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45章 惊鸿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诗文自动演化成景,这可是比文章花团锦簇笔墨留香更加难得了,而且到了这一层次,已经不是单纯的文字优美了,而是文字表达的思想内容引起了天地共鸣,这才有了演化成景的现象。

    “山近月远觉月小”很快便有人诵读起周昂的诗句来,那浮在虚空的第一行文字正是写的山月之景。

    “便道此山大于月”

    “若有人眼大如天”

    “当见山高月更阔”

    片刻功夫一首完整的诗文被人诵读出来。

    所有人都在细细的品味着这首诗,因为已经出现了诗文演化景物的异象,没人敢小瞧这首诗。

    一番品味之后,所有人都有种感觉,单以文字和格律而言,这首诗也只算中规中矩。

    但是此诗的立意和眼界,却不由的让人有种海阔天空,俯仰天地的感觉。

    “好!好一个若有人眼大如天,当见山高月更阔。不知周县令此诗句作何题目?”吴王起身连连叫好,他看着头顶诗文幻化的圆月,再看向周昂的目光已满是赏识。

    “蔽月......山房!”周昂缓缓的道出诗名,却是有些故意将蔽月与山房分开。

    原本这个题目与诗文内容也是极为贴切,可是当周昂刻意分开来说后,所有人的声音都戛然而止,一时间气氛显得无比诡异。

    “哈哈哈哈........好一个蔽月山房,这个题目好,孤王甚是喜欢。”与众人表现不同,吴王却是显得异常高兴。

    然而此刻会场中依旧针落可闻,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山房二字,正是吴王常用的一个化名。

    吴王好诗文,也常有作品问世,他不喜欢用真名,落款最常用的便是山房这个雅号。

    周昂也是有些意外吴王的表现,如此明显的暗喻,吴王却丝毫不恼怒,反倒只表现出单纯的欣赏。

    “殿下喜欢就好,既然殿下喜欢,那下官就将这首诗献与殿下了!”周昂双手捧起承载着诗文的宣纸,将之举在身前,此刻那些璀璨的文字已经消失,所有的异象也都不见。

    “好,来而不往非礼也!来人,将孤的‘惊鸿笔’取来。”吴王接过诗文,立刻表现的爱不释手,并且当即命人去取自己的毛笔来,很明显是要回赠给周昂。

    听到吴王要将‘惊鸿笔’赠与周昂,场中诸人都是交头接耳起来,大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吴王有一支心爱的毛笔,名为‘惊鸿笔’,可谓家喻户晓。

    而这‘惊鸿笔’的来历也是极为传奇。

    传闻数百年前的书圣,有两支神笔,一曰惊鸿,一曰游龙。

    游龙笔随书圣不知所踪,世间便只留下这支惊鸿笔,辗转数百年又被吴王所得。

    惊鸿笔是一支用于书写的毛笔,也是一件难得的宝物!

    古往今来被世人认可的真正圣人只有两位,一位是定立礼法,开创易经八卦带领人族崛起的周文王,另一位就是提出有教无类,使得人人都有机会成为圣人的孔圣。

    而除了这两位外,也有一些人被尊称为圣,不过他们都只是在某一领域问鼎巅峰,所以还算不上真正意义的圣人,书圣便是这一类圣人。

    很快‘惊鸿笔’便被拿了出来,吴王直接当众打开玉匣,只见玉匣之中躺着一支笔杆如琉璃,上面还有流光涌动的毛笔。

    只是远远一看,便知不是凡物。

    “此物太过贵重,下官才疏而位卑,恐无法拥有这等宝物,吴王的好意下官心领了!”然而东西虽好,周昂却有些不敢要,只因这东西太过贵重,若自己收下了,世人自然会将自己看作吴王的人。

    周昂当众拒绝,吴王倒也并未恼怒,而是有些失落的说道:“如此倒是本王有些高看你了,孤听闻书圣年幼之时也并无异于常人之处,只是无论春秋寒暑,他都坚持练字,一池清水都被染成了墨,这才有书圣之名。而今孤赏识你的才学,认为你有经世之才,才将这惊鸿笔赠你,孤敢赠,你却不敢收。或许你与孤确实立场不同,孤也知你是怕天下悠悠众口,可若你心中坦荡,又何惧流言蜚语?”

    吴王一口气说了许多,没有给周昂一点解释的机会,不过吴王这一番话,竟让周昂有种震耳发聩之感,周昂甚至心中有些动摇,若是吴王取得天下,是否他真有能力还天下一个太平盛世?

    周昂有些出神的看着吴王,此刻他终于明白,吴王身旁为何能聚集那么多的武将文臣,恐怕绝不仅是因为他有吴王的名号和利益的许诺。

    片刻后,周昂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神色也变得无比坦然,而后对着吴王拱手说道:“原本先前下官心中郁结,一首诗后心中略有通达,不过方才殿下一席话,才是真正醍醐灌顶,令我念头通达,下官拜谢殿下!”

    周昂说的轻松,拜的却极为郑重,无论他与吴王立场如何不同,这一拜却是真心实意!

    “哦?那这惊鸿笔你要还是不要?”吴王同样大为意外的看着周昂,他也没想到周昂顷刻间又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如此宝物又有谁人不想要呢?下官也是俗人,自然喜欢!”周昂此刻变得从容无比,言语毫无遮掩。

    “好,孤就喜欢周县令这样的妙人!”吴王爽朗一笑,而后示意宫人将惊鸿笔送给周昂。

    周昂这次坦然的接过玉匣,玉匣并不大,刚好装一支笔,拿到玉匣周昂再次一拜,而后将玉匣插入腰带之中。

    “今日高兴,当不醉不休。”吴王左手拿着《蔽月山房》的诗文,右手端起身前酒杯,他直接一饮而尽,嘴角衣襟上还洒着酒水。

    吴王此刻的样子看起来洒脱豪放,再无半点皇室亲王的样子,那高兴的样子没有丝毫做作。

    “下官敬殿下。”周昂也被吴王的豪情所感染,随手抓起身旁的酒杯,对着吴王摇摇一敬,而后也是一饮而尽。

    下一刻吴王直接抓起身前的酒壶,连酒杯也没用,直接以酒壶灌口,不时还发出爽朗的笑声。

    到了此刻连周昂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样子,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吴王这次清明诗会极其成功,而自己也没有想着中那样与吴王剑拔弩张。

    最后周昂也是带着三分醉意的离开了吴王宫,钱塘城外周昂看到一脸焦急的姜小昙,这时候醉意才渐渐消散。

    “发生了什么?我在城外都感到吴王宫中元气巨变,先是晴天惊雷,又是忽然出现山峦圆月虚影。”姜小昙一脸关切的问道,如果不是她与周昂灵魂有特殊联系,并没有感觉到周昂危险,恐怕早就冲进了吴王宫。

    “此事说来话长,吴王可不简单,此番倒是在吴王身上学到了许多!”周昂没有立刻讲述吴王宫发生的事情,而是有些感慨的提到了吴王。

    “那我们立刻返回郭北县吧!”姜小昙祭出飞剑,以为吴王的人尾随在后,要对他们斩尽杀绝。

    “且慢,御剑而行太过招摇,这次回去我们只有走水路了!”周昂叫住了姜小昙,而是拉着她向钱塘码头去了。

    如今黑龙张目,稍有异动便会落入吴王眼中,或许吴王真的赏识周昂才学,明知周昂与自己不是一条心也没有杀周昂,可是一旦让吴王知道周昂修道有成,恐怕吴王的想法也会改变了。

    钱塘码头上,周昂和姜小昙上了一艘前往兰溪县的小船,船上共有十余人,两人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周昂便开始为姜小昙讲述诗会的过程。

    因为船上还有其他人,周昂直接用神念传音,旁人眼中这一男一女倒是显得十分安静。

    小船缓缓离开钱塘,几乎同时便有消息传进了吴王宫。

    “殿下,参加诗会的官员大多都已离开。”吴王的贴身老太监躬着身,小声的说道。

    此刻吴王站在书房之中,目光落在案几上周昂写的那首《蔽月山房》。

    “郭北县令如何离开的?”吴王移开目光,从怀着取出一页纸来,开口询问的便是周昂。

    “在码头坐船离开的,不过与他随行的还有一个女眷,另外我们得到消息,昨日他是先到的杭州城,而且还去了烟悦楼。”老太监站在阴影之中,将周昂的动向查的一清二楚,甚至连昨日杭州的事情都查到了。

    “当真是个妙人!”吴王轻轻一笑,他自然也是知道燕悦楼的。

    而后吴王将怀中取出的纸张铺在了《蔽月山房》旁边。

    仔细看去,那纸张上写着一个个人名,数量有不下二十个,而这些人名皆是浙江的官员,周昂的名字正好就在最后一个。

    吴王认真的审视着这些名字,看了几遍之后,他又瞟了一眼《蔽月山房》,而后拿起案几上的一支毛笔,将周昂的名字轻轻划掉。

    “按名单行事,开始行动吧!”吴王将名单拿起,递给了老太监。

    周昂不知道自己本来上了吴王的必杀名单,却因为一首诗而暂时躲过一劫,此刻他正为姜小昙讲完吴王送自己‘惊鸿笔’的事情。

    “这吴王胸襟倒是非凡,这种宝物说送就送,不过周郎作出了诗文化景的传世之作,岂不是说你已是当世大儒了?”姜小昙无比崇拜的看着周昂,她更在意的是周昂做到了只有大儒才能做到的诗文化景。

    “这诗文化景只是其一,虽然是评定大儒的一个标准,却不代表做到这一点就是大儒。真正的大儒是思想与天地合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诗文化景只能说诗文造诣不浅,却还当不上真正的大儒!”周昂摇了摇头认真的解释道,虽然当今世道也有一些人被称作大儒,但真正的读书人都知道,这些人也还不是真正的大儒。

    周昂心中也知道,自己距离真正的大儒还有很远,一篇诗文或许是神来之笔,自己如果不将所学融为一体,并且初步形成自己独有的思想,那永远称不上大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