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42章 一点墨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烟悦楼的三楼就要显得格外清净,上面的装饰也更为华丽。

    老鸨在前面引路,推开一道木门,里面走出一个身着彩衣的少女。

    “小姐已等候多时了,请三位公子入内。”这彩衣少女并非瑞云,而是她的侍女。

    有彩衣侍女引领,老鸨便自行退下,恐怕也是担心扫了客人雅兴。

    进到屋内,周昂只觉淡淡的香气扑鼻,气味不浓却令人闻之舒坦,可见是用的上等香料。

    屋内布置也是极为雅致,墙上挂着字画,尽皆是那种笔法细腻,意境清新淡雅的字画。

    看着这些字画,周昂微微的点了点头,至少从这些字画来看,这瑞云确实有些才学。

    这屋分内外两间,中间用纱幔隔开,此刻从纱幔后传出一个轻柔的声音:“小女子观三位公子也是读书之人,不知小女子这些字画可还能入眼?”

    下一刻纱幔从中间分开,一个身姿卓越的身影款款走出。

    周昂看向瑞云,只见此女确实生的花容月貌,加上有一股书卷之气,确实别有风韵。

    “有些水准,想来姑娘为此也下了一番功夫,挺不错的。”周昂只是看了一眼瑞云便随口说道,以他的眼界瑞云的书画技艺自然也不会有太高的评价。

    “我观瑞云姑娘笔法灵动,字体如弱柳扶风,画意也是绝佳,便是比起那些杭州名士来也不逞多让,我看好得很!”贺康倒是一脸花痴,对瑞云更是赞不绝口。

    周昂和姜小昙都是无奈的看了一眼贺康,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贺康的表现倒也是人之常情。

    “那这位公子以为如何?”瑞云见周昂和贺康都做了点评,唯有姜小昙没有说话,便询问起姜小昙了。

    “我?姑娘书画比我强,不敢妄加点评,不过姑娘生的倒是真好看!。”姜小昙说话就更加直接了,反正作为女子,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

    “瑞云蒲柳之姿,怎敢得公子如此夸赞!”瑞云对着姜小昙微微躬身,唯独对她的话做出了回应。

    “三位公子快请坐,彩儿上茶。”瑞云很快如主人一般招呼三人坐下,又吩咐侍女上茶。

    待上了茶,周昂和姜小昙也不开口,贺康则是拘谨的盯着瑞云,一时间气氛反倒有些尴尬。

    “不如瑞云为三位公子抚琴一曲吧!”瑞云开口打破尴尬,起身坐到了琴架前。

    周昂本就兴致缺缺,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很快瑞云便抚起琴来,房间之中响起悠扬的琴声。

    琴声悠扬婉转,贺康听得是如痴如醉,到了曲子的高潮处,他更是不由得击打着节拍。

    等到琴声停下,周昂便缓缓起身说道:“曲终人散,那么我们便告辞了!”

    瑞云闻言微微一愣,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周昂这样的客人,而且她也知道眼前这位可是花了一百两银子的,偏偏周昂对她表现的又毫无兴趣。

    “是小女子招呼不周吗?还是小女子技艺浅薄,未能让公子尽兴?”瑞云有些失落的问道,往日那些男人对她都是趋之若鹜,哪像今日这般受到冷落。

    “可惜可惜!”周昂只是摇了摇头,口中连说了两次可惜。

    就在周昂说话之时,他顺手在身旁砚台上一点,而后将沾着墨汁的手指轻轻的点在了瑞云额头。

    瑞云吓得连忙后退,贺康也是不明所以,下意识的挡在了两人之间。

    “周公子这是何意?”贺康不解的问道,却见周昂与姜小昙已经推门而出。

    两人出了烟悦楼,走到四下无人之处,周昂这才开口向姜小昙问道:“为什么要我帮她?”

    “只是觉得她有些可怜罢了,明明生的天姿国色,却不能拥有自己的幸福。你那一滴墨汁真的能帮她?”姜小昙有些怅然的说道,又有些好奇周昂最后将一点墨汁点在瑞云额头。

    “你可知她的命运便是因她的容貌而起,我毁了她的容貌自然就改了她的命格,只是容貌一毁,却是免不了要受些苦头了。”周昂开口解释道,刚才瑞云抚琴之时,正是姜小昙传音希望周昂帮帮瑞云,也才有了临走之时那个点墨的小插曲。

    不提周昂与姜小昙,只是两人走后,贺康一脸关切的看着瑞云,却没有跟着离开。

    “呵呵,一滴墨汁罢了,或许是那位公子开玩笑呢,贺公子不必担心。”瑞云见贺康一脸关切,便笑脸盈盈的说道。

    “姑娘怎么知道我姓贺?”贺康欣喜若狂的问道,只是瑞云知道他的姓氏,便让他如此高兴。

    “我听刚才那位公子叫你贺公子,便知你姓贺了!”瑞云轻轻一笑的说道。

    “对了,小生仰慕姑娘已久,特意准备了一份薄礼送与姑娘。”贺康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从怀中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当着瑞云的面将木盒打开,里面竟然是一支金簪。

    这金簪确实是贺康为瑞云准备的,而且是他变卖了大半家产换来的,为的也是能在今日一睹瑞云芳容。

    瑞云郑重的收下贺康的金簪,对于这样的礼物瑞云其实已经收了不少,不过唯独对贺康表现得十分重视。

    而后两人似乎惺惺相惜,竟然在房中彻夜长谈,从诗词文章到琴棋书画,足足聊了两个时辰。

    等到贺康临走之时,瑞云又作诗一首相赠:

    “何事求浆者,蓝桥叩晓关?有心寻玉杵,端只在人间。”

    贺康得了这首诗,自然是喜不自胜,踌躇再三贺康又向瑞云问道。

    “刚才周公子离去,姑娘也不曾挽留,为何却又留我长谈?”

    “那周公子乃非常之人,身旁又有绝代佳人相伴,怎么可能看上我这风尘女子?小女子与他本就不是一路人,而贺公子却是真心赏识于我,你才是我真正的知己!”瑞云一脸认真的说道,目光清澈并无半分虚假。

    而瑞云也早就知道姜小昙是女扮男装了。

    贺康听到瑞云如此说,更是激动不已,连忙说道:“能得姑娘引为知己,贺康三生有幸。”

    几番辞别之后,贺康才不舍的离开了烟悦楼,不过他的心情在起初的激动之后,却是更大的失落与无奈。

    贺康知道,就算自己变卖家产,也不可能为瑞云赎身,此生自己与瑞云注定有缘无分。

    只是贺康还不知道,他走之后瑞云洗漱,却怎么也洗不掉额头上那一点墨汁。

    而且随着时间越久,那墨汁还在不断扩散,不过两三日时间,墨汁便已扩散到瑞云整张脸上。

    昔日的绝色佳人,竟然变成了皮肤黝黑,面貌丑陋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