拳头缓缓松开,也与姜小昙闲聊了起来。

    很快姜小昙就将锈剑挂在了墙上,而后又站在了周昂身侧。

    “对了,你会研墨吗?”周昂忽然开口,他倒是才想起这个问题。

    姜小昙有些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似乎觉得自己实在没用,便低着头显得有些拘谨。

    “没事,这倒也不难,我给你示范一次,你慢慢学。”周昂一边说着,就向砚台之中倒了些许清水,而后拿着墨锭,在砚台上轻轻的滑动。

    片刻之后砚台之中便有墨汁化开,而后周昂松开手,指着墨锭对姜小昙说道:“你试试,很简单的。”

    姜小昙抿了抿嘴,显得有些紧张,如此表情落在周昂眼中倒是有些意外,看样子姜小昙不是做作,是真的连墨都没有磨过。

    很快姜小昙学着周昂的样子滑动墨锭,一开始还有些紧张,墨汁化开的也不均匀,不过只是片刻之后,姜小昙的动作就变得娴熟起来,而且她动作柔美,竟有些赏心悦目。

    “公子,这墨应该可以用了吧?”姜小昙柔声问道,这才让周昂回过神来。

    周昂也没想到,自己刚才竟然看得有些出神了。

    “呵呵,可以了,你做的很好嘛!”周昂脸上露出了笑容,不吝言辞的赞美起来。

    摇了摇头,周昂自嘲的一笑,而后将笔尖在墨汁中轻轻一蘸。

    原本周昂的字写得并不好,不过当他落笔之后发现,许久未曾动笔的他,写出的字迹竟然较往日有了明显的进步,而且已经隐隐有着自己的风格。

    “古人有言,字如其人,看来我时常观摩大儒墨宝,对我的帮助很大。往日我只是浑浑噩噩,虽然读了一些书,却只重表像,如今方活出真我,这才让我的字也有了新气象。”周昂一边写着,心中也在不断的盘算着,许多道理他现在一想便明白。

    “公子写的什么?这些字可真漂亮!”姜小昙也是认真的看着周昂笔下的字,由衷的称赞道。

    “你不识字?”周昂下意识的问道。

    “嗯!”姜小昙小声的嗯了一声,感觉也有些许自卑。

    “这是告示。等以后有空了,你若想学,我可以教你。”周昂头也没抬的继续说道,今日他与姜小昙的话,倒是比往日加起来都多。

    “真的?”姜小昙闻言立刻惊喜的问道,她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自然是真的!”周昂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明确的给了姜小昙答复。

    随后周昂继续书写,姜小昙也在一旁默默的研墨,这时间一晃就到了傍晚时分。

    周昂将手中毛笔放在笔架上,又看向一旁正在收拾墨锭砚台的姜小昙,心中不由的想到:“以前只知有红袖添香一说,今日此情此景不正是红袖添香?过了今夜便是第十日了,至少今日我念头通达,便是今夜身死,也少了一桩憾事!”

    周昂的心境一天天的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他看着眼前忙碌的姜小昙,心中竟有一丝甜蜜的感觉。

    “天黑之后你便回房间,今夜无论有何动静,你都不要出来。”周昂忽然开口对姜小昙说道,这一次他一脸认真,再没了先前那般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