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54章 县令周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乃七尺男儿郎,自当为国守社稷。今有奸臣当道,太宰祸乱朝纲,明知是鸿门宴,我也不得不去.....”舞台上沐心饰演的庄周一步步的走到中央,那里是太宰府的场景。

    看着沐心饰演的庄周,所有的观众都只觉心中一紧,同时下意识的想到此刻正在御花园的周昂。

    庄周入了太宰府,那音乐更显急促紧张,危机四伏的气氛越发明显。

    舞台之上布置成宴会的场景,在最显眼的地方同样是一座凉亭,只是凉亭上有帷幔轻纱遮挡,似乎太宰就在其中。

    太宰私宴庄周,舞台之上人物不多,只有几个乐工模样的人坐在一旁,庄周步入其中,却迟迟不见太宰身影。

    忽然微风吹过,将凉亭上垂下的轻纱吹拂,庄周看向凉亭,隐约看到其中有两个人影。

    沐心饰演的庄周继续前行,朝着凉亭而去,只是还没走出几步,便听到亭中传出一阵女子轻浮的浪笑声。

    那声音魅惑入骨,显然正在与人调情,而轻纱晃动间,也露出两双赤足,这四足还在磨蹭纠缠,虽然被轻纱遮挡也让人觉得春光无限。

    庄周的目光有些凝重和好奇,而观众自然也无比好奇,太宰奸臣的形象虽然深入人心,但他也不至于在宴请周昂的时候做这种事。

    “咯咯咯.....”女子的浪笑声越发明显。

    “哼。”庄周朝着凉亭一声冷哼,随即一阵风刮过,将那轻纱掀起的更高。

    只是当轻纱掀起一半的时候,庄周神色大变,接着口中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两字:“熹妃?”

    轻纱半遮之间,正好露出的是熹妃的脸庞。

    熹妃是当今天子宠妃,此刻却面色潮红的在帷幔后花枝乱颤,她一个后宫妃子,此刻却这般模样出现在太宰府,庄周已是怒不可遏。

    下一刻,庄周抽出腰间佩剑,口中大喝一声,便一剑凌空刺向了帷幔:“大胆太宰,竟敢淫乱后宫,本侯今日便斩了你,以正国法。”

    庄周的剑距离帷幔越来越近,观众的目光都随着剑尖移动,不知道这一剑刺下去又会发生什么?

    当春风得意楼的剧情正到高潮时,御花园的宴会也正式开始,皇宫宴会自然有许多讲究,形式也更加隆重。

    除了那桌上的珍馐美食,还有歌舞助兴,只是一开始无论是小皇帝还是太后,或者普渡慈航和周昂,这些人都没有说话。

    等到歌舞停罢,小皇帝主动端起酒杯,朝着周昂遥遥一敬。

    “兴建侯大胜归来,此乃社稷之幸,朝廷之幸,也是朕之幸,这杯酒朕代九州百姓敬兴建侯。”小皇帝的声音依旧有些机械,不过这话倒是说得冠冕堂皇。

    小皇帝既然都说到了代九州百姓敬周昂,这杯酒他自然也是不得不喝,周昂端起酒杯后说了一句:“臣惶恐,这功不在臣,而在千千万万的西北军民,还有那无数战死的阴魂。这杯酒臣代他们喝了。”

    说完之后周昂一饮而尽,一句话巧妙的接下了这杯酒。

    只是当周昂饮下杯中酒水时,姜小昙神色有些紧张和担忧,她还真担心这酒中有毒,毕竟历朝历代毒杀功臣的事可不少。

    好在周昂将这杯酒饮下后,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只是当周昂准备坐下的时候,看向小皇帝的神色忽然大变。

    “大胆妖孽,敢在天子面前撒野?”周昂猛然大喝一声,随着他这一声大喝,一股无形的气势从他身上汹涌而出。

    周昂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所有人都一脸惊慌,姜小昙也一脸不解看着周昂,下一刻只见周昂已经一只手伸出,朝着垂拱小皇帝抓去。

    浩浩荡荡的气息如同潮水一般在御花园中席卷而过,而周昂的眼中倒映出小皇帝的身影,此刻眼中已经不是小皇帝了,而是一条金色的蜈蚣身披龙袍。

    只是此刻只有周昂能看到这些,就算在姜小昙和太后等人眼中,垂拱小皇帝还是一切如常。

    周昂一掌伸出,身形也是急速向前,他虽没了神魂和武道修为,但是一身气势却是天地间少有,隐约之间更有浩然正气随行,大有一种圣贤微言大义言出法随的感觉。

    垂拱小皇帝一脸惊恐的看着周昂,慌乱中哇哇大叫,他下意识的想要闪身躲避,正好从椅子上滚落,额头在桌角一碰,一道血痕出现在额头。

    眼看周昂就要出现在垂拱小皇帝身前,普渡慈航也没有出手阻拦的意思,甚至整个御花园中都没人出手,唯有魏思贤神色凝重的护在太后身前。

    忽然,一声高亢的龙吟声在虚空响起,当听到这声龙吟声时,周昂也是心中一沉。

    下一刻他的手距离垂拱小皇帝只有不足三尺,而就在此时周昂看到眼中的金色蜈蚣消失,自己眼前只有一脸惊骇的小皇帝,就连感知中也没了那蜈蚣的气息。

    “吼......”几乎在就金色蜈蚣消失的刹那,气运金龙出现在小皇帝头顶,对着周昂就是一声咆哮。

    刚才周昂气息锁定金色蜈蚣,当金色蜈蚣消失的刹那他还来不及收回气势,气运金龙似乎感受到了皇帝受到威胁,毫不犹豫的护住了小皇帝,而气运金龙的力量正好反噬在了周昂身上。

    当年周昂第一次见景安帝时,一时好奇只想用望气之术看一眼皇帝,便遭到了气运金龙的反噬,还好当时景安皇帝安抚了金龙。

    而今日周昂气息汹涌,甚至杀机毕现,气运金龙自然以为周昂要对皇帝不利,足以令圣人都退避三舍的气运金龙,这股力量让周昂顿时气息混乱,脚下虚浮更是后退几步。

    “噗.....”下一刻周昂口中鲜血喷出,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夫君。”姜小昙连忙起身,瞬间出现在周昂身侧,一把扶住了周昂。

    “陛下......”

    “快保护陛下......”

    “大胆兴建侯,竟然想谋害陛下......”

    从周昂出手,再到气运金龙出现,最后小皇帝跌落龙椅,还有周昂喷出一口血来,这一切都只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而最终的结果,在所有人眼中,似乎只看到周昂欲对小皇帝无礼。

    普渡慈航缓缓起身,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只是当他看到周昂吐血,身上气息变得无比紊乱的时候,眼神之中笑意更盛。

    就在御花园中事态跌宕起伏时,春风得意楼的舞台上沐心那一剑也终于刺破了帷幔。

    “大胆安阳侯,胆敢行刺陛下......”原本无人的宴会忽然人头攒动,太宰更是领着数位朝中大臣出现,四周早已被禁军围的水泄不通。

    “啊.......快来人护驾。”帷幔后几乎同时传出一个惊恐的声音,接着一个惊慌的身影衣衫不整的出现,竟然是本应该在皇宫的皇帝。

    舞台上庄周神色巨变,此刻任谁也看出来了,这场宴会就是太宰给庄周设的一个局,现在庄周意图谋害皇帝的罪名已经坐实。

    谁也没想到最后的剧情会变成这样,所有的观众心中竟然升起一股压抑的感觉,一些脾气暴躁心中窝火之人,已经开始破口大骂起来。

    骂的自然是太宰阴险狡诈,对安阳侯庄周更是无比同情。

    舞台之上场景变化,很快就变成安阳侯庄周被软禁的场景。

    在《九州》这个故事中,虽然太宰用计给庄周扣上了谋害皇帝的罪名,但是考虑到时局和庄周的影响力,对庄周用的罪名只是对皇帝不敬,而不是诛灭九族的谋反之罪。

    “安阳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现在可曾后悔与老夫作对?”庄周的面前太宰一副胜利者的姿态高傲的说着。

    “后悔?便是天塌地陷,我也其心不改,其志不渝......我乃安阳侯庄周,岂会惧尔等宵小?”沐心再次说出庄周的台词,只是真到了此时,这句话与她独自排练时有些不同。

    而随着这最后一句台词念出,这一场演出也正式落下帷幕。

    似乎到了此时沐心体内的药效也消失了,这一场戏耗尽了她所有的潜力,当她念完这最后一句台词后,整个人气息便急速衰败。

    当观众看到沐心被抬下舞台后,心中都是无比牵挂。

    至于今晚这场戏,虽然结局是安阳侯庄周被软禁,但所有人都感觉这并不是真正的结局,而且落幕之后春风得意楼也没有说剧终,看样子至少应该还有后续情节。

    当春风得意楼的演出落幕之时,御花园中已是一片混乱。

    “太后快走,此地不宜久留。”混乱中魏思贤护着太后快速离开了御花园,很快便返回到了慈宁宫。

    此刻就连太后和魏思贤都一脸不解,不明白周昂为什么今晚会那么做,当着朝中大臣那么多人的面对皇帝出手,甚至惊动了传说中的气运金龙。

    太后一返回殿内,立刻从床榻的暗格中取出了一个木盒,打开木盒里面装的正是那枚传国玉玺。

    “怎么回事?这才不到一个时辰,传国玉玺上的王朝气运便削弱了近一半?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当拿起传国玉玺的刹那,太后刘娴顿时大惊失色的说道。

    她长久保管传国玉玺,又是受到朝廷和百姓认可的监国太后,所以冥冥之中她也能通过传国玉玺感受到王朝气运。

    听到太后之言,魏思贤也是大惊,不过他还能强行镇定下来,开口劝慰着太后道:“太后先莫慌张,想来应该是与兴建侯有关,刚才御花园中太过反常,不像是兴建侯的一贯作风,或许他另有用意,我们不妨静观其变!”

    “还静观其变?今夜他那是谋逆之举,那么多人都看到了,普渡慈航会轻易放过这大好机会?”太后有些慌乱的说道,她隐忍了许久,但今日在见到周昂之后,已经没了往日的耐心。

    以前太后心中还有周昂这最后一根稻草,可今日变故,让太后觉得周昂也要大势已去,这样的话天下便无人可制普渡慈航了。

    魏思贤自然明白太后的担忧,他也只能不确定的说道:“这还真不好说,老奴总感觉事情没我们想得那么简单。”

    就在太后和魏思贤在慈宁宫交谈之时,周昂已经带着姜小昙离开了御花园,此刻连姜小昙也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国师就这样轻易的放他们走了。

    “夫君你没事吧?”姜小昙虽然心中疑惑甚多,但她最关心的还是周昂的身体。

    刚才御花园中,周昂那一口血可不是假的,就在那一口血喷出后,姜小昙明显感觉周昂的身体虚弱了许多。

    “我的气运与气运金龙交锋,双方互有折损,这一局我输了,不过我也终于知道了普渡慈航的意图。”周昂的面色依旧苍白,他的声音也显得异常虚弱。

    “什么意图?”姜小昙下意识的问道。

    周昂也不隐瞒直接说道:“他的目的也是削弱气运金龙的力量,显然他又不想气运金龙立刻消散,所以他并没有拿今夜之事大做文章,不过我估计我们在京都待不了多久了。”

    “削弱金龙的力量,却又不让金龙消散,他究竟想干什么?”周昂的解释没有让姜小昙豁然开朗,反而疑惑越多。

    当周昂返回侯府之后,今夜御花园中发生之事也很快传遍京都,百姓们发现这果然和《九州》的故事如出一辙,很快国师和太宰,在许多百姓心中俨然成了一个人,,甚至许多百姓已经将《九州》这个故事与现实混为一谈了。

    兴建侯府之中气氛凝重,周昂硬抗了气运金龙一击,可不仅是气运折损,就连身体也受到了不小的伤害,如今比一个普通人还要虚弱。

    就在周昂回府不久,大宁宫中一道圣旨也跟着传了出来,正是对周昂今夜冲撞皇帝之事定下的结论。

    “兴建侯周昂冲撞陛下,理应重责,但念其劳苦功高,贬为修文县令,即日出京赴任。”

    圣旨的内容不长,就是将周昂贬到了一个偏远的地方做七品县令。

    这道圣旨一处顿时天下哗然,许多人开始为周昂鸣不平,同时更让九州与朝廷离心离德,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周昂竟然欣然的接受了这道圣旨。

    如此一来,周昂一路兜兜转转,最后竟然又回到了县令的位置上。

    而这个修文县地处滇黔交汇之地,那里民智未开,是出了名的穷山恶水,比之曾经的郭北县也有过之而无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