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71章 我若为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宁采臣带着傅天仇和傅家姐妹逃出京都,一路上也遇到了许多围追堵截,如今他的衣衫也已破碎,不像往日那般整洁。

    刚才又经历一场大战,斩杀了几个妖魔之后,宁采臣正在一个隐蔽的山洞调息恢复。

    不久之后一个身形瘦弱的人影出现在洞外,感觉到有人到来,宁采臣立刻浑身紧绷,同时长刀已经握在手中。

    “不用紧张,是我。”洞外之人小声的说道,却是傅月池的声音。

    听到是月池归来,洞中几人都松了口气。

    很快傅月池走入洞中,同时还带回来一些吃的东西。

    “刚才我在镇子上听说,西北三十万大军,江南八万军队已经起兵攻向京都了。侯爷没有束手待毙,并且定下了日子,二月二重返京都。”傅月池神色同样有些激动的说道,她们也终于知道了这个消息。

    宁采臣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脸激动,而后他一想到周昂也是定于二月二回京,更是下意识的说道:“二月二龙抬头,莫非这就是侯爷成圣之日?”

    如今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所期待的自然是周昂肃清天下,还世道一个朗朗乾坤。但对于宁采臣等人来说,最期待的却是周昂成圣。

    “侯爷真能成圣?我们也能见到一位圣人的诞生?”傅清风神情有些恍惚的说道,虽然周昂成圣已经被许多人潜意识的接受,但真要见到一位圣人诞生,许多人又觉得有些如梦似幻。

    “若侯爷都不能成圣,这天底下又哪来的圣人,我先将你们送去郭北县,而后我会赶往修文县。”宁采臣站起身来,心中已经有了决断,恨不得马上出现在周昂身边。

    修文县外河道纵横,原本崇山峻岭的地方,如今却成了另一个江南水乡。

    兰台书院被周昂重新放置在了修文县,不过书院距离县城还有十余里,书院中不断响起的朗朗书声,让修文县更添了许多人文之美。

    河道之中一叶轻舟飘荡,那小舟上没有船夫,小舟却自行向着兰台书院而去。

    轻舟上周昂头上顶着一片荷叶,身子斜靠在一张茶几上,一旁葛良工正优雅的调制着茶水。

    那轻舟所过,水中鱼儿争先恐后的跃出水面,在轻舟四周欢呼跳跃。

    河中往来船只,岸上劳作的行人,看到周昂的轻舟无不驻足施礼,对那水中鱼儿形成的异象,倒是见惯不怪。

    待到轻舟过后,百姓们继续着先前的事情,周昂轻轻的推了推头顶荷叶,目光看向河流两岸。

    只见两岸良田之中多有百姓劳作的身影,田埂上有三三两两的孩童嬉戏,河岸上还有垂钓的老人。

    看到此情此景,不觉间也让周昂心旷神怡。

    “现在有些明白老师所谓的‘我见人人如圣’了,眼前这情景,不正是人人如圣吗?没有纷争,没有苦难,有的只是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葛良工将一盏茶递到周昂身前,脸上也洋溢着平静安逸的笑容。

    “今日去兰台书院讲道,为的是完成夫子未尽的心愿,或许还会见到一位故人。”周昂端着茶盏细细的品了一口,而后看向不远处的兰台书院说着。

    轻舟缓缓靠向兰台书院,在岸边早有几个书院弟子等候。

    周昂带着葛良工径直走入书院,很快书院上百弟子齐聚,他们早早的就知道,今日这位周圣也是他们的夫子,将会在书院中亲自为他们讲道一场。

    书院之中没有高台什么的,周昂随便找了一处空地,他也不讲究直接席地而坐,而后开门见山的说了一句:“今日虽为讲道,但实际是我以夫子的身份宣布一件事情。”

    周昂说话没有什么天花乱坠,也没有出现紫气横空,代表着他圣人身份的异象。

    对于周昂究竟有没有成圣,如今也是众说纷纭。

    大部分人人为,周昂已经言出法随,一言改天换地,已经算是圣人了。

    还有一部分人则认为,自古有人登临圣位,必然伴随着天地异象,至少也要有紫气横空三万里出现,所以这部分人认为,周昂应该是非常接近圣人,但始终还差最后一点才算真正的圣人。

    听到周昂有事宣布,兰台弟子都低头躬身,做出一副聆听的样子,而下一刻周昂便继续说道:“从今日起,你们便离开书院,去天下游历吧。你们有学识有担当,或为官或从商,哪怕从军也好,就算做个游侠也罢,将你们所学用在该用的地方,去体会什么叫知行合一。”

    周昂的这番话一响起,书院弟子顿时大惊失色,因为他这个决定完全违背了兰台书院建立的初衷。

    似乎明白众人心中的疑惑,只听周昂继续说道:“原本书院建立的初衷也是不错,可惜时过境迁,若一直不改变便是因循守旧。若你们还尊我为夫子,便里去吧!”

    周昂挥了挥手,谁也没想到他重立兰台书院才几日,却又亲自让书院弟子入世。

    书院弟子们面面相觑,许多人都还无法接受这个决定,因为书院存在已久数千年了,存在的意义就是独立于世俗,为传承为正气留下最后的火种,这种想法代代相传,早已深入到兰台弟子的灵魂骨髓中。

    “弟子谨遵夫子教诲。”忽然人群之中一个声音响起,接着所有人都意外的看到,那个众人心中的大师兄王龙溪第一个站出来支持了周昂的决定。

    一旦有人带头,事情就好办的多了,尤其是这个带头之人还颇有威望,很快越来越多的弟子接受了这个决定。

    事情一旦定下,这些人的执行力还是很强的,不过片刻之后上百书院弟子便纷纷离开了书院,有些三五结伴而行,有些一人独行,向着九州各地而去。

    看着书院弟子一个个离开,原本热闹的书院顿时变得冷清下来,周昂却忽然抬手对着天边一招。

    接着一道金色的流光从天际划过,最后金色流光落在周昂的身后。

    在周昂的身后是一间简易的书斋,那金色流光落在书斋的墙壁上,一副画卷徐徐垂下,那画卷上画着一个回眸浅笑的窈窕女子。

    当画卷完全展开后,那画中女子也款款走出,等到画中女子走到周昂身前时,恭敬的朝着周昂一拜:“玉娇拜见家主。”

    画中之人正是吴玉娇,也只有她从始至终称呼周昂为家主。

    周昂对吴玉娇点了点头,而后又转头看向了天际,下一刻两道恐怖的气息出现在书院上空,这两道气息截然不同,却又浑然一体,给人一种无比古怪的感觉。

    两道气息出现了刹那,又瞬间收敛隐没,只是周昂的身前多了两道身影。

    “见过鬼王。”这一次周昂主动对来人行礼打招呼,来的也正是姜无畏和诸葛卧龙。

    只是周昂对姜无畏还是称作鬼王,虽然对方也算姜小昙名义上的父亲,但周昂从未称过岳父。

    等见了姜无畏后,周昂才看向诸葛卧龙,而这一次周昂还未开口,诸葛卧龙却先朝着周昂行礼一拜,口中说了一句:“拜见夫子。”

    “从此以后便没有夫子,也没有梅先生了,方夫子未完成的事,我会替他完成,儒门改革便从今日开始。”周昂坦然的受了诸葛卧龙这一拜,口中说的话却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但是诸葛卧龙听到周昂的话后却一脸释然,而此时周昂也向着诸葛卧龙拱手一拜说道:“诸葛先生好久不见。”

    “我与鬼王今日前来,便任凭周圣差遣,能亲眼见到一位圣人诞生,也是我俩一生最大的福源。”诸葛卧龙再次开口,道出了此番的来意。

    从诸葛卧龙的话中可以看出,周昂确实到了成圣在即的日子,至于他是要成圣后才与普渡慈航一战,还是成圣前就要回京,目前尚未可知。

    “那二位前辈这几日也在此住下吧,想必诸葛先生对这里也不陌生。”周昂对成圣之事避而不谈,也没有说如何对付普渡慈航,倒是很随意的请姜无畏和诸葛卧龙在书院住下。

    两人对视一眼又点了点头,也没有追问周昂什么,而接下来的几日,周昂和葛良工也住在了书院,每日过的依旧闲情逸致。

    眼看距离二月二越来越近,而九州大地上也春意渐浓,许多地方积雪消散,一点点的绿色开始破土而出。

    垂拱三年正月二十七,距离二月二只有最后四天了,而早在前几日西北和江南两路大军在距离京都三百里的地方止步不前,这近四十万大军没有立刻前往京都,似乎还在等待着什么。

    也是在正月二十七这一日,几道遁光再次落在修文县外的兰台书院中,这一次遁光敛去,却是几道靓丽的身影。

    “夫人,你们终于来了。”看到这几个出现的身影,周昂也跟着起身相迎,这些人真是姜小昙和素娘还有周秀儿。

    姜小昙也有数月未见周昂,原本心中有许多话说,不过看到旁边还有许多人,便故作揶揄的说道:“天下人都在盼着你出山,盼你还这天地一个朗朗乾坤,可周圣你倒好,却悠然自得的在这寄情山水。”

    葛良工和素娘等人也没想到这夫妻二人一见面竟然是这样的情景,顿时让人忍俊不禁。

    “郭北县时,夫人奋不顾身为我挡千年树妖一击。江南之乱时,夫人与我不离不弃面对数万阴兵鬼将。京都之中,夫人为我分忧持家有道。西北之时,庆阳城中你为我和数万军民断后,独自一人面对雪狼大将和北狄神灵。我被暗算身陨之时,你远赴海外,与南洋神君一战,险些送了性命。不久前九州动荡妖魔横行,你守护江南,一夜之间辗转千里,与妖魔大战数十场......”原本气氛轻松愉悦,可周昂却忽然郑重的开口说起了姜小昙这些年来所作之事。

    “你说这些干什么?既是夫妻又何必如此见外?”姜小昙心中甜蜜无比,不过还是装作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若成圣,便有一半是你的功劳,愿以圣位护你周全!”忽然周昂对着姜小昙躬身一拜,而他说话之时无数念头飞出体外,那些念头如同天上的星辰,瞬间将天地都照的一片璀璨,而后这些念头又飞回周昂体内,只是好像每一枚念头中都多了些什么。

    素娘自然是一脸羡慕的看着姜小昙,而其他人神情则有些古怪,因为此刻周昂的表现反倒不像是一个圣人所为。

    在所有人的意识中,圣人应该是包容天地的,可以有情有爱,但却应该是无私的大爱与博爱,不该表现出这种儿女情长来。

    可周昂竟然以圣位为筹码,说出愿用圣位来护姜小昙周全的话,若不是此刻周围都是亲近之人,搞不好还会有人说周昂是神经病。

    “师兄距离成圣还差多少?”有人觉得幸福,有人不解有人疑惑,而素娘却隐约察觉到了什么,神色有些凝重的向周昂问道。

    周昂倒是神色坦然,没有回避素娘的问题,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开口说道:“只差咫尺,亦或天涯。”

    这句话从周昂自己口中说出,无疑是确定了他确实还没有真正成圣,只不过咫尺天涯这样的说法,让所有关心他的人都是心中一紧。

    二月二周昂将回京面对普渡慈航,这是天下共知的事,如果在这最后几天周昂还没有成圣,那么他与普渡慈航之间的对决就变成了未知之数,若这次再败,便再没有一丝机会了。

    普度慈航可以轻松击败夫子,能够轻易制服王元丰,不管他用了什么计也好,使了什么手段也罢,至少说明他绝非真仙可以抗衡的,更不要说还可能藏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杀招。

    如果周昂不成圣,他与普渡慈航之间的正面交锋,还真是凶多吉少。

    “我的圣道虽然已成,但最后一步也是千难万难,我见人人如圣,这一步其实我已经做到了,但这人人之中却唯独少了一人......”面对众人的担心,周昂继续说道。

    “是普渡慈航?”当周昂说出已经做到视人人如圣的时候,素娘下意识的就想到少的就是普渡慈航。

    而这个解释似乎也很容易说通,因为周昂无法视普渡慈航也为圣,所以他就成不了圣。要么就是杀掉普渡慈航,没有了他便也算圆满,到时候周昂便自然成圣。

    可这就成了一个悖论,普渡慈航不死,周昂的圣道残缺无法成圣,就没有十足把握打败普渡慈航。如果周昂能若视普渡慈航为圣,那他又以什么理由铲除普渡慈航?

    “不是他,缺的那个是我自己!”下一刻一句令所有人都不解和诧异的话,从周昂口中悠悠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