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7章 天不收你,本官来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与我儿分别,已有十二年,也不知如今我儿是胖是瘦?又有多高了?这衣衫每年缝一次,每年又拆一次,也不知合不合他身?”忽然屋内妇人低声自语。

    声音哀怨低沉,却又轻柔温婉,加上满含一个母亲盼儿归来的心情,让人一听便为之动容。

    看着妇人的背影,听到妇人的声音,眼前的一切令周昂大为触动。

    眼前这一幕周昂实在太熟悉了,无论是这简陋的小院,还是屋内的妇人。

    这小院周昂住了八年,直到自己母亲去世,他才搬出这小院,而那个绿衣黄裳的妇人,正是周昂记忆中的母亲。

    “与母亲分别十二载,儿子又何尝不是日夜思念母亲?”忽然屋外的周昂满含深情的开口说道。

    周昂的声音自然惊动了屋内的妇人,只见她身躯一颤,而后手中针线跌落,惊愕的转身看着周昂。

    眉目清秀,温婉端庄,妇人的容貌正是周昂记忆中母亲的样子。

    而且这还是周昂记忆中母亲最完美的样子,容颜鼎盛,正值芳华!

    “昂儿?真的是我的昂儿?”妇人脸上露出惊喜之色,而后满目深情的看着周昂,口中唤着周昂的小名。

    周昂对着妇人点了点头,而后跨过房门走了进去。

    进到屋内,妇人已经站起身来,她上前两步,站在与周昂近在咫尺的地方,微微仰着头看着周昂的脸庞,双目之中热泪盈眶。

    “我的孩子......娘亲终于又见到你了!”妇人的泪水终于止不住夺眶而出,似乎情绪也到了顶点无法自已,一下张开双臂将周昂抱住,不住的抽泣起来。

    周昂感觉到一具温暖的身体将自己拥抱,甚至透过衣衫能感受到妇人炙热的泪水。

    这种感觉周昂太熟悉了,那确实是母亲的拥抱,一切都与自己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母亲为何离我而去?为何又要让我今日见到你?”周昂任由妇人抱着自己,口中却问出来心中的疑惑。

    周昂的语气没有丝毫不敬,似乎对于自己母亲是妖类并不奇怪,也不排斥。

    妇人闻言松开了周昂,退后半步用衣袖擦拭了脸上的泪痕,而后悲伤的说道:“娘亲是妖类,自有不得已的苦衷,试问天下又哪有母亲能舍得自己的孩儿?”

    周昂看着妇人,无论是她每一个细小的动作,还是说话之时的神态语气,完全就是周昂记忆中的样子。

    “不过现在好了,我们母子终于团聚了,而且我儿修道有成,还成了朝廷命官!”妇人继续说道,看向周昂的目光也满是宠溺与骄傲。

    “对了,这是母亲为你缝制的衣衫,因为不知道你的身形,母亲只能凭着心中想象的样子缝制,快穿上看合不合身!”妇人似乎想起了自己缝制的衣衫,拿着周昂来到桌前,将那件淡绿色的衣衫拿起就打算穿在周昂身上。

    周昂看了一眼衣衫,没有拒绝妇人,任由妇人为她穿上。

    等到周昂套上了那淡绿衣衫,发现竟无比的合身。

    周昂伸手摸了摸衣衫,入手感觉清凉丝滑。

    随即周昂又开口问道:“如今我们母子团聚,母亲有什么打算?”

    妇人见周昂发问,脸上也露出了郑重之色,而后说道:“如今天地失序,人间王朝气运衰败,正是群雄并起,改天换地的大好时机。为娘要不了多久就能神魂纯阳,成就元神法相,那时候便是真正的妖仙了,只要我们母子联手,便是让我儿登上九五之位也并非难事!”

    听到妇人的话,周昂明显一愣,随即大有深意的看了妇人一眼,而后失笑着说道:“呵呵,你的心倒是真大!原本以为你能知道一些关于我母亲的事,看来你也只能凭我的记忆来模拟她,不过你这能力倒是有些稀奇!”

    周昂注意到,妇人口中所说的是改天换地,而不是一般情况下说的改朝换代。

    妇人看到周昂的反应,也是微微一愣,不过随即又恢复如常的说道:“我儿这是怎么了?你为官修行,不就是为了权势地位,如今大好机会摆在我们眼前,你还犹豫什么?”

    这一次妇人的声音明显有些变化,声音还是那个声音,只是其中多了许多蛊惑的感觉。

    “你不是一直想着娘亲吗?跟我一起吧!娘亲以后日日陪着你,你可以坐拥天下,掌握亿万生灵的命运!”妇人的语气越发具有蛊惑性,她的声音如魔音一般在周昂耳边响起。

    “你可真喜欢演戏啊?到现在还不死心?”周昂忽然面带笑容的说道,一幅完全不为所动的样子。

    就在周昂说话之时,飞剑余鸾已经凌空朝着妇人斩去。

    妇人面对飞剑斩来也不慌乱,只见她微微侧身,身形便如鬼魅一般移开,同时她一脸心痛的看着周昂说道:“你口口声声叫我母亲,却如此狠心想要杀我!娘亲可是真的很伤心呢......”

    不过这一次妇人的声音却渐渐的不同,已不再是周昂记忆中自己母亲的声音。

    随着妇人声音的改变,她的相貌身形也终于开始变化,很快便不再是周昂母亲的样子,而是变成了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妪。

    “你这小子也是忒坏,明明没有被迷惑,却还要装作被迷惑的样子,论演戏你才是真高手!”老妪目光不善的盯着周昂,有些好气的埋怨道。

    “若不陪你演下去,又如何能轻易找到你的本体?”周昂将余鸾召回,飞剑在周身盘旋,身上的气势也开始凝聚。

    当第一眼看到那巨大的老槐树时,周昂其实已经断定,那大如宫殿的老槐树都还不是树妖的本体。

    树妖千年道行,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的本体暴露在外,那么大一颗老槐树,目标实在太大太明显了。

    “哼,你以为找到我的本体,就有本事打败我吗?”老妪对周昂的话嗤之以鼻,手中一根木杖朝着地面重重落下。

    下一刻整个空间都开始摇晃起来,原本的庭院寸寸瓦解,顷刻之中周昂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一座古墓之中。

    古墓之中阴气更盛,无数的树根如同血管一般密布在石壁之上。

    下一刻周昂还发现,他身上出现无数的藤蔓,那些藤蔓不断蠕动收缩,自己体外仿佛包裹了一个大茧子。

    “我的好孩儿,娘亲织的衣衫可还合身?”树妖姥姥得意的笑着,她看向周昂仿佛是在看一头待宰的羔羊。

    然而出乎树妖姥姥的预料,周昂并没有表现出丝毫慌张,反而目光依旧平静的看着树妖姥姥。

    “邪魔歪道终究只会耍这些小伎俩!”周昂不以为意的说道,就在他说话的同时,大儒墨宝中那一丝浩然正气冲天而起。

    下一刻周昂身后那个古代圣贤的虚影再次出现,当圣贤虚影出现的刹那,束缚着周昂的藤蔓纷纷瓦解,就连阴冷的地宫之中,也激荡起浩浩荡荡的正气。

    “大儒墨宝......浩然正气.......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为何要如此咄咄逼人?”感受到浩然正气出现,树妖姥姥第一次出现惊慌的神情,可见这浩然正气对妖邪的压制是何等明显。

    “你以活人元气修行,残害无辜为祸人间,天不收你,本官来收!”周昂声如雷霆,声音之中蕴含正气,浩浩荡荡令人生畏。

    声音直接穿透地宫,响彻整个密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