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82章 平凡的世界平凡的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最终救赎’被触发后,皇极殿中众圣喜出望外,这一点果然与他们的猜测一模一样,闻道碑的存在就是将世界意识集合,而世界的意志可以改变一切,决定整个世界的走向,只是要触发闻道碑最终极的力量,需要整个世界所有生灵做到真正的万众一心。

    下一刻从皇极殿中升起十余道巨大的念头,这些念头自然是众圣做出的决定,同时天地间无数的念头飞向闻道碑,每一个念头都是复活周昂的期盼,最后全部融入到了闻道碑中。

    当所有人都翘首以盼的望着闻道碑时,巨大的石碑上却迟迟没有变化,直到许久之后,人们心中已经开始担忧时,又从天地尽头飞来一枚无比硕大而纯净的念头,等到这枚巨大的念头也融入到闻道碑中时,所有生灵的脑海中才再次响起闻道碑的声音。

    “最终救赎确认,开始执行......”

    闻道碑的声音在每一个生灵意识中响起,不过无论众人如何期盼,闻道碑依旧高悬苍穹,天地间也没有出现什么异样,直到又过了片刻,那闻道碑竟然就缓缓的隐去。

    没人怀疑闻道碑的力量,也相信周昂肯定已经复活了,可是没人知道周昂出现在什么地方。

    兴建侯府中,姜小昙收起了油纸伞,就在前一刻那风雨雷电都戛然而止。

    “江城。”姜小昙向外走了几步,而后开口叫了江城一声。

    下一刻江城出现在视野中,她远远的对着姜小昙躬身问道:“婶娘有何吩咐?”

    “让管家布置一下侯府,打开府门,准备迎接侯爷回家。”姜小昙脸上带着微笑说道,看得出来此刻她的心情非常不错。

    江城闻言也是喜出望外,虽然所有人都知道那个最终救赎,可是在没有看到周昂之前都是一头雾水,此刻将姜小昙如此安排,江城知道周昂真的要回来了。

    安平巷的破旧小院中,秀儿看着屋外雷雨消散,也看到闻道碑渐渐隐去,脑海中都是周昂的身影,一想到这位哥哥就要归来了,脸上不由的露出了笑容。

    “这字写得不错,少了些往日的跳脱随性,多了些稳重端庄,看来这短短几个月时间,妹妹进步不小啊。”忽然秀儿听到身后传来周昂熟悉的声音。

    等她惊愕的转过头去,就看到原本自己坐的地方周昂坐在上面,正低头看着自己写的字。

    秀儿面露狂喜之色,下意识的就向周昂跑去,不过刚迈出一步,她又停下脚步,而后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许多,虽然还是挂着笑容,不过已经显得冷静了许多。

    “哥哥,谢谢你最先出现在我这里。”秀儿低头浅笑,并没有说什么动情感人的话,只是很寻常很普通的一句谢谢。

    周昂移开镇纸,而后将秀儿写的那篇文章卷起,等他将纸张放入衣袖后,这才缓缓站起身来说道:“我在这个世界有许多不舍,这些不舍倒没有什么先后轻重之分,现在与我一起回家吧。”

    周昂一边说着一边向屋外走去,当他走到秀儿身边时看向了秀儿,两人相视一笑,而后秀儿很自然的挽住了周昂的手臂,如妹妹挽着哥哥一般。

    屋外风雨已停,空气中还散发着泥土的气味,让这一切显得格外真实。

    很快周昂就这样挽着秀儿走出了小院,屋外是已经有些陌生的安平巷,与他当年离开时已经完全不同。

    走过几条街市,周昂的出现并没有引起轰动,倒是因为真正见过他的人其实并不多,那些百姓就算看到他与秀儿,也没有将他与圣人联系到一起。

    只不过当两人行走在街市上的时候,每走过一条街,总能在远处的房顶或者宫墙上看到一个身影。

    那个身影纤细婀娜,穿着淡黄的衣裙,披着一根粉色薄纱披帛,总是远远的观望着周昂,保持着固定的距离,既没有靠近也没有远去。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兴建侯府外,姜小昙和府中所有人都已经站在了门外,周昂远远的就看了姜小昙。

    秀儿很自觉的松开周昂手臂,朝着姜小昙笑了笑,姜小昙也是回以一笑,倒不至于吃小姑子的醋。

    当周昂走到府门前时,府中上下数十人,除了姜小昙之外尽皆躬身对着周昂行礼,口中说着:“恭迎侯爷回府。”

    “都起来吧,让夫人久等了!”周昂朝着众人轻轻摆手,又对着姜小昙颔首说道,语气中还带着些许歉意。

    姜小昙也是一脸柔情的看向周昂,报之一笑的说道:“不久,那么多年都等到你了,区区三个月又算什么?”

    听到姜小昙如此露骨的情话,秀儿和江城等人都是低头一笑,她们也没想到如今的周昂和姜小昙还能像那些热恋中的人一样说着露骨的情话。

    周昂脸上笑容更盛,上前几步拉着姜小昙的手联袂向府中走去。

    很快周圣回府的消息便传遍天下,整个世界一片欢腾,如同遇上了最为盛大的节日。

    圣人重现,诸位半圣不约而同的神念降临,不过就在这些半圣念头即将降临在侯府时,周昂却忽然抬头说了一句:“诸位先回去吧,你们想问的很快就会有答案,都去享受一下这难得的平静吧。”

    周昂的声音连他旁边的人都没有听到,只有那些降临念头的半圣听到了。

    听到周昂这突如其来的一段话,诸圣都是念头一滞,而后纷纷退了回去。

    周昂归来,却将诸圣拒之门外,不过当天夜里贺康夫妇和宁采臣与傅清风登门拜访,周昂却是大开府门隆重的迎接了这几位。

    当夜侯府之中举行了一场热闹的家宴,席间周昂依旧如往常一样与众人有说有笑,甚至贺康和宁采臣敬酒他也来者不拒。

    “唉,可惜无法再与燕兄畅饮了。”宁采臣还是那个心直口快的性格,喝了几杯酒下去便随口叹息的说道。

    傅清风狠狠的掐了宁采臣胳膊一下,提醒他不要在此时坏了气氛。

    听到宁采臣提及燕赤霞,贺康等人也都是面露缅怀之色,席间气氛顿时冷清不少。

    当年还在郭北县时,宁采臣燕赤霞还有贺康三人关系最好,他们经常聚在一起喝酒,因此燕赤霞的牺牲始终是他们心中的憾事。

    “燕兄是求仁得仁,我比你们更了解他,或许他现在正在做心中想做的事呢,也或许我们很快又能见到他了!”周昂饮尽了杯中美酒,终究还是提到了燕赤霞,而在周昂口中燕赤霞似乎并没有身死道消,更像是去了另一个地方。

    周昂的话让宁采臣和贺康都是大喜,两人原本还欲继续追问,却见周昂不愿多说,便强忍着好奇心,将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对了,采臣与清风姑娘的婚事什么时候办啊?”周昂放下酒杯,看上去已经有些微醉了,又颇为玩我的看向宁采臣和傅清风问道。

    被周昂这么一问,傅清风羞涩的低下了头,宁采臣也尴尬的挠了挠头,而后大咧咧的说道:“其实我与清风已经在天地见证下定了生死之盟,因为以为侯爷陨落,我俩便商议不大摆宴席,若侯爷不回来,我们便就此过完此生。”

    “胡闹,就在这几日选个日子吧,我亲自为你们证婚,一定要办的风风光光的。”周昂闻言却是狠狠的瞪了宁采臣一眼。

    宁采臣与傅清风对视一眼,两人都是面色一喜,而后齐齐起身对着周昂一拜说道:“多谢侯爷!”

    早在周昂被贬修文县令离开京都前就说过,要为宁采臣和傅清风证婚,两人也是因为这个,才不打算举行仪式来纪念周昂的,不过现在周昂归来,主动提起了为两人证婚,还要大摆宴席。

    这一夜周昂喝了许多酒,最后还是在姜小昙的搀扶下才回到房间。

    一回房中,周昂就四仰八叉的躺在床榻上,俨然一个酒醉的寻常人,没有丝毫圣人的样子。

    姜小昙为周昂脱下靴子,看着床上迷迷糊糊的周昂,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又去脸盆中打湿面巾。

    等姜小昙拿着面巾轻轻为周昂擦拭时,口中有些埋怨的说道:“终究是个圣人了吧,怎么就没有一点圣人的样子呢?”

    周昂迷迷糊糊的咧嘴一笑,任由姜小昙为自己插着脸,不过嘴却含糊的说道:“圣人?谁说我是圣人了?我还是这平凡世界的平凡人。”

    一句看似寻常的酒话,可姜小昙听到后,拿着面巾的手却微微一顿。

    而后姜小昙认真的看着周昂,她忽然发现一个很容易被忽略的问题,那就是周昂至始至终都没有明确的成圣表现。

    无论是他殉道闻道碑之前,还是最终救赎后归来时,都没有紫气横空三万里,殉道时也没有天地同悲。

    至始至终都只是旁人认为他成圣了,可周昂自己从来没承认过,甚至最终救赎时,闻道碑提到周昂时也是用的‘殉道者’来称呼,而没有用圣人这个称呼。

    “若真是平凡人那才好......”姜小昙的另一只手轻轻的拂在周昂的面颊上,她低声细语的说了一句,目光之中满是柔情。

    在姜小昙眼中,周昂只是她的夫君,不管是圣人也好,还是凡夫俗子也罢,那些其实都不重要。

    第二日周昂悠闲的坐在后院摇椅上,他的怀中还抱着一个婴儿,正一脸笑意的逗弄着怀中婴儿。

    “夫人快看,她笑了,她对我笑了。”看着怀中婴儿朝自己笑了起来,周昂激动的喊着姜小昙。

    姜小昙看着周昂如此高兴,加上这温馨的一幕也是面露笑容,不过眼眸深处依旧难掩一丝苦涩。

    “一直想要个孩子,现在倒是有了,可惜不是咱们自己的。”姜小昙也非常喜欢王元丰和小翠的孩子,不过心中对没有与周昂诞下子嗣始终心存遗憾。

    周昂有意的向姜小昙靠了靠,而后开导的说道:“这孩子在世上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我们将她当作自己的孩子,将来她也会将我们当作父母的。她这么喜欢笑,以后就叫王笑笑吧,笑笑喜不喜欢这个名字?”

    “笑笑?这名会不会太普通了?”姜小昙倒是没有过多的纠结,不过对于笑笑这个名不是特别满意。

    在姜小昙看来,周昂好歹是圣人,取个名字至少应该含义深刻意境高远吧,可王笑笑这个名字确实有些太过普通了。

    “普通吗?普通挺好的。”周昂却不以为意,倒是表现得很喜欢这个名字。

    此时怀中的婴儿也笑得越发灿烂,好像也在附和着周昂,说自己很喜欢这个名字。

    “哥哥,监国公主的使者来了。”忽然秀儿来到后院,原来是江都公主派人来了侯府。

    “使者为何事而来?”周昂直接开口问道,同时将王笑笑递给姜小昙。

    “说是公主想拜见你,公主愿意去掉尊号,请哥哥临朝,以圣人治天下。”秀儿简单的告诉了周昂使者的来意。

    周昂微微沉思,而后开口说道:“让使者回复江都,过几日我会亲自去宫中见她,让她不要来府上了。”

    “你去见她?这不合适吧?”秀儿一脸意外的问道,在她看来江都公主来拜见周昂是天经地义,可如果是周昂去拜见一位监国公主,那性质就大不一样了。

    说到底这区别就是朝廷治天下还是圣人治天下的问题。

    “就按你哥哥说的做吧。”将秀儿还有些迟疑,姜小昙也在一旁说了一句。

    “好吧,那哥哥打算哪日入宫见公主?恐怕宫里也要提前准备一下吧。”秀儿又问了一句,就算是周昂去拜见江都公主,可毕竟周昂是天下人心中的圣人,该有的迎接礼仪一点都不能少。

    “良工还有几日就回京了吧?到时候便由她陪我入宫。”周昂给了一个答复,提到了还在朝京都而来的葛良工。

    接下来的几日,周昂还是待在府中,每日里除了为安平启蒙,就是逗一逗王笑笑,日子过得倒是无比惬意。

    周昂等了几日还没等到葛良工这个得意弟子归来,倒是等来了宁采臣与傅清风的大婚。

    这一次京都城中都是张灯结彩,虽然宁采臣的婚礼还不至于如此隆重,但是谁都知道这是一场圣人证婚的婚礼,自然一下就变成了万众瞩目。

    周昂也是难得的又穿上了那身紫色莽龙袍,而他如今一举一动都会被世人揣度,当他穿上这身景安帝御赐的莽龙袍出现在世人眼前时,加上他几日后还要亲自入宫的消息,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位周圣恐怕并没有以圣人治天下的想法,甚至在有闻道碑的情况下,还极有可能继续保留大宁皇室。

    宁采臣的婚礼上,周昂表现得平易近人,在旁人眼中,他依旧是一个普通人,在他身上人们看不到一点圣人与平凡人的区别。

    婚宴上,周昂又一次酩酊大醉,他不在乎旁人惊愕的目光,他实实在在的为宁采臣和傅清风高兴,也由衷的祝福这对新人。

    甚至他还不等旁人来敬酒,就主动以宁采臣至交的身份去主动敬起酒来。

    宁采臣与傅清风的婚礼足以被人们津津乐道无数年,更成为所有人永远羡慕的一场婚礼。

    毕竟这可是圣人证婚,甚至参加婚宴的宾客还都受了圣人主动敬酒,仅此一点便足以吹嘘一生了。

    当天夜里,又是姜小昙将周昂扶回房中,看着床榻上那个满身酒气的圣人,姜小昙又一次无奈的一笑。

    她发现似乎自己都已经习惯了周昂这个样子,别的圣人是什么样子她不知道,不过自家这个圣人却与平凡人没有什么两样。

    京都城热闹非凡,春风得意楼依旧人满为患,不过舞台上再没有出现过沐心的身影。

    沐心居住的小院中,有一处存放戏服的房间,这些戏服都非常精致,而且每一件都造价不菲,都是沐心曾经穿过的。

    今夜沐心再次出现在房中,她从衣架旁缓缓的走过,一只手一件件的拂过这些曾经穿过的戏服,好像在与这些戏服道别。

    “这么好的衣裳,可惜要再此永久蒙尘了。”沐心的侍女跟在身后,一脸惋惜的看着一屋子的精致戏服。

    沐心不再演出,这些侍女都是知道的,她也能理解自家小姐,毕竟她也觉得,这天下恐怕没有剧本能再配得上自家小姐了。

    “我这里有一幅图纸,是我要的新戏服,你亲自去找京都最好的裁缝和绣娘制作。”忽然沐心的目光从那些戏服上移开,而后从衣袖中抽出一卷纸来。

    侍女惊讶的接过沐心手中的图纸,她迫不及待的打开图纸,只间上面描绘着一套精美绝伦的衣衫。

    “小姐.....又要演出了?可是有好的剧本了?”侍女兴奋而期待的问道。

    在她看来这一定又是一场轰动天下的演出,那剧本必然也是精彩绝伦的。

    沐心没有立刻回答她的侍女,而是悠然的转过身去,透过窗户看着外面京都的夜空。

    过了许久,小院中才响起一个有些飘忽的声音:“这一次只为一人而演,剧本由我亲自来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