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81章 最终救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终极裁决,集合全部有意识生灵做出最终选择,此选择不可逆转,请慎重决定。”

    “普渡慈航为祸苍生,现已被镇压,仅有一次机会可以选择将其彻底抹杀。请选择杀?或者不杀?”

    在所有拥有灵智的生灵脑海中,都出现了‘杀’与‘不杀’这两个选择,而要做出选择只需要念头一动。

    而且几乎下意识的所有生灵都明白了一些东西,那就是这个所谓的‘终究裁决’是闻道碑最终极的力量,只是触发的条件还是未知。

    至于要让终极裁决生效,需要所有收到这个选择的生灵全部做出相同的选择才行,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人选择不杀普渡慈航,那么就无法执行这个终极裁决。

    说到底终极裁决就是这个世界所有生灵做出最后选择的机会,同样这也是可能触发毁灭这个世界的选择,如果所有人都选择毁灭,那么闻道碑同样也会将这个世界毁灭。

    关于杀不杀普渡慈航,这个选择倒是很容易做出,几乎九成九的人都在第一时间选择了杀,而那些略微犹豫的也相继选择了杀。

    直到最后一个生灵做出选择,普渡慈航终于表现的极度惊恐,很显然所有生灵都选择了杀死普渡慈航,将它彻底从这个世界抹去。

    “终极裁决确认开始执行......”很快所有生灵的脑海中又响起了那个公正而毫无感情的声音。

    下一刻闻道碑上秩序锁链哗哗作响,捆缚着普渡慈航金身的锁链快速搅动,顷刻间那号称与世长存不朽不灭的金身也化为金身尘埃,尘埃洒落似乎又融入到整个世界之中。

    至此普渡慈航彻底被灭杀,而有了闻道碑镇压天地,一旦有妖魔邪祟出现,也会在第一时间被镇压,似乎这个世界将不会再有邪恶的力量诞生。

    天地间顿时风轻云淡,亿万生灵无不欢呼雀跃,从未有一刻让生灵感觉未来充满了希望与憧憬。

    不过这种轻松喜悦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发现,那个鼎定乾坤塑造出这大好局面的圣人周昂还没有出现。

    苍穹之上只有冰冷的闻道碑,即便世界已是气清景明,妖魔邪祟烟消云散,但周昂也同样不在了。

    “夫君?”姜小昙有些茫然的看着闻道碑,此刻连她都无法在感觉到周昂的气息。

    原本还欢天喜地普天同庆的气氛顿时荡然无存,很快悲伤的气氛笼罩天地,似乎连天色都变得暗淡起来,大有一种天地同悲的感觉。

    与普渡慈航一战,整个世界在极度混乱中至少死了三分之一的生灵,这其中还包括柳诚和燕赤霞这种顶尖高手,甚至还有锦瑟这样的半圣。

    不过这些牺牲都不如周昂殉道带给人们的震撼大,他以自身融入闻道碑中,彻底灭杀了普渡慈航,同时还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代表公平正义的闻道碑,加上留下的生灵都是善良正直的,可以预见这个世界在未来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发展。

    现在这个世界的生灵确实有了一种人人如圣的味道,这与周昂的圣道非常吻合,但代价却是他做了自己心中的圣人,以身殉道不复存在。

    闻道碑渐渐隐没在苍穹之上,慢慢的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不过那无穷无尽的秩序锁链却依旧布满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在山川平原之上,在河流胡泊之中,在四海在幽冥,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在秩序锁链的笼罩下变得井然有序。

    距离最终一战已经过去三个月,天地间早已恢复了秩序,百姓们安居乐业,有了闻道碑这件圣器,所有生灵各展所长,短短三个月时间,世间的发展只能用突飞猛进来形容。

    在这个全新的世界里,只用了极短的时间,就将社会发展到了极致,所有生灵不再为衣食而忧,都过上了曾经梦寐以求的生活,甚至是从来没有想过也不敢想的生活。

    这个世界似乎就是理想中的世界,有绝对的公平与正义,道德水平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似乎这就是只存在于圣贤文章中的君子国度,人人皆是君子,人人皆是圣人。

    不过当这个世界发展到极致的时候,一群人再次聚集到了一起。

    这些人聚在一起,无数的紫气横空交织,这些紫气从两万余里到接近三万里,足足有十来条之多。

    在这些紫气汇聚的下方,正是曾经的皇极殿。

    虽然这个世界有了闻道碑镇压一切,但大宁朝廷依旧存在着,九州官府机构依然在运行。只不过如今的朝廷也转变了身份,从曾经的统治者变成了服务者。

    各级官员包括军队,不再是这个世界的特权者,他们是为了追求理想,为社会服务为实现自我价值,为追寻自己圣道的寻道者。

    太后刘娴恢复了白莲圣女的身份,不再是大宁朝的太后,如今朝中名义上的领袖变成了江都公主,而她的身份也只是监国公主。

    不过今日皇极殿中不是满朝文武齐聚,而是十余位半圣出现在殿中。

    除了江都公主外,还有已经踏入半圣境界的素娘,幽冥地府的崔府君,枉死城的姜无畏和诸葛卧龙,还有曾经的萨满教宗,西域大祭司,恢复身份的白莲圣女,以及四海龙王和长江水君屈原。

    今日皇极殿中出现的这些人,都是踏入了半圣之境的存在,虽然不是这个世界的全部半圣,但也已经来了十之八九。

    “今日诸位都是心生感应而齐聚一堂,那咱们就直接进入正题吧!”江都公主早已今非昔比,她作为监国公主,毫无意外的获得了闻道碑的气运加持,其实力并不比在座的其他半圣弱分毫。

    众圣闻言都微微点了点头,当这个世界发展到极致的时候,这些处在世界最顶端的存在都不约而同的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当年周圣曾对我等几人提及过,我们这个世界或许只是某位大能的念头所化,即便圣人也不过是找到真正自我,有了摆脱这个世界的资格,而圣道之路永无止境,如今世界已到极致,就如我等需要踏出成圣的最后一步,可这一步该如何踏出?周圣却没有留下方法,我与教宗和大祭司也曾讨论过,闻道碑应该还不是最终形态,只有真正补全闻道碑,才能解决这个世界的根本问题。”白莲圣女的声音在皇极殿中响起,她与教宗等人曾与周昂有过关于这个世界的交流,所以她们也是最先察觉到问题的。

    而这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当下世界的瓶颈,虽然这个世界已经演化到了极致,但是人人如圣的世界已经无法再进一步,或者说没有了更高的追求。

    当人们满足了一切合理的愿望与理想后,生命似乎也跟着失去了意义,理想国度的终极便成了无欲无求,而到了这一步,等待这个世界的结局也只剩下自我毁灭一条路了。

    这是一个细思极恐的问题,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大殿中的半圣已经提前察觉到了,他们今日齐聚的目的也是想找出解决之道。

    “可惜龙族的那位公主没有来,或许她是知道未来之路的,毕竟除了周圣之外,她是唯一的真圣。”教宗目光看向四海龙王,自从最终一战后,龙女也再没有出现过。

    说起龙女来,这些半圣心中也很疑惑,最终之战时他们都感觉到龙女已经成为了龙圣,可是她从头到尾好像都一直旁观着周昂与普渡慈航交手,直到最后她也只是将祖龙鳞甲融入闻道碑,此外便什么也没做。

    “按理说师兄将念头融入闻道碑,我等都能与沟通闻道碑,这么多半圣的想法他应该能察觉到才对?可闻道碑连一点动静都没有,是不是还有什么时机未到?”这时候素娘忽然开口说道,一直以来她都相信周昂并没有真正消失,而应该还存在于闻道碑中。

    素娘如此一说,在座的半圣都低头沉思起来,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与闻道碑沟通起来。

    闻道碑可以回应每一个人,但它始终只是表现出冰冷的意识,在闻道碑上面感觉不到丝毫的人类情感。

    冰冷,无情,公正,威严,这才是它给世人的感觉。

    “诸圣可愿听小女子一言?”就在众圣沉思的时候,殿外忽然响起一个温婉悦耳的声音。

    接着一阵轻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下一刻殿门从外被人缓缓推开。

    众圣无不神色大变,因为他们这么多半圣,竟然都没有发现有人靠近大殿,如果不是来人主动开口,恐怕这人走入大殿他们才能发现。

    殿门打开露出一道修长柔美的身影,当众圣看到这道身影时,都是下意识的叫出一个名字,而且脸上的神色更加震撼。

    “沐心......”

    来人正是名动天下的沐心,但这一刻当众圣见到沐心时才猛然发现,在这数月时间里,他们这些半圣竟然都下意识的忘记了沐心的存在,而当再看到她时,他们又能想起沐心与周昂同样关系匪浅。

    原本沐心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怜人,但是当她遇到周昂后,就成了戏里的周昂,甚至周昂受伤时沐心也会受伤,周昂悟道一念生世界时,沐心也能一念生世界。

    沐心对着众圣笑了笑,这几个月来她其实哪都没有去,依旧生活在春风得意楼后面的小院中,只不过她不再登台演出了,只有服侍她的侍女能感觉到,好像沐心一直在等待着一人归来。

    “姑娘请讲。”崔府君也看不透眼前的沐心,不过他隐约感觉到沐心或许能成为解开一些疑惑的关键。

    “圣人立闻道碑,最大的改变其实是以亿万生灵的意念取代天意,或者说取代原本的世界意志。诸位不妨多想想‘终极裁决’,或许闻道碑还能触发其它的什么?”沐心语气如常,她没有走入大殿,就站在殿门外说出了这番话。

    沐心的这番话虽然不说什么震耳发聩,但确实让众圣若有所思。

    “民心即天意?以民意取代原本的世界意志,或许我们真的可以将周圣召唤回来!”片刻之后白莲圣女似有所悟的说道,不过等她们再看向殿门时,沐心已不知所踪。

    原本周昂以身殉道,百姓们就曾自发的祭祀过周昂,甚至大部分家里都供奉有周昂的神位。

    不过很快这种祭祀周昂的浪潮就越发高涨,而且就在最近几日,太极广场的中央也立起了周昂的雕像。

    天地间缅怀周圣,祈求周圣归来的念头越拉越多,这些念头汇聚,最后全部融入到了闻道碑中。

    在天地的尽头,一条长着粉色龙须的金龙在不断沉浮,她巨大的龙爪在虚空伸展,好像要抓取什么东西。

    同时金龙额头上一枚无比硕大的念头高速的旋转着,那念头旋转间,在她身前不远处,无数的璀璨丝线汇聚,慢慢凝聚出一个人形的轮廓。

    “我就不信,以我龙圣之力,还无法凝聚出一个人来?”金龙昂首咆哮着,口中发出龙女的声音。

    她的龙爪每一次伸出收回,好像都能抓回一缕微弱的念头,这些微弱的念头最后汇聚到人形的轮廓中,不断的凝实壮大着。

    很快那个人形轮廓慢慢显露出一些细节,仔细辨认正是余三的样子。

    看到显露出一些余三的特征,金龙巨大的龙眼中露出一丝柔情,而后龙身上金光更盛,同时巨大的龙爪伸缩的更加频繁。

    眼看轮廓中余三的样子越发的清晰,甚至那个不断凝聚的余三也看向了金龙。

    只不过就在这一人一龙对视的刹那,冥冥中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忽然降临,那力量一扫而过,就好像拂尘轻轻的扫过灰尘,刹那间那个好不容易凝聚出的人形轮廓就烟消云散。

    “不.....你为何如此自私?他明明就存在过,我愿意用圣位来换他,这也不可以吗?”看到余三的轮廓又一次烟消云散,金龙不甘的咆哮起来。

    龙女一次次的尝试重聚余三,可是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便是以她龙圣之位,也无法做到重聚余三。

    就在龙女即将要再一次尝试的时候,苍穹之上闻道碑再次显现出来,同时闻道碑的声音也响起在龙女的意识中。

    修文县的一条河流之中,一叶轻舟缓缓的顺水而行,轻舟上一个少女戴着草帽独立船头。

    自最终之战结束后,葛良工便独自一人又回到了修文县,这里并不是她的家,不过却是她与周昂独处最久的地方。

    葛良工喜欢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百姓们安居乐业,老人们悠闲自得,孩童们嬉戏追逐。

    不过如今的葛良工气质与往日也大为不同,虽然还是那个年纪不大的少女,却明显多了与年纪不符的沉稳。

    “邪,谓之欲望,正,谓之理想。可若没了这欲望和理想,便也没了前进的动力和理由,最终也不过是自我毁灭。从三次斩杀普渡慈航开始,你就将选择权交给了天下生灵。师傅啊师傅......其实从始至终你都没有成圣对吧?你既然如此不舍,那么是不是也该回来了呢?”葛良工低头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最后对着水中倒影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忽然葛良工伸手推了推头顶的草帽,仰头目视苍穹,双目中闻道碑正缓缓的浮现而出,下一刻她的意识中也响起了闻道碑的声音。

    京都的兴建侯府,这里从三个月前开始重新住进了人,住也还是原本那些人。

    有兴建侯夫人乐平乡君姜小昙,有以前的管家和下人,还有罗宗保和江城夫妇,另外这里还多了两个孩子。

    一个是安幼舆和花姑子的儿子,如今已经三岁的安平。

    当年周昂说过要收安平为弟子,虽然周昂如今不在了,但姜小昙还是将安平接来了京都。

    另一个则是还在襁褓中的女婴,这女婴还没有名字,不过她应该姓王,因为她就是王元丰和小翠的孩子。

    这是一个可怜的孩子,还未出生父母就双双离去,如果不是王元丰用七窍玲珑心血强行为她续命,她也不可能出现在这个世界。

    王家早就被灭门,这孩子自然也被姜小昙收养了。

    作为圣人的遗孀,姜小昙自然受到了世人的尊崇,不过也正是因为这层身份,她反倒深居侯府之中,自周昂殉道后她便不再人前出现。

    后院的卧室之中,姜小昙站在一处衣架前,那衣架上挂着一套紫色莽龙袍,在衣架后还有一个架子,上面什么也没放,只有一柄看起来有些破旧的油纸伞。

    紫色莽龙袍是周昂以前最常穿的那件,每日里姜小昙都会将它打理一番,就如同往日里她亲手为周昂穿上一样。

    “若你没有解除《三世契阔同生共死咒》,不知今日我又在何方?会不会还能陪在你身边?”姜小昙的手轻轻拂过紫色莽龙袍,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一脸沉醉的说道。

    “霹雳.....”忽然天空响起一声惊雷,那声音响彻天空,让姜小昙身躯下意识的一颤。

    而后她拿起木架上的油纸伞,向着屋外走去,屋外已经落起了密密麻麻的雨滴。

    姜小昙走到门口,顺手撑开油纸伞,一手提着裙摆就走了出去。

    屋外的雨越下越大,天空雷电也越发频繁,不过如今五六月的时节,这样忽如其来的雷雨也是常态。

    “初见你时,也是这个时节,那日的雨比今日还要大些吧?”姜小昙抬头望向天空,口中悠然叹息的说道。

    似乎雷雨也在回应着姜小昙,等她说出这句话后,天空雷电大作,雨势也明显比先前大了许多。

    京都安平巷,这里的百姓大多已经重新修建了屋舍,已经没有了曾经贫民巷的样子。

    不过在安平巷的尽头,那里依旧有一处低矮破旧的屋舍。

    这里原本是周昂曾经居住数年的地方,自他离开京都赴任郭北县令后,这里便荒废了。

    小院已经破旧,可院子里却没有杂草丛生,地面也是打扫的干干净净,房屋门窗俱全,显然是经过了简单的修缮。

    因为从三个月前开始,这里又住进了一个人,而且说起来这个人才是小院真正的主人。

    这人自然就是周秀儿,这三个月来她都住在院子里,每日里读书写字,就好像在重复着周昂金榜题名前的生活。

    秀儿端坐在案几前,正提笔而起将毛笔放在笔架上,而后满意的看着自己写下的一篇文章。

    “以前我以为随心所欲游历天下,想去哪就去哪,走到喜欢的地方就停下,厌倦了就继续走下去,那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可现在竟然哪也不想去了。是这个世界变小了?还是外面的世界不精彩了?”秀儿看着案几上的字,自嘲的笑了笑,而后喃喃自语的说道。

    忽然房间的窗户被风吹开,而后一阵狂风吹进屋内,将案几上的纸张和秀儿的发丝一群都吹拂起来。

    “下雨了......”秀儿看到屋外已是倾盆大雨,她小声的说了一句,而后不慌不忙的拿起案几上的镇纸放在写好的纸张上。

    下一刻秀儿捋了捋额前的发丝,缓缓的站起身来向着屋外走去。

    走到门口时,那雨滴已经落在了她的脸上和身上,不过她就那样站在门口,任凭风雨敲打在脸庞上,目光透过重重雨幕望向苍穹。

    此刻苍穹之上闻道碑已经显现出来,很快所有开启灵智的生灵脑海中都出现了闻道碑冰冷而威严的声音。

    “最终救赎开始执行.....”

    这个声音瞬间出现在所有生灵意识中,与最后抹杀普渡慈航时如出一辙。

    果然下一刻关于最终救赎的解释也出现在亿万生灵的脑海中:“世界意志集合,触发最终救赎,集合一切生灵意志,可选择复活殉道者周昂,救赎行为唯一而不可逆转,请慎重决定!”

    随着这段解释出现,所有生灵意识中再次多出两个选择,一个是复活周昂,而另一个就是放弃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