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36章 游击将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为什么突然退走了?”姜小昙也是一脸疑惑,至少鬼将怙照还没有显露败相。

    天地间风轻云淡,剑城隍再次落回到城隍庙的石基之上,燕赤霞也手扶着城墙,望向了北方。

    这个方向是鬼将怙照最后看的地方,似乎就是那个方向有什么令他忌惮的存在出现。

    郭北县的北面就是通往京都的官道,那里可以说一马平川,目光所及十余里左右至少什么异常都没有。

    周昂没有回答姜小昙,也是看向了北方,虽然隔着高高的院墙,甚至外面还有郭北县的城郭阻挡,但在周昂眼中,北方天地间似乎有什么极其醒目的东西。

    “精气狼烟......如此强大的气血之力,便是朝廷那几位封号将军也不过如此吧!”忽然周昂有些感慨的说道,似乎想起了什么过往。

    就在周昂话音落下的刹那,姜小昙也感知到,在北方天地间,一道如同狼烟一般的气血之力横贯天地。

    这精气狼烟不是神通也不是气运,就是单纯的气血之力,是身体打磨到极致,武道修为到了极高境界的标志。

    精气狼烟快速的朝着郭北县移动,周昂甚至可以肯定,惊走那鬼将的正是这位精气狼烟的存在。

    “你便是郭北县令周昂?”很快那精气狼烟便出现在县衙之中,那是一个头戴斗笠,浑身笼罩在黑袍之中的人。

    斗笠人直接出现在周昂身前,见面就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不知阁下是何人?”周昂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受到敌意,但却不喜欢对方那高高在上的样子,因此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斗笠人整张脸都隐藏在斗笠之下,也看不到他的神色变化,下一刻他又开口说道:“这里有太子殿下给你的密信和一枚令牌,以后有事可以找萧氏商行。”

    说话之时,斗笠人黑袍一动,一个三尺长的木匣就从黑袍之中飞出,稳稳的落在周昂手中。

    周昂双手托着木匣,以为斗笠人还有话说,可是下一刻斗笠人直接说道:“东西已经送到,告辞!”

    这斗笠人从出现到离开,也不过片刻时间,甚至从头到尾就只说了三句话。

    “这人好强,一般的鬼仙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姜小昙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说道,刚才斗笠人给她的压力实在太大。

    “毕竟是太子心腹,至少这说明太子殿下也不是什么庸碌之辈!如此看来我的选择倒也不错!”周昂倒是显得泰然,甚至脸上还露出了笑容。

    等到斗笠人的气息完全消失,周昂和姜小昙都看向了木匣,下一刻周昂毫不避讳,直接当着姜小昙的面将木匣打开。

    打开木匣,首先映入眼帘的并非斗笠人口中的密信和令牌,而是一卷明黄色的锦缎。

    “云锦龙纹.......这是圣旨!”当看到那一抹明黄时,周昂下意识的低声惊呼。

    周昂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木匣之中还有一卷圣旨,可是那斗笠人对圣旨只字未提。

    面对圣旨周昂也不得不谨慎对待,随即转身返回书房,并且将门窗紧闭,这才展开了匣中圣旨。

    至于太子的密信和那枚银质的令牌,周昂反倒先放在了一旁。

    周昂将圣旨放在书桌上,而后缓缓展开,姜小昙在一旁认真的盯着圣旨,显得非常好奇。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姜小昙看着圣旨缓缓打开,开口轻声读起了圣旨内容。

    “浙江布政司金华府郭北县,盗匪横行,民生维艰,朕,上感天心,下顺民意,特设金华府游击将军,金华游击治所郭北县,命郭北县令周昂,兼任金华游击将军一职。景安十五年三月。”圣旨的内容并不长,只有几句话,说的就是皇帝任命周昂为金华府游击将军。

    在圣旨的末端,一方大印印在上面,正是象征大宁皇帝的玉玺大印。

    “游击将军是什么?很厉害的官职吗?”姜小昙很是好奇的问道,不过脸上已经堆满了笑容,至少她觉得皇帝的圣旨是给周昂升官了。

    周昂还在看着圣旨,露出一脸思索的神情,片刻后才答道:“一般重要的关隘和边镇府地会设置游击将军,这是一个正五品武官官职,游击将军可领三千兵马。”

    “只是一般游击将军的任命会是兵部下发,如今我虽然得了圣旨,却是密旨一份,不管是浙江布政司还是金华府都不知道有我这个游击将军,也就是说这层身份还不能公开。”周昂继续说道,打开圣旨的那一刻,他已经猜到了前因后果。

    “皇帝倒是打的好算盘,给你一个空头官职,就想让你做平叛吴王的先锋。”姜小昙一想也明白了皇帝的用意,她是妖仙自然对皇权没有敬畏之心,评论起皇帝来也是毫不客气。

    周昂闻言轻轻一笑,而后拿起了木匣中的那枚银质令牌说道:“倒也不是一点好处没有,虽然五品武官比不上文官,却终究让我官位提升,就在刚才我已经感觉到官位气运浓烈了数倍!再说我也没有体现出应有的价值,一个五品游击将军已经不错了!”

    “这枚令牌上写的一个萧字,就是刚才那人口中提到的萧家?”姜小昙也注意到了周昂手中的令牌,整个令牌并无什么特别的地方,只在显眼的位置刻着一个萧字。

    “萧家便是当今皇后的娘家,也就是太子的母家,算是太子最大的支持者吧。不过这萧家并非勋贵,也非武将文官世家,而是大宁朝最大的商人。”周昂解释起来,对于这个名满天下的萧家,他自然是早有耳闻。

    当今太子没有得到武将或者文官一系的支持,可以说萧家就是他最大的助力,甚至就连当今皇帝在钱财方面都有仰仗萧家的时候。

    “只靠一个商人家族支持,这太子的位置恐怕并不稳固吧?”姜小昙若有所思,却是一句话问出了一个关键问题。

    “表面上看确实如此,太子如今最大的两个竞争对手,一个是四皇子,一个是七皇子,这两位皇子分别获得了文官和武将的支持。但实际上太子的位置十分稳固,这也正是太子的高明之处。”周昂继续解释起来,对于朝中势力分布,这是一个为官之人必须掌握的,而周昂一开始选择太子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周昂的话让姜小昙显得更加疑惑,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没有得到朝臣支持,又有两位强势皇子威胁的太子,地位还会稳固。

    似乎知道姜小昙有此疑惑,下一刻周昂便开口解释起来:“这便是帝王权术,制衡之道!”

    “太子如果与朝臣过分亲近,最不放心的是谁?而一个不结党不营私的太子,他最大的支持者又是谁?”周昂说话之时将银质令牌放下,终于拿起了那封太子的密信。

    “都是皇帝?只要皇帝不废太子,一切对太子的威胁都不成立。而真正对太子有威胁的,并非什么四皇子和七皇子,更不是他们背后的文官武将集团,正是江南的吴王!”姜小昙也是心思玲珑,周昂一点拨她便明白了其中的关窍,也明白了周昂为什么选择太子的原因。

    “小昙果然天资聪慧,吴王的出现,其实反倒让陛下和太子有了共同的敌人,而如今朝中三党鼎力,无论是皇帝还是太子,对这些人都不再放心,此时他们急需壮大一直隐藏的第四股势力,而我们此时正好借助皇党的力量。”周昂赞赏的看着姜小昙,并且说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第四股势力-----皇党。

    如今大宁朝世人皆知,朝中有阉党弄权把持朝政,武将掌控军队割据一方,文官把持地方政务,使得坊间有了‘圣旨难出大宁宫’的传言。

    大宁宫便是皇城的名称。

    然而在这三党之外,其实还有一股势力时常被人忽略,那就是真正忠于皇室的皇党。

    “可如此一来,周郎与那些依附在党派之下的官吏又有什么区别?如此岂不是有违初心?”姜小昙面露忧色的说道,她担心周昂会改变,变成一个只知钻营,而忘了为官初心的官吏。

    周昂看着姜小昙,拉着对方的手,一脸郑重的说道:“如今我势单力薄,不得不借助皇党的力量,此为借势。这借势就好比我们手中的剑,剑本无善恶,用之为善则为善,用之为恶则为恶。”

    周昂并不是什么腐儒,说这些话时,他言语诚恳,神态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