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33章 冥王三叩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从此以后少女每日都望向高天原之外,就这样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也不知过了多少年,少女早已长大,甚至高天原下的东夷列岛都出现了人类并且建立国度。

    只是那个说要名扬天下的师傅,却再也没有消息了,而他也没有再回到高天原。

    然而少女依旧在等着,等着自己师傅名扬天下。

    在这个漫长的等待过程中,少女也不是一无所获,她修炼了师傅交给她的所有功法,甚至最后全部修炼到了极致。

    偶尔她显露在人前,慢慢的被东夷诸国奉为神明,但她依旧守着高天原,等着自己师傅扬名天下后归来。

    后来少女也听到一个个名字响彻天地,有龙族祖龙统御天下水族,有阎罗大帝建立幽冥秩序,有麒麟兽神为亿万妖族开启灵智,还有人族文王定立易经八卦,洞察天机谋算未来。

    然而在这些名扬天下的名字里,却始终没有师傅的名字,他整个人好像彻底从世界消失了一样。

    天族之后,万族争锋,这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无数存在从这个时代中脱颖而出,但更多的人却被淹没在这个时代中。

    少女已经成了东夷的至高神,高天原也不再是只有茅屋三两间,这里耸立着雄伟的神殿,还有虔诚无比的神仆侍奉。

    周昂神色有些古怪的看着万丈红尘中的天照,此刻他也终于明白,天照主动要求见识万丈红尘,很可能只是为了重温这段记忆。

    原本周昂还以为,天照是一个只有神性而无人性的神祗,可现在看来她反而是个更像人的神。

    万丈红尘之中,天照依旧没有等到师傅的归来,似乎这注定是一个令人唏嘘的故事。

    周昂作为旁观者,看到这个故事后也有许多感触,一瞬间好像从万丈红尘之中明白了什么。

    其实不管是人也好神也罢,在他们的故事里,每一个人都是主角,神有神背后的故事,平凡而卑微的人,也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

    这种感觉一闪而过,周昂感觉自己好像要抓住什么关键的东西了,但最终那真正的关键又从自己指间溜走。

    当天照在万丈红尘之中重温过去的时候,姜小昙和姜无畏还有诸葛卧龙已经来到了南蛮。

    南蛮地处九州之南,同样隔着茫茫南海,因为与东夷一样有大海相隔,所以与九州的往来不如北狄和西域那么频繁,自然战争也相应的少了许多。

    不过为了防止南蛮入侵,大宁朝在南海还是有一支军队,这支军队就是大宁朝两大水师的另外一支扬帆军。

    顺着气息,姜小昙等人直接来到了南海的一座岛屿外,还隔着上百里的距离,姜无畏和诸葛卧龙便感觉到那岛上有一股强大的气息。

    “这就是那个什么南洋神君?”姜无畏目光询问的看着诸葛卧龙。

    “当年老夫游历天下,自然也来过这南蛮,这气息错不了。”诸葛卧龙给了一个很肯定的回答,不过言语中也透露出他来过南蛮,甚至有可能与南洋神君有过接触。

    姜无畏有些意外的看着诸葛卧龙,此刻他又想起诸葛卧龙曾经给周昂讲那个天族覆灭的故事,似乎诸葛卧龙将这天下都走了个遍,所知道的秘闻更是不计其数。

    “老家伙周游天下,好像有什么目的?”姜无畏与诸葛卧龙也算相交莫逆,其实早已隐约察觉到了一些诸葛卧龙的秘密。

    “老鬼看来还不算糊涂,老夫周游天下,便是为了寻找消失的浩气长河。”诸葛卧龙也没把姜无畏当外人,这一次难得的没有抬杠,而是直接说了一句正经的话。

    “浩气长河?莫非先生也是夫子的弟子?”听到浩气长河,姜小昙也是大为意外的看向诸葛卧龙。

    姜小昙可是知道的,周秀儿离开伯爵府时,也是说的去找什么浩气长河的,还说那是她们的使命。

    诸葛卧龙同样有些意外的看向姜小昙,似乎对姜小昙知道夫子和浩气长河有些不解,而后开口说道:“你能知道浩气长河,看来至少认识兰台中人,难道你不知道?夫子只是一个代代相传的称谓,不过要说我是夫子的弟子,其实也没错。”

    姜无畏和姜小昙对视一眼,两人都明白诸葛卧龙肯定也与兰台有极大的联系,而他最后那句话,似乎说明他的辈分极高,极有可能是前几代某位夫子的弟子。

    “我家小姑正是兰台中人,半年前离开,便是说寻找浩气长河去了,至今却是没有半点消息,夫君为此还时常忧心。”姜小昙接着说道,她没有隐瞒周秀儿的身份,将这件事告诉了诸葛卧龙。

    听到姜小昙的话,诸葛卧龙只是点了点头,似乎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很快三人又商议了一番,而后收敛气息,悄悄的向着南洋神君的神殿靠近。

    从诸葛卧龙口中得知,这南洋神君也是位极其古老的存在,不仅神通诡异,也从来没有用真面目示人,至今也无人知道他究竟是谁。

    以三人的道行要潜入神殿倒是不难,经过重重守卫之后,三人悄无声息的来到了神殿的中心,这里就是姜小昙感应到的那座古老祭坛。

    当三人看到祭坛时,就发现在祭坛上摆着一个真人高下的草人,草人上插着七枚铁钉,而在草人的身上还写着两个,正是周昂的名字。

    而在草人的对面,三人看到一个浑身散发着滚滚魔气的神魔正在堆着草人缓缓参拜。

    神魔的动作极其缓慢,几乎几刻钟才会有有些变化,好像他参拜的动作被无限放缓,但又确实是在对着草人参拜。

    “这是冥王三叩首,每日一拜,三日后冥王叩首三次,被祭拜之人无论身在何处,都会魂飞魄散。”看到那什么的样子,诸葛卧龙直接叫出了这邪术的名字和作用。

    “奇怪,怎么只有这个冥王,却没有南洋神君?难道那家伙不在这里?”姜无畏神念扫过神殿,却没有发现南洋神君的气息。

    他们一开始还能感觉到南洋神君的存在,可真走到神殿中后,却再没有了南洋神君的气息。

    “管他在哪?先破了这什么冥王叩首再说。”姜小昙虽然也是心中疑惑,但她更忧心周昂的情况,心中只想着尽快破了这邪术。

    话音未落,姜小昙便提着剑向叩首冥王刺去,她这一剑快若闪电,加上突然从虚空中刺出,看起来非常的突然。

    不过就在姜小昙出手的刹那,姜无畏却神色大变,而后大喊一声:“不好,中计了!”

    就在姜无畏声音响起的时候,姜小昙的一剑已经刺在了冥王后背,不过这一剑在冥王身上没有丝毫阻拦,姜小昙感觉就好像刺在了空气上一般。

    “幻境?”姜小昙一剑刺空,也瞬间明白过来,此刻她身前哪里还有什么冥王,就连祭坛上代表周昂的草人都不见了。

    下一刻祭坛消失,甚至就连神殿空间都开始变化,姜小昙等人发现,在空间的四周出现了五种毒虫,分别是蛇、蜈蚣、蝎子、蜘蛛、蟾蜍。

    这五头毒虫分别出现在不同的方位,每一头都无比的巨大,他们的口中喷射出一团团毒气,瞬间整个空间便充斥着毒气。

    “诸位是在找这个吗?”随着毒气充斥空间,一个隐藏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姜小昙等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之中,脸上还带着一张恶鬼面具的人出现。

    此人好像站在空间之外,能让姜小昙三人看到他,听到他的声音,但却有无法触摸无法接近。

    而在这黑袍男子身后,又出现了那个祭坛和代表周昂的草人,也有一个正在行叩拜之礼的冥王。

    “侄女不要自乱阵脚,先破了这毒阵再说。”眼看姜小昙又要提剑杀向南洋神君,诸葛卧龙神色肃然的说了一句。

    诸葛卧龙说话之时,身上一圈圈的文气激荡,很快就将三人笼罩。

    不过诸葛卧龙文气虽强,但对付这些毒气好像还是捉襟见肘,下一刻他脸上露出少有的郑重,目光之中也是庄严神圣,而后口中吟诵出一句诗文来:“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

    就在诸葛卧龙念出这句诗文的时候,他的身上一股浩浩荡荡的气势迸射而出,这股气息融入到文气之中,瞬间爆发出璀璨的光芒,一股堂堂正正的浩然正气出现在诸葛卧龙身上,有了这浩然正气,那些毒气也如冰雪般消融。

    “竟然是浩然正气,没想到这天地间还有人能使用浩然正气,莫非你是九州的夫子?”南洋神君看到诸葛卧龙身上出现浩然正气,明显也有些意外,而他竟然也知道夫子的存在。

    “对付你这种藏头露尾之辈,何须夫子动手?”诸葛卧龙显然对夫子也很尊敬,他回了南洋神君一句,而后浩然正气化作无数刀枪斧钺,径直朝着那五毒兽而去。

    当诸葛卧龙和姜小昙等人被南洋神君困在五毒阵中的时候,冥王已经完成了第一日的参拜。

    而这第一此参拜完成后,西北要塞中周昂的身体明显虚弱了一大截,此刻他也没有再与崔文山下棋了,而是一只手撑着闻道碑。

    葛良工不时的拿出照妖镜对着周昂照射一次,如今再看之时,镜中周昂身上那七枚铁钉明显又插入了几分。

    “老师......你没事吧?”葛良工无比担忧的看着周昂,她都能感觉到周昂身体变得虚弱起来。

    周昂手掌在闻道碑上轻轻抚摸,听到葛良工关切的声音,依旧一脸笑意的转身看向葛良工说道:“没事,只是三魂七魄丢了一魂一魄,可见这位暗算我的存在,确实有些了不起的地方。”

    葛良工闻言神色大变,周昂虽然说的轻松,可三魂七魄丢了一魂一魄,这么大的事情又如何能让葛良工真的安心?

    “刚才我听城楼之上传来阵阵悠扬的琴声,听那声音应该是温如春的琴声,可是他回来了?”周昂似乎真没把生死当回事,一句话就将话题引开了。

    确实在前一刻周昂听到从要塞城楼上传出古琴之声,而且明显是温如春的琴声。

    葛良工虽然心中无比担忧,却还是顺着周昂的话答道:“温如春昨日返回了要塞,与他同回的还有一个叫宦娘的女鬼,不过那女鬼寄居在古琴云扫之中,如今云扫好像已经恢复,刚才是北狄的冰雪女神出手,而后温如春弹了一曲,方圆三百里内冰雪消融,甚至大地回春,枯木都焕发了生机。”

    “如此说来,宦娘可能就是云扫的器灵,这宝物终究还是重现天日了,如今西北要塞有你们,我也大可放心了。”周昂闻言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表情。

    从三教大军攻城到此刻已有近一日了,这一日中周昂都没有出现在要塞城头,但是凭借着十余万大军,加上燕赤霞和周芸等人,轻松的便挡住了三教大军的进攻。

    而且这一次即便没有周昂指挥,每一段城墙,每一个将领,每一个奇人异士,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应对着三教大军个高手的出击,显得从容不迫游刃有余。

    此刻要塞四面战火纷飞,三教之主虽然碍于约定没有亲自出手,但这两日都在观察着战局的变化。

    虚空之中三教之主也在不断的交流着,显然对西北要塞短短数月之间发展到如此程度也很惊讶。

    “如今周子都不用露面,他手下的人自己也能进退有度,而且这些人意志坚定配合紧密,若此人不死,恐怕终有封圣之日,到时候九州人族势必再次崛起。”大祭司的意念出现在教宗和圣女脑海中,看得出来大祭司对周昂很是忌惮。

    这三人中西域占据了九州河西走廊,白莲教占据了巴蜀,一旦九州人族再次崛起,他们肯定首当其冲。

    “他的大部分念头被天照大神缠住,而南洋神君的秘法已经开始,本宗已经能感觉到,周子的本体正在衰老,可惜啊.....一代人杰就要如此陨落了!”教宗的意念随即响起,语气之中却满是惋惜。

    “是挺可惜的,不过他也足以自傲了,历代成圣者,恐怕没有一人同时受到如此多的半圣算计吧?”白莲圣女的声音透露着一丝古怪,虽然她语气之中透着一丝疑惑,却明显似有所指。

    一时间虚空沉默,三教之主都没有继续说下。

    周昂依旧站在闻道碑前,偶尔看一眼城头如火如荼的战斗,看到那一个个熟悉的身影,他的目光之中总是不由得闪过一丝回忆。

    燕赤霞青衫儒巾御剑九霄,他的《太乙拨罪斩妖护身咒》已经修炼到了第三重,在他的第三重‘生阴阳’之下,元神境之中已几乎少有敌手。

    看到赤霞飞剑在天空盘旋,燕赤霞衣袂飘飘的样子,周昂脑海中便回想起在金华府初遇的情景。

    “人妖殊途,妖怪只会害人,我辈义士自当斩妖除魔!”

    “县尊真是了不起,连我名字都不知道,就为我疗伤,还二话不说的来助我铲除大妖。以后县尊但有差遣,我燕赤霞定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曾经的一幕幕出现在周昂的脑海中,想到这些周昂也是会心一笑,燕赤霞算是他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最早一个愿意追随他的人。

    很快周昂的目光又看向了另一段城墙上的宁采臣,这个曾经唯唯诺诺的书生,如今也是纵横睥睨,能够独挡一面。

    关于宁采臣,回忆中最多的还是他明明看起来温文尔雅,可那些行为和言语却总让人忍俊不禁,而这位宁大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可是名副其实的搞笑担当。

    “你们可知本官的志向?我可不止想要安于一任县令,本官立志要扫荡天地污浊,还这世道一个朗朗乾坤,这条路注定荆棘满布,甚至会与天下百官为敌,前路凶险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这是周昂曾经对燕赤霞和宁采臣说的,而周昂得到的回答是:“心意已决,纵万死而无悔!”

    葛良工有些出神的看着周昂,恍惚间葛良工感觉周昂好像瞬间苍老了许多。

    原本周昂只有二十余岁,可现在葛良工感觉自己眼前的好像是个年近不惑的中年人。

    而这种感觉出现后片刻,葛良工更是神色大变,随后一脸惊恐的指着周昂说道:“老师你......你的头发.....”

    葛良工惊恐的发现,就在刚才的瞬间,周昂的鬓角竟然出现了许多白发。

    “刚才我不是说过吗?我的三魂七魄已经丢了一魂一魄,这肉身没了灵魂滋养,自然也会失去灵性,待到我三魂七魄消失,到时候良工就会看到一个白发苍苍,形容枯槁的糟老头子。”周昂明显知道葛良工说的是什么,不过他依旧不以为意,而且明明说着一件生离死别的大事,却还是像开玩笑的样子。

    “老师......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吗?徒儿不想离开你!”葛良工噗通一下跪在了周昂身前,她抱着周昂的双腿,双眼之中再也抑制不住泪水了。

    周昂脸上依旧保持着淡淡的笑容,他仿佛真的看透了生死,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葛良工的秀发,第一次做出了如此亲密的动作。

    虽然周昂与葛良工是师徒名份,但往日里周昂时刻与葛良工保持着一段距离,毕竟两人男女有别,而且看起来年纪相差不大。

    不过现在周昂看起来已是四十余岁的相貌,葛良工不过十五,两人此刻的举动并无不妥。

    “这天地都头尽头,何况人乎?生老病死草木枯荣,都是再正常不过之事,若不能参透生死,又如何参透大道?这天地不会因我周昂一人而停止运转,若我死后,你们还能坚守西北要塞,那有我无我又有何区别?”周昂的声音无比平静,此刻他竟然真的如一个看破生死的老人。

    西北的大战依旧在进行着,周昂的身躯一点点的苍老起来,到了第二日下午,闻道碑前的周昂,已经变成了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只用了两日,我便体会到了从壮年到老年,原来这人的一生不过如此,此刻想来,果然一切都只是回忆。”周昂身形佝偻的扶着闻道碑,仿佛不扶着他都无法站立。

    葛良工的心情却是越发沉重,她知道如果师娘无法在明日日落前找到施展邪术之人,自己的老师就真的会死去了。

    五毒阵中,姜小昙等人虽然感受不到时间,但是她们能够看到,在阵外那冥王已经完成了两次叩首。

    “必须打破这阵法,只有一日时间了,若让冥王完成三叩首,夫君就真的死了!”姜小昙无比焦急的喊道,此刻她已将元神的力量催动到了极致。

    看到姜小昙如此着急,姜无畏目光之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而后他一咬牙,身上衣袍猎猎,而后姜无畏的身上爆发出强烈的琉璃光芒。

    下一刻他的身躯开始不断的变高变大,整个人身上都充斥着狂暴的力量,好像那巨大的琉璃玉身要爆炸了一般。

    “法天象地......老鬼你干什么?真要拼命了?”看到姜无畏的变化,诸葛卧龙大惊失色,眼中第一次流露出紧张的神色。

    真仙最强的手段便是燃烧自己琉璃玉身的力量,这个过程之中可以短暂的与道融合,因此这种手段被称作法天象地,而燃烧琉璃玉身便等于燃烧生命,这也是真仙的禁忌之术。

    高天原之上,周昂的念头也感受到自己神魂正在溃散,肉身也正在不断衰老,最多再有一日便彻底魂飞魄散了。

    就在此时,天照大神也从万丈红尘之中走出,她重温了自己最珍贵的记忆,但她却没有迷失在这红尘之中,即便最后她的心中还在等待,等待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名扬天下的师傅归来。

    “这道法果然还是要相互印证啊,这万丈红尘不仅让我重温回忆,更完善了我自己的道法,倒是要多谢周子了。”天照大神的身影慢慢从万丈红尘中走出,她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天照大神一脸笑意,不仅没有因为万丈红尘而道行大减,反而还在万丈红尘中得到了不小的收获。

    “咦,周子的念头已经开始衰弱了,看来南洋神君的冥王三叩首就要完成了,那现在你也接我一招吧。”天照大神忽然又一脸正色的看着周昂,她一眼便看出了周昂的变化。

    天照大神明显深得趁你病要你命的精髓,当她看到周昂的样子,立刻手指结印,接着一座金色的五芒星阵在周昂脚下出现。

    下一刻周昂的念头凭空消失,好像被吸进了另一个世界,似乎天照大神的神通也是类似与万丈红尘这样的神通。

    只是瞬间,周昂念头完全消失在这个世界,却唯独留下那枚一念生世界保护着江都公主等人的念头。

    也不知是天照大神真没注意到这枚念头,还是有意将之忽略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