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60章 紫气横空三万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是小翠.....”王元丰依旧有些愣愣的说道,不过他说话之时主动的伸出手掌,轻轻的为小翠拭去了脸上的泪痕。

    “我是小翠,我是小翠,我们这就回翠云山,从此以后好好过日子,管它天翻地覆。”小翠努力的不再哭泣,她在来之前就想好了以后的打算,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带王元丰回翠云山,以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王元丰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似乎他还是以前那个京都有名的傻子,只是性格从原本的跳脱变得沉默了起来。

    等到京都恢复如常,镇国将军失踪的消息也不胫而走,不过国师对此好像漠不关心,竟然也没有人去追查王元丰失踪之事。

    翠云山距离京都尚远,好在小翠也有些道行,她带着王元丰也不过用了一两日便回了翠云山。

    这里是狐族历来栖息之地,外围也有阵法守护,一般的人根本进不去,就算是真仙不损耗道行也很难找到。

    一回到翠云山,王元丰便受到了狐族的盛情款待,毕竟王家也算他们的恩人,而且狐族历来与人族走的颇近,对王元丰并无戒备之心。

    王元丰一直有些木楞的见过了小翠的父母和祖母,而后小翠的几个弟弟妹妹又围着王元丰嬉笑打闹了一会,最后夫妻二人才回到了住处。

    往日里小翠和王元丰虽然同住一屋,但几年下来都是小翠睡床,王元丰睡地板。

    但是今日小翠今日主动的服侍王元丰更衣,更是破天荒的让王元丰睡在了床上。

    收拾好一切,看着王元丰有些木楞的睡下,小翠脸上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而后脱掉外套钻进被子里,睡在了王元丰的身旁。

    王元丰似乎已经睡着,没有发现小翠睡在自己身旁,而小翠咬着嘴唇,也明显有些紧张。

    过了许久见王元丰没有动静,小翠轻轻的移动手指,一只手拉住了王元丰的手,而后轻轻的偏了下脑袋,靠在了王元丰的肩膀上。

    小翠虽然心中紧张,不过又觉得有些幸福,或许是因为这数月提心吊胆,这几日又奔波劳累,很快她也沉沉的入睡。

    睡梦中小翠做了一个幸福的美梦,她梦到从今往后就和王元丰快乐的生活在了翠云山,王元丰一如既往的对她言听计从,虽然还是有些傻傻的样子,但两人的生活依旧幸福美满。

    甚至在睡梦中小翠还梦到自己为王元丰生儿育女,几年后膝下便多了一双儿女。

    “娘亲抱抱......”梦中小翠甚至能清晰的看到自己孩子的面容,那粉雕玉琢的娃娃自然是可爱无比。

    小翠抱着自己的儿女,心中幸福又甜蜜,她还能感觉到王元丰就在身后看着自己,这场梦简直就是她心中的所愿所求。

    抱着自己的儿女,小翠满脸幸福的笑容回头去看王元丰,却在转头的刹那,忽然听到一阵嘈杂的惨叫。

    当小翠回过头去看到身后的景象时,只见原本景色秀丽如世外桃源的翠云山,此刻已然变成了尸山血海,那些惨叫声正是翠云山狐族发出的,此时一个金色的人影正在大开杀戒。

    “元丰......”小翠猛然从睡梦中惊醒,她的额头和后背已经满是汗水,醒来的刹那还下意识的伸手去抓身旁的王元丰。

    只是小翠伸手就感觉到身旁空荡荡的,原本应该睡在自己身旁的王元丰已经不知所踪。

    下一刻小翠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耳畔竟然真的有不断响起的惨叫声,其中一些声音她还非常熟悉,那些都是她的族人,这一幕与梦中所见一模一样。

    小翠心中无比紧张,她猛地弹身而起,迅速的披上了外套冲出了房门。

    此刻门外的景象果然与小翠梦中的场景如出一辙,只见一个身上穿着金甲,手中也拿着一柄金色宝剑的武将,正在翠云山中大开杀戒,这人所过之处一个个狐族殒命,一具具尸体滚落在山中各处,献血令层林尽染,整个翠云山仿佛炼狱。

    “不........元丰不要........”小翠一声悲痛的喊叫,她认得那金色的铠甲正是王元丰的战甲。

    只是王元丰那手中长剑还是第一次出窍。

    小翠呼喊之时,王元丰正一剑刺穿一个十二三岁少女的胸膛,一剑之下那少女也瞬间变成一只被刺穿胸膛的白狐,这只狐狸也是小翠的一个妹妹,昨日里还不停的羡慕小翠找了一个如意郎君,对王元丰也是赞不绝口。

    翠云山上还有无数绚烂的法术光华朝着王元丰而去,只是这些法术在靠近王元丰三尺之外时,竟然全部凭空消散。

    所有的法术都无法加身,王元丰在翠云山中一面倒的屠杀,便是小翠的父亲已经有着元神境界,也无法伤害王元丰分毫。

    “住手,元丰不要。”眼见王元丰又要一剑刺向自己的父亲,小翠急忙飞掠而去,口中大声的喊着,希望王元丰能够停下来。

    然而王元丰似乎根本没听见小翠的哭喊,手中金色的宝剑劈开小翠父亲生前的一道道屏障,那些天地元气仿佛连一层纸都不如。

    毫无意外的,王元丰手中的剑轻松的刺穿了小翠父亲的胸膛,当小翠落在王元丰身前的时候,只看到王元丰依旧木楞的脸庞,她竟然在王元丰眼中看不到一丝神情波动。

    “元丰......你究竟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小翠多么希望这还是一场梦,他不相信这些真是王元丰做的。

    只是面对一脸悲痛和绝望的小翠,王元丰神情还是没有丝毫变化,甚至他将剑从小翠父亲身上抽出,毫不犹豫的便刺向了小翠。

    “不要,姐姐快走,他是坏人。”就在王元丰的剑就要刺进小翠胸膛时,一只小狐狸突然窜出,用弱小的身体挡在了小翠胸前,这一剑便刺进了小狐狸的身体。

    这只小狐狸是小翠最小的弟弟,到现在都还无法幻化人形,用人类的年纪来衡量,也大约只有五六岁的样子。

    小狐狸也只能阻挡片刻,王元丰用力一甩,便将小狐狸的尸体甩到很远的地方,下一刻又毫不犹豫的一剑刺向小翠。

    小翠泪痕满面,心中更是连一丝求生的欲望都没有了,她闭上了眼睛,连挣扎都不想了,等着自己最爱的人将自己杀死。

    然而小翠闭着眼睛等了许久,都没有感觉到长剑刺穿胸口,等她睁开眼睛时看到,王元丰依旧手握着金色宝剑,只是剑尖还停在自己胸前一寸处,却迟迟没有再进一步。

    “元丰.......”小翠声音凄婉的念叨着王元丰的名字,直到此刻她竟然还对王元丰恨不起来。

    王元丰看着小翠,他的手不住地颤抖,双目之中终于有了一些不同的神色。

    “不.....我不能杀小翠,小翠你快走,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忽然王元丰双目大睁,一脸急切的对小翠喊道。

    看到王元丰忽然像换了一个人,小翠竟然短暂的忘记了悲伤,她感觉这一刻的王元丰才是真的,先前那个冰冷的如恶魔的并不是真正的王元丰。

    “快走,快走......我要控制不住了,我不想杀你,真的不想杀你......”看到小翠还站在自己身前无动于衷,王元丰显得更加焦急。

    而此刻的王元丰,竟然与往日那痴傻的模样大不相同,到像个无比正常的人了。

    小翠一脸不解又无比担忧的看着王元丰,她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控制王元丰,原本死都不怕的小翠,此刻反倒爆发出了无比强烈的求生欲,她不是为自己而是想要帮助王元丰。

    王元丰神色变得越发艰难,他手中的剑还在一点点的刺向小翠,眼看那金色的宝剑距离小翠越来越近,王元丰的双目之中竟然也流出了泪水。

    这是王元丰生来第一次流泪,以前他虽然痴傻,却也活得快快乐乐,就算是没心没肺的活着,却也不知道什么叫痛苦和忧愁。甚至在他的父亲王吉死的那一日他都没有哭过,但今日他感觉到了痛苦。

    当他不再是以前那个王呆瓜时,他生来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痛彻心扉,他为小翠流下了眼泪。

    “嘶.....”就在王元丰努力的控制着身体的时候,趴在他后背的那条金色蜈蚣仰起身子发出一声嘶叫,接着猛地一口咬在了王元丰的后颈。

    下一刻王元丰双目之中神色退散,转而变得双目血红。

    小翠看到王元丰的眼睛变化,心中顿觉不妙,不过下一刻王元丰手中的剑已经刺进了小翠的胸膛,小翠低头看去,还能看到那金色的剑身一点点的没入胸膛。

    “元丰......我不怪你......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小翠脸上露出凄婉的笑容,无比心疼的看着王元丰,目光之中还满是不舍。

    此刻在小翠脸上,仿佛王元丰那一剑不是刺在自己身体上,而是刺在王元丰身体上。

    王元丰双目血红,对小翠的话充耳不闻,他手中用力往前推,很快金色剑身完全刺穿了小翠的身体,等到剑尖从小翠后背露出,王元丰这才将剑抽了出来。

    不过当金色长剑抽出小翠身体时,她的胸前飙出一道血柱,那血柱正好喷在王元丰的脸颊上。

    那滚烫的鲜血似乎让王元丰清醒了刹那,只见王元丰仰天长啸,发出一声痛苦的咆哮。

    他握着手中金剑,浑身青筋暴涨,仿佛血管都要爆裂。

    “啊......”王元丰痛苦的声音响彻翠云山,随着他声音到达顶点,身上的金甲竟然被他震碎。

    下一刻王元丰赤身裸体的站在血泊之中,他披头散发,脸上全是鲜血,加上翠云山尸横遍野,他就仿佛一个从地狱走出的恶魔,只是他背上那金色的蜈蚣还死死的咬着脖颈。

    此刻王元丰胸膛剧烈起伏,顷刻间一团七色霞光在他胸口跳动,随着这霞光不断跳动,王元丰身上也笼罩在一层七色霞光中。

    “给我滚!”片刻后王元丰一声怒吼,同时他双拳一握,身上霞光暴涨,下一刻背上的金色蜈蚣竟然轰然炸裂,被那七色霞光席卷瞬间化为乌有。

    就在金色蜈蚣被粉碎的刹那,王元丰身上的七色霞光冲天而起,一道七色光柱连接天地。

    光柱中王元丰缓缓的俯身而下,他伸手揽起小翠,将小翠抱在怀中,双目之中泪水滚滚而下,在满脸的血水上滑落出两道泪痕。

    此刻连王元丰的眼泪都变成了七彩晶莹的泪珠。

    就在王元丰俯身抱住小翠的那一刻,除了那道连接天地的七彩光柱,天空之中还有一道浩浩荡荡的紫气显现。

    那紫气西起西北玉门关,东到东海之滨,浩浩荡荡足有三万里。

    紫气横空三万里,只是一瞬间便吸引了天下所有人的目光,许多人更是对着那紫气纳头就拜。

    因为在传闻之中,只有圣人出世才会有紫气横空三万里这种异象。

    先不提天下间对这紫气横空三万里的震撼,只见王元丰慢慢扶正小翠的尸体,而后自己转过身去,让小翠躺在自己背后,接着身上一阵光华流转。

    在这光华之下,王元丰身上先是出现一件白色的丧服,同时一根白色丝带自动将他披散的头发盘起,接着一条条白布缠绕,将小翠的尸体固定在了他的后背。

    最后王元丰缓缓的站起身来,他伸出一只手朝着脚下一抓,那柄金色的宝剑瞬间便被他隔空抓在手中。

    这次宝剑入手的刹那,剑身之上也闪过一道流光,流光过后虽然依旧是金色的剑身,但已不如先前那般耀眼,而是变得古朴厚重起来,同时剑身上还浮现出两个古老的篆字。

    ------轩辕

    “小翠,我这便带你去报仇!”王元丰握住轩辕剑的手一紧,低头小声的说了一句。

    紧接着,他双目一凝,猛地抬头看向了京都方向。

    下一刻,王元丰脚下一步踏出,就是这随意的一步,九州上空那条横跨三万里的紫气开始如江河般奔腾。

    很快所有人都看到,那横跨三万里的紫气,浩浩荡荡的涌向京都。

    而在紫气上方,王元丰一袭白衣缟素,身后背着小翠的尸体,手中提着一柄金色的长剑,随着紫气一道落入京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