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43章 八佾之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对于杭州城来说,周昂和姜小昙只是过客,当天夜里他们在西子湖畔住了一夜,第二日一早便来到了钱塘县。

    因为钱塘县与杭州实在太近,几乎所有的商业政治都集中在杭州城,而钱塘县则完全成了吴王宫所在。

    整个县城可以说就是围绕吴王宫的几条街市,甚至城中一半以上的人,都是吴王宫的人。

    “吴王宫戒备森严,其中肯定不乏修道有成的高人,你便在城外等我,待诗会一结束我便与你汇合。”钱塘城外,周昂看着吴王宫上空无数交织的气运说道,单从气运来看王宫已是龙潭虎穴,以姜小昙的身份自然无法前往。

    周昂看到,在吴王宫的上空,不仅有一条巨大的黑龙盘踞,而且在黑龙的四周,还有无数气运化成各种形态。

    气运形态有虎豹,有豺狼,还有各种兵器以及文房用具,可见在吴王身旁已经汇聚了大量的文臣武将。

    “周郎千万要小心,若有风吹草动就立刻离开。”姜小昙不放心的叮嘱道,眼中难掩担忧神色。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周昂轻轻一笑的说道,给了姜小昙一个安心的眼神。

    很快周昂便来到了吴王宫前,刚一进钱塘县周昂就感觉到,这里戒备极其森严,无数的官轿也是从四面八方而来,像他这样走路来的倒是不多。

    而且吴王邀请的这些官员,大多都身着官服,像周昂这样身穿便服的也极少。

    在吴王宫前周昂道明身份,虽然他只是一个七品官,却也有一个吴王宫的内侍单独引领周昂,看来吴王对此次诗会安排的倒是相当细致。

    因为今年清明诗会来的人特别多,宫殿之中肯定是无法容纳,于是吴王便将诗会的场地放在了万卷楼外的广场上。

    这里早已被布置的妥妥当当,远远望去那广场之上无数的案几坐席错落有致的排列,此刻已有大半的位置上坐着江南各地的官员。

    “周县令,这里便是您的坐席,如有什么吩咐,叫四周的宫女便可!”内侍将周昂引领到一个角落的坐席前,说了几句便忙着离开了。

    吴王邀请整个江南七品以上官员,其中更是不乏二三品的大员,就算四五品的高官也有不少,像周昂这样的七品县令,自然只能陪坐末席了。

    周昂坐在自己的席位上,目光扫过四周,在远处还看到几个熟悉的面孔,正是金华府尹李世英等人。

    因为人数太多,加上距离较远,李世英等人倒也没发现周昂,而周昂也无心与这几人攀谈,便将目光移开装作没看见。

    很快参加诗会的官员便陆陆续续的到来,一些熟悉的官员也是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交谈,虽然诗会还没开始,吴王也还没有出现,不过已经显得热闹非凡。

    周昂坐在自己的席位上,只是偶尔吃上一些案几上的糕点,倒是显得有些无聊。

    这里每张案几上都摆着相同的糕点小吃和美酒香茶,除此之外还都有笔墨纸砚。

    这吴王的清明诗会,有个不成文的习惯,那就是每位参会者都要写上一篇诗词,每年吴王还会将清明诗会上的作品印刷成册,其中佳作自然也会让作者名声大振。

    不过也是因此,一些所谓的名士也会提前准备,而后装作即兴赋诗,以期在诗会上大放异彩。

    周昂一直在注意观察着参加诗会的官员,他能明显感觉到,虽然这些人表面上看起来也是有说有笑的,但依旧难以掩饰目光深处的焦虑。

    “这些人每一个都精于算计,恐怕要么是早就投靠了吴王,要么就是也察觉到了吴王的反意。”周昂心中不由的想到,而随着时间推移,这种不同寻常的气氛越发明显。

    “殿下驾到!”忽然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一个太监尖细高昂的声音响起。

    下一刻整个会场就变得无比安静,与此同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周昂也跟着人群站了起来,目光自然也看向了吴王出场的地方。

    只见人群很自然的分开,在会场之中让出了一条通道,下一刻周昂就看到一个身着大红袍,袍子上绣着团龙图案,腰间缠着玉带,头带翼善冠的中年男子。

    不用说这自然就是吴王。

    吴王面带微笑,一路走过对两侧的官员频频点头示意,遇到那些有身份名望的重臣,吴王更是亲切的打着招呼。

    此刻的吴王,确实完美的诠释了一个毫无架子好,礼贤下士的贤王形象。

    等到吴王走到自己的席位,众人也都各自归位,而后齐齐对着吴王躬身行礼,口中称着:“拜见吴王殿下。”

    “诸公有礼了,今日孤略备薄酒,还望诸公尽兴!”吴王对着众人还了一礼,口中也是客气的说道。

    因为整个广场四周都立起了帷幔,所以虽然不是室内,吴王的声音却也被束缚在帷幔之中,便是坐在末席的周昂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吴王缓缓落座,而后众官员才跟着坐下,此刻吴王已经出场,场中自然没了先前的喧嚣,都在安静的等着吴王开口。

    清明诗会虽名为诗会,却也有歌舞助兴,按照往年的惯例,诗会前半程都是吴王宫中的乐师舞师进行歌舞表演。

    “明日便是清明佳节,今日能与诸公共聚一堂,孤是真的高兴啊!尤其是今年孤又看到了许多的新面孔,有如此多的新朋友,孤更是喜不自胜。今日孤也为诸位准备了一份惊喜,请诸公一观!”吴王目光扫过众人,虽然只是一眼而过,却让每个人都感觉吴王好像在看自己,甚至就连周昂都感觉到,刚才吴王特意与自己对视了一眼。

    随着吴王声音落下,一队队衣着特殊的舞者,有序的出现在广场中央的空地上,那里似乎也是专门为这些舞者留下的。

    刚才吴王提到惊喜,自然引起了众人的好奇,此刻都认真的看着这些舞者。

    下一刻众人就发现,这些舞者其中一半竟然身着铠甲,手中还拿着盾牌刀斧,只是无论是铠甲还是兵器,都是装饰精美,确是用作观赏而非实战的。

    而另一半舞者身着广袖长裙,手中拿着不同的乐器,只是这些乐器也都极其古朴,像是战国以前的那些古乐器。

    周昂目光从那些舞者身上扫过,粗略一数,正好是男女各三十二人,而且这些男女八人一列,横竖正好也是八列,加起来一共六十四人。

    看到此处,周昂眉头下意识的一皱,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而几乎是同时,少数官员的脸上也露出了难看的神情。

    下一刻沉重舒缓的音乐响起,正是那三十二位女性舞者或吹或弹或击打,奏响了手中的乐器。

    于此同时无论是女性舞者还是男性舞者,身躯都开始缓慢的动了起来,他们的动作幅度不大,却庄严整齐,一开始就给人无比厚重的感觉。

    “哈......”音乐古朴,偶尔那些男性舞者还恰合时机的低声大喝,并且整齐的用兵器击打着盾牌。

    那兵器与盾牌碰撞的声音更加震撼人心,虽然整个舞蹈看起来缺少了柔美与娱乐性,但每一个动作都直击着人的灵魂。

    而随着舞蹈的进行,周昂感觉整个吴王宫上空的气运开始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原本交织的气运越发的厚重凝结,更有无形的压力笼罩天地。

    “吼.......”忽然周昂惊恐的看向天空,在他的双眼之中,原本盘踞在吴王宫上空的黑龙身躯一动,那巨大的双眼缓缓睁开,一声低吼从黑龙的嘴缝中传出。

    “黑龙张目.......”周昂心中大惊,此刻黑龙的气运变化,正是表明吴王反意显露,开始毫无遮掩了。

    而随着黑龙张目,原本拱卫在黑龙四周的那些气运,也开始变得沸腾起来,甚至周昂能隐约感觉到,整个江南地区的气运都开始变得混乱起来。

    “呵.....”舞者的兵器再次撞击盾牌,口中又是一声低喝。

    下一刻盘踞的黑龙四爪舒张,身躯也缓缓的直立起来,而随着黑龙舒展,从气运黑龙庞大的身躯上辐射出无数黑色的锁链,那些锁链在虚空中延伸,瞬间便锁在了江南各府县的气运上。

    就连杭州城上空,那代表朝廷的浙江布政司气运都被黑色锁链牢牢锁住,同时原本如火的气运开始顺着黑色锁链被黑龙吞噬。

    无形的天地间,有一道道龙吟之声响起,只有那些修道有成的人才能听见。

    那是一南一北两条巨龙的声响,南方黑龙嘶吼咆哮,极尽猖狂,而北方金龙却是痛苦的哀鸣,满含悲戚。

    然而这天地巨变发生在无形之中,普通人根本没有丝毫察觉,就连远在帝都的景安帝,也只是感觉身体有些不适,批阅奏折之时只觉一阵头晕目眩。

    “诸位以为?孤这舞乐如何?”诗会上有些古怪的舞蹈终于结束,吴王意气风发的站在高台。

    这一刻万卷楼前异常安静,倒不是无人识得这舞乐,只是此刻无一人敢说出来。

    周昂也知道,刚才那舞蹈就是失传已近千年的八佾之舞。

    八佾之舞,古代最高规格的祭祀舞乐,唯天子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