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44章 兴建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主公此番打算带多少兵马回京?”大堂之中崔文山再次躬身询问,他这一问其实也是代江都在问。

    所有人都知道,周昂此番回京不是去享福也不是享受风光的,而是真正的危机四伏,虽然京都还有三万江南大营的兵马,但相比于京都的情况,这三万兵马已经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

    “按例郭北营随行吧,毕竟那是我的亲卫营,旁人也无话可说。”周昂随口就说道,似乎这个问题他也早就考虑到了。

    “随行的人员老师可定下了?”下一刻葛良工又开口问道,她的眼神明显有些期待。

    周昂看到葛良工的神情,微微一笑的说道:“良工自然与我一同回京,另外燕赤霞和宁采臣要统帅郭北营,自然也要回京,就你们三人吧。”

    听到周昂第一个就要带上自己,葛良工面露喜色,不过他人却觉得周昂此举有些轻率。

    “主公,京都危机四伏,要不要再多带些人手?”这次说话的是罗万化,这个原会稽书院的院长,如今已经接替了宁采臣的职位,成了布政司参议。

    周昂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正因为危机四伏,你们才应该留在西北,如今西北反倒是最安全的地方,我是怎么来的西北,就怎么样回去。”

    见周昂心意已决,一众部下便不再说什么。

    一年前周昂确实只带着宁采臣和燕赤霞还有三千郭北营来的西北,不过这短短一年时间,西北已是真的人才济济。这里不仅有十余万大军,更有王晋生、周元让、陈不让、罗万化、崔文山、温如春这些文臣武将,加上江都公主居中调度,西北确实是现在最安全的地方。

    就在周昂商议回京事宜的时候,文华殿的殿门再次被国师推开,小皇帝看到国师走入,连忙起身相迎。

    “陛下,兴建伯就要回京了,这是对兴建伯的封赏,陛下盖印吧!”普渡慈航走到小皇帝跟前,直接从衣袖中抽出一卷圣旨。

    这圣旨小皇帝事先根本不知道,而内容也是普渡慈航早就拟好的,小皇帝似乎只是一个盖印的工具。

    小皇帝接过圣旨,认真的看了起来,只是当他看到圣旨的内容也是微微色变。

    “这样不好吧?仅仅进爵为侯,又说另有任用,却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加官何和封赐,恐怕会让天下人心寒的,毕竟西北大胜,兴建伯已是名副其实的中兴之臣了。”小皇帝有些为难的说道,他看到圣旨上只说册封周昂为兴建侯,但却剥夺了他的陕西布政使官职,不仅没有其它任命,甚至连金银锦缎的象征性赏赐都没有。

    普渡慈航脸上永远是那幅祥和的笑容,仿佛他的脸就是一张不会改变的面具,忽然他的双目之中一丝金光闪过,接着小皇帝后背上那条金色的蜈蚣一亮,下一刻小皇帝双目又变得呆滞起来。

    “陛下可知,如今兴建伯如日中天,更是有人称他周圣了。陛下想想看,这天下以后究竟是皇帝说了算?还是圣人说了算?”普渡慈航的声音如同魔音般响起。

    当小皇帝听到普渡慈航的话后,双目之中涌现出许多负面的情绪,有怨恨残忍等等不一而足。

    “天无二日,国无二主,陛下当有决断,这天下不该有圣人的!”普渡慈航继续说着,声音极尽蛊惑。

    小皇帝神色越发狠厉,终于他转身拿起御案上的一枚印玺,重重的盖在了圣旨上。

    这枚印玺只有拳头大小,是皇帝日常所用,按理说册封侯爵这么重要的圣旨,应该用那枚传国玉玺才对。

    说到传国玉玺,这件大宁朝最重要的东西,自从元象帝驾崩后,便一直由太后刘娴保管,至今依旧保存在慈宁宫中。

    而此刻太后手中正拿着这枚传国玉玺,脸上愁云密布。

    “魏公公,哀家感到传国玉玺中大宁气运又弱了几分,我们虽然有传国玉玺守护,让那普渡慈航不敢近身,但是等到玉玺之中气运耗尽,恐怕就是我们的死期了。”太后声音低沉的说道,原来她不是真的抱病在慈宁宫中,而是一直在保护传国玉玺。

    当然也因为传国玉玺的存在,才让普渡慈航有些顾忌,只能将慈宁宫隔绝开来。

    “娘娘,兴建伯西北大胜,应该不日就要还朝了,只要兴建伯归来,咱们就算大功告成了!”魏思贤出言宽慰着太后,这个司礼监掌印太监倒是一直不离不弃的守护着太后。

    “也只有盼他能早日归来了。”太后叹了一口气说道,她也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周昂身上。

    很快京都的圣旨终于抵达西北要塞,听到周昂被封为兴建侯,整个要塞都是一片欢腾,不过西北高层都发现了,除了一个侯爵之外,朝廷对周昂果然再无其它封赏。

    而圣旨一道,也就意味着周昂很快就要启程了。

    不过在离开西北要塞之前,周昂带着姜小昙和葛良工,来到了安幼舆家。

    知道周昂要来,安家早就准备好了一切恭迎周昂,连尚在襁褓之中的安家小孩,也被一个丫鬟抱着。

    周昂在安家只待了片刻,好像留下了什么东西,同时也给那孩子取了一个名字。

    名字很普通,就单名一个平字,从此以后花姑子的孩子就叫安平。

    等到周昂离开西北要塞这一日,整个要塞再次万人空巷,从城里到城外道路两侧都是密密麻麻的人群,这些人自然都是来为周昂送行的。

    周昂与姜小昙坐在马车之中,车驾两侧分别是燕赤霞和宁采臣,后面跟着的就是三千郭北营士兵。

    从马车驶出布政司衙门的那一刻起,周昂就撩起车帘,望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人群。

    很快队伍就出了要塞,而在要塞城下,更多的人早已恭候在这里。

    除了大量的百姓之外,则是江都公主带着西北群臣,还有肃王府的人在这里送别周昂。

    周昂走出车厢,就听到人群之中齐声响起:“恭送侯爷。”

    站在车辕处的周昂,对着人群深深一躬,而后他声音洪亮的说道:“西北能有今日,非我周昂一人之功,全赖诸位众志成城,今日我虽离开,心却永远与诸君同在。”

    这几日之中江都等人早已与周昂单独道别过了,所以今日更多是的一种形式,在城外倒也没多说什么,随后周昂便回到车中,队伍继续启程向京都方向而去。

    只是周昂的队伍向东而行,在队伍的后面还有许多人跟着,这些人似乎还想继续送行,就这样默默的跟在后面。

    又行了五十里地,周昂叫停队伍,终于再次走出车厢,对着身后人群又是一拜:“诸位还是回去吧,便是千里相送也终须一别,诸位的情义我心领了。”

    周昂出门叫停了相送的人群,在确定这些人不继续跟上之后,队伍才再次启程。

    队伍继续行走,已经走出了西安府地界,因为是马车赶路,加上郭北营也不是普通士兵,所以这行进的速度非常快。

    “侯爷,前面似乎有人拦了去路。”眼看队伍就要出了陕西地界,宁采臣的声音忽然在车窗外响起,而队伍的行进速度也明显慢了许多。

    周昂闻言弯腰走出了车厢,他看到不远处立着一人,那人撑着一柄伞,正背对着自己的方向。

    看到前方的身影,周昂却忽然面露微笑,而后大声的朝着前方喊道:“让师妹久等了,车马已备好,就请一同上路吧。”

    听到周昂的声音,远处那身影缓缓转过身来,正是素娘熟悉的样子。

    周昂的车驾后还跟着两架马车,其中一个坐的是葛良工,开始许多人还好奇,周昂为什么多准备一辆马车,现在看来就是为素娘准备的。

    素娘轻轻一笑,什么话也没说,身躯直接化为一道流光就落入那第三辆马车之中。

    如今跟在周昂身边的都是绝对的心腹,对此没有任何表现出一丝好奇,很快队伍继续前行,只是这一次整个队伍行进的速度明显更快了,快的都有些不可思议。

    原本陕西距离京都至少也有十来日路程,但是周昂只用了三日便出现在顺天府,距离京都已经不足一日路程。

    到了顺天府周昂倒是放缓了行进速度,整个队伍开始按照正常的速度向京都进发。

    “侯爷,京都有消息传来,国师封锁了侯爷回京的消息。而且朝廷并没有派百官出城迎接,皇帝至今没有接见侯爷的安排。”燕赤霞将刚刚得到的消息告诉了周昂,这种结果让燕赤霞等人也是心中有些愤怒。

    毕竟周昂是功臣归来,百官出城迎接,皇帝设宴接风,这些都是最正常的惯例和流程。

    但现在这些不仅都没有,甚至还刻意封锁周昂回京的消息,让百姓们根本不知道周昂这个中兴名臣回京了。

    “不敢让百姓知晓,说明他怕了,不管他如何封锁消息,我还是回来了,继续向京都前进。”周昂抬头看着京都方向,却不以为意的说了一句。

    此刻京都一片祥和,街市如常,一切都没有任何异常,同样绝大多数人也不知道兴建侯是今日回京。

    只是永昌里的兴建伯府,如今已经换上了兴建侯府的匾额,那个关闭了近一年之久的府门今日终于大开了。

    管家周慎从一早就站在台阶上张望着,府中下人更是忙碌不已。

    周昂的队伍距离京都越来越近,还有十里的时候队伍再次停下。

    “燕赤霞,你还是带郭北营前往密云大营,没有我的命令不可擅自出动。”周昂一脸肃然的说道,并没有让郭北营随自己入城。

    “我们离开京都快一年了,王太常和贺康都遭遇意外,这京都恐怕处处都是危机,若无郭北营在侯爷身边,如何保证侯爷安全?”燕赤霞很不放心的说道,他们都知道如今的京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危险。

    尤其是周昂自行散功以后,他的肉身已经与普通人无异,现在周昂怕的不是什么神通术法,而是来自普通人和武者的威胁。

    如果没有高手保护,如今一个武道高手就能轻易的取了周昂性命。

    “正因为京都处处危机,所以才要更加小心谨慎,带兵入城可是大忌,若郭北营真的入城,便正好中了国师的计。”周昂摆了摆手说道。

    听到周昂解释,燕赤霞顿时心中一惊,也明白周昂说的有道理,当下便遵照周昂的吩咐,带着郭北营朝密云大营而去。

    最后三驾马车,在宁采臣和三十个亲卫的护送下,低调的来到了京都的朱雀门外。

    “侯爷,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啊,按理说这个时候朱雀门应该人流如织的,可眼下竟然空无一人。”距离朱雀门尚有数百丈,宁采臣便皱着眉头俯身在车窗外说道。

    此刻朱雀门还是打开状态,城门处也站着几个兵丁,城楼上也插着旗帜,但是却看不到一个进出的百姓。

    “不必在意,直接进城。”周昂端坐在车厢中,双眼微微的闭着,此刻他的声音也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姜小昙坐在周昂身旁,她也能感觉到气氛明显变得有些肃杀起来,越是靠近京都,这感觉就越发微妙,似乎曾经一片繁华的京都,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变成了龙潭虎穴。

    宁采臣一手下意识的落在了马鞍旁的刀柄上,接着他一裹马腹,一马当先的走到了队伍的最前方,缓缓的朝着洞开的城门走去。

    身后马车和护卫紧紧随行,只是速度明显又放缓了不少,似乎他们每走出一步都异常小心谨慎。

    周昂的队伍距离朱雀门越来越近,忽然那城门内响起一阵密集的马蹄声,那声音震耳欲聋,一听便有上千铁骑移动。

    宁采臣眉头一皱,下意识的抬起手来让队伍停止前进,很快他便看到在朱雀门后的瓮城之中,上千骑兵如潮水般涌出朱雀门。

    几个呼吸之后,朱雀门下千骑列阵,那阵势明显是挡在周昂前方。

    “大胆,你们是什么人?可知这是兴建侯的车驾?还不快让开。”宁采臣直接抽出大砍刀,此刻他心中也是气愤不已。

    他从郭北县开始便跟着周昂,何曾遇到有人敢挡在周昂车驾前,更不要说如今周昂身份尊贵,更是大宁朝的中兴的之臣,世人心中可与古代圣人媲美的圣贤。

    “兴建侯吗?本将军等的就是兴建侯。”宁采臣话音刚落,那骑兵军阵之中便有一个声音响起,接着军阵从中间分开,而后一个骑着高头大马,身着金色铠甲的武将缓缓走了出来。

    “大胆。”宁采臣见来人嚣张,心中已是忍无可忍,手中砍刀一挥,就要一道朝着金甲武将斩下。

    不过就在宁采臣即将出刀的刹那,周昂的声音忽然在他耳畔响起:“采臣,休得无礼。”

    听到周昂的声音,宁采臣又将砍刀收回,此刻周昂也缓缓的走出了车厢,他站在车辕前,正略带笑意的看着那个金甲武将。

    “镇国将军,本侯有礼了!”下一刻周昂主动朝着金甲武将拱手施礼,口称对方为镇国将军。

    镇国将军自然就是王元丰,只是往日里周昂总是亲切的称呼他为元丰,而今日再见,两人似乎都变得陌生起来,好像从来都不认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