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74章 江湖路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南洋神君和朱尔旦,甚至是整个南洋诸岛,都在周昂的一念之间彻底烟消云散,在旁人看来他的念头也只离开了片刻,很快便又飘飘荡荡的落回到书院。

    “原以为圣人念头遁出,梦中斩鬼神是何等惊天动地,却不想真要发生却又如此云淡风轻。”看到周昂缓缓睁开眼睛,姜小昙有些唏嘘的说道。

    周昂念头回归,也跟着缓缓走下床榻,他一边走一边说道:“是啊,再精彩的故事,也只有亲历者才明白个中滋味。”

    抹杀了南洋神君和朱尔旦后,周昂的气质又有了明显的变化,或许是他有了新的感悟,又或许是他遂了心中所想,念头变得更加纯净通透。

    说话之时周昂已经走到窗前,他也顺手推开窗户,屋外的一阵微风吹入,正好吹起周昂的发丝和衣摆。

    “夫人,有件事我一直瞒着你。”周昂的目光眺望远方,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姜小昙闻言也有些错愕,不过随即莞尔一笑的说道:“夫君以前不说,自然有不说的道理,现在你不是也要告诉我了吗?”

    周昂与姜小昙一直相敬如宾举案齐眉,能做到这一点可不仅是他们有真爱,更因为两人于对方都有绝对的信任。

    “母亲在我的记忆中还留存了一门圣道,乃是地府阎罗大帝的《万化森罗》,这门圣道可以化身万千,在你我大婚之前,我曾有十几具化身散落天地,这些年来大部分化身陆续陨落,那些念头也相继回归,至今仍有三枚念头未归。”周昂语气平静的说道,第一次毫无保留的讲出了至今修炼《万化森罗》的事情。

    姜小昙闻言恍然大悟,一些以前的疑惑也迎刃而解,也知道周昂此时谈起此事是为什么,于是毫不介意的说道:“夫君是说那些念头这两日就会回归了?”

    周昂背对着姜小昙点了点头,而就在他点头之时,昆仑玉虚宫中余十三也从蒲团上站了起来。

    余十三和天运子不久前联手打破了这个世界的壁垒,成为第一个未成圣位而离开这个世界的人,不过他们刚一跨出世界壁垒,就被一只蝴蝶煽动翅膀给打了回来。

    这离奇的经历,让余十三和天运子对这个世界,还有世界之外都有了全新的认识。

    而且他们都发现了最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圣人们并不是因为天人五衰而隐匿了起来,而是去了世界之外,因为他们不仅看到了那只蝴蝶,还感受到了阴阳长河和道祖的气息。

    “今日一别,或许再无相见之日,道友保重。”余十三对着天运子稽首施礼,正式的与之告别。

    “早知道友非寻常之人,能得道友相助,将这个世界看得明明白白,此生已无憾。天运子祝道友早登圣位。”天运子也跟着起身,郑重的对着余十三还了一礼。

    “待我成圣之时,天下人人可为圣,期待再与道友坐而论道。”余十三脸色露出了轻轻的笑容。

    坐而论道本是一个贬义词,但是在余十三和天运子身上却不能用作贬义,他们坐而论道互取所长,反而达到了更高层次的实践。

    余十三最后看了一眼玉虚宫,对天运子点了点头,而后身形化作流光瞬间便离开了玉虚宫。

    天运子看着瞬间跨越千里的遁光,在余十三离开之后终于还是又说了一句:“那普渡慈航来头非比寻常,道友若无十足把握,贫道愿凭驱策。”

    “道友静候佳音便好。”余十三早已消失不见,但下一刻他的声音再次在玉虚宫响起。

    听到余十三的回应,天运子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好像这还是这位神秘存在第一次笑。

    几乎在同一时间,原本晴空万里的修文县忽然风云巨变,顷刻间修文县上空出现万道雷霆,苍穹之上一方紫色的雷池凝聚,那雷池之中磅礴的力量仿佛能将整个世界倾覆。

    这突入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无不惊愕,就连诸葛卧龙和姜无畏都大惊失色的跃出屋舍,便是两人联手已有半圣之力,也感觉在这雷池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这世间竟还有如此强者?为何从未听闻过?不知来人是敌是友?”姜无畏一脸凝重的说道,他双拳紧握,身上琉璃光晕流转,显然已经做好了奋力一搏的准备。

    素娘也走出屋舍,当她看到头顶即将倾泻而下的雷池时,瞬间施展出《阴符七术》,那无数虚影充斥书院,五条真龙更是朝着头顶雷池疯狂咆哮。

    一时间各种神通剑光闪现,燕赤霞宁采臣等人也是使出最强神通,然而即便如此也没人有把握能挡下头顶的雷池。

    “请诸位收了神通。”就在众人打算出手之时,周昂的声音终于响起。

    而后所有人都看到,周昂的身体缓缓飞起,竟然是肉身朝着头顶的雷池飞去。

    见周昂飞向雷池,众人虽然不解,却还是依言散去神通。

    等到周昂肉身靠近雷池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一道遁光同时出现在雷池下,那遁光敛去,显现出一个身穿道袍头戴道冠的道人。

    余十三一出现立刻让众人再次如临大敌,因为所有人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这道人身上的气息与雷池如出一辙,显然这足以毁天灭地的雷池,就是这道人的手笔。

    然而下一刻令所有人都感觉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道人什么也没做,身躯就渐渐的虚化起来,等到他的身体完全消失,一枚硕大的念头悬浮在道人原本的位置。

    这枚念头硕大无比,可以说从未有过如此大的念头,而且它精纯的没有一丝杂质,与传说中那种圣人的念头也不逞多让了,最奇异的是,在这枚念头的外围,还有紫色的雷电萦绕,看起来无比的绚烂。

    在无数的目光注视下,这枚硕大的念头缓缓飞向周昂,而后念头悄无声息的没入到周昂的眉心之中。

    等到念头融入周昂身躯,他矗立虚空的肉身睁开双眼,只见他的双眼之中也有无数雷电萦绕。

    下一刻周昂肉身上的雷池忽然倾泻而下,那雷池之中雷电已经化为液态,顷刻间就将周昂肉身淹没,好像他的身躯都沐浴在雷池之中。

    “这......以雷池淬炼肉身?”姜无畏看着眼前的一切惊讶的说道。

    “刚才那道人是谁?”葛良工对雷池这些感觉还不明显,但是她感觉刚才那个道人有些熟悉的感觉。

    “那道人是夫君的一枚念头。”姜小昙小声的在一旁开口解释道。

    听到姜小昙的解释,众人更是惊讶不已,因为谁也没想过一枚念头就可以如此强大。

    苍穹之中周昂沐浴在雷池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那雷池不断的缩小,显然是周昂肉身正在吸收雷池的力量。

    直到半炷香后,天空雷电消失,周昂双手放在胸前,朝着两侧缓缓拉开,而后一柄雷电萦绕的紫色飞剑出现。

    当这飞剑出现的刹那,天空之中再次风云巨变,无数的雷霆也再次出现。

    周昂手握‘九霄御雷神剑’,仿佛主宰雷霆的神祗,这一刻他也完全融合了那枚余十三的念头,并且完美融合了余十三的一身所学。

    下一刻周昂将手中‘九霄御雷神剑’轻轻一抛,而后紫色的神剑就竖在周昂身旁,并且静静的环绕起来。

    “余鸾。”随即周昂衣袖一抖,口中叫到余鸾的名字。

    瞬间周昂的身旁又多了一柄血红的飞剑,余鸾也跟着环绕在周昂身侧。

    “剑城隍。”周昂再次开口。

    下一刻一道璀璨的剑光从郭北县拔地而起,而后这道璀璨的剑光裹挟着江南大地的滚滚人道气运跨空而来。

    很快剑城隍那璀璨的身影也出现在周昂身侧,三柄颜色各异,气息也迥然不同,却无一不是强大无比的飞剑有序的环绕在周昂四周。

    这三柄神剑任意一把都足以毁天灭地,此刻都静静的环绕在周昂身旁,而周昂就这样静静立在虚空,好像还在等着什么。

    “师兄好像还在等什么?难道还有第四把剑?”素娘有些不解的看着周昂,她心中却是有种恍惚的感觉,好像此刻的周昂和三柄神剑还不算完整。

    “他是在等自己吧!”姜小昙好似喃喃自语的说道。

    别人或许感觉不到,但是姜小昙能够在周昂身上感觉到,虽然周昂最近越来越像个普通人,但是他的身上依旧少了一种气质,那种气质只在姜小昙和周昂相识的最初一段时间里比较明显,后来随着周昂身居高位,这种气质便逐渐消失。

    或者说这种气质是周昂的另一种人格,是那个心中意难平,便仗剑而起,快意恩仇的周昂。

    就在众人不解之时,虚空之中周昂忽然朝着遥远的地方开口说了一句:“你还不肯放手吗?”

    这句话显然是周昂在对别人说的,至于是对谁便无人知晓了。

    只是在寂静了片刻之后,从遥远的西方传来一声响彻天地的龙吟之声,那声音有微微的怒意,也有些许的不甘,但却满含无边威势。

    随着这龙吟声响起,东海龙宫之中敖广赫然起身,神色激动的说道:“这是九九的声音,她这是要成就龙圣之位了?”

    那龙吟声虽然响彻天地,但明显是对着周昂咆哮的,龙吟声还未绝,又有一道声音夹在在其中:“再给我半日时间,我不会误你大事的。”

    这声音明显是个女子的声音,而且年纪还不大。

    当姜小昙听到这个声音时,身躯下意识的一颤,这个声音或许别人陌生,但是她却并不陌生。

    姜小昙还记得,当年她与周昂地府历劫时,除了姜无畏和诸葛卧龙还有柳诚出手相助外,还有一条长着粉色龙须的黄龙降临地府,而刚才的声音就是那条黄龙的声音。

    在一个叫永安的小镇,有一个从小就梦想仗剑江湖成为大侠的孤儿,他有一个一点都不像大侠的名字,叫作余三。

    余三自幼孤儿,靠吃百家饭长大,不过他的运气还算不错,12岁那年就被镇上唯一的客栈雇为伙计,至少从此衣食无忧。余三这一干就是六年,如今他也长成了一个18岁的俊朗少年。

    这家客栈叫龙门客栈,老板是个女的,如今应该已经三十出头了,不过老板娘似乎很会保养,这么多年来一点都没变,看起来依旧像个十八九岁的姑娘。

    老板娘的名字无人知晓,只知道许多年前到永安镇来开客栈,为人长袖善舞,好像还会些武功,所以这客栈生意也是风生水起。

    忙完一天之后,余三躺在自己的床上,此刻他的心中正在天人交战,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要做,这个决定困扰了他许久许久,一直没有下定决心要不要去做。

    余三从小就爱做梦,梦里他是仗剑江湖快意恩仇的大侠,飞檐走壁御波而行,这才是余三想要的世界。

    许久前他就萌生了要离开永安离开客栈,去闯荡江湖的念头,只是这里是他生活十几年的地方,他有些舍不得,更有些舍不得对自己照顾有加的老板娘。

    老板娘虽然嘴比较毒,余三平时也没少挨骂,而且还老爱找些由头克扣工钱,可这些都无法掩盖老板娘对余三的好,在余三心中老板娘更像一个严厉的大姐。

    若说这世间还有亲人的话,余三觉得老板娘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要离开唯一的亲人去追寻心中那个有些不切实际的梦,这也是他一直举棋不定的真正原因。

    不过今天客栈中发生了一件事,又让余三坚定了要去闯荡江湖的念头。

    今日有几个江湖豪客前来店中,原本一切如常,可后来突然出现一个白衣剑客,原来这几个江湖豪客都是恶贯满盈的通缉犯,而这位白衣剑客一人独自追逐了数百里,终于在永安镇找到了这几人。

    余三可是亲眼看到,那白衣剑客长剑出鞘,只是一阵剑光闪过,那几个江湖豪客便人头落地。

    此情此景不正是少年心中憧憬的吗?余三这还如何受得了,走出去见识真正的江湖,快意恩仇的念头在他心中越发壮大。

    “咚咚咚。”忽然余三的房门被人叩响。

    “谁?”余三下意识的身子一紧,警惕的喊道。

    “没睡就快开门,这客栈除了老娘还有谁?”门外响起老板娘不耐烦的声音。

    一听是老板娘的声音,余三连忙下地开门,又将桌上的油灯点亮。

    余三点灯之时,还下意识的问道:“老板娘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拿去,有多远滚多远。”余三还未转身,就听老板娘有些怒气冲冲的说道,同时还有一个灰布包袱落在桌上。

    “这是干啥?”余三一脸懵逼的问道。

    “今天你看到那个白衣剑客,是百晓生兵器谱上排名第17的‘催命书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想法,闯荡江湖可没你想的那么容易,不过不让你去闯一闯,不撞个头破血流你也不会甘心,明天你就走吧!”老板娘一脸嫌弃的看着余三说道,她早就知道余三有闯荡江湖的想法,只是一直都给余三泼冷水,反对余三去闯荡江湖,今日竟然突然转变了态度,不仅同意余三去闯荡江湖,还连包袱都准备好了。

    余三大为意外的看着老板娘,愣了片刻之后下意识的打开包袱。

    这一看余三心中不禁一暖,包袱中有一套灰色劲装,还有几锭挺大的银子,另外还有几个瓷瓶,显然就是珍贵的金疮药。

    “这.....不好吧?这些年吃老板娘的住老板娘的,再拿银子就说不过去了。”余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他确实已经打算离开客栈了,衣服和金疮药还好说,但再拿银子就说不过去了。

    “这些银子本来就是你的,早就知道你会离开,这些年来扣你的工钱都在这里。”老板娘神色依旧不怎么和善,不过这句话却是让余三心中更暖。

    原来老板娘这些年虽然时常克扣自己工钱,但其实都是为自己存了下来,这一刻余三眼中竟然微微有些湿润。

    “老板娘,你整的这么煽情,我突然不想走了!”余三一幅讨好的样子对老板娘说道。

    “滚,少在我面前演戏,若是将来碰的个头破血流了,记得永安镇还有个地方能收留你。”老板娘毫不客气的踹了余三一脚,不过随后一句话又让余三心中一暖。

    余三此刻也有些纳闷,自己被老板娘欺压了六年,今日却突然让他心中很不是滋味,难道离别之时都会如此多愁善感?

    “呵呵,我一定会回来的,不过那时候我一定名扬天下,待我衣锦还乡,一定为老板娘开一间天下最大的客栈,让你做天下第一的老板娘。”余三此刻心中豪情万丈,哪里会想到什么头破血流,有的只是对名扬天下的憧憬。

    “哼!”老板娘有些不信的哼哼一笑。

    下一刻余三背上包袱,对着老板娘郑重一拜,而后抬头挺胸的向屋外走去。

    老板娘站在余三身后,神色复杂的看着余三,当余三跨出门槛的时候,老板娘知道余三是真的决定要走了,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句:“慢着。”

    “还有事?”余三回头看了老板娘一眼,其实他的心中也非常不舍,有些想要快些离开,害怕万一没忍住真的把眼泪给弄出来了。

    老板娘认真的看了余三一眼,忽然将背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而此刻她的手中竟然拿着一柄宝剑。

    “这把剑名为秋水,虽然不是天下最顶尖的神兵,但也是难得一见的利器,乃是我一位故人所留,今日就给你吧。”老板娘向前走了几步,说话之时已将秋水剑递给了余三。

    余三拿着秋水剑,心中感慨万千,本有许多话想对老板娘说,只是最后只说了一句:“谢谢!”

    说完之后余三再次转身离去,老板娘看着他的背影,小声的说了一句:“江湖路远,好自珍重......”

    似乎听到了老板娘的话,余三脚下微微一顿,而后大声的问了一句:“你说的那位故人,该不会是你男人吧?”

    余三一直好奇老板娘有没有男人,他觉得应该是有的,至少在老板娘开客栈前是有的。

    “给老娘滚。”夜幕下传来老板娘咆哮般的怒吼,而后镇子里那些还在睡梦中的人就听到一阵鸡飞狗跳的追逐。

    第二天镇子里就多了一个流言,说是余三调戏老板娘,被老板娘连夜打出了永安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