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39章 仗剑而起斩天地(7000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夫君,爹爹派人前来传话,说让我们明日回去一趟,他要宣布一件喜事。”金华府衙后院,姜小昙将一杯参茶递给周昂,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几日前姜小昙穿着嫁衣出现在自己面前,周昂又如何能再躲避,第二天两人就在府衙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一切似乎又回到了记忆中那种相敬如宾的日子。

    周昂放下手中毛笔,这一世他没有再发表《知行论》,也没有什么布道天下的壮举,只是他看书写字的习惯依旧延续着。

    “哦?既然是岳父相邀,那便回去一趟吧,准备些礼物带回去,对了要双份。”周昂想了一下便点头应下,而后想到诸葛卧龙还在枉死城,便又补充了一句准备双份礼物。

    姜小昙看着周昂莞尔一笑,不过随即又一脸正色的说道:“听说吴王已经联络了东海龙族,如今他大势已成,夫君真的只做一个从龙功臣?爹爹曾问过我,他说如果夫君有心,枉死城会全力助你登临九五之位。”

    “你呀,还没过够造反的瘾吗?夫君之志可不在九五之位,这天地很快就要大变了,我只想守护我在意的人!”周昂习惯性的拉着姜小昙的手,目光之中满是柔情的说道。

    “管它变不变的,不管是姜小昙还是诸葛大力,能在夫君身边,我就觉得很开心了。”姜小昙随口就是一句情话,似乎这也是她的天赋,不管经历如何变化,这一点倒是永远都没有变。

    很快夫妇二人就带着礼物回到了黑山鬼域之中,只是一到枉死城,周昂就发现今日枉死城分外喜庆。

    “这是干什么?不会爹爹还要在枉死城给我们办一场婚礼吧?呸呸呸,这老头怎么想的,枉死城结婚那不是死人干的吗?”姜小昙也看到了枉死城的异常,因此还直接埋怨起姜无畏来。

    周昂和姜小昙一路踏上枉死城的大殿,两侧鬼域阴兵鬼将纷纷跪迎,口中喊着:“恭迎公主姑爷。”

    听到周昂和姜小昙回来,姜无畏主动出殿相迎,今日就连诸葛卧龙也出现在大殿中。

    周昂看到今日姜无畏穿的颇为正式,一身黑色的冕服,如同一位临朝的帝王,就连诸葛卧龙也是一身精致的儒衫,现在这样自倒真是符合了他大儒的身份。

    “这是干什么?”姜小昙瞪了姜无畏一眼,语气明显有些不善的问道。

    她是真以为姜无畏还要给她和周昂再搞一次婚礼,在姜小昙看来那就太不吉利了。

    “小昙啊,这老鬼可是人老心不老啊,人家这是张罗着给自己娶美娇娘呢!”姜无畏还未开口,诸葛卧龙倒是先略带嘲笑的说道。

    听到诸葛卧龙的话,周昂和姜小昙都是一愣,就连姜无畏也是面露尴尬。

    而后姜无畏连忙解释道:“女儿别误会,爹就是娶个妾,其实本来爹爹也是拒绝的,都是手下的小妖们张罗的,天天听她们念叨也是烦人。这不你也嫁人了,这枉死城难免冷清,我想多个人也热闹不是。不过宝贝你放心,甭管是谁,这枉死还得你说了算。”

    “你堂堂鬼王娶个妾怎么了?我又没说不让你娶,看把你急得。”姜小昙白了姜无畏一眼,对此她这个女儿倒是显得很开明。

    见自己女儿毫无意见,姜无畏顿时喜笑颜开,至于娶不娶妾什么的,其实他也不是很上心,甚至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要娶的小妾长什么样。

    接下来周昂和姜小昙坐在大殿的左侧上首,诸葛卧龙坐在右侧上首,他们后面是六大鬼将,而大殿角落里还有乐队竟然奏起了诡异的乐曲。

    这乐曲乍一听像是阳世娶亲的欢快乐曲,可仔细一听又觉得有些阴森,不过整个乐曲的旋律倒是与这鬼域挺般配的。

    很快大殿外也响起了送亲的锣鼓声,周昂端着酒杯怡然自得的饮着美酒,他对姜无畏纳妾倒是没什么兴趣,更不关心那出嫁的小妾是什么妖魔鬼怪。

    “吉时已到......”枉死城大殿中有司仪高喝一声,而后一袭火红嫁衣出现在大殿门口。

    周昂此刻也下意识的看向殿门,只是一眼周昂便看出来,那嫁衣之中是个实力低微的女鬼。

    女鬼身后还有两个侍女提着新娘子的裙摆,这鬼王纳妾可没人去迎接,而是新娘子自己走近大殿。

    新娘子缓缓向殿中走来,许多人的目光都随着这女鬼移动,连姜无畏也满意的点了点头,别人出于礼貌没有用神念去看女鬼的容貌,但姜无畏却透过盖头看到了女鬼容貌,确实是个少有的绝色美人。

    不过就在女鬼入殿片刻后,周昂目光落在了女鬼身后不远处,却看到一个头插一朵红花,拄着一根木杖的老妪,看起来老妪似乎是女鬼的娘家人。

    “槐树精?”看到老妪的相貌,周昂微微一愣,将手中酒杯重重一放,下意识的道出了老妪的身份。

    殿中之人都听到了周昂的声音,连那身着嫁衣的女鬼都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下一刻所有人都看向周昂,而槐树精则诚惶诚恐的朝着周昂一跪,然后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说道:“老身拜见姑爷!”

    这方圆万里哪个妖魔鬼怪不知道枉死城有位实力强大的姑爷,不说黑山公主对这姑爷是言听计从,就是此人本身也是绝顶的剑仙,无论妖魔鬼怪可没一个敢去招惹他的。

    “夫君认识这老妖婆?”姜小昙看周昂神色有些古怪,便小声的问道。

    周昂点了点头,而后不以为意的答道:“兰溪县兰若寺的千年树精,专取年轻男子纯阳之气修炼,擅长魅惑人心。”

    “这老妖婆可是与姑爷有过节?若有得罪姑爷的地方,本王现在就宰了她。”见周昂一语道破槐树精的来历,姜无畏脸色阴沉的开口问道。

    此刻槐树精已经吓得魂不附体,她原本是想要投靠黑山鬼王,以求往后有个靠山,可没想到莫名其妙的就被这位姑爷给盯上,眼看自己小命就要不保了。

    “王上饶命啊,姑爷饶命啊.....小妖从未见过姑爷,心中对姑爷更是无比尊敬,从不敢有丝毫怠慢。”槐树精的求生欲还是很强的,她知道自己来硬的肯定不行,便极尽卑微的朝着周昂不断磕头。

    “算了,今日是岳丈大喜之日,似乎她还是新娘子的娘家人,就不为难她了。”周昂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这一世他与槐树精没有丝毫交集,倒也没有急着杀她的必要。

    见周昂如此轻易的揭过此事,大殿之中气氛顿时缓和,槐树精更是一脸献媚的朝着周昂点头哈腰。

    “既然入了本王这门,以后就是自家人,这里没有外人,把你的盖头摘了。”忽然姜无畏对着女鬼说了一句,竟然直接让女鬼将盖头取下。

    “嘿嘿,这老鬼确实不按常理出牌,该不会是想显摆吧?老夫倒要看看,你这小妾是个什么天姿国色?”诸葛卧龙对姜无畏依然是无话不杠,而且这杠的也是不分场合。

    姜无畏对诸葛卧龙也是没辙,只是瞪了对方一眼,表示此时不想和他说话,又看向了殿中女鬼。

    听到姜无畏吩咐,那女鬼乖乖的取下头顶盖头。

    周昂也看了一眼女鬼,见这女鬼果然是天姿国色,不过他对此到没什么兴趣,便又端起酒杯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这一次是姜小昙开口问了起来,虽说女鬼是姜无畏的小妾,不过在这枉死城中,一个小妾永远算不上主人,真正的主人只有姜无畏和姜小昙。

    女鬼的心情似乎有些不好,虽然姿色绝佳,但脸色并无半分笑容,而是一脸哀怨的说道:“妾身聂小倩。”

    “小倩?”听到聂小倩的名字,周昂下意识的又看向了女鬼。

    前世的记忆中,周昂是知道聂小倩的,只是当时他救了宁采臣,却没有与聂小倩见面,他也没想到姜无畏的小妾就是聂小倩。

    此刻周昂的眉头已经微微的皱了起来,既然聂小倩出现在了这里,那岂不是说宁采臣和燕赤霞可能遭遇了不测?

    想到此处,周昂便面色阴沉的看向槐树精,不过就在他正欲开口时,殿中高手都下意识的望向了鬼域的边缘。

    就在刚才那一刻,这些高手都明显感觉到,枉死城的阴阳两界被人强行打开,明显是有敌人打上门来了。

    “怎么回事?怙照你去看看。”姜无畏神情不悦的吩咐道,目光之中明显有着杀意。

    姜无畏在姜小昙面前一点脾气都没有,但不代表这位鬼王是个善类,今日是他大喜的日子,有人闯进来自然让他很是不爽。

    周昂的神念早已涌出大殿,看到闯入鬼域的是两个书生打扮的人,其中一人青衫儒巾,周身一道如晚霞般的剑光环绕,不是燕赤霞又是何人?

    “不必去了,这两个书生是为她而来的。”就在怙照起身的会后,周昂也豁然起身,一句话叫住了怙照。

    “都是属下的错,属下这就去收拾了这两人,请王上息怒。”槐树精无比惶恐的说道,她自然知道燕赤霞和宁采臣为什么来的。

    姜无畏此刻脸色阴沉,也没有表示什么,不过周昂倒是绕过案几出现在了殿中,他看到聂小倩的脸上已经挂着两道泪痕。

    “你也给我在这待着。”周昂从聂小倩身旁走过,一股念头汹涌而出,瞬间便将槐树精定在了原地。

    所有人都一脸不解的看着周昂,下一刻只见他随意的伸出一只手掌,而后对着身前虚空轻轻一抓。

    “给我过来。”周昂口中轻呵一声,与此同时一只完全由天地元气组成的巨大手掌在鬼域之中形成,那手掌随即向燕赤霞和宁采臣抓去。

    燕赤霞的赤霞飞剑还在周身环绕,忽然他感觉一股无法抵挡的力量将他连同飞剑都给禁锢了,而后自己和宁采臣竟然不受控制的自己朝着枉死城大殿飞去。

    “完了完了.....这一定是黑山鬼王亲自出手了,真仙强者竟恐怖如斯!”燕赤霞一脸死灰的默念道,心中连一点反抗的念头都生不起来。

    很快燕赤霞和宁采臣便出现在大殿中,他们瘫坐在殿门口,看着殿内一个个气息强大的强者,心知已是羊入虎口。

    “好强,一个剑仙竟然被他随手就抓来了?”然而此刻姜无畏和诸葛卧龙都一脸震撼的看着周昂,这两人虽然也是天地间有数的强者,但自认还做不到周昂这样,轻松将一个剑仙隔空摄来。

    “小倩.....”宁采臣看到殿中一身嫁衣的聂小倩,无比悲痛的喊道,他拼命的晃动身体,可是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聂小倩看着宁采臣,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汹涌,此刻周昂正站在她身前,她只能一脸悲痛的朝着宁采臣摇了摇头,也不敢贸然上前。

    “他们又是谁?”终于姜无畏有些愤怒的声音响起,眼前这情形他自然也看出了许多。

    这一次周昂没有开口,也是目光平静的看向槐树精。

    下一刻槐树精越发惶恐的说道:“王上息怒,这书生叫宁采臣,一直想引诱小倩,另一个叫燕赤霞,是个爱管闲事的家伙。”

    槐树精说话之时,气机已经锁定燕赤霞和宁采臣,她话音落下,便已经朝着燕赤霞和宁采臣伸出手掌,她掌上五指张开,就有五根藤蔓如毒蛇般的射向燕赤霞和宁采臣。

    “老妖婆,这里何时轮到你动手的?”眼看槐树精的藤蔓就要靠近燕赤霞和宁采臣,周昂的声音再次响起,同时他只是轻轻的对着槐树精一甩衣袖,下一刻槐树精就直接倒飞出去,直接砸在了大殿的石柱上。

    “姑爷饶命,姑爷饶命。”槐树精一下就感觉受了不轻的伤,她也不明白这个姑爷怎么突然对自己下这么重的手,求生的欲望让她只知道不停的求饶。

    燕赤霞和宁采臣都张着嘴惊讶的看着周昂,他们可是知道槐树精厉害的,不久前燕赤霞还差点被槐树精打死了,可如此厉害的千年大妖,竟然在周昂面前连招架之力都没有。

    然而下一刻让所有人更加不解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周昂一步步走向燕赤霞和宁采臣,而后手臂对着远处的槐树精一抬,那衣袖之中一道剑光射出,接着剑光从槐树精身上透体而过,顷刻间槐树精的身躯就燃气一团火焰,眨眼之间便化为灰烬,彻底的神形俱灭。

    “岳丈,这妾你恐怕是纳不成了。”周昂背对着姜无畏,语气如常的说了一句。

    此刻姜无畏也还有些震撼,那槐树精怎么说也是元神境大妖,却被周昂随后化为灰烬,这周昂到底有多强,连他这个真仙鬼王都看不透。

    “这槐树精忒是胆大啊,连本王都敢骗,贤婿杀的好,既然小倩已有意中人,该怎么处置就由贤婿定夺了。”姜无畏很快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周昂一直盯着燕赤霞和宁采臣,看得两人心中直发毛。

    不过周昂此刻心中却是有些难受,他没想到自己最信任的两个朋友,这一世还是出现在了自己身边,而且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他们的出现正如姜小昙出现那般,即便自己刻意回避,依旧无法改变关键的命运。

    片刻后周昂深吸了一口气,他朝着燕赤霞和宁采臣轻轻一甩衣袖,就在他甩动衣袖的刹那,燕赤霞和宁采臣都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不过两人没有等来死亡,而是又听到了周昂的声音:“这里是一篇鬼修之法,待小倩修炼之后能够重聚肉身。你们走吧,带着小倩去过你们向往的生活。”

    两人惊讶的看着周昂,此刻他们发现自己身后再次出现阴阳通道,通道的另一头确实是阳世,而周昂身上还有一枚念头飞出,直接没入聂小倩的眉间。

    “????”此刻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周昂这一套操作简直让人应接不暇。

    只是还不等燕赤霞和宁采臣开口询问,周昂已经转过身去,接着他衣袖又是微微一荡,这两人一鬼直接被甩入阴阳通道,顷刻间就消失不见。

    出现在阳世的燕赤霞等人是真的恍若隔世,他们原以为这趟枉死城之行会异常凶险,可结果却如此轻松,简直就是皆大欢喜的局面,只是那个看起来无比厉害的男人,为什么这样做?

    “那人是谁?”许久之后宁采臣有些茫然的说了一句。

    “他是黑山公主的夫君,阳世的金华府尹,也是那个传说中的青鸾剑仙。”最后还是聂小倩道出了周昂的身份。

    她在被槐树精安排嫁给姜无畏做小妾前,自然被灌输了许多枉死城的信息,其中有几个万万不能得罪的人,里面就有一个是周昂。

    枉死城中一场盛大的典礼草草结束,所有人都默契的不去谈论此事,而周昂自然带着姜小昙返回了金华府。

    “夫君好像认识那个燕赤霞和宁采臣?你虽然对他们没有好脸色,但我能感觉到,你很在意这两个人!”府衙的后院之中,姜小昙有些好奇的对周昂问道。

    周昂从身后搂着姜小昙,享受着两人在一起时才有的短暂宁静,虽然他很不愿谈及这些,不过姜小昙所问,他又没有不回答的理由,于是周昂开口答道:“两个很有趣的人,如果有机会,或许以后还能再见。”

    虽然周昂让燕赤霞和宁采臣离开了,但他有种感觉,似乎这两人最终又会回到自己身边,就好像姜小昙这样。

    姜小昙闻言也不再说什么,一脸幸福的肩头靠在周昂的肩膀上,她也很享受这种与周昂单独在一起的时光。

    不过美好的事物总是短暂的,似乎这也是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

    “大人,不好了!有紧急军情。”很快就有府中衙役急匆匆的跑了出来,打破了这美好的宁静。

    周昂无奈的与姜小昙分开,而后神色从容的走出了房间。

    “怎么回事?”

    “殿下传来急报,说西北出现大战,西域、北狄、还有巴蜀白莲教大军共计二十余万,已经攻破陕西大半府县,如今已兵临西安城下。另外南蛮诸部也蠢蠢欲动,东夷诸国水军也开始集结了,殿下让您赶快去杭州商议对策。”衙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而说出的话竟是让周昂都始料未及的。

    “怎么提前了这么多?南蛮和东夷为何此时也发兵了?”周昂心中大惊,这四方诸夷还有白莲教起事,起码比他记忆中早了整整一年。

    “怎么回事?”似乎听到了衙役的话,姜小昙也一脸忧色的走了出来。

    看到姜小昙,周昂忽然心中一紧,接着大叫一声:“不好,夫人在家等我,我有急事去去就回。”

    下一刻周昂直接放出飞剑,而后余鸾化为神鸟,周昂轻轻一跃落在余鸾背上,接着巨大的神鸟振翅高飞,瞬间没入天际消失不见。

    只是姜小昙看到,余鸾飞行的方向不是杭州,而是朝着西北方向而去的。

    还未到西安,周昂就看到巨大的西安城已经火光冲天,那北狄、西域、白莲教的大军已经攻破了这座千年古都,城中一片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整个西安地界,还有零星的战斗在继续,周昂神念扫过,看到一些熟悉的身影,其中有王晋元陈婉儿夫妇,还有周芸和肃王三郡主,而还在抵抗的军队,也仅剩零散的烽烟军。

    巨大的神鸟出现在西安城上空,自然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有些人听过周昂的传言,下意识的呼喊道:“是青鸾剑仙。”

    余鸾在天空发出一声高亢的鸣叫,而后一头扎在了西安成郊,那里是一座江南园林似的庄园。

    在这西北大地,这样一座庄园自然极为醒目,同样也引来了许多异族大军。

    此刻葛园之中已经被北狄军队占领,院中奴仆也大多被杀死。

    当周昂落在葛园后院的一座阁楼前时,正看到几个北狄士兵一脸兴奋的从阁楼中走出,他们怀中揣满了金银首饰,都是那种女子所用之物。

    周昂目光变得无比冰冷,他的双手已经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余鸾化作一抹剑光徘徊在他身侧,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心境,下一刻余鸾剑光一闪,瞬间穿透身前几个北狄士兵。

    踏着这几人的尸体,周昂双手有些颤抖的走进了阁楼,他一步步的踏上木质的楼梯。

    刚来到阁楼的二楼,周昂就看到,楼梯口滚落着一个花盆,一株已经半开的绿菊倒在地上,那翠绿的花瓣散落一地。

    顺着花瓣看去,在地上还有一个白衣长裙的少女倒在血泊中,那些鲜血都是从少女的脖子上流出的,显然是被人一道斩断脖颈毙命的。

    周昂踏着鲜血,慢慢的走到少女的尸体前,他缓缓蹲下身子,也不嫌弃那些血迹,竟然轻轻的将少女抱在怀中。

    看着怀中已经闭上双眼的少女,周昂生平第二次落下了眼泪,第一次还是在上一世,周昂以为自己母亲去世时。

    “良工,师傅来晚了!”周昂的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他的衣衫也全部被葛良工的鲜血所侵染。

    忽然天地间响起一声悲痛的长啸,接着葛园的阁楼瞬间化为废墟。

    在那废墟之中,一个身影缓缓站起,同时无尽的剑气从废墟上扩散开来,那些剑气如同潮水一般向着四面八方涌去,所过之处三教大军全部身首异处。

    下一刻周昂的身影耸立虚空,如同神魔一般俯瞰天地。

    他的眼中无数光影闪过,那些光怪陆离的景象如走马灯一般的转动,仿佛整个世界的时间都被无限加速。

    在周昂的眼中,他看到西北沦陷,东夷大军进攻江南,吴王战死,江都郡主沦为俘虏,连还是普通人的贺康也死在了乱军之中。

    随后南蛮也开始进攻九州,京都之中普渡慈航出现,景安帝和太子相继殒命,还是太子妃的刘娴东躲西藏最终也难逃香消玉殒。王元丰一家被诛,傅天仇全家也没有幸免于难,燕赤霞和宁采臣也被卷入其中,受到了国师的追杀。

    在周昂的眼中,虽然这些事件已经变得完全不同,但是结局都是他最不想看到的那种。

    那些他在意的人,那些他想要守护的人,最后还是全部淹没在这天地浪潮之中,就如他此刻怀中抱着的葛良工一样。

    余鸾再次化作神鸟盘旋在周昂四周,他身上的气息疯狂的攀升着,那恐怖的气息席卷天地,很快不仅是九州,就连整个天地都能感受到了。

    此刻周昂身上恐怖的气息就是真仙也会为之颤栗,仿佛他随手之间便能毁灭整个世界。

    无论相隔多远,所有人都能看到周昂的身影,甚至他的声音也能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九霄御雷神剑......”忽然周昂语气肃然的说出几个字,同时他双手向着两侧拉开,就在他双手之间,一柄萦绕着紫色雷霆的神剑出现。

    神剑出现的刹那,整个天空无数的紫色雷电涌动,雷电出现在每一个地方,笼罩整个世界。

    “萨满教宗,精绝大祭司,白莲圣女,南洋神君,天照大神,普渡慈航,是你们让我心中意难平,今日我便只有仗剑而起,将你们全部斩杀了......”周昂的声音再次响彻天地,余鸾盘旋在四周,他的手中拿着九霄御雷神剑,仿佛已经成为真正的天地主宰。

    下一刻周昂手中九霄御雷神剑朝着北方天际落下,接着一道巨大的紫色雷霆如同灭世神雷一般落下,直接落在北狄大草原的深处。

    神雷落下,大地颤抖,一声闷哼轻起,接着北方天地间响起一阵鬼哭神嚎的声音,同时天空落下殷红的大雨,仿佛是天地在哭泣。

    圣人陨落,天地同悲。

    所有人都知道了,就在周昂刚才那一剑落下,一位踏上圣道的半圣就此陨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