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55章 一条新龙换旧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就在被贬为县令的圣旨下达当夜,周昂竟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再次出了侯府。

    周昂这次出府坐的是软轿,似乎他的身体都到了经受不住马车颠簸的程度了。

    软轿在夜色下穿过一条条空旷的街道,最后停在了春风得意楼外。

    周昂没有要让人护卫随行,只是孤身一人走了进去。

    他的步履很是沉重,走出几步后还会不由的咳上几声,整个人的气息明显虚弱,没有了往日意气风发的样子。

    当日周昂是将整个春风得意楼所在的街道都买了下来,他一路向着街巷里面走去,最后走过春风得意楼,来到了出院落前。

    他轻叩了院落的门户,很快一个警惕的声音从门内询问道:“这么晚了是谁?”

    “是本侯。”周昂的声音平静,虚弱之中依旧不失淡淡的威严。

    说来也奇怪,普渡慈航在圣旨中只是将周昂贬为修文县令,却没有剥夺他的兴建侯爵位,至今周昂的气运还与金龙有着一丝联系。

    周昂话音刚落,小院的门户便已打开,露出一个寻常的老人,似乎只是这院子的下人。

    “老奴恭迎侯爷,我这就去为侯爷通传。”老人打开院门,恭敬的跪拜在周昂身前。

    “不必了,本侯自己进去。”周昂随口说了一声,而后径直朝着院内走去。

    这院子不大,只有两进,显然只是寻常人家,最多有些富贵而已。

    其实这里就是沐心住的地方,也是因为她颇受周昂赏识,又称为春风得意楼的招牌,才有了这样一个独立的院落栖身。

    周昂一路向着里面走去,很快就来到了正房之外,此刻房中灯火还亮着,隐约还能听到有女子交谈的声音。

    “小姐,侯爷被贬为修文县令了,许大夫说你的身体没有半年也不能恢复,您就好好休养,不要想着下床了。”周昂还在门外就听到屋内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这声音周昂并不熟悉,只是猜测可能是沐心的侍女。

    “不行,圣旨说侯爷即日就要赴任,明日我无论如何也要去送侯爷一程。”紧接着周昂就听到了沐心的声音,这声音也是无比虚弱,只是虚弱中又透露着倔强。

    周昂闻言无奈的摇头,而后叹了口气,轻轻的推开了房门,同时口中说道:“不用了,本侯今夜亲自来向你辞别。”

    说话之时周昂已经推门走了进去,一进屋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而床榻之上沐心正虚弱的躺在上面。

    “侯爷......”沐心强撑着身子想要起来行礼,目光悲切却又有些欣慰。

    显然周昂的到来,让这个名动天下的名伶感动不已。

    “你躺着别动,现在你可经不起折腾了。”周昂几步走到沐心的床边,声音之中满是关切的说了一句。

    当周昂出现时,沐心也看向了周昂,她自然也看出了周昂气息衰弱面色苍白,眼神之中同样关切无比。

    沐心对着侍女使了一个眼色,那侍女便很自然的退出了房间,接着沐心同样语气关切的说道:“侯爷您为何还亲自来这里,沐心无碍只求侯爷无恙。”

    “你呀......本侯也没想到你会入戏如此之深,不来看看你,我又如何安心离开京都?”周昂神色颇为郑重的说道,那眼神之中的关切没有丝毫作伪。

    “侯爷既然来了,沐心只想问一句,这场戏不是结局对不对?请侯爷如实告知,那样即便是死,沐心也再无遗憾了!”看到周昂的样子沐心很是感动,但是她所关心的依旧只是《九州》那个故事的后续,是安阳侯庄周的结局。

    正如周昂说的那样,沐心已经入戏太深,她可以说已经不是沐心了,她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故事中的庄周。

    若庄周死,沐心肯定也会死,而若庄周能活,沐心也能活下来。

    周昂看着床榻上如风中残烛的沐心,心中也是无比的动容。

    原本在周昂的心中,沐心只是一个在合适时间出现的合适之人,可以说只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然而如今这枚棋子显然已经让周昂这个执棋之人为止动容。

    这种动容让周昂有着独特的感觉,那就是沐心真的成了自己!

    “今夜我来将你,便是要将最后一场戏的剧本给你,这场戏只有你能演,本侯也只让你来演。好好休养,等着那一日的到来,我要你为这个故事画上最完美的句号。”忽然周昂神色肃然的说道,他说话之时手中多出了一张纸,那张纸与寻常的纸张大不相同,看上去晶莹剔透,好像是念头汇聚而成。

    沐心听到周昂这句话,顿时神色激动无比,更是用尽全力的结果周昂递过来的那张纸。

    只是当沐心看向纸上时,上面并没有记载什么剧情,而是只有一句话,这句话就好像只是最后一场戏的题目。

    “一条新龙换旧龙”

    简单的七个字,却没有一个字的剧情文字,仅仅只是一个标题。

    沐心如获至宝的将这张纸贴身收藏,她没有再多问周昂一个字,只是脸色露出了从未有过的灿烂笑容。

    “明日我便离开了京都了,五品希望再见之时,看到一场空前绝后的完美演出。”周昂最后对着沐心说了一句。

    说完这句话后,周昂认真的看了沐心一眼,两人目光对视,而后周昂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周昂远去的背影,沐心神色已是大有不同,她脸色带着满足的笑容,眼神之中只剩下满满的期待。

    今夜的京都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当周昂离开春风得意楼后,兴建侯府依旧灯火通明。

    等到周昂从沐心处返回,燕赤霞和宁采臣也来到了侯府。

    “明日我便前往修文县了,有几件事需要交代你们。”周昂看着燕赤霞和宁采臣,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侯爷,只要您一声令下,属下等原为你赴汤蹈火,西北十余万大军,加上九州民心所向,便是侯爷取而代之又如何?”燕赤霞平时少言少语,不过此刻也是语出惊人,竟然毫无顾忌的说出了这番大逆不道的话来。

    当然燕赤霞的想法也是如今大多数人的想法,周昂乃是天下公认的周子,更是在许多人心中宛若圣人般的存在。又有西北与江南为根基,更得九州之民心所向,如果现在周昂振臂一呼,要取代大宁朝而代之,几乎不会费太大的力气。

    周昂闻言却只是笑了笑,而后大有深意的说道:“你们的心情我都明白,只是如此轻易的改朝换代,那也只是开启有一段短暂的历史.....再说,你们也应该有你们的人生,有属于你们自己的故事!”

    听到周昂最后这句话,燕赤霞和宁采臣都是一头雾水,他们不明白周昂在明明有实力,有能力振臂一呼的时候为什么还要选择逆来顺受?更不明白这一切与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长久以来的信任和崇敬,让燕赤霞和宁采臣还是恭敬的说道:“侯爷吩咐莫敢不从,请侯爷示下。”

    周昂对燕赤霞和宁采的表现很是满意,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采臣就留在京都吧,待我离开之后,国师肯定会对傅尚书出手,到时候你还需护体一家周全。”

    “属下遵命。”宁采臣毫不犹豫的答道,周昂让他继续保护傅天仇,这倒是宁采臣愿意的事情,毕竟他与傅清风的感情也是越来越深。

    周昂对宁采臣的安排也在意料之中,而燕赤霞觉得自己应该还是统帅郭北营,即便周昂再次成为一个七品县令,他也会带着郭北营一路随行。

    只是接下来周岸的话让燕赤霞有些猝不及防。

    “燕兄明日将郭北营带回郭北县,让他们都回家吧,郭北营的将士们跟着我已有两年多了,这两年来辗转万里,也是时候让他们回家休息了。至于燕兄......这天地之大,你就去做你想做的事吧!”

    燕赤霞闻言先是一愣,他从未想过周昂对郭北营的安排会是这样,更没有想过自己又一天会离开周昂。

    “郭北营上下愿永远追随侯爷,属下也愿一生一世为侯爷效力。”燕赤霞立刻表明了态度,他相信郭北营三千将士与他的想法都是一样的。

    “真的不用了,你们应该有你们的生活,他们也还有家人,与我漂泊一生,我又于心何忍?再说我如今又只是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如何养活这三千余人?”周昂摇了摇头再次说道,似乎他解散郭北营的想法也不是临时起意。

    “这......侯爷身边连有一个可用之人都没有,万一遇到不测怎么办?”燕赤霞还不放心的说道。

    “此番赴任,有夫人,有小妹,有师妹,还有良工,可比我当年做郭北县令时好多了,燕兄就不用担心了。”周昂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那笑容让人莫名的安心,一时间燕赤霞和宁采臣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当第二日京都城门开放的时候,几辆马车便缓缓的使出了京都,接着一条条轰动天下的消息迅速传开。

    兴建侯周昂被贬为修文县令,已于今日依照出了京都赴任,同时他解散郭北营,更是连一只跟着身旁的左膀右臂,燕赤霞与宁采臣也没有随行。

    这一条条消息无不让人为之震惊,而随着这个消息的传遍,话剧《九州》不仅没有因为暂停演出而淡出人们的视线,反倒因为周昂的遭遇,让这个话剧和故事更加被广为流传。

    到了最后,几乎所有人都将《九州》的故事与周昂的遭遇混为一谈,人们潜意识中将故事也当真了。

    同时沐心重病无法继续演出的消息也传遍天下,所有人无不对此惋惜不已,也更加期待沐心康复之后将《九州》后面的故事演出来。

    自然天下间的所有目光,也关注着周昂这个七品县令,想要看着他如何成为一个七品县令,又能不能从一个七品县令的位置上再次崛起?

    当周昂的车驾出了京都时,远在数千里之外的贺康,手中出现了两封书信。

    看着手中一前一后的两封书信,他的神色也变得复杂起来。

    这两封信,一封就是周昂被贬为修文县了的消息,另一封就是周昂半个月前已经写下的书信。

    “我们是去修文县?还是继续去儋州?”瑞云和左千户都产生了相同的疑惑,两人对周昂的遭遇也是大为不解。

    贺康拿着两封信,将第一封信重重的握在掌心,明显已经将信纸揉成了一团,不过第二封信却保存的非常好。

    “继续去儋州,这是主公的意思,终有一日主公还会再回京都的。”贺康回望京都方向,将第一封信重重一扔,又郑重的展开了第二封信。

    瑞云和左千户好奇的看向第二封信,两人只能依稀看到信纸的部分,似乎那是一首诗,而且正好是最后两句。

    “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儋州西。”

    仅仅从最后两句来看,这诗似乎就是中秋时所作。而最后一句,便是隐晦的说明,让贺康继续前往儋州。

    周昂的车驾缓缓驶出京都,出了城门之后路上略显空旷,城外也无一人相送。

    坐在马车之中,周昂撩起车帘,回头看了一眼高大雄伟的京都城楼,神色依旧平静。

    在周昂的眼中,京都上空一条金龙盘踞,这金龙依旧变得暗淡稀薄,而且盘踞在京都上空,看上去昏昏沉沉。

    “夫君,这是你第几次离开京都了?我们还会再回来吗?”马车中姜小昙轻声的问了一句。

    周昂终于收回目光,脸上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说道:“第三次了,第一次是心比天高,以为天高海阔从此随心多余。第二次是主动离开,以为自己掌控一切,现在是第三次,这一次是被人赶出去的,好像有些灰溜溜的感觉!”

    周昂的语气也有些自嘲的味道,不过神色很是自然。

    姜小昙见状神色也变得轻松起来,而后又问了一句:“那夫君觉得,我们还能再回来吗?”

    “夫人可知,我给沐心留下的最后一场剧本的名字是什么吗?”周昂没有正面回答姜小的问题,而是提到了沐心和《九州》剧本。

    姜小昙摇了摇头,静静的看着周昂等他回答。

    “一条新龙换旧龙”

    周昂的声音在车厢中缓缓响起,几辆马车组成的队伍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