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50章 提前看到的剧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倩女幽魂的剧终,不仅没有让春风得意楼和沐心的热度降低,反而还越来越受到追捧。

    如今百姓们讨论最多的,就是春风得意楼接下来将要演的是什么剧目,沐心又会诠释一个怎样的角色?

    虽然许多人对《倩女幽魂》这个故事还意犹未尽,但普通百姓真的太过容易被转移注意了,而且人云亦云之下,所有人都只关心春风得意楼下一场话剧会是什么。

    这一次新剧目外泄的消息非常少,就连姜小昙和素娘等人都不知道,葛良工也仅仅只看到过周昂剧本的一两页,到现在连知晓故事大概背景的人都没有。

    很快时间就来到了新剧上演的日子,这一日春风得意楼被围的水泄不通,俨然成为了京都的一大盛况。

    春风得意楼的第三层,这里是不对外开放的,却是观看演出视野最好的地方。

    今日三楼上同样有不少人,姜小昙、素娘、葛良工、还有宁采臣和傅清风姐妹都出现在了这里,不过却唯独不见周昂的身影。

    此刻的周昂,还在侯府书房之中,他坐在书案前,正在信笺上写着书信。

    而在周昂的一侧,吴玉娇也从画中走出,正缓缓的为周昂研着墨。

    “这封信待会送往西北。”周昂将信笺装入一个信封,对吴玉娇吩咐时,又在信封上写了几个字。

    这几个字是‘定西侯亲启’,写完这几个字,周昂还取下挂在腰间的那枚玉印,在信封右下角盖了一下。

    而周昂这枚玉印的印文,也从兴建伯改成了兴建侯。

    吴玉娇认真的接过书信,只见周昂继续提笔书写起来,依然是写在信笺上,看来除了寄给周元让的信,周昂还打算给其它人寄信。

    周昂落笔纸上,很快便写下几个字‘闻贺康.....’。

    只是写出这三个字后,周昂忽然一顿,而后看向吴玉娇问了一句:“对了,贺康他们如今到什么地方了?”

    “算算时间,应该到了湘黔交界处,最多再有两月,就会到儋州了。”吴玉娇一直以侍女自居,但她也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许多事情她都知道,也能在恰当的时候扮演好一个侍女的角色。

    周昂闻言点了点,而后继续下笔写了起来。

    就在周昂写信给贺康的时候,春风得意楼的演出也终于开始了。

    巨大的舞台上显露出上次那破败庭院的布景,破损的窗户后,依旧露出那个寒窗苦读的身影。

    别说这样的半遮半掩,还真勾起了观众的好奇心,几乎所有人都努力的看向那窗户后,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

    很快天空之中有雪花落下,虽然这些雪花不是真的,但在舞台上依旧完美的营造了一副大雪纷飞的样子。

    终于那破损的窗户被大风吹开,在无数双好奇的目光注视下,窗户后露出一个身穿破旧长衫,年约十八九岁的书生。

    书生衣衫破旧,倒是符合居住的环境,只是当观众看到书生的长相时,无一不是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是沐心.....沐心姑娘竟然演一个书生,这可是反串啊!”人群之中顿时爆发出惊呼之声,谁也没想到沐心竟然饰演一个书生的角色。

    “嫂嫂有没有发现?沐心的装扮和一个人很像?”忽然素娘大有深意的对姜小昙说了一句。

    姜小昙开始也震撼于沐心反串,不过经素娘这么一提醒,她便很轻易的就看出来了,舞台上的此情此景,与周昂在京都生活时的情景非常接近。

    而且作为周昂的妻子,她也从沐心身上感受到了一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师叔说的不会是师傅吧?您这么一说,沐心身上还真有一些师傅的影子。”姜小昙还没说话,葛良工便一脸震惊的说道,连她也在沐心身上看到了周昂的感觉。

    “怪不得夫君会对她另眼相看,一个人的神态动作或许可以模仿,但气质却是独一无二的,她竟能重现一个人的气质,甚至是性别反串都能做的!”姜小昙同样有些难以置信,她倒是也明白了周昂为何如此看好沐心。

    沐心的反串也是相当惊艳,很快便将所有人的眼球给抓住,甚至随着剧情的推进,观众已经忽略了她是女子反串男角,纷纷沉浸在这个叫庄周的书生,跌宕起伏的故事中。

    庄周,故事中平西将军府次子,但是因为母亲身份卑微,自幼不受待见,后来其母早亡,更是直接被逐出将军府,幸得神秘人暗中相助,立志考取功名扬名天下。

    这个故事一开始就矛盾重重,加上沐心精湛的演技,让观众下意识的就带入到了庄周这个角色之中,恨不能一朝天高任鸟飞。

    不过许多有心人也很快发现,这个故事中的书生庄周,身份背景和经历竟然与兴建侯周昂极其相似,只是这剧本明显经过加工,整个故事更显离奇曲折,不过片刻便让观众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直到这场演出结束,春风得意楼才公布了这部新话剧的名字《九州》。

    春风得意楼的这场演出自然完美落幕,而这《九州》的第一场演出,带给京都百姓的可不仅仅是一场话剧那么简单。

    兴建侯周昂的名字再次出现在每一个百姓口中,甚至因为这个刚刚开始的故事,百姓们将周昂的过往又梳理了一遍。

    原本朝廷有意冷处理周昂,使得他回京都没有引起什么人注意,甚至百姓都有种要淡忘的感觉。

    当《九州》的第一场演出结束时,周昂也在书房之中写完了信,他将要寄给贺康的书信装好,同样交给了吴玉娇。

    “这封信暂时不要发出去,等到下月十五再发。”周昂又吩咐了一句,却是让吴玉娇二十天之后再送出这封给贺康的信。

    下月十五,正好就是一年一度的中秋节。

    吴玉娇将信件收好,而后躬身应下,又有些好奇的问道:“家主今夜怎么没去春风得意楼?听说今夜京都再次万人空巷,许多不能进入春风得意楼的,就算站在外面也想略窥一二。”

    “你一直在书房之中,早已看过了《九州》的剧本,明知那故事写的就是我自己,又何必多此一问?”周昂大有深意的看了吴玉娇一眼。

    周昂写的剧本对旁人来说或许是秘密,甚至姜小昙等人都不一定看过,但是吴玉娇的画就挂在周昂书房之中,这些剧本对她来说根本不是什么秘密。

    吴玉娇闻言有些尴尬的一笑,而后低头说道:“什么都瞒不过家族的眼睛,奴婢只是心中好奇而已!”

    周昂看了吴玉娇一眼,而后转身向屋外走去,他自己推开房门,缓步走了出去。

    此刻屋外已是繁星满天,夏季的微风中还带着一丝燥热。

    “我知道你们都很疑惑,不明白我花费心思弄那春风得意楼是为什么?”周昂一边走一边说,倒是一副闲庭信步的模样。

    吴玉娇自然也跟着周昂走出了书房,这个时候府中除了一些下人便无旁人,她其实也很享受这种与周昂独处的时光。

    “家主行事高深莫测,我等不敢妄加揣测,想来家主定是大有深意的。”吴玉娇恭敬的跟着周昂身后,虽然很是享受此刻光景,却始终与周昂保持着一点距离。

    “就在刚才,《九州》第一场演出结束的时候,我感觉到京都的民心开始向我倾斜,而民心的改变使得气运金龙获得的气运更少了。”周昂忽然停下脚步说道,同时抬起头来看向了头顶满是繁星的夜空。

    吴玉娇闻言神色一变,更是不解的看向周昂,她心中有无数疑惑,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家主要与王朝金龙争夺气运?真的要取而代之了?”

    “我并非真与金龙争夺气运,只是逼那些人见上一面罢了,玉娇你觉得这世间有什么诱惑是比皇权富贵更诱人的?”周昂轻轻的摆了摆手说道,最后又问了吴玉娇一句。

    “比皇权富贵更诱人?天地主宰?长生久视?”吴玉娇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她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官家小姐,自幼在深闺长大,还未出阁便香消玉殒,对外面的世界更是知之甚少,更不要说什么王权富贵了。

    周昂转身看着吴玉娇,面带笑容的微微摇了摇头,而后说出一句让吴玉娇更加一头雾水的话来:“不管是主宰天地,还是长生久视,一旦时间久了就没了意思,真正的诱惑来源于自我,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那里去?”

    吴玉娇闻言一愣,乍一听觉得周昂说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细细一想又觉得好像有些道理,只是以她现在的境界,还无法真正体会周昂话里的意思。

    “总有一天你们会明白的。”周昂给了吴玉娇一个坚定的眼神。

    周昂身边的人其实也隐约察觉到,自从周昂死而复生后,他有时候总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就在《九州》第一场演出的次日,周昂再次离开了侯府,这一次他不是轻车简随,而是大摆仪仗,风风光光招摇过市的出现在京都的街市上。

    一看是兴建侯大驾,百姓们纷纷夹道相迎,一时间盛况空前。

    最后周昂的车驾穿过几条热闹的街道,最后停在了一座高门大院外,那府邸的匾额上,赫然写着‘太尉府’三个字。

    侯府的管家周慎从队伍中走出,先行走上太尉府的台阶,将兴建侯的拜帖递给了太尉府门房。

    此刻太尉府前又无数围观的群众,大部分人都在讨论周昂写的话剧《九州》的剧情,只有少部分在疑惑,这位兴建侯低调回京,如今为何大张旗鼓的最先拜访号称大宁两大吉祥物之一的老太尉?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今日周昂万众瞩目,太尉府的大门很快大开,接着太尉府的管家亲自走到周昂的车驾前,为周昂掀起了车帘。

    而后周昂在许多人的簇拥下,在无数双目光的注视下,走进了太尉府。

    春风得意楼依旧是三日一场演出,而没有沐心显出的时候,春风得意楼也没有闲着,许多小有名气的说书先生出现在这里,讲着许多不同的故事,其中还有《倩女幽魂》的故事。

    这里已经成为京都最热闹的地方,融茶楼酒肆、戏院书舍为一体。

    现在既是京都最大的茶楼,也是最大的书店,更是最大的戏院。

    就在周昂走近太尉府的时候,春风得意楼的后台,这里同样有着各种道具和布景,除了是演员们换戏服和化妆的地方,也是他们排练的地方。

    此刻后台几个穿着简单戏服的演员正在排练着接下来的剧目,而作为春风得意楼真正的当家,场场都是主演的沐心,正有些出神的拿着剧本。

    周昂的剧本不是一次写好交给沐心的,而是提前几日交到她手上,所以沐心也只知道未来两三场的剧情,至于再后面的她也不知道了。

    如今她们已经排演到了第四场,也就是九天之后的剧情,而她手中拿到的,则是第五到七场的剧情。

    在这三场剧情中,《九州》的主角庄周已经成为横扫六合,威震天下的统帅,更是被百姓视为古之圣贤般的存在。

    第五场剧情中,庄周打败四荒强敌,携大胜之势还朝,这一场的剧情简直就是周昂西北之战的重现。

    至于第六场,就是庄周回京后的故事,而这一场的故事,又与周昂现在的经历如出一辙。

    让沐心此刻出神的,自然就是《九州》的第七场剧情,也就是庄周即将发生的故事,或者说现实之中周昂将要发生的故事。

    “沐班主,这第六场安阳侯回京的戏几乎都是您一人的,这第七次戏是什么?要不要我们陪你走一遍?”在沐心出神的时候,一个身穿命妇朝服的女子出现在沐心身旁,对她口称沐班主。

    这个饰演朝廷命妇的女子,便是这《九州》剧情中安阳侯庄周的妻子霍小云,算是与沐心对手戏最多的一人。

    沐心闻言微微回神,只是她神情依旧有些恍惚,而后摇了摇手说道:“不用管我,你们继续排练,至于第七场......我还要再揣摩揣摩。”

    沐心的声音都有些飘忽,此刻她的思绪还完全沉浸在周昂给她的剧本之中,因为她也知道这个剧本映射的就是周昂自己,甚至随着入戏越来越深,沐心自己也完全带入了周昂的角色。

    第七场无疑是《九州》剧情的高潮,可沐心有些不敢相信这真的会是要发生的事情!

    沐心此刻穿的是一件紫色莽龙袍戏服,样式与周昂的衣袍有七分相似,这套衣冠穿在沐心身上,更有着别样的英姿。

    紧紧握了握手中的剧本,沐心忽然转身走出后台,此刻屋外骄阳似火,那火辣的阳光照射下,沐心下意识的闭了一下双眼。

    片刻后她又缓缓的睁开眼睛,沐心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巨大舞台,而后缓步的朝着舞台走去。

    很快沐心就站到了舞台上,此刻她依然有些恍惚的感觉,甚至当她踏上舞台的那一刻,更是感觉这一方小小的舞台就是一方世界,而她就是那个九州世界中的主角,那个挥斥方遒意气风发的安阳侯庄周。

    “我欲使天下人人为圣,便是这天塌地陷,其心不改其志不渝......我乃安阳侯庄周......”忽然沐心脚下踏着步伐,抬着手在舞台上缓缓而行,念出了一句《九州》剧本中庄周的台词。

    这一句台词就是《九州》第七场最后的几句台词,只是当沐心念完这句台词后,她竟然捂着胸口喷出一口血来。

    那鲜血足足喷出了五步开外,而且这不是道具,是真正的沐心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