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44章 诗文演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吴王修长的身影立于高台之上,俯视着下面的江南群臣,看着这些人一个个低着头,吴王的脸上依旧只是淡淡的笑容。

    “敢问殿下?这可是传说中的八佾之舞?”久久的沉默之后,一个有些迟暮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下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声音的源头,那是一个身着青色官服,须发皆白的老人。

    “哦?看来张巡按识得此舞了?”吴王的目光看向老人,口称对方为张巡按。

    听到老人的官职,周昂心中已经知道此人是谁了。

    整个浙江能称巡按的,只有一个七品文官,隶属于都察院的巡按御史张松墨。

    巡按御史虽然只有七品,却是一个位低而权重的职位,虽然他只是七品,但在整个浙江却不受任何人节制。

    巡按御史直接听命于都察院,作用就是监察浙江官员,甚至能够监察弹劾吴王。

    “老夫偶有听闻,至少这形制上与传闻一样。”张松墨面沉如水,一张脸已经黑得很是难看,虽然是在回答,语气却明显是在质问吴王。

    都察院的官员又称言官,向来以敢于直谏闻名,虽然如今言路也被文官把持,但其中还有那么一些风骨尚存的官吏,这也是为什么大宁朝百弊丛生,却还吊着最后一口国运。

    吴王的目光毫不闪避,直接与张松墨对视,而后无所谓的说道:“数月前孤偶然得到一本古籍,其中便有八佾之舞的演练之法。”

    听到吴王如此轻松,而且毫不避讳的回答,大多数人都是脸色难看,不过其中也有少数人显得异常得意,仿佛他们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

    “大胆吴王,你可知八佾之舞乃是天子舞乐,你如此逾越,莫不是有不臣之心?”到了此时张松墨如何不知吴王的心思,他当即指着吴王大声厉呵,倒是给大宁朝争取了最后一丝尊严。

    张松墨此言一出,四周的吴王侍卫纷纷刀剑出鞘,齐齐指向了张松墨,只待吴王一声令下,便要将他乱刀砍死。

    不过吴王却迟迟没有下令,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张松墨,嘴角微微上扬的说道:“孤得古籍或许只是天意,一套舞乐罢了,天子之位又岂是一套舞乐来定论的?”

    吴王此言一出,周昂也是神色一变,吴王的表现已经让周昂刮目相看了,至少气度上吴王确实有了一些帝王之像。

    “擅用天子舞乐,已是形同谋反,老夫定要参你一本。”张松墨气的胡须乱颤,吴王那气定神闲的样子,让张松墨更是怒意难平。

    “若天意如此?何人可阻?”吴王竖起一根手指,指着天空说道,像是在对张松墨说,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然而就在吴王话音落下的时候,原本晴朗的天空之中忽然一道闪电划过,那闪电毫无征兆的出现,直接朝着张松墨劈去。

    电光火石之间,周昂还没来得将飞剑脱手,那闪电已经劈在了张松墨身上,已是一具焦炭般的尸体倒在地上。

    周昂双手紧紧的握在衣袖之中,努力的控制着自己情绪,此刻他内心深处十分渴望仗剑而起,可是仅存的理智又告诉他,此时如果不冷静,自己只能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唉,看来张巡按果真是不敬苍天,这就被降下雷罚死了!”吴王一脸叹息的说道。

    “殿下英明!”不知是谁带头,所有的官员都齐齐躬身,此刻再没有人敢站出来了。

    吴王满意的看着众人,而后挥了挥手示意将尸体处理掉。

    “将兵器都收起来,今日是诗会,不宜见兵戈,莫扫了诸公的雅兴。”吴王又瞪了一眼四周的侍卫,这话虽然是对侍卫说的,可旁人又如何听不出来其中的威胁之意。

    一时间场中气氛无比压抑,接下来的一些常规歌舞,也只是走一个过场,已经没人有心思欣赏了。

    周昂也觉得心中无比郁结,他自顾自的斟着酒,一杯又一杯的饮下,想要来个一醉放休。

    可是一想到刚才张松墨惨死,自己却无能为力,甚至都不敢出手,这酒反而越喝越让他觉得难受。

    “实力啊.......这一切终究是自己实力卑微!”周昂的内心不断的呐喊着,他第一次如此渴望力量。

    甚至他开始在那些零散的记忆里搜寻,想要找到有没有那种可以瞬间让自己变得强大的捷径。

    就在周昂内心剧烈变化时,衣袖之中飞剑余鸾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的心境,竟然在微微的震动。

    不过余鸾这一动,倒是让周昂瞬间清醒不少,一想到刚才自己的心境变化,也是一阵后怕。

    “这次又要谢谢你了,刚才竟然出现入魔之兆。”周昂透过神念安抚余鸾,也明白自己刚才有些魔障。

    这一闹周昂也顿觉酒醒了几分,而此时歌舞已毕,正式开始了诗会。

    周昂看到大多数人此刻都是提笔在手,也有一些人已经作出了诗词。

    这些已经作出的诗词,大部分都被呈给了吴王,吴王一一看过也都多有赞赏。

    周昂倾耳听了片刻,发现这些诗文大多一般,而且多是一些阿谀奉承吴王的。

    过了片刻周昂也是提笔在手,他知道今日不写点东西也是不行的,至于写什么倒是还没想好。

    “不知哪位是郭北县令啊?”忽然吴王的声音再次响起,竟然直接问的就是周昂。

    整个诗会从一开始到现在,周昂一直都坐在角落里,他应该算是整场最没存在感的人。

    周昂心中咯噔一下,心道吴王此时单独叫自己,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下官便是郭北县令周昂,不知殿下有何吩咐?”周昂不得不上前几步,还得作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吴王看着周昂,上下打量了一番后才继续说道:“听闻周县令不仅是烽烟将军之子,更是上一科的进士,我大宁朝立国近三百年来,将门之后得中进士的,周县令可还是第一人啊!”

    吴王大有深意的说道,虽然表面上是在夸赞周昂,可在场的都知道这并不是周昂什么光彩的事。

    “殿下有所不知,下官八岁那年便被逐出了太原周氏,我与烽烟将军再无半分关系。”周昂知道吴王有意让自己难堪,不过他对此到不在意,反到借这个机会表明自己与周元让已经断绝了关系。

    周昂也是不按常理出牌,此话一出让吴王也是微微一愣。

    “今日乃是清明诗会,周县令既然是新科进士,想来诗词造诣也是非凡,我等今日可是有幸了,能一睹周县令的大作。”下一刻便有人出来为吴王解围,而这不是别人,正是周昂名义上的直接上司金华府尹李世英。

    李世英此话一出,许多目光都看向周昂,大多都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如此那孤便静候佳作了!”吴王只是轻轻一笑的说道。

    周昂也只是拱了拱手便退了下去,被吴王当众点名,他知道自己不管好坏是必须写出一首诗词来。

    写的不好自然是引来无数嘲讽讥笑,至于写的好的话,只要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这些人都有由头来奚落自己。

    可是要临场作出脱颖而出的诗词,又谈何容易?

    周昂返回席位,却迟迟没有动笔,而是端起酒杯又狂饮了几杯酒。

    至少吴王宫中的酒确是一等一的美酒。

    周昂虽然在心中不断酝酿,却始终没有满意的。

    就在周昂冥思苦想之际,他忽然闻到一阵香气袭来,与此同时一阵阵惊呼也从远处传来。

    周昂抬头望去,就见远处靠近吴王的席位上空,一朵朵鲜花虚影簇拥,在那花团锦簇之中,一个个文字悬浮其上。

    “这......文章花团锦簇,笔墨留香,这至少是一篇传世之作!”周昂也是内心震撼,眼前的景象与传说中那些传世名篇问世时出现的异像一模一样。

    “哈哈哈哈........崔长史竟然作出了花团锦簇笔墨留香的诗文,看来今日的清明诗会必将千古流芳。”吴王也从席位上站了起来,看着那在空中绽放的鲜花虚影显得无比高兴。

    而作出这产生异象诗文的,正是王府长史崔文山。

    崔文山不是什么进士出身,据说入王府前只是一个穷秀才,而短短数年时间,已经成为了吴王的左膀右臂。

    文字之中要留下人的意念不难,只要修为高深都可以做到,但是要形成花团锦簇笔墨留香的异象,却还需要文章确实意境深远,可不仅仅靠修为便可的。

    崔文山的诗文一出,整个会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那里,一篇传世诗文的问世,足以让人趋之若鹜。

    周昂没有上前只是远远的看着,原本他心中郁结,加上此刻人声鼎沸,他竟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下一刻周昂终于落笔在纸上,四周无人也没人注意到周昂在写什么,只是下一刻忽然异变生起。

    刹那之间,所有人猛然发现,自己竟然置身在一处山间庭院之中,而屋外则是高耸入云的山峦,头顶则是一轮明月高悬。

    异象出现众人大惊,吴王身旁更是忽然多出许多人影,这些人一开始并不在诗会,却是突然出现。

    而此刻唯有吴王依旧镇定自若,只是他的目光与众人不同,此刻正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角落里的周昂。

    “诗文自动演化成景,不曾想今年的清明诗会孤竟有幸见此等惊世之作,看来不久之后我大宁朝又会添一位大儒了!”吴王目光深邃,言语之中满是赞赏。

    伴随着吴王的声音,所有人都看到,在周昂的身前数十个文字悬浮虚空,每一个字都散发着璀璨的光芒,而眼前的山峦屋舍,明月天空,都是从这些文字上投射出的投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