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41章 准备还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到周昂从棺椁中走出,那苍老的身躯也恢复如初,葛良工再次喜极而泣,而听到周昂重生的消息,三教大军纷纷撤退,又全部退回到百里外的大营。

    “周子圣道确实比我等更胜一筹,他用死亡来激发西北军民同仇敌忾,同时筛选良莠,没有他的要塞尚且难以攻破,而今他重生归来,我们便已彻底输了。”教宗的意念出现在大祭司和白莲圣女脑海中,他是第一个承认失败的人。

    “无妨,此番虽败我等却也见证了周子的圣道,这也算相互印证,本座只觉获益良多,这点输赢本座倒还承受得起。”白莲圣女却是不以为意的语气说道。

    对于白莲教来说,造反了千年这失败好像也确实是家常便饭了,这一次就算输了,但圣女对圣道的理解更深,虽然失败但收获却巨大,而世俗这些信徒的生死,在她眼中其实并不重要。

    “这周子为何如此都未成圣?难道他还在等什么?”大祭司的意念却满是疑惑,他同样不在意西域能否问鼎九州,到了他们的层次,所在意的唯有圣道,其它都不重要。

    而在大祭司看来,以周昂如今的成就,其实已经有了称圣的资格,但是他重生归来却没有丝毫冲击圣位的征兆。

    三教大军撤退,西北要塞一片沸腾,燕赤霞等人也落下云头,出现在灵堂外,很快就连素娘和锦瑟也站在院子里看着灵堂中的周昂。

    周昂的目光从这些人身上一一扫过,有了因果世界中的经历,周昂发现再见这些熟悉的面孔时,竟然更加珍视这一切。

    “师傅......”葛良工此刻距离周昂最近,她也是喜极而泣,虽然一张脸都哭花了,但看起来非常高兴。

    周昂脑海中还有因果世界中葛良工惨死的样子,此刻见到这个活蹦乱跳的弟子,脸上很自然的流露出笑容,对着葛良工说了一句:“良工,再见到你真好啊!”

    葛良工没有注意到周昂的话有些莫名其妙,她也只觉得看到自己师傅活了过来,这种感觉是真好!

    “夫人,让您担心了!”周昂的目光又看向姜小昙,同时双臂张开,很自然的给了姜小昙一个拥抱的姿势。

    下一刻姜小昙便在众目睽睽之下与周昂相拥,同时语气坚定的说道:“不担心,我知道夫君一定不会有事的,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回来的。”

    两人相拥也只是片刻,毕竟都知道还有许多人看着,等到两人分开之后,周昂郑重的对着堂外躬身一拜。

    “周昂谢诸位不离不弃!”这一次周昂是对着所有人说的。

    这一拜他也是真心实意,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自己死后这些人依旧坚守要塞,这分情就足以铭记于心。

    “恭迎主公归来。”下一刻所有西北文武官员朝着灵堂躬身一拜,城楼上的士兵和城中百姓也对着衙门方向跪拜,其中八成以上更是对他口称主公。

    “诸位快快请起,周某有诸位相助,何愁这天下不平?”周昂一脸笑意的说道,他这一死一生,不仅没有丧失民心,反倒让西北民心更加凝聚。

    当周昂重生归来的时候,京都国师府的祭坛上普渡慈航神色也变得异常阴沉,原本祭坛上镇压的那枚念头眼看就要破碎,可如今不仅恢复如常,明显还更加壮大了一些。

    七日前周昂身死是天下皆知,加上西北要塞布置灵堂,整个要塞一片缟素,天下所有人也都以为周昂是真的死了。

    很快周昂重生的消息也传到京都,普通百姓很多都长舒了一口气,可见周昂在百姓心中威望依旧很高。

    廊桥江南大营,原本这里也是一片缟素,傅天仇和江南大营的士兵都为周昂披麻戴孝了,如今听到周昂重生,傅天仇也是高兴无比。

    “准备一下,咱们该回京了。”傅天仇将身上麻衣一扯,对着身后一众心腹吩咐道。

    “回京?可如今朝廷已被国师把持,他更是恨不得将爹爹除之而后快,现在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傅天仇身后一个身着劲装,皮肤白皙,声音悦耳的年轻人一脸不解的问道,而此人竟然称呼傅天仇为爹爹。

    其实这大帐之中的人都知道,这年轻人根本不是男子,而是一个女扮男装的人,她正是傅天仇的次女傅月池。

    傅月池从小就不喜女红,而是喜欢舞刀弄枪,那英姿飒爽的气质丝毫不输男子,也是傅天仇得力的助手。

    “月池,你姐姐清风还独自一人留在京都府中,将她一人留在京都为父也不放心。另外西北大捷,伯爷更是死而复生,说明西北战事就要结束了,恐怕不久后伯爷就会还京,此时国师想必也会收敛一些。”傅天仇一脸期待的说道,他已经看出来了,恐怕周昂回京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陕西布政使衙门的正堂,这里早已撤掉了灵堂,一切都恢复如初,今日已是周昂重生后的第三日,堂中西北高层齐聚。

    “兴建伯,如今三教大阵已破,三教军队士气低迷,而我军正是气势如虹,请兴建伯下令我军主动出击,夺回巴蜀与河西走廊。”大堂之中江都公主第一个越众而出,提出的竟然是主动出击,收复疆域的计划。

    周昂看着江都公主点了点头,他深知江都公主有着战争指挥上的天赋,不过他手掌轻轻的压了压,示意此事暂时搁置,而后开口说道:“收复失地自然要做,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应该先做另外两件事。”

    “请兴建伯示下。”江都公主对着周昂微微躬身,虽然身份上江都公主应该比周昂更尊贵,但她明显将自己摆在了更低的位置上。

    “封神与锄奸。”周昂很平静的开口,只说了简单的几个字。

    “锄奸?”

    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疑惑起来,封神大家都能理解,毕竟封神台上还有那么多英灵,而西北还有许多城隍之位空缺,这些英灵肯定是要被封神的。

    可锄奸就让人一头雾水了。

    周昂似乎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因为他已经从衣袖之中取出了那卷金色的封神榜。

    这一次周昂封神没有筑坛举行祭祀,而是站在布政司衙门就直接开始了。

    当他口中念道一个个名字,那封神台中就有英灵出现,而后与人道气运融合,成为一个个新的城隍。

    周昂足足念了一刻钟,将封神台中的英灵全部册封。

    而这一次册封之后,西北之地八成以上的地方都有了新的城隍,那一座座城隍法域形成,虚空之中闻道碑变得更加玄妙。

    就在周昂封神之时,另外三方也学着周昂的样子封神,不过因为三座大阵被破,三教的气运明显被削弱了不少,这封神之举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了。

    “在我死的那几日,有些人心志不坚离开了西北,这本也无可厚非,毕竟人各有志。但有些人竟然利用在闻道碑获得的力量谋取私利,甚至还有投靠异族的墙头草。这天底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每个人都需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而今便是让这些人偿还因果的时候了。”封神之后,周昂缓步走出大堂,他一边说着一边抬头望向天空。

    在周昂走出大堂的时候,闻道碑再次出现在要塞上空,石碑上无数纵横交错的经纬辐射开来,每一根线条都连接着一个曾经接触过闻道碑的人。

    通过这根线条,闻道碑将无数人的念头汇聚,这些人心中的正气与善念便是闻道碑运转的力量,而这些力量汇聚又能以闻道碑为中枢,惩戒压制那些法网和城隍法域范围内的邪恶力量。

    周昂在兰台殿中看过历代的改革实录,他发现所有的改革成果不能长久维系的根本原因,并不是改革制度本身的问题,根本问题还是人心的变化。

    在所有的改革之初,万众一心的时候正直善良永远是占据多数的,这个时候邪念恶意就会被压制,自然改革也都能成功。

    但是一旦安稳的日子过久了,邪念恶意便会不断滋长,最后再次压制正直善良,从此天地失序礼乐崩颓,又开启新的轮回。

    而闻道碑的作用,更深层次的就是汇聚那些真正善良的念头,从一开始就压制甚至抹除邪念恶意。

    一旦有邪念恶意出现,闻道碑就会自动的将这些人抹杀,这样一来就可以一直保持正直良善占据主导优势,这便是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

    就在周昂话音落下的时候,法网不断延伸,在法网的另一端,一个个为了荣华富贵,心中奉行着利益至上的人,纷纷受到闻道碑的力量攻击。

    这些人轻则修为丧尽,重则念头被击碎变得痴呆起来,更严重的则是直接魂飞魄散,连转世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周昂第一次真正的意义的检验法网的作用,他的初衷便是塑造一个能够自行运转,而且不受人为操控,至少不受单独某个或者少数意志影响的执法者。

    而这个执法者就是闻道碑。

    在周昂想象的社会中,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能从闻道碑中得到最适合自己的知识,只要你愿意努力,只要为社会做出贡献,在法网之中就能获得与你贡献相匹配的报酬。

    而一旦有了与法网冲突的举动和行为,就会第一时间受到法网的攻击,不会因为你的身份或者曾经的贡献而网开一面。

    在这个世界中,强者也会受到法网的约束,而弱者也会受到法网的保护,但是你的努力与否,你的意志力与心性,又能决定你获得的地位。

    所以这不是一个绝对公平的世界,但却是一个绝对公正的世界。

    周昂重生后的第七日,西北要塞有三支军队分别从北、西、南三面而出。

    从北面出城的,是一支只有七千人的骑兵军队,而这支军队都是一人双马,每一个骑兵都是气血浑厚,身经百战的战场精锐。

    这支骑兵军队的统帅,却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少年。

    少年身穿银甲,提着一杆银枪,虽然年纪不大,却给人异常稳重的感觉。少年不是比人,正是大同陈氏的陈不让。

    在要塞的西面,一支大军浩浩荡荡的出了城,这支军队多是步兵,而且人数众多,足有六七万之众。

    这支军队的统帅有些特别,是已经许久没有露面的烽烟将军周元让,而这支军队也是曾经的烽烟军主力。

    至于南面出城的军队,则是那三万出头的佩剑儒生,而统领他们的则换成了陕西都指挥使王晋生。

    这三支大军出城,周昂也没有露面,只是江都公主在城头看着三支大军奔向三个不同的方向,似乎她才是这三支大军的幕后指挥者。

    陈不让带领七千精骑向北而行,他的目的就是收复北方失地,同时杀入北狄大草原,给予北狄各部一次深刻的教训。

    周元让的烽烟军自然是收复河西走廊,同时兵出敦煌,直接进攻西域三十六国。

    而王晋生自然是去平定巴蜀白莲教起义,彻底收复巴蜀之地。

    当这三支大军走出要塞的时候,便代表着西北战局转守为攻,这攻防的转变,也代表着原本劣势一方的西北开始占据上风。

    当然最重要的是,天下所有人都感觉到,兴建伯周昂恐怕就要还朝了。

    因为西北大胜就在眼前了,甚至那三路大军在收复失地之后,还可能攻入异族腹地,取得前所未有的辉煌战果,而这所有功绩,都将归于兴建伯周昂一人。

    当三支大军离开要塞后的第七日,布政司衙门的后院凉亭之中,只有周昂和素娘两人。

    在这后院之中,素娘倒是没有女扮男装,也没有继续使用孟龙潭的身份,而是换回了一袭女装。

    素娘本就气质出众,加上如今道法大成,一身气质更是出尘,只是随便那么一坐,便有万种风情。

    此刻亭中石桌上摆放着酒菜,亭外池中莲花盛开,再有素娘这样的美人在侧,周昂都有种置身画中的感觉。

    “师妹单独约我,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周昂目光坦然的看着素娘,没有因为两人独处而有丝毫的拘谨。

    素娘闻言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伸手提起酒壶,为周昂的杯中斟满了酒水,而后也给自己倒上了一杯。

    等到将两杯酒都倒满,素娘才缓缓的开口说道:“今日听江都公主说,陈不让的骑兵已经打到了北狄大草原,甚至还灭了两个小部落。而周元让的烽烟军也收复了河西走廊,如今已经出了玉门关。王晋生也收复了汉中,如今已经兵临剑阁。三路大军都如此顺利,师兄已经成了大宁朝的中兴之臣,而你也该回京了。”

    说话之时素娘端起酒杯,朝着周昂盈盈一笑,很明显是要敬周昂成为一代名臣,而连素娘都知道,周昂已经到了还朝的时候了。

    “你的才能做蓝田县令太过委屈了,明日我便正式下达公文,升任你为西安府尹,若你想与我一同还朝,我也会为你在朝中安排职位。”周昂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这还是他与素娘第一次喝酒,这杯酒他没有半分推辞。

    周昂刚放下酒杯,素娘便再次为周昂斟满,而后依旧笑着说道:“我才不要做什么府尹呢,师兄去哪我自然是去哪,以后这世间便再没了孟龙潭,只有一个颜素素。待你离开西北时,我便会辞去蓝田县令一职......”

    素娘的脸上升起一丝红晕,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酒,她起初说话时还有几分害羞的样子,不过越说越坦然,最后似乎带着几分醉意,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害羞的了。

    接着她继续说道:“现在我已经不是你记忆中那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的小师妹了,我可以帮你,也可以与你并肩而战了。普渡慈航比教宗他们更难对付,京都的人心比西北的千军万马更凶险,我舍不得师兄,不想再看到师兄独自前行了!”

    素娘说的话越发露骨,而周昂只是认真的看着素娘,他今日竟然没有顾左右而言它,更没有选择逃避这个问题。

    忽然周昂端起酒杯,主动的对着素娘一敬,而后先行一饮而尽,等他放下酒杯后才说道:“你我缘分早已注定,只是往后你若留在我身边,恐怕免不了许多流言蜚语,而我也无法给你什么名份。”

    听到周昂的话,素娘脸上露出喜出望外的表情,而后她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似乎她以前不曾饮酒,这两杯酒下去醉意便又重了三分,脸上的红晕也越发明显。

    不过这醉意之下,原本温婉端庄的素娘,却变得豪爽了起来,她忽然主动的抓住了周昂的手,而后将自己的脸颊放在了周昂的掌中,一脸幸福的说道:“其实这也挺好,不管你有多少红颜知己,你的师妹却只有我一人,谁都可能成为你的女人,但我却是无人可以替代的。”

    周昂任由着素娘将脸颊放在自己掌心,其实这看似亲密的举动,在周昂的记忆中根本不算什么。

    反倒是此刻素娘的样子,才真正的与他记忆中师妹的样子重合,这其实也正是周昂想要看到的结果。

    有些事情与其逃避,倒不如坦然面对,至少这样谁也不会受到伤害。

    许久之后,素娘放下了周昂的手,她抬起头来一脸正色的看着周昂,而后端起酒杯说道:“谢谢师兄,这杯酒小妹敬你,毕竟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

    素娘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而后一饮而尽,最后还一脸坏笑的看着周昂。

    周昂顿时一头雾水,不知道素娘那话里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还是跟着饮下了杯中之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