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66章 圣道传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很快修文县百姓都知道了,朝廷任命的周县令住在了呼延家对面的客栈,只是这位县令来了三天,这三天却什么也没做,只是每日在城中转转,而后又回到客栈吃饭睡觉。

    在百姓眼中,这就不像是一个县令,而更像一个路过此地的旅客。

    这一日周昂又在城中逛了一圈,回到客栈掌柜早已准备好了饭菜,虽然比不上京都的珍馐美食,不过在这穷乡僻壤也算不错,难得的是其中几道野菜也算别有风味。

    “老师,咱们来了三天了,您究竟在等什么啊?”饭桌上葛良工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起来。

    前两天她还觉得新奇,跟着周昂在城中转悠,可连续三天她也觉得无趣了,也不知周昂用意何在。

    “这三天你一点收获都没有?”周昂吃了一片烟熏的野猪肉,对这种肥而不腻的大肉,周昂倒是非常喜欢。

    “没有啊?只是觉得这修文县的山茶和那些山珍挺不错的,如果运转一下,弄到京都,金陵,西北要塞这些地方,一定能赚很多银子。”葛良工吃着清炒野菌,有些茫然的回了一句,她本就是一个后勤高手,这几日在修文县看到的也只是这里能够转化成利益的山货。

    “哦,难得你还没有忘记自己是个小财迷,确实出发点不同看到的东西自然也不同,为师看到的却是修文县如今的局势。”周昂继续说道,明显是要说些重要的东西。

    至于周昂在饭桌上谈论一些重要的事情,在他这里也是常态,这一点倒是与那些腐儒背道而驰。

    “师傅快说说,修文县什么个局势?”葛良工连忙咽下口中的菜,好奇的问道。

    “我们看到的修文县,不是完整的修文县。”周昂忽然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什么?老师这是什么意思?”葛良工闻言万分不解,本能的将手中的筷子都放下了。

    “不急不急,下午带你去个地方你便知晓,此事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明白的,先吃饭先吃饭。”周昂没有继续说缘由,而是催促着葛良工吃饭。

    很快两人用完午膳,换了一身行装便又出了客栈。

    这一次周昂穿的不是那标志性的紫色莽龙袍,也不是书生常服,而是一身粗布麻衣,而且还头戴斗笠,在他的建议下,葛良工也换了一身紧身男装,看起来干练许多。

    “师傅穿成这样是要进山?”出了客栈葛良工就好奇的问道,这修文县四周都是崇山峻岭,在她看来自然是要进山。

    “嗯,这山中多有毒虫毒刺,这样方便一些。”周昂走在前面回答了一句,这一次只有他与葛良工两人,也没叫那车夫同行。

    如今已是岁末,按理说许多地方都下起了雪,但是修文县这个地方气候不同于京都,与江南也是大不相同,修文县这个地方的冬季也不会有丝毫寒意,更是从来不下雪。

    正是这独特的气候,使得修文县山中多毒虫猛兽,周昂和葛良工走在山道上,就看到了许多的毒草毒虫,不过也不知为何,那些毒虫好像很害怕,只要周昂靠近一些,它们便迅速的四散逃开。

    葛良工跟在周昂身后,她更是看到周昂身边还有更神奇的事情发生,那就是道路两方的树枝藤蔓也会自行让开。

    “两百多年前,呼延蓝玉率众下山,才有今日看到的修文县,他们那一支便是现在县城中的百姓。然而实际上在这崇山峻岭中还有数以万计的山民,他们有各自的部落,这些年也多少受到九州文化的影响,应该也将他们视作九州子民,所以完整的修文县应该把这些人也算上。”周昂一边走一边说着,继续起了饭桌上的话题。

    “所以如今的修文县只能算是呼延家的私人领地?老师是打算劝这些山民下山?可是山民靠山吃饭,他们凭什么听老师的乖乖下山?”葛良工差不多猜到了周昂的意图,不过他觉得就算周昂有修文县令的身份,再加上周子的名头,恐怕这些教化未开的山民也不一定会听他的。

    “这次怕是真的只有靠为师的面子了。”周昂轻笑着说道,笑容也多少显得有些无奈。

    “面子?”葛良工一头雾水。

    山中小道越走越是陡峭崎岖,足足走了一个时辰,还是没有看到什么山寨或者人群聚居的地方,反倒把葛良工弄得气喘吁吁,眼看就要走不动了。

    周昂倒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这十余里山路走下来他还心不慌气不喘的,显然几个月前受气运金龙反噬的伤势已经痊愈了。

    忽然周昂停下脚步,看向了山道旁的一丛翠竹,这修文县的竹子也与其它地方不同,这里的竹子最多只有一丈高下,最粗的也只有小儿手臂大小,大多只有拇指粗细。

    周昂伸手在几根翠竹上拂过,最后手掌握住了一根拇指大小翠竹。

    只见他轻轻一握,那翠竹竟似有灵性般的摇晃起来,而后周昂手掌一提,一根四尺长的竹杖便出现在他的手掌。

    那翠竹只被周昂一握,顿时两头平整,变成一根光滑的竹杖。

    “这根翠竹杖送给你,以后它便能助你登山涉水,你不适合修习神通或者武道,这竹杖有诸般妙用,正好留与你防身。”周昂拿着竹杖端详了片刻,而后伸手递给了葛良工。

    葛良工自然满心欢喜的接过竹杖,说实话她拜入周昂门下已经一年有余了,不过周昂从未教过她任何神通术法,甚至最简单的武道修炼之法都没有提过,更从来没有送过东西给葛良工,这竹杖还是周昂送给葛良工的第一件礼物。

    “多谢老师赏赐。”虽是一个普通的竹杖,但葛良工还是礼数周到。

    只不过当竹杖入手的刹那,葛良工才神色大变,而后她明白原来这竹杖并非普通之物。

    “这......老师送给徒儿的是件宝物?”葛良工只是一接触竹杖,一身疲惫便立刻一扫而空,而后通过那竹杖传来无数的信息,尽皆是这竹杖的妙用。

    “我一直将你带在身边,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你也能如上古圣贤一般,厚积薄发一朝顿悟,但在这之前你终究是个普通人,有个宝物防身为师也才放心。”周昂有些溺爱的看着葛良工,对这个弟子他确实如同对自己孩子一样。

    周昂原本有许多神通秘术,而且无一不是惊天动地,大多都是能够直指圣人境界的,而且他对这些秘法也从不藏私,曾经传授给素娘过,也传授给燕赤霞和宁采臣,甚至连左千户等人都受过他指点。

    但是周昂的圣道却与这些无关,而他一直将葛良工带在身边,虽然什么都没传授,但其实却是传授了自己最核心的圣道。

    葛良工心思玲珑,自然也明白周昂的深意,心中也只有感激与崇敬之情,不过刚才周昂给自己竹杖的那番话,又让葛良工心中有些沉重。

    这个沉重来自于可能很快就会来临的离别,从周昂的话中可以听出,他似乎不会在这个世界停留太久了。

    葛良工现在自然也知道九州世界并不是时空的全部,在这个世界之外一定还有更为广阔和精彩的世界,而圣人之上或许就是离开这个世界。

    “试试看好不好用?”周昂不喜欢这种离愁别绪,于是一脸笑意的示意葛良工试试竹杖。

    葛良工勉强的露出笑容,而后点了点头,她将竹杖一握,而后人就缓缓浮空,直接做到了御空飞行。

    一开始葛良工还有些摇摇晃晃的,不过很快便平稳了起来,因为从未飞在空中,葛良工也一时兴趣盎然,冲淡了先前的愁绪。

    随着对竹杖宝物的如臂使指,葛良工越发与竹杖心意相通。

    这宝物也不知是如何炼制,不仅能让人御空飞行,甚至能让葛良工在短距离内空间位移,更有遁地,避水,辟火的能力,总之能想到的好像它都能做到。

    在空中飞了片刻,葛良工也尽了兴,只见她将手中竹杖对着数十里外的一座大山轻轻指,接着那竹杖上一道翠绿虚影激射而出,看起来还是一根竹杖,只是那虚影落在远处大山上,顿时尘土飞扬,顷刻间地动山摇。

    片刻后一座大山竟被拦腰斩断。

    “师傅,我看到了,就在山的另一边,有一个像山寨一样的地方,那些人将房子修在巨大的树木上,看上去人还不少。”葛良工一脸兴奋的落在周昂身旁,对手中竹杖非常满意。

    周昂看着葛良工满脸欢喜的样子也显得很开心,不过他依旧一步步的走在山道上。

    葛良工原本还没有完全落在地面,她已经明白周昂依旧道行通天,就凭他随手造出这竹杖宝物的手段,要想到山那边去顷刻便能做到。

    不过很快她反应过来,落在周昂身侧,挽起周昂的手臂,一脸讨好的说道:“弟子陪师傅慢慢走过去可好?”

    “好”周昂满意的答道。

    很快两人的背影在山道上渐行渐远,葛良工有了竹杖在山道上也如履平地,原本苦不堪言的行程,让她所见四处皆是穷山恶水,而现在反倒觉得沿途皆是美景。

    同样的地方,截然不同的感官,让葛良工一时有些若有所思。

    “师傅是不是为我来的修文县?”崎岖的山道上,隐约传出葛良工很认真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