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46章 无魂女傅清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周昂坐在大理寺的正堂之上,那明镜高悬的牌匾下三张法榜也再次出现,只是如今法榜暗淡,仅剩三道模糊的光影。

    “罢了罢了,这法榜终究不够完善,而今大理寺荒废,它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然而当三道法榜出现的时候,周昂却叹息一声,而随着他声音响起,三道法榜光影消散,原本好不容易形成的法榜竟然被他主动散去。

    这法榜其实只是周昂用以实验的东西,如果大理寺一直存在,而且有着像贺康这样的大理寺卿,加上整个衙门体系清正廉明,法榜的作用还是很明显的,但是这东西太过依赖人治,远没有如今闻道碑那么完美。

    只是闻道碑连接的人道气运与九州气运分离,就算周昂来了京都,闻道碑控制的法网也无法延伸到京都来,因为这里还是大宁朝的气运金龙镇守。

    散去法榜,周昂身上念头涌出,又在堂中形成了另一个自己。

    而后在宁采臣等人的注视下,周昂的念头不断下沉,直接落入到大堂的地下,似乎在那地下还有一个空间。

    宁采臣心中了然,他早就知道玄鉴司就存在于大理寺的地下,只是他也没有进入过玄鉴司,不知道里面具体的情形,显然周昂此刻就是进入了玄鉴司驻地。

    周昂的念头来到地底深处,便看到那座与大理寺相似的府邸,府邸的大门上悬挂着一块漆黑的门匾,门匾上有三个血红的大字‘玄鉴司’。

    这里周昂也是第一次来,整个玄鉴司中他都没有感受到一丝气息,显然这里早已没了人驻守。

    周昂曾听柳诚说过,玄鉴司的成立也凝聚出了一头火焰法兽,只是如今似乎火焰法兽也消失不见了。

    很快周昂就来到了玄鉴司大堂,这里同样与大理寺正堂相似,只是堂中连堂案都没有,只在最里面摆放着一个蒲团。

    周昂径直走入堂中,一步步走近蒲团,这里应该就是以前柳诚坐的地方。

    等到周昂站在蒲团前,他衣袖轻轻一抖,一枚铜钱从衣袖中落出,最后稳稳的落在蒲团之上。

    下一刻蒲团之上异变陡生,一个人影出现在蒲团之上,不是柳诚又是何人。

    看到这个淡淡的人影出现,周昂并不意外,因为这只是一道投影。

    “当主公看到这道投影时,首先恭喜主公平定西北之乱,距离圣位更近一步。当主公回京之时,京都肯定早已物是人非,此乃朝野之祸,也是九州之祸。此等祸事足以改朝换代,不过这是祸事也是机遇,要怎么做主公自行决断。”柳诚的光影盯着周昂,从里面传出一段柳诚事先留下的话。

    周昂看着柳诚留下的影像,脸上竟然露出了笑容。

    原本他还有些担心柳诚,不过当听到柳诚留下的这些话后,那种担忧顿时消失。

    “柳先生啊......你这是在逼我选择啊!恐怕到现在那普渡慈航都不知道,他也被你利用了吧?”周昂喃喃自语的说道,当他说话之时柳诚的影像也一点点消散。

    玄鉴司中一切恢复如常,周昂拾起蒲团上的那枚铜钱,身形再次化作璀璨的流光,如丝带一般向上飘去。

    周昂念头出窍也只是片刻,很快他念头回归,人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走吧,去傅尚书府上。”周昂大步向外走去,直接结束了大理寺之行。

    周昂的车驾再次出现在京都街道上,这一次宁采臣提前派人前往傅天仇府上通报,说周昂要登门拜访。

    等到周昂一行来到傅天仇家门外时,傅天仇带着傅月池已经恭迎在门外,今日傅月池依旧是一身男儿装扮,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傅天仇的儿子。

    “属下恭迎侯爷。”周昂刚走出马车,就听到傅天仇的声音。

    下一刻周昂走出马车,一眼就看到一身常服须发花白的傅天仇,以及他身旁身形瘦弱的傅月池。

    看到傅天仇的样子,周昂心中微微舒了口气,至少他能感觉到傅天仇还是往日那个人,在傅天仇身上并无异常。

    “本侯冒昧来访,不会给傅尚书带来不便吧?”周昂大有深意的对傅天仇说道,今日他也是身着便服,如果不认识他的人,很难联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年轻人就是名震天下的兴建侯。

    “侯爷里面请。”傅天仇没有说什么客套话,直接身躯一侧,将周昂引入府中。

    周昂回京知道的人似乎都对他避之不及,傅天仇这明显是用实际行动表明态度。

    周昂点了点头,跟着傅天仇走入府中。

    这一次宁采臣等人也一同入内,很快傅家大门再次关闭,看上去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傅天仇在前面引路,身后跟着周昂,再后面是傅月池和宁采臣。

    一路上傅天仇什么也没说,而周昂也是什么都没问,只是傅月池一直不断的打量着周昂,眼中满是好奇。

    “这位姑娘是傅尚书的女儿?”走到一处庭院中,周昂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傅月池,而后一脸笑意的问道。

    傅月池吓得连忙低下头来,傅天仇也是微微一惊,立刻一脸歉意的说道:“让伯爷见笑了,月池是下官的次女,自幼不爱女红偏喜舞刀弄枪,如今也老大不小的,偏偏弄成了这副模样。”

    “呵呵,很好,很好!巾帼不让须眉。”周昂却不以为意,反倒对傅月池赞赏了一句。

    不过他的目光只在傅月池身上停留了片刻,而后目光移动,却是看向了庭院一侧的一间屋子。

    当周昂等人步入庭院时,房屋之中一个目光呆滞的女子缓缓站起身来,她看起来失魂落魄,一举一动仿佛没有魂一样。

    当这女子做出怪异的举止时,她一旁的丫鬟也吓了一跳,不知道这个从小就如同活死人般的大小姐今日是怎么了?

    傅家一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大小姐傅清风从生下来就丢了魂魄,这十几年来虽然身体一直在生长,但却如同活死人一样。

    往日里这位大小姐只能在下人的服侍下进食,就算出屋透气嗮太阳,也是在下人的帮助下,像今日这样自己站起来行走还是生来第一次。

    傅清风长相秀美,五官更是精致无比,肌肤吹弹可破,只是双目空洞呆滞,整个人看上去犹如行尸走肉。

    丫鬟一脸震惊的看着傅清风向窗户走去,似乎她正用空洞的双眼隔着窗户看向外面。

    “什么人?”庭院中宁采臣忽然眉头一皱,他一声呵斥,手中持刀站到周昂身前,一脸戒备的看向傅清风的房间。

    “大人不要。”见宁采臣气机锁定傅清风,傅月池也是连忙闪身,张开双臂挡在了宁采臣身前,她害怕宁采臣一刀斩出,让自己姐姐死的不明不白。

    “侯爷息怒,那是小女清风的房间,她自幼呆滞,定是一时好奇才看向侯爷的,她对侯爷绝无恶意。”傅天仇也是连忙解释道,傅清风也是他心中长久以来的心病。

    周昂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傅清风所在的房间,当他看到房中之人时,神色也是大为意外,而后忽然一笑,又看向了宁采臣。

    “清风小姐可不是看的本侯,而是看的采臣啊!”周昂笑着说道,心中已经明白了许多前因后果。

    听到周昂的话,宁采臣和傅天仇等人都意外的看向他,有些不明白周昂话里的意思。

    “采臣不想看看,清风小姐究竟是谁吗?”周昂再次开口说道,一句话依旧让人一头雾水。

    而当周昂说出这句话时,脚下已经迈开步子,一步步的朝着傅清风的房间走去。

    傅月池连忙快步跑向房间,先周昂一步进到屋内,出现在自己姐姐身边,而傅天仇和宁采臣则跟在周昂身侧。

    三人走到门外,周昂停下脚步,没有继续走进去。

    毕竟这是女子闺房,周昂还是知道礼数的,很快房门打开,傅月池搀扶着一个美貌的女子缓缓走了出来。

    “小倩?”当傅清风出现的那一刻,宁采臣身躯一颤,下意识的叫出了小倩的名字。

    此刻周岸也看到,这个傅清风的样子,与他在因果世界中见过的女鬼聂小倩一模一样。

    只是眼前的傅清风失魂落魄,仿佛一具徒有其表的躯壳。

    “侯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宁采臣心潮起伏,一脸期待的向周昂问道。

    此刻宁采臣也记起来了,一年前周昂曾说过,自己与聂小倩的缘分并未断绝,只是时机未到而已。

    周昂没有立刻回答宁采臣,而是看向傅清风,拱手说道:“傅尚书,本侯冒昧的问一句,清风小姐的生辰是?”

    傅天仇闻言一愣,他也没想到周昂问的竟然是傅清风生辰,按理说一个未出阁的女子,生辰是不会随便对外人说的。

    不过只是迟疑了片刻,傅天仇还是如实说道:“弘康九年二月十四,辰时。”

    “采臣,聂小倩是什么时候死的?”傅天仇刚一说出清风的生辰,周昂便又问向了宁采臣。

    “这.....竟然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宁采臣显然已经明白了什么,他难以置信的答了一句,再看向傅清风时目光已经明显不同了。

    “这缘之一字当真妙不可言啊!今日本侯便为傅尚书和采臣找回清风小姐的魂。”周昂一脸笑意的说道,说话之时念头又一次透体而出,而后他的身前阴阳两界自行打开,念头化作一道光带飘入其中。

    庭院之中傅天仇和宁采臣还有些不知所措,而周昂的念头已经出现在了转轮殿外。

    “周昂不请自来,请崔府君一见。”周昂的身形刚一出现在转轮殿外,声音便先一步响起。

    “哈哈,周子亲临,快快请进。”下一刻崔府君的声音从殿中传出,接着一道霞光从殿中延伸而出,霞光弥漫,一座虹桥出现在周昂脚下。

    周昂一步踏上虹桥,顷刻间虹桥变化,下一刻周昂就出现在了转轮殿中,他的身前崔府君正拱手相迎。

    “今日周某却是有事烦扰府君了,还望府君莫怪。”周昂连忙还礼,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周子但说无妨。”崔府君很是客气的回了一句。

    “想请府君查一个女鬼的下落,女鬼名叫聂小倩。”周昂直接说道,来此就是请崔府君用生死簿查询聂小倩的下落。

    崔府君闻言也不再问什么,手中生死簿出现,接着便自动翻阅了起来。

    很快生死簿自行合上,崔府君微笑着说道:“这个聂小倩是死于非命的,死后应该是去了枉死城,虽然她死的年月有些久了,那时候枉死城还一片混乱,不过既然生死簿上她的名字还未消失,倒是说明神魂未灭。”

    “哦,知道去向便好,今日不便久留,来日再找府君一叙。”周昂知道了聂小倩可能的去向,便直接告辞离开。

    很快周昂念头离开转轮地府,直接跨空出现在了枉死城。

    回到枉死城周昂可比去转轮地府随意多了,他以出现那些阴兵鬼将也是纷纷跪迎,很快姜无畏和诸葛卧龙也出现在了他面前。

    不过因为上次与南洋神君大战,姜无畏和诸葛卧龙都伤了元气,今日看起来也还没有完全恢复,似乎这两人最近也一直在恢复伤势。

    只是今日周昂看到这一人一鬼时,发现气息截然相反的一人一鬼竟然有些相互融合的味道。

    “二位的气息?”周昂也没把自己当外人,直接就开口问出了心中疑惑。

    诸葛卧龙和姜无畏对视一眼,而后诸葛卧龙笑着答道:“不久前与南洋神君交手,老夫与老鬼联手,意外发现浩然之气与他的轮回鬼气融合还能爆发出意想不到的力量,后来我们尝试将两种力量融合,没想到竟然成功了。”

    周昂闻言也是大感意外,按理说浩然正气克制一切妖魔鬼怪,可诸葛卧龙的浩然正气竟然能与姜无畏的鬼气融合,如果不是诸葛卧龙亲口说出,连周昂都不会相信。

    “这世间力量没有绝对,浩然正气是气,鬼气是气,戾气也是气,我与老匹夫这次尝试,其实也发现了一条可能存在的圣道,这条道便是融合天下诸般气,万气归一,返本归元,或可证道。”姜无畏对周昂没有丝毫隐瞒,甚至将他与诸葛卧龙的发现悉数告诉了周昂,他所说的或许就是一条全新的圣道。

    “万气归一,返本归元?没想到二位竟然共同参悟出了如此圣道!”周昂有些感慨的说道,只是他更感慨的是两个性格阵营完全不同的存在,竟然最后能共同参悟圣道。

    “唉,差点忘了正事,今日前来枉死城,是想找一个叫聂小倩的女鬼。”周昂忽然想起今日来枉死城的目的,于是道明来意。

    “来人,去查查是不是有个叫聂小倩的女鬼,有的话立刻带来。”姜无畏闻言立刻吩咐一句,枉死城没有生死簿这种圣器,可做不到瞬间查出一个鬼魂的来历去处。

    姜无畏的命令层层下达,好在枉死城也是次序井然之地,很快一个鬼将便带着一个女鬼出现。

    当看到这女鬼样貌时,周昂知道这就是聂小倩了。

    “咦,这女鬼相貌倒是不错,贤婿啊......你跑到我这里来要一个漂亮女鬼,这让本王很为难啊!”姜无畏看到聂小倩的样子,却有些为难的说了一句。

    周昂闻言顿时一脸无奈,知道姜无畏肯定是误会了,于是开口解释道:“其实也不是我要找她,而是我手下的宁采臣与她有夫妻之缘,我这也是做个牵线搭桥之人。”

    “还好还好,如此最好!”姜无畏长舒一口气,他虽然也觉得男人三妻四妾没什么,可如果这女鬼真是周昂要的,他可没法对姜小昙交代,一听不是周昂自己要,顿时没了心理负担。

    周昂去了一趟转轮地府,又去了一趟枉死城,不过在宁采臣和傅天仇眼中,却只过去了片刻。

    片刻之后周昂身躯一动,那无数念头再次回归。

    只见他脸上露出微微笑意,而后手臂一抬,对着不远处的傅清风轻轻一挥衣袖,下一刻一道淡淡的人影从周昂衣袖中飞出,顷刻间没入傅清风的身躯中。

    傅清风身躯一颤,很快双目之中出现神采,整个人的气息也为之大变,再看时已完完全全是个活生生的人了。

    “清风.......”傅天仇感觉到自己女儿的变化,神色激动的唤了一声女儿的名字。

    傅月池也感觉到身旁姐姐的变化,无比激动的握着姐姐的手。

    “爹爹,月池!”傅清风张口叫了一声,生平第一次开口说话。

    “太好了,太好了,姐姐恢复正常了。”傅月池越发激动起来,她围着傅清风上下打量,激动的像个小孩。

    宁采臣有些出神的看着傅清风,当他听到傅清风的声音时,身躯也是下意识的一颤,而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似乎察觉到宁采臣有话要说,傅清风目光看向宁采臣,对着他微微屈身行了一礼。

    虽然什么话也没说,但宁采臣能够明显感觉到到,傅清风的眼中有一抹不易察觉的柔情。

    “咳咳,采臣啊!清风小姐魂归,这记忆融合会有个过程,凡是循序渐进,毕竟她也是傅尚书的千金。”周昂忽然出声说道,一句话看似平常,却明显是对宁采臣说的。

    听到周昂的话,宁采臣快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而后定了定神,强行做出一副镇定的样子。

    片刻之后傅天仇的书房中,只有他与周昂还有宁采臣三人,书房门窗紧闭,三人也都是神色肃然,显然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