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62章 儋州经略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舢板小船缓缓的靠向儋州港口,果然在小船距离港口还有很远的时候,那码头上便有许多黑甲士兵快速的集结,而后严阵以待的出现在码头上。

    “看来我们并不受欢迎啊!”贺康看着远处足有近百人的黑甲士兵,语气有些不善的说道。

    “大人,儋州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看来这里并不是一片贫瘠,至少要养活这些黑甲军就不容易,而且这还只是港口,不知道岛上还有多少这样的军队?”左千户也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原本他只以为儋州民风彪悍,或许有拦路打劫的凶人,却怎么也没想过儋州有纪律严明的军队。

    “自然是越多越好,要杀掉这些人,需要多少时间?”贺康目光在码头上游离,而后小声的对左千户说了一句。

    “只需十息便可。”左千户几乎下意识的答道。

    贺康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此刻舢板小船也靠近了了码头。

    看到舢板小船靠岸,码头上一个军官模样的黑甲军对着贺康等人喊道:“放下兵器,下船接受检查。”

    “动手,留下领头之人。”船体与码头接触,船身微微一晃,贺康的声音便立刻想起。

    下一刻只见一道人影一闪,左千户已经出现在了码头上,接着无数刀光闪过,左千户身后四把短刀飞出,这四把刀在空中自行飞舞,所过之处一个个黑甲军人头落地。

    不过数息之后,这些黑甲军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尽皆倒下,而左千户则手持长刀架在了那个军官的脖子上。

    很快那四把短刀自行飞回,落在左千户铠甲的背部,如今左千户的四把短刀都藏在铠甲之中,那四把刀平时也看不见了。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黑甲军官显然也是被吓到了,结结巴巴的说道。

    贺康缓步走向黑甲军官,等到出现在此人身前时,从怀中拿出一张对折了几次的纸,那纸张看起来颇为精致,而后贺康打开纸张,将上面的内容展示给了黑甲军官。

    “本官儋州经略使,从今日起便接管儋州一切军政,这里以后归我管。”贺康声音颇为威严的说道,而他展开的那张正是任命文书,并且文书上盖的的印记还是传国玉玺。

    当贺康展开这张文书时,连左千户和瑞云都有些意外,在此之前他们可是从不知道贺康手上有这样一份任命文书。

    儋州经略使,这个官职确实可以成为边地的军政长官。

    “笑话,儋州与九州已有上千年没有往来了,你这是哪朝的任命?在儋州只有大都督,你们袭杀黑甲军,只有死路一条。”那黑甲军官先是一愣,不过随即歇斯底里的吼道,并没有认可贺康手中的文书。

    “死路一条?把他押上,咱们去会会那位大都督。”贺康摆了摆手,并没有立刻处死这个黑甲军官。

    从黑甲军官的口中,贺康也了解了一些儋州如今的状况,毫无疑问黑甲军官口中的大都督就是儋州之主,而这位大都督已然建立了军队,正是这支黑甲军。

    要建立一支军队,说明儋州的人口和物资并不少。

    贺康一行十几人向着儋州内陆而去,一路上他们也从那黑甲军官口中了解了更多关于儋州的消息。

    原来儋州早在数百年前就已经重新建立了秩序,在这里没有因为九州王朝的更替而产生动乱,反倒因为历朝历代流放大量的囚徒到儋州,让这里汇聚了各类人才。

    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儋州已经有了数座城池,人口也达到了近五十万人,大都督府麾下黑甲军已近三万。

    儋州岛的北岸,这里有一处方圆数百里的平原,平原之上就是儋州最大的城池,也是大都督府所在。

    儋州城依照九州的城池布局修建,高大坚固的城墙比之九州个省的城池也不逞多让。

    在儋州城的中央,一座巍峨富丽堂皇的宫殿耸立,那里便是统治了儋州数百年之久的大都督府。

    儋州城中也是商铺林立,百姓过着与九州百姓一样的生活,从城中风貌根本看不出这里是流放之地。

    只是儋州城头黑甲军密布,大都督府四周也是黑甲军守卫森严,整个城市好像都在黑甲军的监视下。

    “禀大都督,有一伙人自称朝廷任命的儋州经略使,这些人杀了港口卫队,更是张榜招募兵马,还说要重建秩序。”大都督府中,一个黑甲军士兵终于带来了贺康等人登岛的消息。

    大殿上坐着一个身穿黑袍,头戴玉冠的中年男子,他的黑袍上绣着一头墨色麒麟,此人便是如今的儋州大都督程浩。

    “朝廷?儋州早已自立,哪里来的朝廷?传来崖城城主,让他带兵去剿灭这伙贼人。”程浩满不在乎的说的,并没有重视贺康的突然出现。

    程浩的祖上是前朝武将,因罪被发配到儋州,也是通过政变夺取的大都督之位,传到他这一代,已经三百多年历史了。

    儋州除了儋州城之外,还另有五座小型的城池,每城三五万人不等,而崖城便是距离港口最近的一座城池。

    “大人,一支大约两千人的军队正在向我们逼近,这应该就是距离我们最近的崖城军队,从人数来看对方应该倾巢而出了。”在一个临时的营地中,一个原本的大理寺黑衣捕快向贺康汇报着刚刚打探到的消息。

    如今贺康身旁已经聚集了数百人,除了原本带来的十几个大理寺捕快,剩下的都是儋州百姓。

    儋州是流放之地,虽然有一个大都督府形势上维护着秩序,但这里毕竟又是一个世界,最底层的百姓过的并不比九州好。

    当贺康表示出要推翻大都督府的统治后,很快便有走投无路的儋州百姓来投。

    “左千户。”贺康打了个手势,示意左千户靠近些。

    左千户与贺康也共事了许久,两人早已有了默契,闻言左千户便靠近贺康,而后贺康附耳在左千户耳畔小声的说了几句。

    “明白了吗?”最后贺康问了一句。

    “明白。”左千户站直乐身躯,大声的应了一句,也没人知道贺康对他说了什么。

    左千户说完之后便独自离开,这里便只留下贺康和数百乌合之众。

    “夫君刚才说的什么?这是我们到儋州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战,左千户不在的话,就靠这些人如何面对两千黑甲军?”瑞云低声的在贺康身旁问道,虽然她是女子,也选择了与贺康一起面对。

    “正如夫人所言,这一战对我们至关重要,我们不仅要胜了这一战,还要胜的漂亮才行,只有让儋州百姓看到我们比那程浩更强,才会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归附,也跟有利于我们接下来经略儋州。”贺康小声的对瑞云说了几句,此刻他从容不迫破,似乎比起做大理寺卿时更加得心应手。

    瑞云不再说什么,作为一个女子,最幸福的便是看着自己的如意郎君功成名就,虽然贺康被贬儋州瑞云没说什么,但毕竟在外人看来这也是从云端跌落谷底。

    而今贺康拿出了儋州经略使的任命,瑞云知道这一切早就在贺康和周昂的计划中,有朝一日风风光光的重回京都也只是时间问题。

    很快崖城两千黑甲军便已出现在视野中,因为儋州缺马,在儋州是没有骑兵的,两千人的黑甲军都是步兵,虽然行进的速度不快,不过两千人整齐划一的前行,还是令大地微微颤抖,天地间烟尘弥漫,旌旗猎猎中气势如虹。

    “准备迎敌。”贺康沉声下令,而后那数百人慌乱的列成防御阵型,看起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而且这些仓促汇聚的人,更加没有兵器铠甲,大多数人手中还拿着木盾和木质的长枪,俨然一副农民起义的模样。

    很快两千黑甲军就出现在了贺康等人前方,看到这些气势如虹的黑甲军,那些归附贺康的儋州百姓,一个个吓得浑身发抖,唯有那十几个大理寺捕快还严阵以待,倒是没有因为对面黑甲军人数过多而胆怯。

    黑甲军在距离贺康百丈的地方停下,随着大军停下,那肃杀之气反而越发浓烈。

    “本官是大宁朝儋州经略使贺康,你们谁是领头之人?”两军还未开战,贺康先一步越众而出。

    此刻非常的安静,贺康的声音很大,也不用担心对面黑甲军中会有人听不到。

    当听到贺康是儋州经略使时,黑甲军还是出现了明显的骚动,毕竟大宁朝立国也有两百来年了,这些年还是流放了不少囚徒到儋州,这里自然也都知道大宁朝的存在。

    “安静。”忽然黑甲军中一声大喝,接着黑甲军从中间分开,一个同样身穿黑甲,只是身后套着披风的武将越众而出。

    “就凭你这几个人,也想接手儋州?阁下恐怕还不知道吧?儋州已有大都督了,而且大都督正在准备登基立国。”黑甲武将对贺康一脸的不屑,不过他的话又透露出了一个大消息。

    贺康闻言微微一笑,而后上前一步,大有深意的说道:“我的人虽然少,但是有句话叫做擒贼先擒王,只要杀了你,他们便只是一盘散沙了。”

    “大言不惭,全军听令,给我杀光他们。”黑甲武将气的七窍生烟,恶狠狠的盯着贺康,他一声令下,两千黑甲军立刻汹涌而出。

    看到两千黑甲军如潮水般涌来,贺康却毫不慌张,而他的目光一直盯着黑甲武将。

    瑞云有些意外的看着贺康,她似乎隐约明白了自己夫君先前对左千户说了什么。

    果然下一刻在那黑甲武将附近,大地之下一个人影窜出,接着天空无数刀光闪过。

    “贼首已毙,尔等投降不杀。”左千户站在两千黑甲军后,他的手中已经提着那个黑甲武将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