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47章 名伶沐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里没有外人,傅尚书说说这大半年京都的变化吧!”待到三人坐定,周昂直接开口进入正题。

    傅天仇闻言却是站起身来,他躬身立在周昂不远处,深吸了一口气后缓缓说道:“下官怀疑,朝中大臣已经不是原本那些人了......”

    “不是原本那些人?可据本侯所知,朝中三品以上的官员并没有大的调整。”周昂很平常的说了一句,并没有表现出太过意外。

    “不是职位调整,而是那些朝中大臣,好像全部换了一个人,那种感觉下官也很难描述,总之这些人已经不是以前的人了。”傅天仇语气低沉的说着,他也正是察觉到这些,才躲到廊桥江南大营的。

    周昂闻言陷入了沉思,他刚回京一日,除了见过王元丰之外就只见过傅天仇,王元丰确实给周昂一种陌生的感觉,如果说其他大臣也像王元丰这样,那傅天仇的说法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太后可还好?”忽然周昂又问了一句,这一次直接问起了太后刘娴。

    傅天仇闻言摇了摇头,而后说道:“宫中消息封锁异常严密,自国师上位后太后便抱病退居慈宁宫,不过下官发现一个细节,自从太后退居慈宁宫,所有的圣旨都只加盖皇帝印章,传国玉玺便再未出现,以此推断太后应该暂时安全。”

    “看来这京都果然危机四伏,如果说满朝文武都出了意外,那傅尚书的安全便不得不慎重了,我看不如这样吧,从今往后就让采臣留在傅尚书身边,负责保护傅家上下安全。”周昂忽然站起身来说道,竟然要宁采臣留在傅天仇身边。

    傅天仇和宁采臣闻言都是一愣,宁采臣更是下意识的说道:“这......那侯爷的安全?”

    “有夫人和师妹在,采臣就不用担心了。”周昂轻笑着说道,还大有深意的看了宁采臣一眼。

    宁采臣一想也对,周昂身边不仅有姜小昙这位妖仙,更有素娘这种深不可测的高手。

    西北大战素娘孤身一人破掉白莲阵的情景可是还历历在目,在那样的高手面前,宁采臣也自知如萤火比之皓月。

    而且宁采臣隐约觉得,傅清风可能就是聂小倩转世之身,周昂让自己留在傅府,也是给自己创造机会。

    “属下遵命。”宁采臣躬身应下,至于傅天仇也没有说什么,周昂的好意他也不好拒绝。

    随后周昂在傅家待了片刻就告辞离开,这次离开宁采臣就没有同行了,只有十个亲卫护卫着马车返回侯府。

    周昂刚回府不久,姜小昙也返回了侯府,一见面周昂就看到姜小昙神色有些不悦。

    “没有见到太后?”周昂已经猜到了姜小昙此行的结果。

    姜小昙直接摇了摇头,而后一脸凝重的说道:“宫中的人好像全换了,连慈宁宫都没去到,更别说见太后了。而且我感觉宫中那些人都很奇怪,感觉一个个暮气沉沉的,偏偏又察觉不到他们气息的异常。”

    “暮气沉沉?这个形容倒是贴切。”周昂闻言点了点头,对姜小昙说出暮气沉沉这个词也是深以为然。

    周昂虽然没有去皇宫,不过他在城中也有种感觉,这种感觉正是姜小昙口中的暮气沉沉。

    “师兄发现没有,国师好像在逼你出手,听说在你回京之前,皇帝已经下旨暂时休朝,如今京都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闭门不出,他这是想让师兄有劲都没处使啊。”素娘显然已经察觉到了普渡慈航的用意,那位神秘的国师似乎在有意激怒周昂。

    “师妹说的不错,现在就看咱们谁有耐心了!”周昂大有深意的一笑,素娘能看出来的他自然也看出来了。

    “老师可有计划了?”葛良工一脸好奇的问向周昂,在她眼中自己的老师从来不会被动,既然知道了普渡慈航的诡计,周昂应该已经有了应对之策。

    不过这一次周昂似乎没有什么明确的计划,而是很随意的说道:“良工还没来过京城吧?这京城好玩的东西不少,这些日子为师倒是可以带你好好游玩一番。”

    “啊?”葛良工闻言明显一愣,只是一听到周昂要带她在京都游玩,心中还是非常的高兴。

    当周昂在府中和葛良工等人说话之时,国师府中普渡慈航也正在听着王元丰汇报今日周昂的行踪。

    “兴建侯先是去了大理寺,而后又去了傅天仇府上,他从傅府离开后,身边的宁采臣便没有出现,可以肯定他将宁采臣留下来保护傅天仇了。”王元丰的声音有些机械,好像只是一个执行指令的傀儡。

    此刻普渡慈航正站在府中祭坛上,手中把玩着那枚余四先生所化的念头。

    “不愧是周子,果然沉得住气,大将军继续监视吧。”普渡慈航脸上的神情万年不变,只是在他的府邸之中,又没有旁人的时候,他的声音变得沙哑怪异起来。

    王元丰眼中血光不断闪烁,依旧一副神情恍惚的模样,他只在听到普渡慈航的话后,微微躬身表示知道。

    回到京城的第三日,周昂再次走出侯府,不过今日他身着常服,表面上看不出丝毫身份,身后也只跟着葛良工和两个亲卫,看起来就像个寻常的富贵之人。

    “师傅我们去哪里?”葛良工有些兴奋的四处看着,这还是她第一次踏上京都的街市,放眼望去许多东西都让她觉得稀奇。

    “随便走走,为师也有快一年没回来了。”周昂似乎也漫无目的,只是随意的在街上闲逛着。

    跟着葛良工一路走过,周昂发现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一路下来也是买买买,似乎跟女人逛街永远逃不掉这个结局。

    一路走来,很快便不知不觉的到了京都最繁华的街道,周昂看到街市上人流如织,倒是难得的舒展笑颜,至少眼前的景象,让他又感觉到了尘世的繁华,那滚滚红尘的气息,才是该有的样子。

    不过这种令人沉醉的感觉也只维持了刹那,等他目光看向一条小巷时,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

    那条小巷距离最繁华的路段不远,但明显要冷清许多,甚至可以说门可罗雀。

    “有些累了吧?要不我们找个茶楼坐坐。”周昂对葛良工说了一句,直接朝着小巷走去。

    还未进小巷,周昂便看到其中一座楼前挂着牌匾,上面的名字很是特别。

    “春风得意楼,要不就这里吧,这名字还蛮特别的。”葛良工也看到了茶楼的名字,正是曾经余四先生说书的春风得意楼。

    “好,就这里吧。”周昂点了点头,先一步走进了春风得意楼。

    今日春风得意楼内空无一人,除了一个伙计趴在桌上打瞌睡,柜台前连掌柜的都不见身影。

    “小二,上一壶茶,再来几份点心。”周昂见小二无动于衷,便主动开口,而后找了一张桌子坐下。

    听到有客人说话,小二连忙一个激灵,而后一下跳了起来,满脸堆笑的对周昂说道:“好勒,客官请稍等。”

    听到店里来了客人,春风得意楼的老板也从后堂走出,远远的就对着周昂露出笑容。

    “从你这茶楼来看,往日的生意应该不差,因何又成了今日这景象?”周昂将老板出现,直接开口询问了起来。

    然而在听到周昂询问之后,老板却神色大变,同时对周昂作出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哎呀,客官可千万别问了,这条巷子原本也是热闹非凡,就是因为月前发生了那件事才成了今日这般,这条巷子里的商铺几乎都已倒闭,我这茶楼也开不了几天了。”老板一脸委屈的说道,不过对于具体什么事却表现的讳莫如深。

    周昂见老板颇有难言之隐,便也不再强求,在春风得意楼坐了一会便带着葛良工离开了。

    “去查一下,这里发生过什么?”刚走出春风得意楼,周昂便低声对一个亲卫吩咐道。

    亲卫闻言立刻低头离开,而后继续带着葛良工在京都街市闲逛。

    因为如今正值盛夏,周昂与葛良工也没有在街上停留太久,等到临近正午,两人就回到了侯府。

    回府后不久,被周昂派去打听消息的亲卫也回府了,月前普渡慈航去了春风得意楼的事情并不隐秘,甚至那件事还在京都闹得沸沸扬扬,毕竟余四先生在京都也是名声响亮的人。

    “原来如此......如此说来就是因为普渡慈航去了一次,而后余四先生消失,百姓便对那里避之不及了?”周昂很快便明白前因后果,那余四先生就是他的念头分身,说起来这一切也是因他而起。

    “是的侯爷,如今国师已经成为百姓之中的禁忌,根本没人敢公开谈论。”亲卫低头答道,他今日多方打听,深知百姓对普渡慈航的态度。

    周昂缓缓起身,没有立刻说什么,而是在房中来回踱步,似乎在心中思量着什么。

    “你去将管家叫来,我有事吩咐。”许久之后周昂似乎有了什么想法,开口让亲卫去叫来周慎。

    很快周慎便来到周昂的书房,他在里面只待了片刻便离开,而后周慎匆匆出了侯府,也不知去做什么。

    随后的几日里周昂倒是时常出去,只不过这几日多是他一人,既没有带姜小昙也没有带葛良工,每日出去两三个时常,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这几日京都依旧是那种暮气沉沉的感觉,朝会没有恢复,达官显贵府门紧闭,不过周昂回京的消息终于渐渐被少部分人知道。

    而且这几日京都百姓还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地方,那就是春风得意楼所在的那条巷子,竟然被围了起来,不时有匠人进进出出,似乎巷子里的那些房屋正被重新修缮。

    如今巷中屋舍已经大变样,一些房屋被拆除,而后修建出了新的建筑,整个巷子布局完全大变样,巷子之中甚至多出了一个舞台,而后两侧的建筑也都围绕着这个舞台。

    在春风得意楼中,周昂凭栏而立,正好居高临下的看着已经大变样的巷子,在他的身后还有数十人躬身而立,这些人衣着各异,正是原本巷中几家店铺的老板和伙计。

    周昂那日从春风得意楼离开,便安排周慎将整个巷子全部买了下来,并且他让这些酒楼茶楼勾栏瓦舍的老板伙计全部留了下来。

    只是这些人无论原来是老板还是伙计,如今都成了周昂雇佣的伙计。

    “沐心,本侯给你的剧本,可都记熟了?”周昂忽然转过身来,对着那众人之中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子说的。

    听到周昂叫自己的名字,沐心向前走了一步,对着周昂屈身一拜,而后恭敬的说道:“都记在了心里,只是侯爷的要求是一颦一笑的演出来,恐怕还要些时日。”

    这个叫沐心的女子,原是春风得意楼对面一家勾栏瓦舍的伶人,她声音出众擅长曲艺,本就小有名气。

    沐心的姿色还只是勉强算上乘,但声音绝对是世间少有的,如果只听声音简直让人遐想连篇。

    “无妨,反正等这里一切妥当也还有些日子,这些日子够你慢慢揣摩了。”周昂对这个沐心可是给予厚望的,这里所有人几乎都是以沐心为中心,他们的存在大多是为沐心服务。

    “侯爷,奴婢心有一事,不吐不快!”沐心壮着胆子对周昂说了一句。

    沐心实在是心中憋得难受,因为她对周昂给她的那个故事实在爱不释手,心中对写出这个故事的人无比好奇。

    所以即便她是周昂花钱买下的,算起来她已经是侯府的下人了,明知此举不妥还是鼓起勇气问了出来。

    “你想说什么?”周昂神色不变的说道。

    沐心抿着嘴,一脸期待的看着周昂,而后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侯爷给沐心的话本实在是千古少有,这个故事一定会轰动天下的,沐心想知道这故事是何人所写?”

    “正是本侯编写的,你喜欢就好,只有真正的喜欢,才能演的情真意切。本侯就是要用这个故事将你捧红,要让这京都为你万人空巷。”周昂说的很随意,不过语气却毋庸置疑。

    周昂的话让所有人都错愕不已,他买下这巷子中的茶楼酒肆已经让人很是不解了,现在竟又亲口说出做这一切只是为了捧红沐心,可所有人又都能感觉到,周昂对沐心并没有丝毫想法。

    “竟是侯爷所作......沐心明白了,沐心定会为侯爷演好这出戏。”沐心表现却与旁人有些不同,她似乎就是那种为曲艺而生之人,在她的眼中只看到一个精彩绝伦的话本。

    而且周昂还教授了沐心一种全新的表现方式,这才短短几日时间,沐心早已沉醉在了这种表演方式之中。

    “不,这个剧本只是其一,以后本侯还有许多的戏要让你演。”周昂笑着摇了摇头,他的话让旁人一头雾水,似乎只有沐心能够听明白。

    至于那剧本之说,周昂也只告诉过沐心。

    沐心闻言果然更加喜出望外,她越发期待的看着周昂,最后又问了一句:“侯爷能否告诉沐心,这剧本可有名字?”

    “名字的话......就叫《倩女幽魂》吧!”周昂略微沉吟,直接说出了一个名字。

    (沐心这个名字出自《落花辞》。一个很古老,但是拍的很好的游戏故事,十年前初见这个动画,简直惊为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