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67章 言出法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山道崎岖漫长,当周昂和葛良工来到山寨时,已是黄昏时分,天际已经能够隐约看到一轮圆月。

    夜晚的大山并不平静,因此山寨也有自己的警戒和防御体系,当周昂和葛良工靠近山寨时,自然被值守的山民给发现了。

    看着眼前高举火把,气势汹汹的山民,周昂倒是神色如常,而葛良工则上前一步大声说道:“家师乃是兴建侯,也是修文县令,今日前来有事找你们首领商议,快让你们首领出来回话。”

    听到周昂的身份,人群中一阵骚动,显然这些山民也是知道周昂的,很快又一群人出现,其中一个人被簇拥着而出,应该就是这山寨的首领。

    “在下耶律鸿飞,听闻周子驾临,不知深夜到访有何指教?”人群中一个三十余岁的中年越众而出,他同样对周昂以周子相称。

    周昂饶有兴趣的打量了这个耶律鸿飞一眼,明白此人称自己周子而不是县令,便知这只是表面的客气。

    葛良工正欲开口,周昂却走到葛良工身前,率先开口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让你们耶律部下山。”

    听到周昂的话,耶律部众人皆是一脸好像的样子,而后耶律鸿飞也大声说道:“笑话,这修文县方圆数百里都是崇山峻岭,我们祖祖辈辈都在山上讨生活,下了山我们吃什么?”

    耶律鸿飞倒也没有说什么狠话,只是道出了一句耶律部一直生活在山上的根本。

    修文县耕地极少,而且这里水源也稀缺,一个修文县的耕地养活呼延家便已是极限了,而且耶律部也习惯了打猎采药为生,从没有想过下山生活。

    虽然这些山民也很羡慕江南鱼米之乡,可地理条件的限制,让他们也只能羡慕而已。

    “修文县冬季极短,若在这里种植稻谷便可一年两熟,这是九州其它地方都没有的得天独厚,若我能给你们良田万顷,你们可愿下山?”周昂又说了一句,不过这一次他的话让葛良工都有些错愕。

    “侯爷可真是会说笑啊,不说这修文县没有良田万顷,就算有我等也不会耕种,再说我等下山也无居处,我这数万族人总不能风餐露宿吧?”耶律鸿飞越发觉得周昂是玩笑话,言语神色也变得戏谑起来。

    “若有万顷良田,更有城池居所,山君可愿率众下山?”面对耶律鸿飞的轻视,周昂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依旧郑重的问了一句。

    见周昂依旧如此郑重,耶律鸿飞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们明日下山便知本侯所说皆非虚言,另外你这数万人下山也是麻烦,若这山道能在宽阔平坦些便好了。”周昂继续说着,他也不想多解释,一句话直接让耶律鸿飞明日看结果,只是最后一句话让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这种莫名其妙只持续了片刻,很快耶律部的人就惊讶的发现,他们山寨前的山道忽然变得开阔平坦起来。

    原本只能供两人并肩而行,而且崎岖陡峭的山道,竟然变得足有一丈宽阔,同时蜿蜒的蛇形变成了缓坡直道。

    “良工,我们走。”山道变成了直道,周昂便不再说什么,直接叫着葛良工转身就走。

    看着周昂远去的身影,耶律鸿飞和耶律部的山民都一脸错愕,先前他们还觉得周昂说了一通胡话,可现在亲眼看到山道变化,所有人心中都有些相信起来。

    “老师,那些山民真的会下山来?你许诺的万顷良田和城池居所如何兑现?”走出一段距离后,葛良工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虽然脚下山道变化让葛良工也惊奇不已,但这离周昂所说的依旧相差甚远。

    “该有的自然会有,移山。”周昂忽然停下脚步说道。

    就在他说出移山二字时,葛良工就看到眼前的一座座大山拔地而起,偌大的山岳在黑暗中竟然悄无声息,这些山岳缓缓飞起,而后朝着南面飞去,也不知落到了何处?

    “言出法随......老师您成圣了?”看着不断飞走的山岳,而后大地变成平坦的平原,更有一条条河流出现,葛良工神色激动的看着周昂问道。

    很快一处方圆数百里的平原出现,而原本的修文县城此刻在平原上也显得非常渺小,至于那城中之人竟然都没有察觉到城外的巨大变化。

    看着平原的出现,周昂口中又轻轻的吐出两个字来:“筑城......”

    随着周昂筑城二字脱口而出,那平原的中央顿时飞沙走石,巨大的石块泥土翻涌,虽有惊天动地的变化,却只出现了刹那。

    而刹那之后一座崭新的,巨大的城池出现在平原中央,这巨大的城池虽比不上九州几座大城,却与一般府城相差无比,足以容纳十余万人。

    就在周昂移山筑城之时,那些拔地而起的巨大山岳跨越数千里,最后落在了南海之中。

    这些山岳落入南海,瞬间掀起了滔天巨浪,接着海啸汹涌而起,朝着南洋诸岛而去。

    山岳落入南海的时候,南海龙宫也微微晃动,原本还在小憩的南海龙王瞬间站起身来,一脸错愕的望向宫外。

    “陛下不好了,不知从何处飞来许多大山,这些大山落入蓝海,掀起了海啸,已有不少岛屿被海啸冲击,如今巨大的海啸正朝着爪哇岛而去。”南海龙王刚被惊醒,便有一个蟹将军前来通报。

    蟹将军口中的爪哇岛,便是南洋诸岛中最大的一座,人口足有百万之多,而且南洋神君的神殿也在爪哇岛上。

    南海龙王闻言,立刻掐指一算,想要知道这突然落入海中的山岳来自何处?

    他与南洋神君是邻居,虽然少有往来,却也知道这位神君睚眦必报,而且阴狠毒辣。南海龙王虽然不惧,却也不想无端背这个锅。

    “咦?是人族那位周子?此人几年前也见过一次,那时候还只是个普通人而已,这才几年竟也到了惹不起的地步。听闻不久前这位周子遭到南洋神君暗算,看来此番也是他故意为之....”南海龙王目光转动,瞬间便想了很多。

    片刻后他立刻对蟹将军吩咐道:“传我命令,即日起封锁龙宫,谁也不准出去。”

    南海龙王当机立断,决定置身事外。

    而南海龙宫任由海啸肆虐,巨大的海啸很快便冲击了爪哇岛,就连岛上的神庙都受到了不小的破坏。

    很快黎明到来,周昂和葛良工站在新的城池上,在城门上写着修文二字,显然周昂就是打算将这里作为修文县城,而且在这座新城之中,县衙、书院、牢狱都是一应俱全。

    “老师不是说天不助人,唯人自助吗?可这明明就是老天偏心,你说移山便移山,你说筑城一夜之间便有一座城池修好。就算圣人言出法随,也不曾有这样的啊?”城头上葛良工还有些难以置信,她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天不助人,唯人自助本也没错,不过有些时候天也是会帮你的,所以应该再加一句‘自助之人,天亦助之’。良工有没有发现一个规律?人越是意志消沉的时候越是倒霉,而意气风发的时候往往做事无往不利,更是做什么都顺。”周昂望着辽阔的平原,看着天边一抹晨曦撒下,说着有些玄乎的话。

    周昂的话有些玄,不过仔细一想却又真是那么回事。

    葛良工若有所思的看着周昂,而后忽然问道:“这么说师傅从此以后也会无往不利了?那么我们是不是要回京都了?”

    “京都?沐心最近可有消息传来?她的身体无碍了吧?”听到葛良工提到京都,周昂目光下意识的远眺,不过他问的却是沐心的状况。

    “自从老师被贬后,春风得意楼便停业了,沐心没有直接与我们联络的渠道,不过我从其它地方了解到,她如今已经能下床走动了。”葛良工很快便回答道,沐心只是一个戏子,与周昂没有太过紧密的联系,不过葛良工隐约感觉到周昂对其刮目相看,因此特别留意了一些。

    “好,想办法给沐心递个消息,就说为师二月初二重返京都。”周昂直接开口说道,这句话也让葛良工心中一震。

    要知道周昂从没表露过何时返京,而现在忽然明确返京时间,而且还第一个告诉沐心,这自然让人生出无数猜测。

    当周昂和葛良工站在城头说着二月初二重返京都的时候,修文县的老县城和耶律部都彻底炸了锅。

    这两个地方的人一觉醒来就发现,原本熟悉的世界已经完全变了样,那连绵的群山不见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开阔的平原,而且还有一座巨大的城池。

    很快周昂和葛良工就看到,无数的人群从远处向新县城而来,这其中有老县城呼延家的人,更多的则是山上耶律部的人。

    “如今的时节,京都应该已经下雪了吧?”看着如潮水般涌来的百姓,周昂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是啊,可惜这修文县从来不下雪。”葛良工随口答了一句。

    “都说瑞雪兆丰年,今年这良田是新的,城池也是新的,再有一场雪就更完美了。”周昂也多页感慨的说道。

    百姓们都好奇的向着新县城而去,这一夜之间沧海桑田,然所有人都恍若梦中。

    不过当耶律部的山民看到那望不到头的良田,还有崭新巨大的城池,一想到昨天夜里周昂在山寨前说的那几句话,这些山民心中无不激动不已。

    忽然又一个山民停下了脚步,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额头,而后一脸错愕的抬头看向天空。

    随着这个山民抬头,越来越多的百姓抬头望向天空,所有人都感觉一丝丝凉意出现在脸颊上,而他们的眼中很快就看到一片片洁白的雪花飘然落下。

    “这是.....是下雪吗?”修文县的百姓大多数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这里,自然他们一生都没有见过下雪。

    很快天空雪花纷飞,大地也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雪白,修文县有了有史以来的第一场雪。

    修文县城下一片白茫茫,数万百姓看着城头那个挺拔的身影,心中自然而然的产生了敬畏。

    移山,筑城,招雪,每一件都让修文县的百姓对周昂敬若天人。

    没有人领头,也没有人组织,当这些百姓来到城下的时候,齐齐朝着周昂跪拜而下,口中更是不约而同的喊道:“拜见周圣!”

    “师傅,你真的成圣了?”葛良工再次问出了这句话。

    昨天夜里在见到周昂移山时,葛良工也问了同样一句,不过那是周昂没有回答。

    这一次周昂摇了摇头,轻声的说了一句:“如今算是百姓心中的圣人,却还不是自己的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