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9章 县衙班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世契阔同生共死咒,好美的名字!”听到这个诅咒的能力和名字,姜小昙却是无比幸福的说道。

    虽然这是一个诅咒,但确实是一个美丽的诅咒。

    周昂将姜小昙的身姿扶正,此刻姜小昙已经基本恢复。

    “今日了却了你的生死大劫,也打开了我的一桩心结,可谓双喜临门。再斩了这树妖,便是三喜临门了!”周昂缓缓站起身来,身上竟流露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气质。

    “公子小心。”一想树妖姥姥,姜小昙几乎下意识的说道。

    “你还叫我公子?”周昂回头看了一眼姜小昙,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

    姜小昙看着周昂的神情,心中已是明了,而后低着头有些害羞的说道:“周......周郎!”

    “哈哈,好,看我如何斩妖除魔!”周昂仰天一笑,猛地一步踏出。

    就在周昂踏出的刹那,他的身后再次浮现出圣贤虚影,紧接着在那圣贤虚影四周,又出现五条真龙翻腾。

    周昂第一次将《本经阴符七术》与浩然正气融合。

    而这也仅仅只是开始,下一刻那圣贤虚影不断凝实,接着虚影凌空,脚下又出现一头硕大的灵龟。

    灵龟驳着圣贤虚影,仿佛让圣贤站在了最坚硬平稳的地方,任凭沧海桑田时空变迁,都无法动摇分毫。

    这正是《本经阴符七术》的第二层境界,养志法灵龟,效法灵龟培养出最坚定的意志!

    即便如此也还没有完,只见那大儒墨宝所化的护盾,又化为一丝丝浩然正气,也开始融入到虚影之中。

    随着多种力量融入圣贤虚影,原本的一道虚影竟散发出纯阳的气息,似乎这道虚影正成为周昂的元神法相。

    圣贤虚影越发凝实,就连五官也开始浮现,仔细一看果然与周昂十分相似。

    “千年树妖,为祸人间,正道不容,天诛地灭!”忽然圣贤虚影竟然开口说话,同时他一直手掌伸出,直接朝着树妖的元神法相拍去。

    圣贤元神法相一动,天地间风起云涌,一股浩然正气激荡开来,冲破云霄直上九天,刹那间百里之内天朗气清,原本笼罩在兰若寺的妖气被一扫而尽。

    树妖元神见势不妙,就打算遁走,到了元神层次,已经初步触摸到了一些空间奥秘,只见树妖元神周围荡起层层波纹。

    不过随着圣贤元神的大掌落下,他手掌所过之处,空间又好像被他抚平。

    “不......我苦修不易,求你放过我,我愿意与你签下主仆契约!”眼看元神无法遁走,树妖惊恐的向周昂求饶。

    “我若饶你,天理何在?”依旧是那圣贤虚影开口说话,毫不犹豫的一掌压在了树妖元神法相之上。

    顷刻间树妖元神法相如同冰块融化一般,在圣贤元神掌中逐渐的稀薄,直至消散。

    燕赤霞已经有些看呆了,原本不可一世的树妖,竟然毫无还手之力的就被杀了,他现在都还有些没用反应过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就在圣贤元神毁去树妖元神法相时,这具主要由大儒墨宝中浩然正气支撑的元神也开始出现溃散的迹象。

    眼看圣贤元神将要溃散,周昂心念一动,那圣贤元神又伸出手掌,直接抓向了树妖姥姥的本体。

    下一刻圣贤元神掌中,便多了一株巴掌大小,却散发着勃勃生机的碧绿树苗。

    “这树妖千年道行,却留下了这最精纯的力量结晶,此番收获倒也不小。”圣贤虚影很快消失,碧绿的小树苗落入周昂掌中,他看着小树苗满意的说道。

    “糟糕,差点忘了,宁兄恐怕活不成了!”燕赤霞看到周昂掌中树妖的本命精华,忽然想起宁采臣还奄奄一息。

    此刻周昂也想起,他们之所以来斩杀树妖,其中一个原因也是为了救宁采臣,这才说道:“带我去看看。”

    很快燕赤霞便带着周昂和姜小昙来到了宁采臣身前,此刻宁采臣似乎已经气绝,看上去整个身体都如同一具干尸。

    “死了?宁兄也是个可怜的人啊!”燕赤霞一脸悲伤的看着宁采臣尸体,心情顿时失落不少。

    周昂认真的看着宁采臣,不过在周昂的眼中,他却还能看到宁采臣头顶有一道气运并未消散,而且那气运呈现绯色。

    “这宁采臣倒是一个福源深厚之人,福兮祸所依,看来这次倒是便宜他了!”忽然周昂开口说道,说的话却是让人一头雾水。

    不过下一刻,周昂忽然张开手掌,露出了那株树妖本命精华。

    接着只见周昂伸出手指对着本命精华轻轻一弹,这一弹之下,本命精华所化的小树顿时折断,有三分之一的精华直接飞向了宁采臣。

    下一刻精华融入到宁采臣的尸体中,接着尸体上闪烁着碧绿的光华,在光华流转之下,宁采臣的尸体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饱满起来。

    只是刹那,原本一具干尸的宁采臣,又恢复如常,甚至看起来栩栩如生。

    “我.....我竟然没死?”很快宁采臣便悠悠醒来,他的眼中一片清明,看起来似乎比生前更加灵动。

    “你小子不知几世修来的福气,本来已经死了,是县尊大人用树妖的本命精华让你死而复生!”燕赤霞开心的对宁采臣说道,他知道这不仅会令宁采臣复活,甚至因为那本命精华的关系,宁采臣无论是身体还是神魂,都会有前所未有的提升。

    “县尊?可是燕兄口中那位郭北县令?晚上宁采臣,拜见县尊,多谢救命之恩!”宁采臣虽然刚经历了生死,却显得异常冷静,他甚至很快便明白了前因后果,这便是那树妖本命精华带来的变化。

    周昂坦然的受了宁采臣一礼,这一礼他确实受得。

    不过下一刻周昂一脸古怪的看着宁采臣,大有深意的说道:“那树上有个骨灰坛,里面藏着一个年轻的女鬼,她就是聂小倩吧?宁书生有何打算?”

    宁采臣闻言也是看向了身后榕树,在那树干之上确实放着一个骨灰坛。

    “小倩一生命运多舛,便是做了鬼也不安生,我打算将她的骨灰送还故乡,助她转世投胎。”宁采臣心中早有想法,便直接开口答道。

    “你能如此想最好,人鬼终究殊途,虽然你福缘深厚,但若强行要与一个鬼魂结合,就会有无数磨难接踵而来,让她早日投胎,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出乎意料周昂很是赞同宁采臣的做法。

    不过当周昂说到人鬼殊途的时候,燕赤霞和姜小昙都有些意外的看向了周昂。

    这一刻两人才知道,原来周昂心中非常清楚,自己要与姜小昙在一起,同样会面临无数的磨难。

    “可惜府试在即,宁兄今年怕是无缘府试了!”似乎感觉气氛有些微妙,燕赤霞主动开口,叹息起宁采臣来。

    “不考了,如今世道昏暗,贪官权臣把持朝政,我等寒门学子,没有背景靠山,就算考也难出人头地。待我将小倩的骨灰安葬之后,便返回郭北县,学生宁采臣,愿为县尊效犬马之劳!”忽然宁采臣极其郑重的躬身在周昂身前。

    宁采臣得了树妖精华,已然开窍。方才醒来之时,他其实已经想明白了许多,而他自己也知道,与周昂相遇,其实就是自己最大的机遇。

    “你可知本官的志向?我可不止想要安于一任县令,本官立志要扫荡天地污浊,还这世道一个朗朗乾坤,这条路注定荆棘满布,甚至会与天下百官为敌,前路凶险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周昂听到宁采臣有意投靠,却没有表现的多么高兴,反而一脸严肃的说道。

    “心意已决,纵万死而无悔!”宁采臣再拜,语气决绝,没有丝毫犹豫。

    “好,本官麾下正缺一个心腹文吏,我在郭北县等你!”这一次周昂面露喜色,心中也是高兴不已。

    宁采臣有绯色气运,那至少是四品以上的官运,有这样一个人为自己效力,周昂如何不高兴?

    “燕兄,你呢?”忽然宁采臣一脸笑意的看着燕赤霞,语气颇为玩味。

    燕赤霞先是微微一愣,不过随即大笑道:“哈哈,我自然也不考什么科举了。与县尊半日,便胜过我十年苦读,还考什么科举啊!往后我燕赤霞原为县尊鞍前马后!”

    “看来今日本官是四喜临门了?先有三喜,而今再得左膀右臂,人生如此夫复何求!”这一刻周昂是真的高兴了。

    以后文有宁采臣这个官运不低的人辅佐,武有燕赤霞这样的剑仙相助,别说他一个七品县令,便是那些从二品的布政使,也不一定有如此强大的班底。

    “周郎,还有我呢?以后你我一体,纵有万千劫数,我也与你共进退。”姜小昙满脸柔情的拉着周昂的手,语气坚定的说道。

    因为《三世契阔同生共死咒》,两人等于挑明了关系,姜小昙也是敢爱敢恨的性格,便也不再有一丝的害羞,哪怕有外人在场,她也不觉得与周昂表现亲密有何不妥!

    “对啊,本官家中可是还有一位真正的妖仙呢!”周昂也顺势拉着姜小昙的手,不过下一刻他忽然将手中剩下树妖精华注入到了姜小昙的体内。

    有了树妖的精华,姜小昙元神之中力量顷刻暴涨,她本就渡过了雷劫,所欠缺的仅仅是单纯的力量,而今周昂为她补上了力量的缺陷,自然成为了一位真正的妖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