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35章 穿越者周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陕西布政司衙门的大堂,如今也变成了周昂的灵堂,西北要塞也是一片缟素,百姓们也自发的出现在衙门外为周昂守灵。

    甚至许多人家都贡起了周昂的牌位,上面写着‘圣贤周子之灵位’,显然百姓们是真的将周昂当作了圣贤。

    周昂的尸身用上好的金丝楠木棺椁存放,如今停在大堂之中,也还没有盖棺。

    在尸体的一侧,一副画卷摆在他的手边,这画卷不是葛良工等人放的,而是从周昂书房之中自己飞来的。

    另外在他的脚下,放着那株葛良工一直悉心照料的绿菊。

    灵堂之中葛良工和罗宗保江城夫妇以子侄的身份跪在棺椁前,这三日里他们都守在灵堂,而燕赤霞等人依然各司其职的守在城楼。

    虽然三教大军后撤,说是休战三日,但大战当前却没有人真敢当真。

    周昂的死让西北军民悲痛不已,不过保家卫国守护家园却是一点也不松懈。

    不过这三日里倒是也出现了一些状况,那就是一部分西北民众逃往其它行省,一些奇人异士也悄悄的离开了要塞。

    对此无论是葛良工还是江都公主等人都没有阻止,甚至连一点表示都没有。

    直到第三日,一道翠绿的遁光落入灵堂,当遁光敛去之后,显露出姜小昙的身影。

    姜小昙一身常服,看起来颇为憔悴,她没有穿着丧服,一出现在灵堂中便格外显眼。

    “拜见夫人。”见到姜小昙出现,府中奴仆纷纷行礼,脸上难掩激动之色,毕竟周昂不在了,姜小昙就是众人仅剩的主心骨。

    葛良工见状也连忙起身,她跑了几步扑在姜小昙的怀中,悲痛的哭了起来。

    姜小昙轻拂葛良工的后背,想要告诉她周昂并没有真的死,不过话刚到嘴边,姜小昙却欲言又止,而后才说道:“你师傅一定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这西北要塞是他的心血,他不在了你就应该去做他未完成的事。”

    “徒儿知道,定不会让师傅师娘失望。”葛良工认真的点头说道,她神情坚定,少了往日的古灵精怪,仿佛一瞬间长大了不少。

    “夫人,蓝田县令前来祭拜。”下一刻又奴仆前来禀报,姜小昙这前脚刚到,没想到素娘这后脚也跟着就来了。

    只是姜小昙也有些好奇,以素娘对周昂的心思,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前来,反而是今日才来。

    很快一个身着七品官服,看起来有些瘦弱的年轻文官走了进来,虽然作着男子打扮,姜小昙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蓝田县令就是素娘。

    “师....师叔。”葛良工对着素娘微微躬身,小声的说了一句。

    听到葛良工叫素娘师叔,姜小昙并不意外,倒是素娘有些意外的看了葛良工一眼。

    “你既然叫我师叔,看来师兄是真的把你当做弟子了。”素娘一直以为他与周昂的关系只是见不得光的念想,但现在看来周昂从不避讳。

    姜小昙认真的看着素娘,她看到素娘身着官服,只是在乌纱帽上缠着白布。

    “妹妹此时才来,不是只为见夫君最后一面吧?”姜小昙忽然开口,她一语道破素娘的身份。

    素娘看着姜小昙微微一笑,在这灵堂之中她这一笑有些不合时宜,接着她开口答道:“我只见过师兄的风华正茂,却从未想到他老后是这个样子,我来只是向他证明,我真的可以帮他了。”

    听到素娘的话,姜小昙和葛良工面面相觑,两人便什么也没再说了。

    就在灵堂之中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布政司衙门外忽然一道空间门户大开,接着一个个阴魂鬼将从中走出,在布政司衙门外摆开了隆重的仪仗,显然是有什么大人物到来了。

    很快一个身着阴司判官官服的年轻男子从空间门户中走出,此人年纪不大约莫二十四五,只是他与那些阴魂鬼将不同,竟然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碧真宫锦瑟娘娘,特来拜祭周子。”那阴司判官对着布政司衙门躬身一拜,口中朗声说道。

    此人正是如今阴司碧真宫的总管王沂,而就在王沂开口的时候,那空间门户之中,身着古老女帝长袍的锦瑟大步走了出来。

    很快锦瑟出现在灵堂之中,姜小昙看到锦瑟早已今非昔比,不仅成就了元神,更是与碧真宫的力量完美融合,恐怕一般真仙都不是她的对手。

    “夫君已死,锦瑟娘娘还来做什么?”姜小昙也有些意外,她没想到周昂都死了,锦瑟竟然还会出现。

    锦瑟闻言也是如素娘一般微微一笑,而后一脸从容的说道:“周兄或许身死,但在妹妹的心中,他可是一直都活着的。若因周兄身死,便恩断义绝,那岂不是说姐姐看错了人?”

    “锦瑟妹妹想要做什么?”姜小昙更加意外的看向锦瑟。

    “来向周兄证明,我真的可以帮他了。”锦瑟低声说了一句,只是说这句话时,锦瑟目光不善的看向了素娘。

    葛良工看了看锦瑟又看了看素娘,她忽然感觉这灵堂之中满满的都是一股醋味。

    此刻连姜小昙心中都多有无奈,自己的夫君都死了,这灵堂之中还发生这样一幕,她这个周昂的正妻,一时都有些不知所措。

    高天原的神殿之中,天照大神一只手支着下巴,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身前光团。

    在光团之中,她看到一座雄伟的城池漫天大雪......

    景安十四年腊月,大宁京都连降十日大雪。

    京都城西安平巷,这里是繁华京都中有名的贫民巷。

    一顶青色软轿,被四个身形矫健的奴仆抬进了安平巷,落在了一座破败的庭院前。

    很快软轿中走出一个美如画中人儿的少女,少女在雪地上踏着浅浅的痕迹,独自一人推开了木门,走进了那破败的庭院。

    少女走入破败的庭院,一路轻车熟路,嘴角更是挂着浅浅的笑容,似乎她经常来这里。

    很快少女目光看向一间只有半扇门的屋舍,那屋舍窗户破烂,屋中只有一个床榻和破旧的案几,屋内空无一人。

    看到空无一人的屋舍,少女神色一变,身形一动,竟然拖着一串影子,瞬间出现在屋舍内。

    少女四下打量着屋内,用手轻轻拂过身下的案几,感受到手掌上细微的灰尘,少女目光之中落出狐疑之色。

    “走了?”少女低声自语一句,声音悦耳动听,显然眼前的情景让她很是意外。

    她叫周秀儿,这里是她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住所,当然其实这里也是她为自己二哥安排的,而她今日到来,就是送二哥周昂赴任郭北县令,同时还带来了一件了不得的宝物。

    周秀儿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屋舍,从怀中取出一张破损的纸条,那纸条只有两指大小,上面写着一个‘人’字。

    “奇怪,夫子怎么可能算错呢?现在二哥已经走了,那这东西怎么给他?”周秀儿看着手中纸条,一脸疑惑的自言自语。

    很快周秀儿走出破败的庭院,那软轿又快速的离开,很快消失在茫茫大雪之中。

    许久之后,那破败庭院对面的一个角落里,一堆杂物晃动,接着一个身穿补丁长衫,看起来刚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从里面钻了出来。

    “秀儿啊,虽然你我不是亲兄妹,但还是谢谢你这些年来的照顾,未来种种我都已经看到,如今穿越而回,自然不能让那些令人遗憾的事情再发生了,待我有朝一日风光归来时,再来见你吧!”周昂看着秀儿离开的方向,心中默默的说着。

    少年便是周昂,今科进士三甲的最后一名,烽烟将军定西侯周元让的次子,刚才那少女的二哥。

    只是此刻的周昂已经与往日大不相同了,他的脑海中多了无数的记忆,这些记忆不仅有旷古烁今的绝学神通,更有他未来两三年的记忆。

    在记忆中,原本的周昂辞别秀儿,得到秀儿赠予的人字墨宝,而后一路向郭北县而去,在那段记忆中,周昂可谓风生水起,虽然历经许多劫数,但无一不被他轻松化解。

    在仅仅半年时间,他以一个七品县令的身份,在夹缝中生存,而后顺势崛起,平定吴王之乱,半年时间连升数级,成为执掌大理寺的正三品大理寺卿,手中更掌握着数万大军,还有整个江南地区。

    而后他日审阳,夜审阴,数月时间便立足朝堂,更是辅佐太子登基,成为朝中举足轻重的一股力量。

    短时间内,他的名望如日中天,更收获了一大批追随者,还有善解人意敢爱敢恨的妻子,也有身份各异美丽动人的红颜知己。

    他成了世人尊敬的兴建伯,成了名垂青史的周子,只是周昂心中依然有很多遗憾,而今他穿越归来,来到了三年前他潜龙出渊的那一刻。

    周昂踏着积雪走出京都,在城外他拿出了母亲留下的唯一遗物。

    看着手中已经破旧的油纸伞,周昂伸出手指对着伞柄底端重重的一按,接着伞柄竹节被戳破,从里面滑落出一柄通体火红,只有一尺余长,剑身薄如蝉翼的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