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40章 逛街吃饭撒狗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郭北县衙大堂之中,堂案上已经摆放着吴王的请柬。

    “往年的清明诗会,吴王只邀请那些名士,今年却是将江南所有七品以上官员都邀请了一遍,恐怕这诗会的目的不简单啊!”宁采臣久居金华府,对吴王也有一些了解,吴王的清明诗会也算是小有名气。

    “自然是宴无好宴,这次应该是吴王对江南官场的摸底,也是给江南官员做最后选择的机会。”周昂神色平静,已经猜到了吴王清明诗会的意图。

    “那这诗会县尊还是不要去的好,万一吴王借机发难,岂不是羊入虎口?”燕赤霞眉头一皱的说道。

    正常人都能想到,吴王肯定会借这次诗会铲除那些没有投靠他的江南官员。

    “去自然要去的,不去的话更让吴王怀疑,其实本官也想会会这位吴王殿下。”出乎意料,周昂微微一笑的说道,已经打定主意要去清明诗会了。

    “此去也不过三五日,你们一切依计划行事。”周昂起身说道,对于众人的好意他只能心领,有些事情他又必须去面对。

    眼看还有两日便是清明诗会,周昂与姜小昙直接御剑前往钱塘,不过两人没有直接在钱塘落下,而是越过钱塘落在了杭州城外。

    “明日才是吴王清明诗会,今夜我们便在杭州住下,小昙可知?有句话叫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杭州可是天下一等一的繁荣大城,城中西子湖更是闻名天下,历代无数文人墨客到江南必游西子湖。”周昂指着繁荣雄伟的杭州城,向姜小昙讲述着杭州的繁华。

    “周郎倒是有心了,如此时期还带我来杭州城游玩,其实只要能与周郎在一起,所到之处皆是美景。”姜小昙幸福的挽着周昂,将头微微的靠在周昂手臂上,嘴里说着露骨的情话。

    “小昙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所谓劳逸结合嘛,那么咱们照例赏美景品美食了?”周昂似乎渐渐习惯了姜小昙那露骨的情话,倒是有些习以为常,一时间也是兴致高涨。

    而后两人愉快的走进了杭州城,而赏美景品美食,似乎也成了两人每到一个新的地方必须做的事情。

    “周郎没来过杭州,难道也知道杭州最出名的酒楼?”两人走在杭州的街市上,姜小昙感觉周昂是有目的的前行,便好奇的问道。

    “所谓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我可是堂堂进士啊!这杭州最出名的酒楼自然是‘楼外楼’了,正是截取那句山外青山楼外楼为名,就坐落在西子湖畔孤山下,那里也是西子湖美景最多的地方。”周昂一边走一边说着,虽然是第一次来杭州,但周昂表现得对杭州也是非常了解。

    “哈哈,那我也知道了,杭州最著名的美食,应该就是西湖醋鱼和龙井虾仁了吧?”姜小昙抿嘴一笑,也有些得意的说道。

    周昂宠溺的看了姜小昙一眼,又瞟了一眼街市两侧的店铺,几乎每家酒楼之中,都挂着这两道菜名,已然明白了姜小昙如何知道这两道杭州名菜了。

    “活学活用,小昙有进士之才!”周昂也开起了玩笑,不过虽然是玩笑,却也是真心赞赏姜小昙。

    两人一路闲聊,很快便来到了孤山下的楼外楼。

    这楼外楼依山而建,在楼中用餐便可尽览湖光美景。

    周昂和姜小昙自然也选了一个临窗的位置,至于菜品,西湖醋鱼和龙井虾仁自然是必点,另外还点了一个常熟名菜叫花鸡。

    之所以点这道菜,完全是因为姜小昙觉得名字有趣。

    “小昙可知龙井虾仁这道菜因何而来?”两人坐于窗前闲来无事,周昂便开口问道。

    “小女子才疏学浅,还请进士老爷赐教!”姜小昙依旧是古灵精怪,不过这个她也确实不知。

    周昂闻言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一脸笑意的说道:“前朝苏子曾在杭州为官,作有《望江南》一篇,其中便有一句‘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后来有杭州名厨,便受此启发,将清明前后的龙井新茶入菜,便有了这龙井虾仁。”

    讲起这些趣闻轶事来,周昂可谓声情并茂,不仅姜小昙听得聚精会神,就连邻座的一个书生也在侧耳倾听。

    “好一个‘诗酒趁年华’,没想到公子对杭州如此了解,在下杭州贺康,公子请!”周昂讲完之后,邻座那书生连声叫好。

    似乎那句‘诗酒趁年华’正和他的心境,便端起酒杯,遥遥的对着周昂敬酒。

    因为周昂并非江南之人,他说的是官话,也就是如今京都一代的口音,贺康听周昂口音,自然知道是外地人。

    周昂也看向了这个自称贺康的杭州书生,这书生虽然也与周昂说的是官话,却依旧带有吴侬软语的口音。

    “郭北县周昂,有女眷相随,我便以茶代酒了!”那贺康也算有礼,周昂便不好薄了对方面子,便端起茶杯回敬了一下。

    “请。”贺康见周昂并无深交的意思,也知趣的饮下杯中酒水,而后便不再说话。

    似乎这只是一个小插曲,等到菜肴上齐,贺康也没与周昂再交谈一句。

    而周昂与姜小昙则是有说有笑的品尝着美食,那贺康只是自顾自的喝着酒,偶尔看向周昂和姜小昙,难掩羡慕的目光,不过神情坦荡,只是单纯的羡慕。

    不久之后,贺康猛地灌了几口酒,便匆匆结账离去。

    “这书生有些意思,菜没吃几口,倒像是来喝酒的。”等到贺康离开,姜小昙有些打趣的说道。

    “书生有心事,是来买醉的。”周昂轻声说道,他看人想来很准,一语道破了贺康来楼外楼的目的。

    不过两人也只是这杭州城的过客,别人有什么故事他们并不关心,此后两人便没有再谈到贺康。

    等到姜小昙与周昂吃饱,此时也到了傍晚时分,而华灯初上的杭州城,西子湖畔比起白天更加热闹。

    “这乱世之中,依然有着如此盛景,只可惜眼前这繁荣恐怕也难长久了。”周昂与姜小昙漫步在西子湖畔,看着湖畔灯红酒绿,湖中楼船画舫,在交织如梭的人流中,周昂不由的感慨起来。

    “周郎不是正在阻止这一切吗?”姜小昙明白周昂话中所指,一旦吴王举兵叛乱,整个江南必将生灵涂炭,那时候繁荣的杭州城自然不复存在。

    “咦,那是什么地方,烟悦楼......好美的名字,我们进去看看吧!”忽然姜小昙指着远处一栋灯火辉煌的楼宇说道。

    那个地方人声鼎沸,楼上还有许多花枝招展的美貌女子挥舞着长袖,楼下男男女女进进出出,显得热闹非凡。

    “不好吧.......那里我们就别去了!”周昂看着烟悦楼,一脸为难的说道。

    “为什么不去?”姜小昙越发好奇的问道。

    “因为......因为那里是青楼!”周昂有些无奈的说道,要给姜小昙解释这些东西,连周昂都感觉费力。

    “青楼吗?我倒是还真没去过,既然来了,周郎就带我进去见识见识吧!”出乎意料的,在经过一番短暂思索后,姜小昙竟然说出令周昂都目瞪口呆的话来。

    “啥?你让我带你逛青楼?”周昂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对啊,我陪你去逛青楼,总好过你背着我独自一人去吧?再说了只是进去看看,你怕什么?”姜小昙理直气壮的说道,这番话竟然让周昂无言以对。

    “可你是女子啊......”遇到这一幕周昂是真的始料未及。

    虽然周昂也听闻有一些高雅的青楼,其中有才色双绝的女子以卖艺为生,可是那毕竟是风月之所,现在还要带姜小昙去,确实让周昂有些不知所措。

    “这样不就可以了。”姜小昙眼珠一转,在周昂身前一个转身,下一刻一袭素色长裙的姜小昙,就变成了一个白衣翩翩公子。

    看到姜小昙的样子,周昂知道她是铁了心要去青楼见识一番,也就只能无奈的带着她朝烟悦楼走去。

    虽然距离烟悦楼不远,但这一路走来周昂的心情无比复杂。

    “带着自己的未婚妻逛青楼,古往今来我恐怕还是第一人吧?”周昂心中如是想到,也不知道是如何走进烟悦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