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43章 风雪离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昂的这番话让所有人都不寒而栗,即便眼前这些人已经成为半圣,有着自己圣道目标也不能例外。

    当任何人知道自己可能只存在于别人的念头之中,这种感觉恐怕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释然。

    “不对啊,如果真如周兄猜测的那样,那此刻周兄的举动应该逃不过那个存在的感知,那个存在应该出手干预这一切才对。”寂静的风雪之中,最先开口的竟然是锦瑟。

    听到锦瑟之言,教宗等人也是微微颔首,表示赞同锦瑟的分析。

    “锦瑟娘娘说的有道理,如果圣人是参悟了这个秘密的,那么他们又去了哪里?还有天照大神去了什么地方?”崔府君也跟着道出了一些疑惑,他们都不否认周昂的假设,但是周昂的这个假设中也存在很多令人费解的地方。

    周昂对着众人点了点头,而后接着说道:“诸位所言我也思虑良久,恐怕这些都只有成圣之后才能解答了。”

    “那周子今日告诉我等这些,不会只是要扰乱我等道心吧?”白莲圣女一脸笑意的看着周昂,她这话也问出了其他几人的疑惑。

    周昂将几人找来,自然不是想用这个来扰乱他们道心,于是他开口说道:“我一人之力终究有限,此事与诸位也是息息相关,因此我有个提议。”

    说道此处周昂略微一顿,目光与几人一一对视,并没有急着讲出自己的提议。

    几人感受到周昂的目光,也都相继点头,而后等着周昂继续讲下去。

    见几人点头周昂便再次说道:“仅仅在此事上,我想与诸位达成同盟,若有发现我等可互通有无,或许这也关系到成圣的关键。”

    周昂说罢便静静的看着教宗等人,等着几位半圣做出决定。

    很快崔府君就率先开口道:“本君自然没问题。”

    “我也没问题。”

    “可以”

    “妾身也没问题。”

    紧随崔府君之后,教宗、大祭司、圣女也跟着说道,都很爽快的应了下来。

    周昂说的其实也很明白了,所谓同盟也仅仅是在这件事情上,也就是说明面上各方势力的战争该怎么打还是怎么打。

    “既然没什么事,那本宗便先行一步。”此事一定,教宗就直接开口,似乎他有什么要紧的事。

    下一刻教宗身躯虚化,接着一阵空间激荡,人便已经消失不见。

    “本座也告辞。”

    “妾身告辞。”

    紧随教宗之后,大祭司和圣女也急急忙忙的告辞,好像他们都有什么急事。

    周昂目送几人离开,这一幕他倒丝毫不意外,毕竟教宗等人都活了极长的岁月,估计知道的事情也不少,而且这些人手上很可能还有极为古老的典籍或者某种记载,此刻急匆匆的离开,多半也是回去查询相关的线索。

    等到三教之主离开,崔府君也对着周昂和锦瑟一拜,而后目光有些别样的看向两人,脸上带着笑意说道:“那就不打扰二位了,本君也告辞了。”

    “呃.....府君走好!”周昂回身一拜,他也是被崔府君一句话呛得不知所措。

    你告辞就告辞,非要扯上什么不打扰二位这种话,周昂感觉崔府君也有不正经的时候。

    等到崔府君走后,雪山之上便只剩下周昂和锦瑟两人了。

    崔府君最后一句话让周昂和锦瑟只是相视一笑,两人都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些许无奈。

    “锦瑟啊,如果我们只是存在于那位的念头之中,所有的一切其实一开始已经注定,若有缘便躲也躲不掉,若无缘那争也争不来。我们的一切并不属于自己,这么说你该明白了吧?”周昂一脸正色的对锦瑟说道,他虽然说的相当委婉,但意思也表达的非常明确。

    锦瑟闻言神情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她一脸坦然的看着周昂,忽然说了一句:“锦瑟明白周兄的意思,我想给周兄讲个故事,不知周兄可愿一听?”

    “自然愿意,在下洗耳恭听。”周昂想也没想的就说道。

    “在前朝咸淳年间,第七代东海侯薛崇华有一个独女,因为是侯府唯一的小姐,她从小就受到百般宠爱,自幼便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她以为自己就会这样无忧无虑的过上一辈子......”锦瑟距离周昂很近,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每一个字都清晰的落在周昂耳中。

    当周昂听到锦瑟这个故事是从前朝东海侯开始,他便知道锦瑟要讲的就是自己的故事。

    前朝的咸淳时期,其实也是王朝末期了,那时候朝廷已经偏安江南一隅,而东海侯薛崇华便是咸淳年间的水军统帅,也是咸淳年间江南地区的实际掌控者。

    而且周昂早就知道,东海侯薛崇华就是锦瑟的父亲,也就是百姓口中的薛侯。

    周昂没有打断锦瑟的故事,只是站在风雪之中听着她继续诉说。

    “那时候朝廷羸弱,薛侯苦苦支撑,然而大厦将倾,又岂是他一己之力可以力挽狂澜的?可笑薛侯竟然打起了借外族之兵平内乱的打算......”锦瑟继续讲道,神情也开始变得有些自嘲起来。

    而锦瑟这几句话也是听得周昂微微一愣,因为锦瑟口中的事史书中竟然没有记载,薛侯也没有借外族之兵平乱的行为。

    锦瑟明显也看出了周昂的疑惑,随后便解答了周昂心中的疑惑,只听她继续说道:“薛侯要借的正是东夷出云国之兵,而借兵的代价便是用他唯一的女儿和亲,让那个十六岁的女孩嫁给出云国主,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头。”

    听到此处周昂已经明白了许多,他记得锦瑟曾经说过,她就是出嫁的时候死在了东海的风浪中。

    恐怕也是因为锦瑟的死,让薛侯没能和出云国联盟,也就没有外族之兵来九州的事。

    而周昂隐约知道,差不多也是同一时期,那个出云国老国王死后不久,出云国发生了争夺王位的内乱。

    原本与出云国还实力接近的扶桑国顺势而起,侵占了大量出云国领土,后来便发展成了如今扶桑国在东夷一家独大,出云国也沦为扶桑附庸的局面。

    “那个女孩如行尸走肉的登上了前往出云国的海船,周兄能理解那个女孩的绝望和无助吗?”锦瑟继续讲着,此刻她一脸惨笑,那个女孩讲的自然就是锦瑟自己。

    周昂轻轻的叹了口气,他没有回答锦瑟,不过看向锦瑟的目光多了几分同情。

    “那个女孩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她也不需要谁来怜悯,虽然她无法掌控自己的人生,更无法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但是她有一点却是自己能够掌控的!”锦瑟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兴奋起来。

    周昂看着锦瑟明显不正常的样子,心中竟然有些难受,而后悠悠的开口问道:“所以,她不是死于海难,而是自己跳进海里的?”

    “对,她是自杀的,至少她还能决定自己的生死。”锦瑟对着周昂点了点头,似乎此刻的她才是她真正的样子。

    听到这个故事周昂心中百感交集,此刻他竟有种恍惚的感觉,他发现所有的故事背后,其实都还有另一番故事。

    “谢谢你锦瑟。”忽然周昂看着锦瑟认真的说道,锦瑟的故事其实让周昂也明白了许多。

    或许所有人都只存在于别人的念头中,但是正如锦瑟的选择一样,即便一切都不由自己掌控,但就算死也要活出一个真正的自己。

    “你我之间何需说谢字?周兄知道吗?当日在给孤园中,锦瑟又一次绝望了,那一次我也以为必死无疑,而那次若死后便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但是周兄在那时候走入了我的生命里,从那一刻起我又找到了生命的方向,从那以后我就觉得,活着是多么的好!”锦瑟神色坦然的看着周昂,此刻她也终于将隐藏在心中许久的话说了出来,这些话无异于就是表白。

    周昂认真的看着锦瑟,直到今日他才是真正的认识锦瑟,原来这个看起来柔弱善良的女子,其实内心世界是无比强大的。

    “好了,谢谢周兄听我讲完这个一点都不好听的故事,那么我也该走了,周兄放心以后我都不会再缠着你了。如果有用得上锦瑟的地方,周兄派人来碧真宫知会一声便可。”锦瑟脸上露出平静的笑容,她说话之时也慢慢的转过身去。

    周昂看着风雪中锦瑟孤单的背影,心中竟然莫名的有些哀伤,虽然锦瑟最后看似坦然,似乎完全看开了,但周昂明白,以锦瑟那么要强的内心,恐怕这一切只是她强装出来的笑颜。

    风雪之中锦瑟的身影渐渐的模糊,她没有向崔府君等人那样直接破开虚空离开,而是一步步的走在雪地上,与周昂渐行渐远......

    “锦瑟.....”忽然,周昂下意识的叫到锦瑟的名字。

    他的声音不大,在风雪之中更是显得缥缈凌乱,但是片刻后锦瑟身躯一颤,明显还是听到了周昂叫自己。

    锦瑟背对着周昂,她先是微微扬起了头,顿了片刻之后才转过身来,脸上依旧是那淡淡的笑容。

    “周兄还有什么事?”锦瑟的声音也很平静,只是这声音被风雪干扰,似乎又显得不是那么平静。

    周昂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锦瑟郑重一拜,而后大声的说道:“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周昂。努力修行吧,若有朝一日我们能够摆脱这个世界,那时候我才是真正的我,你也才是真正的你,那时候的我们才有资格去爱自己所爱!”

    听到周昂的话,锦瑟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美丽动人,似乎这才是她真正的笑,而她的双眼之中也明显湿润了起来。

    周昂终究还是给锦瑟留下了一个念想。

    “周兄,你一定能够成圣的。以前我不敢想什么圣道,但是从今往后,我也有了自己的圣道,我也一定要成圣,成为真正的我。”锦瑟有些激动的对周昂喊道,那风雪也掩盖不了她的声音,而且因为风雪的干扰,她喊出了从未有过的放肆。

    锦瑟觉得自己念头从未有过的通达,她最后深深的看了周昂一眼,身躯开始逐渐虚化,最后空间激荡彻底消失在风雪之中。

    下一刻锦瑟便直接回到了碧真宫中,一回到宫中,她便召见了春燕和王沂。

    “娘娘又要闭关?”春燕听到锦瑟说又要闭关,还显得有些担忧,她以为自家主人是因为感情原因而想不开了。

    “不知娘娘这次闭关要多久?”王沂作为碧真宫的总管,考虑的和春燕有些不同,他问的也更为关键。

    “不成圣,不出关!”锦瑟掷地有声的答道,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

    布政司衙门后院,姜小昙看到周昂一人回来,微微的叹了口气,她对锦瑟颇有好感,而且锦瑟与周昂的婚事还是她一手安排,如今这样的结局让她也有些不好受。

    只是事情已经这样了,说再多也无意,姜小昙和周昂都没有再提这件事,而周昂也没有告诉姜小昙自己与锦瑟最后的那个约定。

    随着西北失地被收复,三路大军更是攻入三教腹地,周昂回京的事情也终于提上了议程。

    布政司衙门之中,周昂已经开始将权利逐渐移交给江都公主。

    “崔先生就留下辅佐江都吧,另外陈不让和罗万化可以接替布政司的左右参议,这西北我就交给你了。”周昂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江都公主俨然就要成为一方女诸侯了。

    “老师,您回京的折子已经递上去数日了,朝廷却一点动静都没有,看来国师很不愿意你回去啊!”葛良工一直扮演着周昂秘书的角色,现在没了崔文山,她的工作量也大了不少。

    周昂闻言轻轻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他再不愿也阻拦不了的,如今西北大胜,于情于理我也该回京述职。准备一下吧,恐怕要不了几日公文就下来了。”

    “其实主公不妨再等等,属下担心国师会借机在伯爷的任职上做文章。一旦伯爷回京肯定会卸掉陕西布政使职务,而今朝堂被国师掌控,他很有可能会以各种理由暂不授予主公官职,到时候主公在京都就被动了。”崔文山一脸忧色的说道,这位对官场是真的看得透彻,几乎已经想到了周昂将要面对的困境。

    这一次周昂确实是携大胜之势回京,九州民望更是空前的高涨,但并不是说他前路就是一帆风顺,相反那京都之中才是真的处处危机四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