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40章 西北大捷,周子重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下一刻周昂又朝不同的方向各斩出几剑,每一剑落下九天之上神雷如柱,也跟着落在天地各处。

    一剑便是一位半圣陨落。

    然而随着周昂斩杀一位位半圣,这个世界也开始出现意想不到的变化。

    当那些半圣一个个陨落的时候,一枚枚晶莹的念头从半圣陨落的方位升起,这些念头最后全部朝着周昂汇聚而来。

    金华府衙之中,姜小昙仰望着如同魔神一般的周昂,而此刻她的神情竟也变得木然起来,身躯也还是慢慢的虚化,最后变成了一枚晶莹的念头。

    几乎在同一时间,远在杭州的吴王和江都郡主,还有正在东躲西藏险象环生的燕赤霞和宁采臣,也变成了一枚枚念头。

    而整个世界的生灵,也几乎在同一时间身体开始虚化,这些人倒没有变成一枚枚念头,不过最后也成了一缕缕的晶莹丝线,似乎也是一些零散的念头。

    整个世界都开始崩溃,最后全部融入到周昂的身体中。

    高天原的神殿之中,原本坐在神座上的天照大神缓缓起身,她看到周昂一剑斩灭天地,便起身朝着身前光团走去。

    天照大神才刚走出两步,那光团便瞬间破碎,而后那个由周昂无数念头汇聚的身影从光团中走出。

    “怎么样?在自己念头衍生的世界中,那感觉可还好?”天照大神没有与周昂继续交手,而是大有深意的看着周昂说了一句。

    此刻周昂还没有彻底从刚才的世界中醒过来,甚至他的念头中还有葛良工死后的悲痛,只是听到天照大神的话,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声音低沉的说了一句:“不好,很不好!”

    下一刻周昂抬起头来,他的念头渐渐平息,已经知道那个世界中的一切经历都不是真实的,而后又向天照大神问了一句:“我在里面待了多久?”

    “七天,正好七天时间。”天照神色如常的答道。

    听到已经过去了七天世界,周昂双目之中闪过一丝忧色,而后目光看向了西北方向。

    “放心,等你回去的时候,或许就该看到西北大捷了,你的眼光确实不错。”天照大神似乎知道周昂心中所想,忽然大有深意的说了一句,而此时周昂也感觉到闻道碑和西北要塞依旧存在,而且那人道气运和城隍法域越发壮大。

    “你的神通很了不起,在下冒昧的问一句,你可找到了自己的师傅?”周昂目光从西北要塞收回,而后认真的看着天照大神问道。

    天照大神也曾在周昂的万丈红尘之中走过一遭,因此周昂对天照大神也算是了解,而此刻周昂也明白,天照大神的绝学,有别与山河图幻境,也有别于万丈红尘,似乎她创立这种神通的目的,就是为了以因果之力寻找自己的师傅。

    “没有,我试了无数种选择,甚至连将他留在高天原都做不到。这个因果世界,虽然可以运转无数种可能,但一切存在都必须基于合理之上,所以只有一种可能,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天照大神很自然的回答了周昂的问题。

    只是周昂感觉天照大神最后那句‘不在这个世界’,这句话好像还有别的意思。

    “你为什么要帮我?”沉默片刻之后,周昂终于问出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此时周昂如何还不明白,天照大神的因果世界,说到底根本不是一种杀人的神通,而当周昂中了南洋神君的冥王三叩首后,便注定他会死亡。

    但是天照大神却将周昂大部分念头收进了因果世界,这可以理解为周昂被困在了天照大神的绝学之下,却也可以理解为,是天照大神的因果世界保存了周昂的大部分念头。

    七日之后冥王三叩首对周昂的伤害早已结束,加上周昂念头如此纯净,即便肉身已经死去七日,要重生也不是什么难事。

    听到周昂问出这个问题,天照大神忽然神秘的一笑,而后她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她的身躯将化为一枚枚纯净的念头,那每一枚念头之中都好像有一个世界,而后这些念头纷纷破碎,接着天照大神的气息竟然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

    只不过此时周昂的耳畔还响起了天照大神的声音:“在你的万丈红尘中,我补全了圣道,欠你的自然要还。圣人也只不过是找到了自己的道路,而成为圣人也仅仅是这条路的开始.....”

    周昂有些错愕的看着眼前空荡荡的神殿,天照大神念头破碎,那种行为与自杀无异,可是她最后说的那些话,又好像她参悟了成为圣人的最后一步,可这种无声无息的消失,又不像成就圣位的表现。

    一时间连周昂都不知道,这位神秘的天照大神,究竟是以自杀的方式去寻找她那个永远不会回来的师傅?还是已经成就了圣位,踏上了她口中的那条刚开始的路?

    天照大神消失不见,周昂也没有第一时间返回西北,而是站在殿中远远的看向西北要塞。

    他看到即便七日过去,西北城中依旧白幡满布,布政司衙门中灵堂尚在,甚至他看到了自己苍老冰冷的尸体。

    西北要塞上空,三教高手与要塞中的高手依旧斗得难分难解,而城墙之上普通的士兵也是将战斗进行的如火如荼。

    而且在城墙之上,周昂还看到数万身着白衣手持佩剑的书生,这些人没有西北军中士兵的勇武,但是他们身上文气浩荡,竟然能与三教大军的凶煞之气抗衡。

    “这些是江南书院的学生,没想到我的死会让这么多人奔赴西北,这天下终究还有热血之士,热血尚存这九州便灭不了!”看到数万白衣气势如虹,周昂也是欣慰无比。

    谁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这数万白衣便说明,周昂兴建书院培养读书人并非无用。

    只是周昂看到,如今指挥西北军的不是王晋生,而是换成了江都公主。

    在江都公主的指挥下,虽然西北军加上数万白衣书生,在人数依然有着巨大的劣势,但是他们还是稳稳占据着上风,加上城池之利,竟然对三教大军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而没有大祭司等人亲自出手,三教高手也并没占据上风。

    尤其是周昂还看到,三教布下的那三座杀阵,此刻也是疯狂的运转着,里面明显是有人在破阵。

    精绝阵中,仅剩下三座圣殿,周昂看到前去这里破阵的都是一些陌生的面孔,不过这些人无一不是气息强大之辈,看来自己死后还有不少的世外高人出山了。

    周昂只看了一眼精绝阵中的情况,最后目光落在了白莲阵和萨满阵中,因为他在这两座杀阵中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这两座杀阵之中不是一群人一拥而上,而是只有一人入阵,在白莲阵中,是一个身着七品官服,看起来身形有些瘦弱的身影。

    而萨满阵中,则是一个身着古老女帝长袍的女子。

    这两人正是素娘和锦瑟,不久前她们各自走入了一座杀阵,竟要以一己之力破掉这杀阵。

    看到阵中是这两人,周昂也不免有些紧张,心中也开始盘算,如果她们遇到危险,自己要不要违反约定出手救出二人。

    虽说周昂立了封神台,所有在西北战死的英灵都能得到人道气运庇佑真灵不灭,而后还能获得城隍神位,但是那城隍神位终究有许多限制,从此以后便也失去了许多自由。

    不过很快周昂就发现,或许自己的担心是有些多余了。

    只见素娘走入白莲阵中,那阵中景物变化,很快天地间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端坐,在这道身影的四周,还有无数正常大小的人影层层叠叠。

    白莲阵演化出真空家乡,还有手持宝镜的无生老母,那阵法之中扰乱心神的魔音出现,然而这一切对素娘好像没有丝毫影响。

    素娘一步步的走向无生老母,似乎也感受到了素娘的威胁,无生老母手中宝镜开始聚集起光华,眼看就要从宝镜之上射出。

    不过就在此时,素娘身后忽然想起阵阵龙吟之声,接着五条真龙虚影浮现,真龙相互纠缠盘旋,五颗龙首之中发出一声声咆哮。

    原本运转自如的白莲阵竟然在咆哮声中显得有些阻滞,虚空之中的无生老母和那些层层叠叠的人影,竟然如同水中倒影一般晃动起来,显然是大阵的运转出现了问题。

    然而这一切还未结束,下一刻素娘口中悠悠的说道,那声音如同古老的道歌,字字铿锵绵绵悠长:

    盛神法五龙

    养志法灵龟

    实意法螣蛇

    分威法伏熊

    散势法鸷鸟

    转圆法猛兽

    损兑法灵蓍

    随着素娘口中不断吐出一个个字,她的四周异象纷呈。

    五龙在她身后缠绕,一头巨大的灵龟出现在她的脚下,而后无数念头布满虚空,瞬间化为一条条螣蛇在虚空飞舞。

    还有巨大的熊罴从虚空跳出,头顶无数的猛禽虚影徘徊,身后无数的猛兽咆哮,虚空之中无尽的神草出现,素娘此刻如一位掌控天地万物的神祗,就连那无生老母在她面前都显得有些渺小。

    素娘将《本经阴符七术》修炼至大成周昂是知道的,不过那一次素娘也只是在周昂面前展示了一下,却并不知道这道门顶级功法大成后究竟有多厉害?

    周昂看到,素娘伸出手掌朝着无生老母压去,随着她手掌一动,虚空中熊罴一跃而起,巨大的前掌朝着无生老母法相重重拍去,同时无数的猛兽咆哮,在虚空中奔腾,如同兽群洪流朝着无生老母法相席卷而去。

    还有那些层层叠叠的人影,一株株灵草在虚空疯狂生长,那些人影瞬间被淹没,整个白莲阵开始摇晃不止,即便在阵外也能看到这座大阵摇摇欲坠。

    “任尔千变万化,一力破之......”素娘的声音在白莲阵中响起,那巨大的无生老母法相也在阴符七术的冲击下轰然倒塌,伴随着法相倒塌,白莲阵渐渐停止运转,方圆千里的大地都颤动不止。

    下一刻大阵破碎,西南方向代表白莲教的气运瞬间被削弱,原本气势如虹的白莲教大军也顿时显出颓势。

    就在白莲阵被破之时,北面的萨满阵中也出现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只见锦瑟娘娘站在演化出天地四时,而后整个世界又开始毁灭的萨满阵中,她身上衣袍猎猎,任凭那阵中时间疯狂流逝,任凭那世界毁灭产生的巨大力量冲击,依然巍然不动的站在其中。

    等到阵中世界经历了数次的生灭轮回,锦瑟娘娘忽然伸手朝着头顶一指,接着一座漆黑巨大的漩涡出现在她的头顶。

    那漩涡缓缓转动,仿佛要吸纳世间的一切力量,好像时间都逃脱不过。

    这漩涡就是原本重塑碧真宫的山河图所化,只是如今它已然成为碧真宫的一部分,更是与整个幽冥的气运相连,形成了一件类似生死簿的幽冥圣器。

    漩涡一出现,连萨满阵中世界生灭所产生的力量都被吸收了进去,而随着阵法的力量被不断吸收,原本运转自如的萨满阵也渐渐开始停滞,最后力量终于无法维继,连同那些布置大阵的宝物材料,统统被漩涡吸走。

    北方萨满阵顷刻间消失不见,大草原上代表着北狄的气运也瞬间削弱了三分,就连那些虚空之中正在战斗的北狄神灵都感觉力量大跌。

    三座杀阵已破其二,而那精绝阵中,最后三座圣殿也一座座被攻破,三教气运瞬间大跌,而西北要塞之中人道气运大涨,一时间士气高涨,城墙之上响起此起彼伏的呐喊声。

    “大胜!大胜!”西北军和白衣军气势暴涨,虽然这些都是普通人,但是人数的堆积,让他们的气势凝聚在一起,竟然产生了令天地为止变色的气势。

    虚空之中教宗和大祭司还有白莲圣女面色阴沉,原本他们是打算一鼓作气攻破要塞的,可现要塞非但没有攻破,自己的阵法还被破去,此刻气运更是此消彼长,如果不出手干预,这西北大战三教恐怕将会成为输的那一方了。

    “周子已亡,那约定已然失效,此时我们只有出手已稳军心,以固气运了!”大祭司的念头在另外两位脑海中出现。

    “好”教宗与圣女几乎同时做出了回应,他们都知道气运的影响巨大,此刻只有亲自出手镇压气运,才能够扭转战局。

    下一刻三道恐怖的气息从三个方向升起,那如渊如狱的威压纷纷朝着要塞用来,一时间天地一片肃杀,而要塞军民包括天空之上那些高手都感觉到巨大的危机降临。

    原本三座杀阵被迫的喜悦瞬间戛然而止,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和绝望感笼罩西北。

    即便是尚在城外的素娘和锦瑟娘娘,在那三道席卷天地的恐怖气息面前,也如同风中浮萍,虽然心有不甘,却终究没有足够的力量匹敌。

    葛良工一脸不甘的望着城外,心中对三教之主也是好一番鄙夷,不过半圣之力终究难以抗衡,最后她只能失落的回望金丝楠木棺椁中的周昂一眼。

    “老师,徒儿无能,没能保住您苦心建立的基业。师傅放心,等到要塞城破之时,徒儿便在你灵前自刎。”葛良工一脸颓然的说道,手中已多了一柄短剑。

    忽然一阵微风吹过,灵堂之中白幡舞动,绿菊的花瓣也在风中一片片吹落,那些墨绿的花瓣落在周昂的尸身上。

    下一刻葛良工惊讶的发现,那些墨绿的花瓣落在周昂的尸体上竟然瞬间化作墨绿的光点,那些光点很快没入周昂的尸身中。

    很快葛良工就难以置信的看到,随着那些光点的涌入,原本苍老干瘪的尸身,竟然在一点点的隆起,而周昂那苍老的皮肤也开始变得细腻红润起来,雪白的须发也跟着变得乌黑起来。

    不过片刻之间,那具苍老冰冷的尸身,竟然仿佛活了过来一般,除了尸身依旧静静的躺在棺椁内,感觉不到一丝生机意外,表面上看起来就像只是周昂睡在里面一样。

    “老师......”葛良工连忙跑向棺椁,她迫不及待的伸手握住周昂的手掌,入手见葛良工竟然感觉到一丝温热。

    这是不是一具尸体,而是一具鲜活的肉身。

    就在西北要塞被无边威压笼罩的时候,所有军民心中绝望的时候,一声高亢的鸟鸣从远处天际传来。

    下一刻一只浑身燃烧着火焰的鸾鸟出现在天际,而那神鸟背上,还有一个笼罩在璀璨光华中的身影。

    “是主公......”

    “师兄......”

    “周兄......”

    无数的目光望向天际,当看到那巨大的神鸟时,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布政司衙门后院一间房门缓缓打开,姜小昙一步步从屋内走了出来,此刻她已经换下了丧服,而是穿上了端庄隆重的乐平乡君的朝服。

    她一脸笑意的望着天际,看着余鸾背上那道璀璨的人影。

    很快神鸟出现在要塞上空,而后一道念头组成的光带飘然落下。

    “教宗,大祭司,圣女,枉你们皆已踏上圣道,莫非想要不顾约定出尔反尔吗?”忽然周昂威严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随着这声音出现,自三个方向朝着西北席卷而来的恐怖气息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布政司衙门的灵堂中,周昂的身躯从棺椁中缓缓站起。

    他的衣袍在微风中摆动,在众人的目光下,他缓缓的走出棺椁。

    随着周昂的出现,隐没在虚空的闻道碑也显现在要塞上空,以闻道碑为中心,纵横交错的法网显现,大地之下城隍法域的力量贯穿大地。

    天上地下,整个西北固若金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