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48章 轰动京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七月京都,骄阳似火,大街上行人稀少。

    不过一到傍晚,街市上就灯火辉煌,游人也渐渐走上街头,这时候的京都才真正展示出它的繁华。

    春风得意楼外的巷口,半个月前起,这里就用木架和竹席遮挡着,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变化,不过今日傍晚这些木架被快速拆走,终于显现出里面焕然一新的建筑。

    当街市上的行人看到焕然一新的春风得意楼,无不站在巷口驻足观看。

    如今那巷子变得无比宽阔,巷口还有一座高大的牌楼,上面名字依旧是春风得意楼。

    在牌楼后面,是原本春风得意楼为主体的几栋建筑,这些楼宇全部围绕着中间一座舞台修建。

    许多人都好奇的看着春风得意楼,但是却无一人进去,似乎国师曾出现在这里的阴影还未在百姓心中散去。

    只是越来越多的人远远的看着,所有人都好奇这个封闭了半月之久的地方究竟有什么新奇的东西。

    就在众人翘首以盼下,两个小厮打扮的年轻人,搬着一面巨大的木牌出现在牌楼下。

    那木牌有一人高下,表面刷着精美的彩漆,而木牌主要是黑底,上面还有金色粉末写着几行字,那些金色的文字显得尤为显眼。

    “快看快看,那上面写的什么?”很自然人群的目光被突然出现的木牌吸引,不过许多人并不识字,只能好奇的看着,等着识字之人讲解。

    很快就有人群前方,一个秀才打扮的年轻人照着木牌上的字读了起来:“今日剧目:倩女幽魂。主演:沐心。金华书生宁顽,夜宿兰若寺,遇一美貌少女深夜抚琴,书生不知已入鬼穴.......”

    木牌上的字不多,短短几行似乎讲了一个话本的开头,不过那剧目,主演等词汇,倒是第一次出现,让围观之人无不好奇。

    而那话本开头的一段话,简单的几句却也描绘了一个曲折离奇的故事,更是让人想要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故事。

    “剧目是何物?这春风得意楼自从没了余四先生,便再不复往日盛况,莫非这剧目就是故事的别称?这家掌柜又玩出了什么新花样?”人群之中已经有人交谈起来,仅仅一个木牌便引起了热议。

    “沐心是谁?不过这故事倒是让人好奇,这书生宁顽究竟会在鬼穴发生什么?”更多的人还是关心那个只有开头的故事。

    牌楼外虽不算人山人海,却也聚集了一大批人,此刻春风得意楼的第三层上,几个人正凭栏而望,看着牌楼外越聚越多的人群。

    “夫君这个故事好像写的是宁采臣,不过内容又不大一样,夫君这所谓的话剧,与以往的戏剧又有何不同?”姜小昙好奇的看着楼下正在忙碌的人群,今日是春风得意楼第一次演出,周昂也将家中女眷都带了过来。

    “老师这所谓的话剧,确实比以往的戏剧更加精致,舞台之上的布景几乎能还原故事场景,而且沐心她们的演出不重唱腔,更注重情景交融,让人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学生虽然只看过几次彩排,也能肯定这话剧定会风靡天下。”葛良工在一旁赞不绝口的说道,她跟着周昂倒是已经提前窥得了话剧的一二,对这种新的曲艺形式也是让她叹为观止。

    “倩女幽魂,这名字倒是不错,不过小妹估计,师兄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可不相信师兄回京什么也不做,就沉迷在这话剧之中了!”相比于姜小昙和葛良工,素娘看得似乎更透彻一些。

    “师妹聪慧倒是什么都瞒不过你,不过为兄先卖个关子,你们不妨耐心看下去。”周昂微笑着说道,却没有打算直接说出意图,而是卖了个关子。

    就在几人说话之时,楼下许多小厮开始向中央的大舞台搬上东西,这些东西都不大,多是木质的构件,隐约可见有些门窗屋檐的样子。

    这些木质构件似乎经过特别加工,很快就在舞台上拼装完成,竟然形成了一片屋舍的布景,而后还有一颗枯树,有用绸缎做成的河流,一个舞台竟然瞬间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场景。

    在那屋舍背景之上,一个破旧的大殿下挂着一张摇摇欲坠的匾额,上面写着‘兰若寺’三个字。

    “有意思,这宽不过数丈的舞台,竟然用这些巧夺天宫的构件,瞬间组成了一个无比真实的场景,这剧目想来也必定别出心裁了!”围观的人群中很快有赞赏的声音响起。

    舞台之上瞬间不知处兰若寺的场景,确实让所有人眼前一亮,即便这里是京都,许多人也算有见识,可也没谁见过如此新奇的表演。

    周昂关注着牌楼外人群的变化,也是满意的点头笑了笑。

    终于从春风得意楼下传出一声清脆的铜锣声,当这铜锣声响起,春风得意楼中顿时安静,就连牌楼外围观的人群也跟着安静了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下意识的看向了舞台,因为大家都知道,那个倩女幽魂的故事应该就要开始了。

    无数目光落在舞台上,不过人们首先不是看的舞台上有什么变化,而是耳畔听到了一阵低沉婉转的琴声。

    那琴声明明是从舞台上传出,不过舞台上依旧空无一人,也不知琴声从何处传出。

    就在所有人都一头雾水的时候,舞台上又响起一阵轻微的机括声响,接着那木质布景的兰若寺屋舍竟然缓缓移动,而后屋舍变化,其中一扇窗户打开,露出一个临窗而坐,正在素手抚琴的白衣女子。

    这白衣女子正是沐心扮演的女鬼小倩,也是这倩女幽魂中的女主角。

    当看到这舞台上巧夺天工的变化,所有人都表现的无比惊讶,仅仅这看似简单的出场,已经胜过传统戏曲的平铺直述。

    而且那琴声也不是寻常的随意弹奏,显然是有极深的功底,一曲琴声已经将人们的思绪拉进到了这兰若寺的场景之中。

    所有人听着低沉婉转的琴声,都仿佛置身一处荒废的古寺。

    “夫君这舞台好像另有玄机啊,这些布景竟然可以依托机关随意移动变化,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姜小昙也被沐心出场的方式给惊艳了,她能感觉到这并不是依靠什么神通或者障眼法完成的,而是完全依靠那舞台上事先布置的机关。

    “你们还记得在西北时,第一个去破萨满阵的机关术士吗?这些机关之术正是从他那里学来的,不过这些只是最粗浅的运用。”周昂很快就解答了姜小昙的疑惑。

    机关术有别于神通术法,对施展者本身没有太高的要求,甚至一个普通人都可能掌握高深的机关术,而周昂所用的只是最寻常的机关术。

    就在周昂解释舞台机关的时候,从舞台的一侧缓缓走出一个身着青衫的男子。

    这男子穿着像个书生,背后还背着一个书箱,行走之时神色慌张,像极了一个行走夜路时胆小懦弱的书生。

    当这书生出现在舞台上时,舞台下方一个乐班恰合时宜的奏响了一段阴沉诡异的音乐,那音乐配合舞台上的场景,加上书生一脸的惊恐,将整个气氛烘托到了极致。

    “这个就是剧本中的宁顽?与宁采臣还真有几分相似,夫君是哪里找的这些人?”看到那书生出场,姜小昙越发显得有兴趣起来。

    虽然周昂笔下的《倩女幽魂》故事与宁采臣和聂小倩的故事有很大出入,但认识宁采臣的姜小昙还是能一眼看出,周昂的这个故事就是以宁采臣和聂小倩为原型写的。

    “这偌大的京都,要找几个会演戏的还不容易?”周昂却是不以为意的说道,他倒是没有解释这出《倩女幽魂》与宁采臣和聂小倩的关系。

    其实这出戏与宁采臣说有关系也有,说没有也没有。

    因为在这个世界周昂杀了树妖姥姥,宁采臣和聂小倩并不会发生这个《倩女幽魂》的故事,但是周昂曾经在因果世界中体验了另一种剧情,他刻意避开燕赤霞和宁采臣,后来宁采臣与聂小倩依旧相遇,甚至因此还发生了许多故事,最后竟然还强闯枉死城,想要从黑山鬼王手中抢走聂小倩。

    而周昂笔下的《倩女幽魂》故事,正是因果世界中宁采臣和聂小倩的故事。

    “这荒郊野外,怎会有寺院一座?不过也好,我这收账不成也无钱住客栈,不如就在这寺院中暂避一晚......”舞台上宁顽的扮演者将一个落魄书生演绎的淋漓尽致,他开场的一句话,也简明扼要的介绍了自己。

    牌楼下围观的人乍一听还有些意外,因为他们发现这个演书生的开口竟然不是戏腔,而是于寻常说话非常相似的,只是他的声音回荡,明显被放大了许多,即便围观的人站在牌楼下也勉强能够听得清楚了。

    “不是戏腔,与寻常说话无异,这就是师兄所谓的话剧?不过这表演加上这布景,倒是比寻常戏曲更加真实了。”素娘看到舞台上演员开口,也跟着赞赏起来,这种表现形式确实是让人闻所未闻。

    舞台上剧本还在继续,‘宁顽’已经走进了兰若寺,因为寺中阴暗,加上天空风雨交加,更是平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氛,而这个饰演宁顽的演员,也正好表现出了那种恐怖的感觉。

    加上舞台下乐班总是奏响与场景相符的音乐,让观看者的心情也随着剧情的发展而变化。

    此刻所有人都在认真的看着舞台上剧情发展,很快剧情就到了宁顽与女鬼小倩相遇,当然这种相遇在观众看来不过是小倩有意为之,因此观众开始心中好奇和期待,这剧中宁顽什么时候会发现小倩是鬼的真相,而发现之后又会发生什么?

    不过好的剧情往往一波三折,舞台上场景在机关的运转下不断变化,剧情的发展竟然先是女鬼戏弄宁顽,而宁顽则是一个迂腐书生,这期间自然发生了许多啼笑皆非的故事。

    宁顽的演员表演还算中规中矩,但沐心饰演的女鬼小倩那是真的惟妙惟肖,很快就让观众喜欢上了这个古灵精怪又无比美丽动人的女鬼。

    当所有观众心中都开始接受女鬼小倩,并且有些喜欢她的时候,音乐忽然一变,变得阴沉急促起来,音乐的变化让众人心中一紧,已经预感到剧情将有重大转折,恐怖的事情即将发生。

    此刻随着剧情的发展风雨也越发的打了,而此时舞台上的树枝竟然真的晃动起来,仿佛有大风吹过,天空中一个包裹顺着绳索划过,当布包正好来到舞台中间时,布包打开里面无数落叶撒下,在舞台上形成了落叶飘零的场景。

    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真实,许多人甚至不由的一个哆嗦,竟然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沐心身上,此刻在沐心的饰演下,女鬼小倩正假意要与书生宁顽缠绵。

    只是所有人都知道小倩是女鬼,而且此刻的气氛显然是小倩要显出原形谋害宁顽了,因此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就在众人等着这一幕出现结果时,只见那舞台上女鬼小倩身上腾起一阵烟雾,很快烟雾散去,原本清纯如水美丽动人的小倩,竟然变得面色惨白,双目之中闪着妖异的光芒,一双手上指甲更是生出一尺来长,锋利的如同利刃。

    小倩十指对准宁顽头颅,眼看就要杀死这个倒霉的书生,牌楼下所有围观之人都屏气凝神,早已完全沉浸在了这个故事之中。

    然而忽然一声清脆的铜锣声响起,沐心的动作戛然而止,那双手靠近宁顽却始终没有落下。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不演了?”围观的人群前有人嚷嚷了起来。

    “是啊,搞什么啊?快演啊,我实在迫不及待想要看后面的故事了。”越来越多的人吵嚷了起来,这故事正到关键的时候,忽然就没了,任谁也受不了啊!

    春风得意楼上,姜小昙等人也是目光不善的瞪了周昂一眼,她们三人同样好奇接下来的故事,显然精彩处突然停止正是周昂授意的。

    “师兄啊,你这样是会挨骂的!”素娘有些无语的对周昂说了一句,虽然她能理解周昂这样做肯定大有深意,但心中的好奇又让她不满周昂的做法。

    周昂目光略带歉意的看了三人一眼,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倒是舞台下一个满脸笑意的中年男人走上了舞台。

    此人许多人都认识,正是原本春风得意楼的掌柜,如今他也是掌柜,不过经营的内容变了。

    “呵呵,诸位客官请息怒,这倩女幽魂的第一场今日已经结束,若诸位想看接下来的故事,就请两日后再次光临,我们春风得意楼恭候诸位大驾。不过以后要看话剧可就得买票了,而且咱们春风得意楼可不止《倩女幽魂》这一出戏。”掌柜的笑脸盈盈,不过说起话来不卑不亢,没有因为春风得意楼只是戏院而表现得卑微。

    “什么?还要等两日,老子今天就等不及了。你说要多少钱?爷出双倍,让他们继续演。”忽然人群中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越过牌楼,身后带着一群人来到了舞台下。

    看到这男子出现,其他的围观之人明显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显然这个男子平日里也不是什么善茬。

    不过掌柜的却不为所动,只是面色微微一沉,而后同样语气不善的说道:“好大的胆子,阁下可知这春风得意楼的老板是谁?”

    “你不就是老板吗?以前余四先生在时,老子就经常来听故事,别以为老子不认识你。”大腹便便的男子一脸不屑的说道,对于一个茶楼老板他是真不看在眼中。

    掌柜的闻言同样不屑的一笑,而后朝天拱手说道:“实话告诉你,这整条街都被兴建侯买下了,侯爷才是春风得意楼真正的老板。阁下想要撒野,最好还是掂量掂量!”

    周昂看着楼下的一幕也有些哭笑不得,这一出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谁知道第一天就有人来找茬,不过看那大腹便便的男子听到自己的名号后,明显开始点头哈腰,他知道这事也就这样了。

    人群之中听到周昂就是春风得意楼的幕后老板后,立刻纷纷议论了起来,一些人更是开始吹捧起来,说这剧本肯定是周昂所写,也只有周子才能写出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本子来云云。

    很快沐心也上了楼,出现在周昂的身前,她无比感激的对着周昂一拜,今日的演出她非常的满意,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拜周昂所赐。

    “很好,演的不错,不过真正的好戏还并未开始,接下来的戏你可准备好了?”周昂对沐心满意的点了点头,对她今天的表现很是赞赏。

    沐心原本一直低着头,此刻听到周昂的话,缓缓的抬起头来,目光之中透露着坚定的神彩说道:“请侯爷放心,沐心已经准备好了,下一场沐心就让《倩女幽魂》轰动京都。”

    “好,本侯就等着你轰动京都。”周昂笑着说道,目光之中颇为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