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76章 我的红尘就是你(万字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百晓生将快剑余三与血手阎罗的对决完完整整的记录了下来,而这场比斗不仅精彩纷呈,过程更是曲折离奇。

    快剑余三剑法出神入化,尤其是那一套《周天星辰剑诀》更是让人防不胜防。

    不过血手阎罗也是江湖成名已久的高手,一双血手早已不弱于神兵利器,加上浑厚的内力,比余三又要更胜一筹。

    两人比斗的地点是血手门,也是血手阎罗建立的宗门,几十年的发展下来,也是江湖邪道赫赫有名的门派。

    在百晓生的记载着,两位高手足足斗了小半个时辰,最后一刻余三兵行险招,竟然险胜半招,将血手阎罗这位武林十大高手斩于剑下。

    如果这就是结果的话,那么这个江湖和武林也不会如此平静了。

    血手阎罗被余三所杀,而他自己也是精疲力竭,同样也被血手阎罗伤的不轻。

    这时候血手门的弟子如何甘心,加上余三身受重伤,许多人心中也有了些想法,只要此时杀了余三,自然也是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

    所谓的江湖规矩和公平,一直都只建立在实力对等的情况下,现在余三难以自保,点苍派又是小派,完全无法与血手门相提并论。

    与血手阎罗一战后,余三几乎没有歇息的时间,立刻就陷入了血手门的围攻。

    在百晓生的记载中,连这位旁观者都以为余三必死无疑了,不过就在最后时刻,余三衣衫褴褛,百晓生看到在余三的衣衫下,好像有一卷竹简缠在身上。

    就在那必死的一刻,那卷竹简上好像闪过一道白光,接着余三身上好像穿着一件有些虚幻的白衣,最后整个人都化作一道白影,以肉眼难辨的速度逃离了血手门。

    余三逃离血手门,并不是故事的结束,而恰恰是另一段故事的开始。

    “百晓生记:快剑余三重伤,大战血手门十大高手,生死一线之际化作白光消失,自此消失无踪,恐已凶多吉少。

    事后,血手门纠集邪道七大派,一夜之间尽灭点苍派,点苍派上下一百三十二人无一幸免,江湖历1573年,点苍派除名。”

    余三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等到他醒来时已经是深夜,他能感觉到自己好像躺在一处河滩上。

    此刻余三一身经脉尽断内力全无,严重的伤势让他想移动身体都做不到。

    虚弱的连双眼都有些模糊,夜色下余三隐约能看到那无尽的苍穹。

    苍穹上一颗颗遥远的星辰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此刻他的脑海中满是师姐的身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再次昏迷了,还是一直看着星空,渐渐的那漫天星辰都变成了师姐的样子。

    星辰移动闪烁间,仿佛是黄衣师姐在施展《夺命三仙剑》,而那满天的星辰又与自己修炼的《周天星辰剑诀》渐渐重合。

    余三此刻命不久矣,然而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他似乎隐约间找到了《周天星辰剑诀》进阶的门道,他的的意识自行的开始推演起来。

    等到余三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又躺在了一个简易的床榻上,显然自己是被人给救了。

    身体依然极度虚弱,甚至性命保没保住也还是两说,余三努力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发现这是一个很破旧的茅草屋,屋内陈设更加简单,只能说可以勉强住人。

    过了许久之后,房门被推开,而后一个颤颤巍巍的身影走了进来,余三看到那是一个身形有些佝偻,皮肤褶皱,发丝灰白的老妪。

    老妪拄着一根木杖,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不过似乎她的耳朵非常灵敏,只听到周昂转头的声音,就开口说道:“小伙子,你昏迷了四天了,可算醒了。”

    “是你救了我?”余三努力的开口问了一句。

    此时老妪已经走到床前,余三下意识的看向老妪脸庞,却见这老妪双眼泛白,竟然是个瞎子。

    “几日前在河边洗衣服,正巧发现了你,见你还有气息,便找人将你抬了回来。”老妪很随意的说着,然而余三心知,一个瞎眼老人连照顾自己都困难,却照顾了自己几日,想来定是不容易的。

    “晚辈这命恐怕活不久了,这辈子无法报答老婆婆,只有来世做牛做马再报答了。”余三自知很难挺过去,又觉得亏欠这老妇人的,便开口说了一句。

    谁知余三这话却让老妪闻言大怒,而后毫不客气的对余三呵斥道:“胡说,你还如此年轻怎就没有一点志气,这几天下来你都没死,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也不该放弃。不为你自己,你就不会为你的家人努力一下吗?”

    老妪没有什么微言大义,说的只是很寻常的话,落在余三耳中却让余三心中一震。

    此刻他还不知道点苍派已被灭门,一想到点苍派和黄衣师姐,心中的求生欲望确实被无限放大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余三靠着老妪每日为他熬的稀粥,和偶尔的一碗鱼汤续命,然而就是这样,他的身体竟然一点点的恢复了起来。

    虽然经脉没有恢复的迹象,一身武功也难以回来,但确实脱离了生命危险。

    半年后,已经能下地的余三,开始帮着老妪做些简单的活计,生活单调而平淡。

    “漂母,这半年来承蒙你照顾,我已无大碍了,这快大半年没回家了,恐怕家里人担心,明日便告辞了,待我回家之后,定会备上厚礼,再回来感谢漂母的。”余三与老妪坐在低矮的茅屋中,说起了告辞的话来。

    老妪没有名字,据她自己说是自己都忘了名字,因为常年在河边漂洗衣物,便让余三叫她漂母。

    漂母闻言点了点头,似乎早已猜到了余三要离开。

    她颤颤巍巍的方下筷子,忽然小声的对余三说道:“你跟我来一下。”

    余三心中疑惑,不过还是起身搀扶着漂母。

    很快漂母带着余三来到了灶台前,漂母用手中的木杖朝着灶台前的地面敲了敲,而后说道:“就是这里了,当日发现你时,还有你的随身之物,我怕引来麻烦,就将他埋在了这里。”

    听到漂母的话,余三已经猜到埋的是自己的秋水剑了,原本他以为秋水剑已经遗失,却没想到被漂母埋了起来。

    很快余三就挖出了秋水剑,而他挖剑的时候,漂母也转身到柜之前翻腾了起来。

    等到余三处理好地面时,漂母手中正捧着一个布包,她当着余三的面缓缓打开布包,里面露出一双崭新的布鞋。

    “老妇人二十岁丧子,第二年丧夫,第三年双眼也瞎了,这么多年来都是一人独居,这半年来承蒙有你相伴,也没什么送你的,这双鞋是我亲手缝制,就送你吧。”漂母将布鞋递到余三跟前,脸上难得的露出了笑容,虽然她笑起来并不好看。

    余三眼眶微润,有些颤抖的伸手接住了布鞋,正想对漂母说些感激的话,却不料漂母又一次开口。

    而漂母的这句话,让余三神色大变,脑海之中仿佛有惊雷乍起,意识都有一种如雾如梦的感觉。

    “江湖路远,你好自珍重......”

    夜色下余三辞别了漂母,拿着他的秋水剑,却没有舍得穿漂母为自己缝制的布鞋,因为他觉得这双鞋来的太不容易了,不忍心穿上给磨坏了。

    没有了内力修为,余三一路很小心的向点苍派而去,而这一走又是一月有余,如今距离他离开点苍派,已经快一年过去了。

    当来到点苍派脚下的时候,余三就发现与往日大不相同了,原本整洁的山道布满落叶,两侧杂草都延伸到了山道上,一看就是荒废许久的样子。

    余三心中大感不妙,加快脚步朝着山上奔跑而去,等他气喘吁吁的跑上山时,看到的只有一片残垣断壁。

    曾经生机勃勃的点苍派,早已成了一片废墟,曾经那些熟悉的身影更是一个都没有了。

    余三心中已经有了可怕的猜测,他又去了老掌门的住处,又去了师姐和他最爱去的练武台,所见的一切都告诉他,点苍派没了,自己在意的爱的人也都没了。

    一口鲜血从余三的口中喷出,他再次倒了下去,这一次却不是被人打到。

    昏迷在练武台上一天一夜后,余三强撑着身体下了山,这次他很容易的就打听到了点苍派被灭门的经过。

    这一夜余三喝了个酩酊大醉,他不相信这就是他憧憬的江湖,大醉后他开始后悔,开始恨自己,恨自己不该踏足这个江湖,或许自己不来江湖,点苍派还卑微的存在着,黄衣师姐和那些同门也会平静的过完一生。

    “这就是我想要的江湖吗?”余三迷迷糊糊的问自己,可他自己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只是恍惚间,他的眼中似乎看到永安镇的老板娘,看到了给自己递糖葫芦的周茹,看到了月色下与自己练剑的黄衣师姐。

    余三恨自己,甚至他都忘了去恨血手门和那些灭了点苍派的人,一夜之间曾经意气风发,年少轻狂的少年似乎彻底死去了。

    低着头,像拖着木棍一样的拖着秋水剑的余三,再次走回了漂母的家。

    漂母什么也没问,亦如往常的靠洗衣为生,而余三将那把秋水剑随意的丢弃在墙根,与一堆枯柴为伍,他自己则拿起了农具,将漂母的房前屋后都种上了瓜果,每天过起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

    余三认识的人都横死了,现在只剩下漂母和老板娘,他是没脸回去见老板娘的,便安了心在这偏僻的村庄侍奉漂母老去。

    江湖再也没了快剑余三的故事,甚至渐渐的江湖中人都忘了曾经有这么一号人物,因为更多的少年怀着憧憬踏入了这个江湖,他们的故事开始为人津津乐道。

    如果不出意外,余三就会这样老去最后死去,从此与江湖再无交集。

    然而意外终究还是来了。

    有一天,几个江湖中人偶然途径小村庄,他们的目的地不是这里,只是在村子短暂的歇脚。

    然而就是这不经意的停留,好巧不巧的,那为首的武者看到了那把混在柴堆的秋水剑。

    “哈哈哈哈,秋水剑......我们这次走运了。”武者脸上露出狂喜和阴险的笑容,许多人已经不知道这把剑代表什么了,但是他还记得,邪道大派血手门曾经对全江湖发布过去一个任务,凡是能擒获快剑余三的人,可以直接成为血手门的长老,而且还能任意挑选一门血手门的顶级武功。

    余三背着一捆柴回到了茅屋,当他一踏入院子的时候就感觉到不对劲。

    果然当他刚一走进,直接就被几个武林中人围住,而后茅屋房门打开,一个武者将刀架在漂母的脖子上,正一步步的走出来。

    “谁能想到啊?消失了快三年的快剑余三竟然躲在这里?”武者一脸警惕的看着余三,此刻余三才看到秋水剑已经不在柴堆上了。

    “放了漂母,你们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们。”余三将背上干柴一丢,神色冰冷的盯着对面的武者。

    “你先别动,乖乖的让我们将你手脚绑起来。”武者依旧一脸警惕,他也是个老江湖了,自然知道几年前余三的名头。

    余三乖乖的束手就擒,他如今武功尽失,也确实没有反抗的资本了。

    很快余三的手脚都被铁链绑了起来,更是被几个武林人士强压着跪了下去。

    “哈哈哈哈,还以为快剑余三如何了得呢?原来也不过如此嘛!”见余三已经彻底被制服,已经有人开始得意起来。

    “我已经按你们说的做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漂母只是个可怜的老人,放了她。”余三再次喊道,他原本也是心灰意冷,对于死并不畏惧,但他很在意漂母的安危。

    “放了她?如果我杀了她呢?”武者居高临下的看着余三,心中已经没了丝毫顾忌。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手中的刀已经划过来漂母的脖子,而后他松开手掌,漂母的身躯便瘫软的倒下。

    余三被按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漂母倒下,很快鲜血侵染了地面,将余三的双眼都映照的一片血红。

    被捆缚手脚的余三身躯不断颤抖,他看到漂母满是眼白的双目一直盯着自己,而她的嘴角似乎还挂着一丝微笑,像是在说让余三好好活下去。

    余三的心中涌出无尽的恨意,这恨意完全是对自己的,因为自己周茹没了,因为自己师姐没了,最后自己无路可走,想要侍奉漂母终老,可因为自己现在连漂母也没了。

    “带上他,咱们去血手门领赏,从此以后咱们的好日子就来了!”为首的武者意气风发,感觉自己的人生就要到达巅峰了。

    几个小弟也是心潮澎湃,一手提着兵刃,一拥而上就要将余三提起来。

    然而就在他们靠近余三的时候,所以人都猛然发现,自己手中的兵刃竟然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

    那大刀上的铁环哗哗作响,长剑抖动也发出咻咻的声响,仿佛这些兵刃有了灵性,想要脱手飞走一般。

    “怎么回事?是这家伙在搞鬼?”为首的武者大惊失色,心中顿时升起不好的预感,他下意识的看向余三。

    下一刻这些人就惊恐的看到,那些死死捆缚余三的铁索,竟然轰然碎裂,接着余三身躯诡异的悬浮起来。

    “杀了他。”为首武者大喊一声,一时间几人都高高举起兵刃,朝着余三落下。

    然而兵刃还在半空的时候,忽然这些兵刃诡异的调转方向,几个小弟还没反应过来,那些兵刃就直接斩断了他们的脖子,而后兵刃重重落下,插入泥土之中微微的抖动。

    为首武者手中的大刀也插在了身前地面,倒是没有直接将他斩杀。

    不过逃过一死的武者此刻心中更加恐惧,因为他看到余三正悬浮在自己对面,那双眸之中无数星辰和剑光流转。

    余三死死的盯着武者,此刻他还悬浮在半空,忽然余三双手紧握,下一刻他的身上爆发出一股席卷天地的凌厉剑气。

    当他双拳握下,那些插在地面不住颤抖的兵刃,竟然自行粉碎瓦解,仿佛一个个武者羞愧自刎。

    余三双目盯着最后的武者,眼眸之中无尽的剑气汹涌而出,那武者一脸惊恐的张大着嘴,下一刻从他的眼耳口鼻七窍之中爆射出璀璨的光芒,那些光芒完全由璀璨的剑气组成,顷刻之间武者被剑光吞没,最后连一丝灰烬都没有留下。

    小村庄外多了一座孤坟,坟前连墓碑都没有,只是余三在这座孤坟前跪了三天三夜。

    第四天的时候,余三脚上穿上了一双崭新的布鞋,等他的身影消失在小村庄时,漂母居住了几十年的茅屋轰然倒塌,接着一柄剑身如水的宝剑冲天而起,自行飞走了。

    点苍山的山道上,一双崭新的布鞋踏上了枯叶杂草满地的山路,而随着这双布鞋的主人一步步向山上走去,那些枯叶杂草纷纷消失,布鞋依旧是纤尘不染。

    余三坐在练武台上,他的双手放在膝盖处,许久之后他缓缓站起身来,一步步的向着曾经的点苍派大殿走去。

    当余三迈出第一步的时候,点苍派废墟中响起一阵阵金铁交鸣之声,而后伴随着余三一步步走向大殿,一柄柄埋藏在废墟下的兵器冲天而起。

    这些兵器多数已经锈迹斑斑,有些甚至还折断了,而其中还有一把剑柄缠着红色革线的锈剑,这把剑余三最为熟悉,正是当年黄衣师姐用过的佩剑。

    足有上百把长剑破土而出,这些长剑在点苍派上空绕了几圈,最后有序的落向了曾经的大殿废墟。

    一柄柄长剑插在废墟上,好像一个个人影站在那里。

    余三一步步走向这些长剑,看到它们颤动的样子,眼中显现出一个个身影。

    余三对着这些长剑缓缓跪拜下去,郑重的叩首三次,而后他伸手朝着废墟一抓,一张木匾从废墟中急速飞出。

    那木匾正是曾经点苍派的匾额,只是如今四分五裂,飞出来的也只是一部分。

    最后木板插在余三面前,远远看去就好像一块墓碑。

    又看了一圈废墟上的长剑,余三伸出右手食指,轻轻的落在了木板上,而后他手指游走,最后木板上多出了两个字,

    “剑冢”

    一日后,武林之中一场轩然大波席卷天下。

    据目击者称,邪道大派血手门,一日之间满门被灭,而且灭门之人还只是一人。

    说是一人一剑出现在血手门外,那人也没出手,只是一步步的走进了血手门,而后血手门的人竟然都被自己的兵刃杀死了。

    很快,快剑余三重出江湖的消息天下皆知,而后那些曾经参与了围攻点苍派的门派,在短短数日之间,竟然全部被灭门。

    哪怕这些门派散落在各地,相距上千里的也最多相隔一两日就被灭门了。

    一个个昔日强大的门派消亡,一个个排行榜上的高手相继陨落,余三很快就成为了天下第一的高手。

    而伴随着他的传奇战绩,一个新的名号也赋予给了他。

    “百晓生记:剑神师出点苍派,年少成名,后遇人生变故失踪数年,再出江湖已是无人能敌。

    剑神二十五岁问鼎武林,从此隐居在点苍山剑冢,不问江湖之事,然百年之中,再无人能出其右,终成一代武林神话。”

    江湖历1644年,剑神的传说依旧激励着一代代的少年,这一日一个耄耋老翁在一众仆人的搀扶下,一步步的登上了点苍山。

    剑冢,这个百年来一直被江湖视着圣地的地方,每日都会有无数江湖中人前来瞻仰。

    曾经也有一些人想要盗取剑冢之中那些长剑,不过无一例外的,这些人一旦触碰剑冢之中的剑,身体中就会爆发出璀璨的剑光,而后整个人被剑光吞噬,死的连灰都不剩。

    从此剑冢圣地,让人敬而生畏。

    老人一出现在剑冢前,立刻引起了人群的骚动,无论是那些初入江湖的小虾米,还是成名已久的名宿,无不对这老人毕恭毕敬。

    “天呐,已经十余年未出面的百晓生竟然亲自来剑冢了,不知道又有什么大事发生?”人群因为百晓生的出现而骚动起来。

    江湖中人是拿着脑袋玩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而百晓生就是负责记录那些值得记录的人和事,若能被百晓生记上一笔,那也不枉来这江湖一遭。

    所以江湖中人无论正邪,都不会去招惹百晓生,因为这是江湖出现以来就有的规则,这些人需要这样一个公正客观的记录者。

    百晓生艰难的走着,最后来到了剑冢旁一个毫不起眼的土堆前。

    这个土堆好像一直都存在,没人注意过它,见到百晓生立在土堆前,所有人都一头雾水。

    下一刻更让人一头雾水的事发生了,只见百晓生从怀中取出一张泛黄的纸张,颤颤巍巍的捧着纸张,又对土堆端详了片刻。

    而后他伸手推开搀扶他的弟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土堆跪拜了下去。

    “剑神在上,百晓生恭迎剑神大驾。”年迈的百晓生对着土堆恭敬的说道,一句话让围观人群骚动不已。

    似乎在回应百晓生,下一刻剑冢之中那些长剑纷纷颤动起来,长剑颤动间似乎搅动了气流,剑冢前顿时劲风猎猎。

    “快看,白日星现了!”忽然有人惊恐的指着头顶苍穹喊道。

    下一刻所有人都看向头顶,果然苍穹之上无数星辰浮现,竟然在白日出现了星辰的光点。

    “轰隆隆......”就在众人惊讶的时候,百晓生前方的土堆轰然裂开,那些泥土开始向两侧滑落。

    很快一个衣衫破旧,但整个人气质卓绝的身影出现。

    那人头发灰白,面容看起来却极其年轻,似乎只有二十出头,而在他破旧的衣衫下,隐约有一卷竹简缠在身上。

    在这土堆下的人影旁,还有一柄剑身如水的宝剑插在地上,即便在泥土中掩埋了许久,宝剑依旧璀璨明亮。

    “秋水剑,真的是剑神,剑神还没死?”人群中发出一声声惊呼。

    一代武林神话重现江湖,而且看起来没有一点苍老的迹象,看到这里许多人都心头一热,因为这好像就是传说中的逆反先天,达到了天人化生的长生境界。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余三仿佛只是睡了一觉,他看了一眼身前,几乎都是陌生面孔,不过百晓生他是见过的,于是对着百晓生问了一句。

    百晓生老脸激动无比,他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能亲自和剑神说话,于是恭敬的答道:“如今已是江湖历1644年九月了。”

    “哦,已经过去了一个甲子了吗?你倒是一点没变啊!”余三语气平静的说了一句,最后看向百晓生还露出了一丝笑意。

    百晓生闻言尴尬的一笑:“剑神见过的那个,是我爷爷......”

    “一甲子后,江湖还是那个江湖吗?”余三缓缓站起身来,他身躯轻轻一抖,身上顿时变得纤尘不染,而一些人还注意到,他的脚下竟然是一双新的布鞋。

    “没了剑神的江湖,自然少了许多精彩。”百晓生也跟着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说道。

    “呵呵,江湖再见了!”余三轻轻一笑,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而后就在众人注视下,余三的身躯悬浮起来,而后秋水剑环绕在他的身旁,最后身躯与剑融为一体,化作一道剑光冲天而起,最后消失不见。

    “剑神飞升啦......”人群之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而后这句话如同瘟疫一般在每个人口中响起,好像给了这些人一个触手可及的希望。

    当剑冢前无数人对着苍穹叩首时,余三却出现在了一个偏僻的小村庄外,在他的身前还有一个长满杂草的土堆。

    余三看着土堆,毫无征兆的一掌拍出,下一刻土堆裂开,露出了里面一个坑洞。

    然而那坑洞空空荡荡,连一根白骨都没有,甚至连一丝有东西存在的痕迹都没了。

    看着空空荡荡的坑洞,余三忽然自嘲的一笑。

    晴朗的天空下,永安镇依旧是那么平静祥和,这里还是许多年前的那个样子,只是镇上的居民已经换了一代又一代。

    余三一步步的走入镇中,此刻他与当年离开时并无多少变化,离开时带着秋水剑,回来时还是只有秋水剑。

    甚至连余三的相貌都没怎么变,只是头发有些许灰白,不过这里已经没人认识他了。

    径直来到镇中的客栈前,余三驻足在招牌下看了片刻,看着那熟悉的招牌,仿佛离开客栈就只是昨日的事。

    片刻后余三走入客栈,大堂中没有一个客人,在余三的记忆中,龙门客栈好像一直生意都不是特别好,这里面更多的也是他与老板娘的画面。

    望向那个熟悉的柜台,余三看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

    “听说你们店里招伙计?”余三看着柜台后那熟悉的身影说说一句。

    听到余三的声音,老板娘缓缓的抬起头来,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余三一番,而后目光又落在那柄秋水剑上。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片刻,老板娘这才说道:“是要招,不过只招以前的那个,你是江湖中人,这里不适合你。”

    “以前的那个?是76年3个月19天前的那个吗?”余三一脸郑重的问道,他说出了一个时间,而这个时间正好是他离开龙门客栈的时间。

    听到余三的回答,老板娘脸上露出了笑容,而后有些幽怨的说了一句:“记得那么清楚,为什么现在才回来?”

    “其实早就想回来了,但是入了这江湖,就身不由己,因为自己先后失去了茹儿、师姐、漂母,我怕连你也失去你!”余三神色坦然的说道,但这话明显不该他对老板娘说,这更像是情侣之间的对话。

    老板娘倒没有像几十年前那样对余三,而是眼中也有了些许柔情的问道:“那现在怎么又回来了?”

    “感谢这江湖一路有你,这么多年了,真想看看你真正的样子!”余三大有深意的对老板娘说道。

    当他从剑冢中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想明白了许多,最后去看了漂母的坟墓,更是完全坚信了自己的想法。

    而当他明白这一切的时候,也想起来了自己究竟是谁,知道了自己所在的这个江湖就是千面妖姬对自己的那个承诺。

    “送你一个江湖”

    而这个江湖中,无论是茹儿,还是师姐,就连漂母,其实都是老板娘,至于老板娘确实是余三认识的那个老板娘,但并不是千面妖姬真正的样子。

    听到余三说想要看自己真正的样子,老板娘对着余三风情万种的一笑,而后从柜台下拿出一个锦缎包裹。

    她当着余三的面将锦缎包裹打开,里面露出一套样式古朴的衣冠。

    “这是我准备了很久的礼物,或许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你了,留作念想吧,也不知你穿着合不合身。”老板娘将衣冠往前一推,虽然脸上笑容不见,但语气明显有些落寞。

    看着眼前的衣冠,余三终于想起来了,在另一个龙门客栈的时候,老板娘总是背着自己捣鼓针线,原来从哪个时候起她就在为自己缝制衣冠。

    余三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老板娘,顺手接过衣冠,下一刻那古朴的衣冠就穿在了余三身上。

    不过这衣冠的样式和余三的气质好像并不符合,因为这衣服交领大袖,上面纹理也是经纬交错,与那些上古圣贤的衣服很像,头冠也同样古朴。

    “你怎么想到送我这样的衣冠?”余三有些好奇的问道,连他自己都觉得穿上之后有些古怪。

    就在余三穿上古朴衣冠的时候,整个龙门客栈,连同客栈外的世界都开始扭曲起来,很快整个世界化为丝丝缕缕的念头,顷刻间都融入到老板娘的身躯中。

    当这个完全由老板娘念头演化的世界消失后,余三看到自己与老板娘还在天地的尽头,在他们的身旁是那个流光溢彩的世界壁垒。

    “因为我的记忆中,这样的衣冠是最好的,自然要送你最好的了。”老板娘少有的语气轻柔的说道。

    余三穿的如同一位上古圣贤,他正欲开口对老板娘说什么,忽然浑身一个激灵,接着念头中出现了关于周昂的一切,同时还有来自那道本尊催促他回归的意念。

    有了周昂的记忆,余三猛然响起许久之前偶然见到过千面妖姬带着面具的样子,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了与自己相处了数年之久的千面妖姬究竟是谁了。

    敖九九明显也看出了余三的变化,只见她的身躯顷刻间炸成一团烟雾,只不过这一次老板娘不是变成黄衣女侠,也不是变成吃糖葫芦的小姑娘,更是佝偻的老妪或者美艳的舞娘,亦或者厨艺超群的厨娘。

    而是变成了那个带着精致面具,穿着一袭淡黄衣裙,披着一根粉色的薄纱披帛的龙女。

    “不是想看我长什么样子吗?你是第一个看到我真正样子的人。”下一刻敖九九忽然开口说道。

    同时她将手放在了自己的面具上,就在余三的注视下,龙女第一次摘下了那个与生俱来的面具。

    余三紧张的看着敖九九摘下面具,随着面具一点点移开,一张轮廓分明五官正常的脸庞出现在余三眼前。

    这是一张并不惊艳的脸庞,更谈不上什么姿容绝色,只是在余三的眼中,这张脸很是熟悉。

    乍一看,有几分周茹的样子,又有黄衣师姐的影子,同样还与老板娘有几分相似,也夹杂着一些厨娘甚至漂母的感觉。

    “真美。”余三由衷的赞美了一句,这就是他心中龙女的样子,也是他记忆中所有美好的样子。

    “一场江湖梦,还是这么油嘴滑舌啊!”龙女莞尔一笑,白了余三一眼。

    余三有些尴尬的一笑,此刻他还是余三的人格,但是也有了周昂的记忆,所以心中也有了许多疑惑。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与本尊的关系?”余三心有疑惑便直接开口问道,他知道自己与龙女在一起的时间非常有限了。

    “很早的时候,就是你被生死簿强行拖入地府时。”龙女也不做作,当即就答道。

    余三没想到敖九九那么早就知道自己只是一枚念头了,一想到那随后的许多经历,余三的心中竟然冒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下一刻他竟脱口而出:“你能将我困在你的念头里,让我永远生活在那个江湖世界的,为什么不任性一回?”

    “不行的,为了多与你待这一日,已经让你的本尊有些不满了。”龙女摇了摇头,而后一脸无奈的说道。

    余三现在的状态很奇怪,他是一枚念头,也接收到了本体的召唤,但是本体同时也放开了他的意识,没有用本体意识去干扰他。

    于是余三没有丝毫隐瞒的说道:“本尊放开了我的意识,他没有丝毫干预,或许是想让我与你做个告别吧!这一别之后,红尘之中就再没有我了。”

    余三的话中也有些许落寞,这个意识与龙女已经产生了感情,而且这是一个仗剑江湖敢爱敢恨的人格,感情方面没有丝毫做作。

    龙女对余三自然也有极深的感情,这一路上所作所为已经能说明一切。

    “还记得鬼市外我们的小摊吗?”龙女忽然一脸笑意的问道,一瞬间竟然就将先前的离别忧愁化解开来。

    余三点了点头,这事他自然记得,鬼市外他们开黑店,那次可没少捞油水。

    无论是秋水剑还是《白衣行化笈》,都是在鬼市外抢来的。

    “那日本来与你共饮,却被人打断了,那场酒没有喝完,今日补上吧!”龙女手掌一翻多了一个酒坛,说话时就将酒坛递给了余三。

    下一刻龙女手上也有了酒坛,只见她将酒坛对着余三一举,口中颇为豪迈的说道:“感谢红尘有你。”

    余三微微一愣,他记得上一次龙女也是说了这样一句话,不过那一次龙女很快话锋一转,又狠狠的洗刷了自己一番。

    余三还是跟着举起酒坛,同样说了一句:“感谢红尘有你。”

    这一次两人一同大口的饮下许多,龙女也没有再说什么离谱的话,一口之后又冲着余三呵呵直笑,一口接一口的饮着坛中酒水。

    两人就这样大口大口的喝着,似乎都有些微醉了,余三晃了晃酒坛,发现已经快见底了,借着酒意又想开口说什么。

    这时龙女却又率先开口说道:“好了,你快走吧!”

    “那我真走了!”余三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他很清楚这一走就不可能再出现了。

    龙女对着余三笑了笑,最后只是笑着挥了挥手,却什么也没再说。

    余三也对着龙女笑了笑,而后转过身去,身躯渐渐虚化,最后变成一枚硕大的念头,终于还是向着天地另一头飞去。

    看着余三的念头从眼前飞走,龙女手中的酒坛缓缓落下,酒坛破碎散落一地。

    龙女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许久之后天地尽头才响起龙女幽幽的一叹:“红尘有你?可是我的红尘就是你啊......”

    (可能后面几章都是这种长章了,终于要完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