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57章 夫子入京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昂的车驾继续向南而行,距他离开京都已近月余,这一月时间天下变化可谓风起云涌。

    没了周昂在京都制衡普渡慈航,朝政更加糜烂,九州妖魔横行,比之景安末年更胜无数。

    “老师,按照你的意思,西北三路大军已经返回要塞,白莲教叛军已被基本击溃,巴蜀之地也纳入了掌控,公主已经让王晋生领了四川布政使一职,这个任命没有上报朝廷。另外在太原周氏和大同陈氏的运作下,山西布政使已经彻底投靠公主了。如今我们已经将河西走廊,陕西,山西,四川连成一片,这四地表面上都尊奉江都公主号令,如今可战之兵已近三十万。”车厢中葛良工将刚得到的西北消息转诉给了周昂。

    “西北有闻道碑镇压,更有那么多仁人志士,倒是不用担心。自我被贬修文县令,大宁气运已衰败到了极点,朝中有普渡慈航为祸,从此天下自会妖魔横行,我让你师娘和师叔回江南,就是要守住那片来之不易的净土,毕竟吴王与我都曾为此付出不少。”忽然周昂继续说道,终于讲出了姜小昙和素娘回江南的缘由。

    目前九州糜烂,唯有西北四地和江南地区政通人和。

    葛良工闻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也一脸忧心的说道:“最近得到的消息确实不妙,九州各地妖魔忽然就多了起来,而朝廷也是越发昏聩无能,听说就连京都最近夜里都出现了妖魔。”

    “我知道天下许多人都在背后骂我,骂我为何不力挽狂澜,骂我见了普渡慈航便畏首畏尾。”忽然周昂大有深意的说了一句,这句话也只有他自己敢说出来。

    葛良工内心何曾没有这种疑惑?要知道便是四圣联手也不曾让周昂畏惧,可面对普渡慈航他却显得处处畏首畏尾。

    “原本弟子不该问,不过师傅既然自己说到了,那师傅可能告诉我为什么?”葛良工自然不会放个这个机会,立刻开口向周昂问道。

    “因为天不助人,唯人自助!我可以除去普渡慈航,但以后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普渡慈航,会有无穷无尽的普渡慈航,此所谓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只有杀死人们心中的普渡慈航,那时才能还天地一个真正的朗朗乾坤,为师也才能真正做到见人人如圣。”周昂第一次说出了心中真正的想法,一句‘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让葛良工也是获益匪浅。

    不知不觉中,周昂的马车行至一处峡谷中,而在十余里开外的一处山峰上,几个浑身妖气的异类正在暗处紧盯着周昂。

    此刻天色已暗,这路上前后数十里都没有一个路人,寂静的山谷中只有周昂坐下马车行进的声音。

    “停车。”忽然周昂的声音从马车中传出,车夫闻言立刻拉住缰绳,马车就停在了路边。

    远处几个异类见状心中一惊,其中一个小声的说道:“糟糕,不会是他发现我们了吧?”

    说话的是一个双手为螯,屁股上还长着一根倒刺的怪物,虽然有着人身,但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是只蝎子成精。

    这群异类有七八个,除了最前面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其它的都是没有完全摆脱妖类特征的普通妖族。

    “不急,先看看。传言周子已经身受重伤,这么远应该发现不了我们。”黑袍人声音沙哑的说道,看样子像是这群异类的首领。

    其它几个异类闻言顿时安静不少,只是它们看向周昂的目光满是渴望,似乎在它们眼中周昂就是一个美味的食物。

    下一刻周昂走出车厢,不过他却不是看向这几个异类,而是转身回望,看向了京都方向。

    “老师,发生什么了?”葛良工只看到天空一片黑暗,一脸不解的开口问道。

    周昂目光有些凝重,过了片刻才说了一句:“夫子离开兰台书院了。”

    此刻不仅周昂的目光看向了京都,天地间许多强者都将视线投降了京都,就连枉死城中,诸葛卧龙也神色复杂的看向了京都方向。

    “老家伙好像很担心?本王原以为这天地间只有你身上有浩然正气,没想到就在京都还隐藏着这样一个大能,他身上的浩然正气可比你强十倍不止啊!”姜无畏从黑暗中缓步走出,他与诸葛卧龙虽然已是相交莫逆,但互相抬杠的习惯却越演越烈。

    不过这一次诸葛卧龙没有立刻与姜无畏抬杠,反而神情落寞,语气幽然的说道:“我曾经叫他师兄......”

    “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姜无畏的语气已经变了,变得不再那么争锋相对,变得像一个老友一般。

    诸葛卧龙看着京都,目光之中却满是回忆之色,听到姜无畏的话后,慢悠悠的说道:“谁还没个年轻的时候啊?那时候我亦年少轻狂意气风发,十四岁时便进了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兰台书院,而他就是负责教导我的师兄.......”

    “只是后来他继承了夫子的称号,而我也有了自己的责任。书院有规矩,夫子不得离开书院,除非到了换代传承之时!”诸葛卧龙继续说道,而他说的显然涉及到许多兰台书院的高度机密。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夫子啊?看来老家伙也是背景不小嘛。”姜无畏也是好奇的看向了京都方向。

    此刻京都百里之外的天地间,一道连接天地的浩然正气忽然出现,那气息浩浩荡荡,而原本笼罩着兰台书院的结界也在这道浩然正气出现的刹那停止了运转。

    书院之中上百的弟子走出竹屋书斋,齐齐的朝着草庐躬身拜下。

    江南金华府郭北县,当年周昂离开后县令陈明为周昂修建的周氏祖宅之中,周秀儿神色慌张的从屋子里跑出,一脸惊恐的看向京都方向。

    “妹妹发生何事了?”姜小昙见秀儿举止异常,也跟着出来,一脸关切的问道。

    “夫子离开了书院,也就是说夫子之位的传承开始了。”秀儿没有对姜小昙隐瞒,直接讲出了自己所知的。

    姜小昙觉得有些奇怪,在她看来夫子之位传承应该是兰台书院的大事,而且这也应该是好事,但看秀儿的样子却满是悲伤。

    于是她直接问道:“这应该是好事啊,妹妹为何这般模样?”

    “因为夫子只有一个,夫子之位的传承之日,就注定是老夫子的陨落之时!”秀儿一脸悲痛的说道,说话间已经朝着京都方向跪拜下去。

    草庐的门缓缓打开,夫子巍峨飘逸的身影从草庐内走出。

    当夫子走出草庐,站在草庐前的空地上时,他的大袖古服无风自动,微微抬头看向京都上空,双目之中有璀璨的光华流转。

    下一刻无数的念头从夫子身上涌出,这些念头组成一条璀璨的光带,如同周昂念头出窍一般飘飘荡荡的飞上了天空。

    夫子的念头一路向着京都飘去,而他留在草庐前的肉身已无半点气息,显然是用上了所有的念头。

    夫子的念头飘动,天地间那宏伟的浩然正气也跟随着念头向京都方向压去,那些浩然正气跟随着夫子的念头,如一条汹涌的江河,至天际倾斜而下,仿佛要将这污浊的天地冲刷干净。

    京都重地气运金龙守护,在全盛时期便是圣人也要退避三舍,当气运金龙感受到那浩浩荡荡的浩然正气时,依旧本能的张开双目,身上金光弥漫,将那些浩然正气挡在了京都城外。

    夫子的念头从城门飘荡进去,进了城内那些念头又凝聚出他大袖古服,飘逸巍峨的身影。

    接着夫子一步步的朝着城中走去,只是他所过之处仿佛时空凝聚,街市两侧的百姓动作顿时缓慢起来,然而夫子的步子却一步数丈,看起来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京都城中时间仿佛陷入泥潭,刹那时间都被拉的极长,而夫子依旧如常的身影自然有了一种快若闪电的感觉。

    当夫子的念头来到国师府时,那些守卫国师府的门徒自然也看到了夫子,他们一个个如临大敌,持着手中兵刃就要阻挡夫子。

    然而在时间被放缓的情况下,这些人同样只能做出缓慢的动作,夫子便完全无视这些人的存在,一步步的踏上了国师府的台阶。

    国师府的大殿上,普渡慈航一身盛装盘膝而坐,他的身下是一座玉石打造的莲台,身后有经幡招摇,看起来庄重神圣。

    “为何来送死?若浩气长河尚存,本座或许还会惧你三分,然而今日之儒门,不足为虑!”大殿的殿门缓缓打开,普渡慈航的声音从殿内出来,而此时夫子也已经踏上了大殿的石阶。

    夫子每走出一步,便有一股浩然之气涌入殿中。

    第一步,殿内经幡飞舞。

    第二步,普渡慈航衣袍翻飞。

    第三步,夫子已经站在了殿外,目光正好与普渡慈航对视。

    京都之中时空凝固,然而国师府的大殿之中,无数气息交织,显得混乱而激烈。

    “不能一展心中志,何不舍生取义呼?”夫子的声音悠长而深远,他今日明显是来找普渡慈航一决生死的,但言语之中却隐含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