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84章 诸天道场(大结局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苍梧山出现的消息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那些半圣更是亲自出现在山下,不过即便是这些半圣也难以踏入半步,只能望着眼前神秘的山峰。

    所有人都变得期待起来,在这些人看来,当周昂登上苍梧山的时候,就是一切谜底揭晓的时候。

    而周昂此刻心中也同样期待,即便他已经知道了许多秘密,但心中也依然存在着一些疑惑,而他的这些疑惑,在苍梧山中同样可以找到答案。

    周昂与姜小昙携手走在山道上,这山道也只是寻常的山道,石板铺路有些的方直接就是泥土,道路狭窄很多地方只能一人通过,而山道两侧的景物也很普通,就是寻常的树木杂草,还有山谷沟壑。

    “夫君,这苍梧山好像也很普通啊?”姜小昙越走越觉得奇怪,一个只有达到圣人境界才能到的地方,却没有丝毫的奇异。

    “那夫人觉得该是什么样的呢?”周昂反问一句,脸上也不由的笑了笑。

    姜小昙想了一下说道:“怎么也该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吧?山中也该奇花异草绽放,珍奇异兽遍地才对啊?”

    “原来夫人心中的苍梧山是这样的。可事实上苍梧山就是眼前这样,这只是一个意识具现的地方,不是我们想要见到的样子,而是她心中该有的样子,或许这便是大道至简吧?”周昂若有所思的说道,而他口中提到,苍梧山之所以是眼前这样,是与某个人有关。

    “她?她是谁?”姜小昙抓住了周昂话里的重点,意识到周昂所谓的拜谒苍梧山,应该是来见某个人。

    可是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人,能够让周昂如此隆重的来拜见?

    “很快就知道了,你不也是一直想见她吗?”周昂依旧很随意的说道,但始终没有正面回答姜小昙。

    姜小昙微微一愣,正欲开口继续说话,可此时她们已经到了山路的尽头,在尽头处一座古朴的大殿耸立在云端,好像整座大殿都修建在白云之上。

    也是在大殿出现的同时,周昂右侧衣袖无风自动,接着一只燃烧着火焰的神鸟从衣袖之中飞出,正是那神鸟余鸾。

    飞剑余鸾虽然被周昂融入到了那柄全新的神剑中,但这余鸾已经诞生灵智,加上她并非周昂祭炼的,所以也只是短暂的融入神剑之中,本质上依然是一个单独的个体。

    似乎因为来到了这神殿前,余鸾有些兴奋的在低空盘旋,还不断发出一阵阵高昂的鸣叫声。

    当她在大殿四周盘旋数圈后,身上的火焰忽然急速收敛,接着一身火红的羽毛也开始变化,最后神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

    少女相貌绝美,但双目却显得有些妖异,目光也不似人类,她身着大红的衣裙,上面有着火焰的花纹。

    “她就是余鸾?”姜小昙惊讶的看着少女,下意识的问道。

    周昂没有回答姜小昙,而是盯着鸾鸟变化的少女,而那少女也只是看了姜小昙一眼,便认真的上下打量了周昂一番。

    忽然少女对着周昂躬身一拜,而后第一次开口说道:“小主人请进殿,主人已经到了。”

    少女的声音与鸾鸟的鸣叫有些神似,同样清脆悦耳,而她对周昂的称号是少有的小主人。

    姜小昙的目光在少女和周昂身上来回转动,听到小主人这个称呼,她也隐约猜到了殿中主人的身份。

    一想到殿中主人身份,姜小昙竟然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她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衣角,好像慌张的无处安放。

    周昂看到了姜小昙的局促不安,微微一笑后再次拉起姜小昙的手,带着她向神殿走去。

    当周昂走到红衣少女身旁时,他忽然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了红衣少女。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周昂的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虽然少女是第一次出现,但他们之间一点也不陌生。

    下一刻红衣少女抬起头来目光与周昂对视,脸上忽然露出俏皮的笑容,而后附耳在周昂耳畔低声的说道:“小主人不是一直都知道吗?我的名字就是余鸾。”

    周昂闻言点了点头,冲余鸾再次笑了笑,而后继续迈开脚步向殿门走去。

    等到周昂和姜小昙靠近殿门两丈的时候,那巨大的殿门开始缓缓打开。

    透过殿门的缝隙,一股无比古老的气息从中溢散而出,似乎这神殿已经有极漫长的岁月没有打开了。

    殿门渐渐打开,可里面显露出的却是一个无比空旷的大殿,大殿之中什么也没有,只有几根巨大的石柱。

    直到周昂与姜小昙完全走入殿中,才看到在大殿深处有一座高台,上面有一架云床,云床上一个绿衣黄裳,发髻高高挽起,作妇人打扮的女子侧躺着,似乎正在小憩。

    这妇人眉目精致端庄,正是周昂记忆中自己母亲最美丽的样子。

    “母亲?”周昂小意思的低呼一声。

    而姜小昙听到周昂叫出母亲二字,表现得比先前更加紧张,但是她又无法控制自己,想要去看清云床上妇人的容貌。

    当姜小昙看到云床上妇人面孔时,忽然那妇人也睁开了双眼,目光正好也看到了姜小昙。

    “啊.....”姜小昙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一声惊呼。

    云床上的妇人先是微微一愣,不过当目光看向周昂时,脸上顿时露出惊喜之色,而后从云床上一跃而起,提着裙摆便向周昂跑来。

    她一边跑还一边呼喊着周昂的小名:“昂儿......母亲终于又见到你了。”

    周昂认真的打量着向自己跑来的母亲,一切都与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甚至连母亲身上那股气息都没有丝毫改变,而这种气息也确实是无法作假的。

    然而就在周昂的母亲即将与他相拥的时候,周昂忽然抬起手臂向前一伸,接着一道屏障挡在了母子二人身前,让周昂的母亲动作戛然而止。

    姜小昙不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就连周昂的母亲也一脸惊讶的看着周昂。

    不过下一刻周昂却忽然大有深意的说了一句:“母亲为何还不愿以真身相见?”

    听到周昂的话,与他近在咫尺的妇人神情变化,原本的惊讶消失不见,脸上反而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接着她不紧不慢的说道:“看来我儿真的长大了,不过你可是真的想好了?一旦我的真身降临这个世界,一切就如大梦初醒,便没有了回头路!”

    妇人身上气息没有丝毫变化,不过她的声音与先前却有些与众不同,虽然这段话还是出自她口中,可声音好像从遥远的时空传来。

    姜小昙越发惊讶的看着这母子二人,她原本想象了许多见面的场景,可唯独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周昂收回伸出的手臂,同时那屏障跟着消失,他看着眼前这个也算是他母亲的人说道:“我既然将小昙也带来了,便已明白母亲的苦心,我已将一切安排妥当,母亲真身降临也无妨。”

    “好,其实这一天为娘也期待了许久。”忽然一个声音从天外传来,那声音与先前的别无二致。

    只是随着这声音的出现,原本笼罩着整个世界的壁垒忽然化为泡影,接着在所有人的感知中,一道身影降临这个世界,而整个世界与这个身影相比起来都显得不再那么真实。

    身影径直落在苍梧山上,整个世界都开始晃动起来,仿佛世界即将崩溃。

    好在很快隐藏在虚空的闻道碑再次浮现而出,当闻道碑出现的那一刻,九座建造在世界各处的石塔开始射出一道道冲天而起的光柱,这九道光柱全部射向闻道碑。

    而后以闻道碑为中心,连接这九道光柱,又形成一个全新的屏障笼罩世界,好像替代了原本的世界壁垒。

    闻道碑和九座巨塔的变化似乎稳固了世界,而且所有人都有种奇妙的感觉,似乎刚才整个世界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就好像忽然从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

    世界还是那个世界,但本质上已经完全不同了。

    而且失去了原本斑斓的世界壁垒,让所有人抬头都能看到世界之外的景象。

    此刻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在世界之外是无尽的虚空,而虚空之中分布着数之不尽的斑斓光球,这些光球就好像是一个个念头在变化,而斑斓的壁垒中,又是一个个光怪陆离而精彩纷呈的世界。

    于此同时,在无尽的虚空中,一道道强大的气息扫过,很快无数强大的存在发现了九州世界,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了,为什么周昂会建造这九座巨塔。

    同时所有人也不再迷茫,因为他们知道还有更广阔的世界需要他们去开拓,有更强大的敌人对这个世界虎视眈眈。

    苍梧山的神殿之中,当那个同样是绿衣黄裳,只是看起来更加真实的身影降临时,原本的妇人低头朝着她躬身,下一刻原本的妇人身形变化,竟然变成了一道影子融入地面。

    而在这幽暗的神殿中,只有这位神秘的母亲和周昂身下有着影子,姜小昙的影子反倒无法显现。

    眼前的人还是周昂记忆中自己母亲的样子,不过似乎记忆只是虚幻,而眼前的才是真实。

    “孩儿见过母亲。”面对这个刚出现的母亲,周昂恭敬的躬身一拜。

    姜小昙有些慌乱的跟着参拜,只是此刻她脑海中一团浆糊。

    “儿媳见过母亲。”姜小昙像一个寻常人家的儿媳,表现得规规矩矩。

    周昂的母亲仔细的打量了姜小昙一番,就像一个婆婆在看自己的儿媳,片刻后她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伸出一只手,在她的手腕上一只青色的玉镯缓缓飞出。

    “这支镯子是我贴身之物,便当作见面礼吧。”母亲说话之时,那只青色的镯子便已自动套在了姜小昙的手腕上,好像这镯子也有灵性一般。

    果然下一刻姜小昙就感觉到,这镯子早已通灵,是一件完全不若于神剑余鸾的至宝。

    “母亲可真是偏心啊,这一见面就有礼物给小昙,我这儿子反倒什么都没有!”周昂故作埋怨的说道,看向姜小昙手上的玉镯也流露出羡慕的神情。

    然而母亲却忽然伸手在周昂头顶敲打了一下,而后还有些打趣的说道:“呸,一个大男人怎么还和自己妻子争风吃醋起来了?”

    周昂被母亲一打,顿时尴尬的笑了笑,此情此景倒是甚至比寻常人家更加其乐融融。

    姜小昙也是被逗得噗嗤一笑,原本的紧张顿时消失不见,她更加没想到,这位神秘的母亲竟然如此平易近人,心中最后一点担忧也烟消云散。

    周昂看到姜小昙喜笑颜开,与母亲对视一眼,而后对姜小昙说道:“夫人先去殿外稍等片刻,我与母亲有些话要说。”

    “鸾儿,带少夫人下去休息。”接着母亲也开口说道,下一刻余鸾走入殿中。

    姜小昙点了点头,又向母亲微微行礼,而后便跟着余鸾走出了神殿。

    等到神殿之中只剩下周昂和自己母亲二人,周昂忽然开口问道:“余鸾不是母亲的真名,那母亲叫什么名字?”

    “名字?我没有名字,或者时间太久自己也忘了吧。”周昂母亲给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答复。

    周昂微微一愣,不过转念一想好像也对,自己的母亲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也不知从何而来,忘记名字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似乎提到名字时,让这位神秘的母亲想到了什么,而后一脸严肃的对周昂说道:“说起名字,往后可不要随便告诉别人,无论是真名还是假名都不行。这无尽的时空中,总有一些稀奇古怪的规则,或许便有某种规则能通过你的真名或假名对你造成伤害。”

    “儿子谨记母亲教诲。”周昂闻言也是举得新奇,倒是将这些话牢记在心里。

    “我儿做的不错,一举助母亲将这个世界的念头剥离,这个世界如今已经成为真实的世界,而我也因此在这诸天道场之中快人一步。”周昂的母亲满意的看着他,言语之中颇为自豪,对周昂的夸赞也是不吝言辞。

    周昂是第一次听到诸天道场这个说法,当他刚表现出一丝疑惑时,神秘的母亲便朝着身前虚空挥了挥衣袖。

    下一刻无数光景出现在周昂的眼前,在这方寸之间,似乎神秘的母亲将整个宇宙的景象纳入了其中。

    只不过在这庞大的画面中,有些画面是重点让周昂看到的。

    周昂看到在无尽的宇宙中,有一条浑身琉璃的真龙正在战斗着,而与真龙战斗的,是一艘巨大的星空战舰,战舰每一次发出攻击,都能让无数星辰毁灭,让大范围的时空坍塌。

    在无尽的宇宙之中,又一场经常绝伦的战斗在进行着,那里有一个个完全由意念与规则组成的身影耸立,这每一个身影都代表着一道规则,有光明、有黑暗、有混乱、有秩序。

    而与这些规则凝聚的神祗战斗的,则是一个身着道袍,手中握着一柄晶莹剔透宝剑,周身有无数彩蝶飞舞环绕的道人。

    这道人头顶还有一条阴阳长河流淌,为他源源不断的补充着力量,道人每一次挥剑斩出,都会将那些规则神祗削弱分,而后将散落的规则之力融入到阴阳长河之中。

    在另一个地方,还有一头长着巨大双翼的巨龙,这巨龙口中可以喷射出火焰冰霜雷霆狂风等一切自然元素,而与巨龙战斗的,则是一个身着黑色冕服,时而变化出十道身影,时而又融合成一人男子。

    “祖龙,道祖,阎罗大帝......原来他们一直在与其它世界交战,这就是母亲口中的诸天道场吗?”周昂很快便明白这些人是谁了,而他第一次从母亲口中听到‘诸天道场’这个说法,又再一次颠覆了他对世界的认识。

    母亲点了点头,而后很是平常的说道:“正如它的名字一样,诸天道场为论道而生,所有人都在追寻更高层次的世界,这条路连我们也在摸索,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融合其它世界的精华,来找出一条自我的晋升之路。”

    周昂闻言目光不断变化,很快眼神之中越发明悟,过了片刻他开口说道:“我明白了,怪不得我们这个世界有些东西好像凭空出现,甚至有些人会莫名的诞生一些想法,而这些想法会不断的推进世界的进程,这些都是母亲刻意为之吧?”

    周昂想起这个世界经历了无数纪元,但每一次文明的发展都完全不同,而这些文明似乎都是偶然出现,甚至在进程中,一些脱颖而出的人,他们的一些想法,一些思想也都好像是偶然出现的。

    就如周昂最熟悉的葛良工,在她还没遇到周昂前,她就表现出了过人的天赋,还有一些离奇的经历,以及许多令人惊艳的想法,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自己母亲将诸天道场中其它世界的东西融入到了九州世界。

    而九州世界原本存在的意义,也是类似一个试炼场,虽然母亲会任由其中文明发展,但也会不断地融入一些获取的其它文明精华,而在这个过程中,一些找寻到真正自我的存在,便成了所谓的圣人,他们就可以脱离九州世界,真正的参与到诸天道场,为母亲谋取更多的利益。

    自然由母亲念头构成的这个世界发展不会一帆风顺,一旦自己母亲发现原有的文明方式走入路死路,她就会真身降临或者用其它仿佛开启新的纪元,直到这场试炼到了周昂这一代,终于让虚幻的世界变成了真实,而也是因此让母亲从诸天道场中脱颖而出。

    母亲对周昂点了点头,认同了他的所有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