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68章 天下人人打太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垂拱三年正月初一,京都被一层皑皑白雪所覆盖,好在今年的雪并不是特别大,远比不上景安十四年的那场大雪。

    按理说这样的雪,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瑞雪了,只是百姓们却没有因为一场瑞雪而有丝毫的欣喜。

    随着普渡慈航权势日重,朝廷出了越来越多的昏聩政策,九州各地民不聊生,就连大宁帝都也是笼罩在一片凄惨之中,百姓根本看不到以后的希望。

    今日原本应该是爆竹声声辞旧岁的喜庆之日,但京都一片死寂只剩萧瑟。

    百姓们没有张贴喜庆的春联,更看不到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孩童们也没有穿着新衣裳在屋外玩耍,家家门户紧闭,冷冷清清。

    京都的街市上,除了一些贩卖生活必需品的商铺还在营业,大多数都已经歇业,而这些商铺中的粮食油盐,价格比起半年前飙升了快十倍。

    城西赵四家,这只是京都最寻常的一家,夫妇二人养育了着一双儿女,日子过得算不上富裕,倒也自得其乐。

    不过最近赵四日子过的也是越来越艰难,原本他们一家基本的温饱没问题,一年到头节省一点还有结余,但随着城外妖魔越来越多,大量的田地荒废,城中店铺也大量倒闭,活下去成了人们最重要的事。

    赵四一家人围坐在桌前,即便今日是新的一年开始,桌上也看不到什么可口的饭菜,有的只是粗糠合着一些野菜熬的粥食。

    一家人没有欢声笑语,都低头喝着粥,两个年幼的孩子或许还憧憬着外面的世界,但长久以来他们也习惯了大多数时候呆在家里,虽然渴望出去玩雪,却没有说出来。

    很快一家人默默的喝完粥,等到女主人将桌上碗筷收拾好以后,赵四走到门口警惕的打量了一番屋外。

    见屋外一片白茫茫的,赵四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又谨慎的在窗口看了看外面。

    确定屋外没人,赵四用力移开水缸,从水缸下取出一个蓝布包裹。

    赵四的动作行云流水,好像这样的事情他每天都要做上一次,而无论是赵四的妻子还是两个孩子,也都习以为常,只是静静的看着赵四做这些。

    在自己妻子和儿女的注视下,赵四轻轻的打开蓝布包裹,从里面拿出一个布偶,只是那布偶看起来脏兮兮的,明显有被破坏的痕迹,隐约可见那布偶套着戏剧里的官服,似乎是个当官的。

    赵四的女儿只有四岁,她看着自己父亲手中的布偶,没有一丝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欣喜,按理说这样的小女孩应该非常喜欢布偶,但是在小姑娘的眼中,有的只是深深的厌恶。

    小姑娘知道每天吃完饭后,一家人要做的就是‘打太宰’,至于太宰是什么,她并不清楚,她只知道太宰就是那个布偶的名字,那是天下所有人的仇人,只有打了太宰才有好日子过。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小姑娘同样不清楚。

    太宰布偶被赵四放在一个竹筐里,首先就是他满含愤怒的用拳头砸了几下布偶,接着赵四的妻子也拿着绣衣服的针朝着太宰布偶扎了许多下,而后只有七岁的男孩拿着一把木剑,狠狠的砍在了布偶身上,显然布偶上那些破损的地方就是这一家人弄得。

    往日里小姑娘只是看着父亲母亲还有哥哥打太宰,但是今日等到哥哥打完后,她也拿着一个木头削的匕首狠狠的扎向了布偶。

    赵四家的这一幕,正发生在京都许多普通人家中,甚至京都之外的其它城市也发生着相同的一幕。

    因为《九州》话剧风靡天下,太宰作为奸臣的代名词被所有人接受,而在所有百姓的心中,太宰其实就是国师普渡慈航。

    ‘打太宰’如今已经成为一种精神寄托,更是卑微的百姓心中最后的倔强,他们不能仗剑而起斩妖除魔,甚至都不敢去国师府前血溅五步,也只有通过这种方式宣泄心中的不满。

    春风得意楼如今同样是冷冷清清,这里楼阁紧闭,已有数月没有营业了。

    沐心居住的小院同样被白雪覆盖,她站在窗前看着屋外,身上只穿着单薄的衣衫。

    “哎呀我的小姐,这大雪纷飞的,您怎么就这样站在窗前啊!”不久后沐心的侍女端着药走了过来,她看到沐心衣着单薄的站在窗前,神色紧张的边跑边说。

    侍女进到屋内,立刻拿着披风为沐心披上,又打算去将窗户关上,一边走还一边说道:“小姐,您身子才刚刚恢复一些,怎地如此不爱惜自己?”

    “没事的,我已经好了,而且我从未感觉有此刻这般好,不知道修文县下不下雪?”沐心开口叫住了侍女,她的目光一直盯着屋外,最后却是提到了修文县。

    侍女微微一愣,她能感觉到沐心的身体确实忽然好了,而且看不出一点久病卧床的迹象,也的确比往日看起来更加精神。

    至于修文县下不下雪,侍女自然也不知道,更没法回答了。

    “沐心姑娘,有一封从南边来的信。”忽然春风得意楼的掌柜一路小跑过来,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个信封。

    沐心接过信封,看到上面写的是‘沐心亲启’四个字,只不过这字迹并非周昂的,倒是显得娟秀灵动,应该是出自女子手笔。

    下一刻沐心快速打开信封,目光扫过信笺,发现上面只有几句话。

    不过当沐心看到这几句话后,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而后有些兴奋的对掌柜说道:“陈掌柜,可以对外宣布消息了,就说春风得意楼二月初二重新开张,《九州》的最后一场也会在二月初二完美谢幕。”

    “太好了,天下人都在等着沐心姑娘呢。今日这消息一出定然天下沸腾。”掌柜的闻言也是一脸兴奋,更是摩拳擦掌的就准备去张贴告示。

    就在掌柜的准备转身离开时,沐心忽然又开口说了一句:“这一次我们义演。”

    沐心的话让掌柜的和侍女都是一愣,虽说他们春风得意楼往日挣了不少钱,暂时也不缺钱,可眼看着一个赚钱的大好机会,就这样放弃着实可惜。

    最后沐心的这个决定依旧执行了,因为周昂在离开京都是亲自看望了沐心,而且还明确了她就是春风得意楼的主人。

    很快春风得意楼将在二月二上演《九州》第八场的消息传遍天下,因为第八场也是最后一场,也是整个故事的结果,所有人都无比期待,而听说这一次还要义演时,更让百姓们沸腾了。

    一个月后的那一天,注定将是万人空巷的一日。

    很快春风得意楼将在二月初二重新开业,并且演出《九州》的最后一场的消息轰传京都,这可能是新的一年里第一个能算得上是好消息的事情了。

    “姐姐,春风得意楼有消息了,沐心姑娘会在二月初二演出《九州》的最后一场。”傅府之中,傅月池将这个刚刚得到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傅清风。

    不过当傅月池进入房间,先是微微一愣,而后吐了吐舌头,有些后悔的连忙说道:“啊,宁大人也在啊,你们先聊。”

    傅月池看到许久没出现的宁采臣竟然也在傅清风的房中,对于自己姐姐和这位宁大人的关系,傅府之人都是心照不宣。

    “先别走,采臣是陪着父亲回京的,现在父亲去了刑部,晚一点应该就回府了。”傅清风连叫住傅月池,她也不避讳与宁采臣的关系,如今对宁采臣的称号都变得极为亲密。

    如果不是天下未定,周昂也没在京都,宁采臣恐怕已经与傅清风完婚了,而宁采臣也承诺过傅清风,要让周昂为他们证婚。

    “父亲怎么回来了?如今京都人心惶惶,这时候回来不是羊入虎口?”傅月池闻言一惊,她可并不愿意傅天仇回京。

    几个月前傅天仇好不容易以平叛的名义,带着江南大营离开了京都,总算躲过了普渡慈航的明枪暗箭,可现在他竟然自己回来了。

    “近来有许多侠义之士刺杀国师,这些人有些被当场格杀,也有些被押入了刑部大牢,父亲不愿看到这些之士枉死,所以回京着手营救这些人。”傅清风解释道,说起此事她也是一脸的忧心忡忡,而她和宁采臣其实也是不赞成傅天仇此时回京的。

    看到傅清风和傅月池都很是担心,宁采臣略显沉稳的说道:“你们也不必太过担忧,傅大人再怎么说也是正二品的兵部尚书,而且他一生清廉,一般的手段对他也没用。就算有什么意外的话,我也一定想办法护送你们离开。”

    “对了,月池姑娘刚才说春风得意楼要开业了?我想或许沐心有了侯爷的消息,二月二龙抬头,她选择这一日完成《九州》的最后一场,想来一定是大有深意的。”宁采臣很快将话题岔开,他也同样很关注春风得意楼和沐心。

    “现在也只有期待侯爷早日肃清国师一党了,如今天下百姓已是苦不堪言,‘打太宰’之风已席卷九州。好在不久前传闻,侯爷在修文县一言移山筑城,许多人都说侯爷已经成就了圣人位业,能够做到言出法随了,百姓们无不对侯爷翘首以盼。”傅清风也跟着说道,不久前周昂一言改变修文县格局之事已经在天下传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称他为周圣。

    如今百姓们最期待的,也是最后的希望,就是等着周昂回京肃清国师这个毒瘤。

    “不好了,不好了,小姐.......”忽然府中管家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声音急促而慌张。

    傅清风姐妹和宁采臣都是神色一变,而后齐齐看向了屋外。

    “老爷刚一到刑部,就被锦衣卫的人给控制住了,刚才宫中传出消息,说老爷意图谋反,二位小姐快速速离开,锦衣卫此刻肯定正朝府中而来。”管家是傅家的亲戚,如果真是谋反大罪连他也会受到牵连,不过此时他倒没有自己逃跑,而是先来告诉傅家姐妹。

    “这定是国师的奸计,此等国贼不除,天下难安,我们快去救爹爹吧!”傅月池猛地一拍桌子,对普渡慈航恨得咬牙切齿。

    傅家姐妹,傅月池常年跟着傅天仇,性子耿直多像男子。傅清风大部分记忆都是聂小倩,倒是多了几分书香之气,此刻一脸希冀的看着宁采臣。

    聂小倩记忆中的宁采臣,那时候他还是个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书生,但如今的宁采臣早已脱胎换骨,武道修为更是登峰造极,是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

    宁采臣给了傅清风一个安心的神色,而后随手握住那把锈迹斑斑的砍刀,缓步向屋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锦衣卫的人已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