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31章 高天原降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好一个说书人,本座很喜欢你讲的故事,不知先生愿不愿为本座讲讲你的故事?”普渡慈航依旧是那副慈眉善目的样子。

    余四先生也对着普渡慈航一笑,而后很随意的说道:“一介草民有什么故事可讲?而且草民今日的故事已经讲完,若要听的话便只能等明日。”

    “大胆,国师要你讲你就赶快讲。”听到余四先生那风轻云淡的回答,普渡慈航和王元丰都没开口,倒是一旁一个国师门徒朝着余四先生一阵呵斥。

    余四先生看也不看那门徒,而是继续对着普渡慈航说了一句:“草民不才,没别的什么本事,但就是讲规矩,这就是草民的规矩,破了规矩便是要了我的命。”

    听到余四先生的话,普渡慈航更加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而旁边那些国师门徒却感觉大为意外。

    因为这个余四先生说的每句话都带着明显挑衅的味道,给人感觉就好像他故意在激怒国师,似乎想要国师立刻杀了他一样。

    然而普渡慈航对此倒不以为意,而后大有深意的对着余四先生又说了一句:“既然先生不愿意讲也就算了,那本座就亲自来读一读你的故事吧!”

    普渡慈航说完最后一句话,忽然从脑后爆发出耀眼的金光,那竟瞬间充斥在茶楼里,从外面看去,整座茶楼都被染成了金色。

    当金光出现的时候,所有看到金光的人都变得恍惚起来,躲在柜台后的掌柜和伙计更是一时失神,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只看国师已经带着一群人向外走去,而二楼上早已没有了余四先生的身影。

    很快国师便回到府中,在国师府的后院,不知何时已经修筑好一座祭坛,祭坛中间是一个玉石墩子,在祭坛的四周插着幡旗,还有各种外形不同的法器。

    这些法器之间流转着特殊的能量波动,似乎组成了一个阵法笼罩在祭坛上。

    国师独自一人走上祭坛,当他走到那玉石墩子跟前时,右手从宽大的法袍衣袖中伸出,在他的掌中有一枚晶莹剔透的念头,那念头形如水晶,看起来无比的纯净。

    念头微微震动,似乎想要破空而去,但普渡慈航手中有一道道血色锁链缠绕在念头之上,阻止着它破空飞走。

    下一刻普渡慈航将那枚念头放在了玉石墩子上,而后祭坛上的法器形成一道道力量交织,如同一张大网将念头困住。

    “只要这枚念头在手,便是你有通天的本领,也会因为念头无法圆满,永远别想迈出最后一步!”看着那枚晶莹的念头被镇压在祭坛上,普渡慈航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此刻他身上满是邪气,再无一丝庄严祥和之气。

    北海之中,天钿女命召唤出的八岐大蛇与余鸾斗得天昏地暗,那八岐大蛇不仅体型巨大力量无穷,那八颗脑袋还能喷射出不同的力量形态。

    有雷电、毒液、罡风、烈火、冰霜,不过余鸾周身火焰燃烧,也不惧这些攻击,就连雷电毒液靠近余鸾,也被她体外那烈焰燃烧殆尽。

    八岐大蛇胜在八颗头颅和尾巴配合紧密,天上地下几乎没有留给余鸾一点空隙,不过余鸾身体灵巧,却又总在关键时刻躲开八岐大蛇。

    随着八岐大蛇与余鸾的争斗,长崎岛早已是天翻地覆,江都公主等人倒还好些,他们站在那顶轿子附近,有一股力量将她们保护起来,并没有因为长崎岛的山崩地裂而身处险境。

    不过长崎岛上的几座城池和数十万东夷百姓可就遭了殃,几座城池早已在山崩地裂中毁去,而那些百姓一部分死在地动山摇之中,但更多的则是被八岐大蛇吞了下去。

    天钿女命拿着法器站在天空,对那些百姓甚至武士的死没有丝毫动容,很明显整个长崎岛就是八岐大蛇的食物,此刻它要与余鸾战斗,便需要大量进食。

    也幸亏这茫茫大海之中,才有如此宽的空间留给余鸾和八岐大蛇,随着八岐大蛇将长崎岛上的人吃了个七七八八,它的力量也终于达到了巅峰。

    看到八岐大蛇力量攀升到顶点,余鸾又一次发出一声鸣叫,或许是太久没有如此酣畅淋漓的战斗了,她似乎显得非常兴奋。

    随着这一声鸣叫,余鸾的身躯也再次变大,她双翼展开遮天蔽日,那巨大的爪子张开,比八岐大蛇山岳般大小的头颅还要大。

    看到余鸾再次变大,同时气势也随之攀升,天钿女命神色显得有些凝重。

    下一刻天钿女命取下腰间的竹笛,直接将竹笛横在嘴前,随即一段极具东夷特色的笛声响起。

    在笛声之中,八岐大蛇变得更加灵活,那一根根如同天柱的尾巴也伸出海面,朝着余鸾而去,竟然比先前又强了三分。

    余鸾那一双如同红宝石的双眸,露出一丝拟人化的神色,似乎她拥有着极高的灵智。

    而后只见余鸾猛烈的振动双翅,庞大的身躯先是朝着高空而去。

    接着又是一声响彻天地的鸣叫,而后只见她从高空俯冲而下,巨大的身躯拖着长长的尾焰。

    那巨大的火焰将四周的海水瞬间蒸发,等到余鸾快要靠近八岐大蛇的时候,水汽形成的浓雾出现,一时间竟将八岐大蛇和余鸾都笼罩其中。

    很快一声声痛苦的咆哮声在浓雾中响起,接着那浓雾上出现一缕缕血色,慢慢的竟然变成一层厚厚的血雾。

    片刻后浓郁的血雾散开,原本八岐大蛇挺立的八颗巨大头颅已经少了三颗,同时三条躯干也耷拉在海中,躯干上的头颅已经稀巴烂了。

    八岐大蛇身上流淌着鲜血,很快便染红了万里海域,因为被余鸾抓爆了三颗头颅,剩下的五颗头颅明显已经变得畏惧,整个气势也弱了许多。

    “真是没用的东西,亏得大御神养了你那么多年!”看到八岐大蛇气势萎靡,天钿女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对八岐大蛇说道。

    虽然八岐大蛇明显败了,她也并不慌张,说完这一句话后,那八岐大蛇剩下的几颗头颅沉入深海,而后仅有一条尾巴露出海面。

    那尾巴出现在天钿女命跟前,只见此女一只手持着法器,另一只手朝着八岐大蛇尾部一抓,而后一柄墨玉般的宝剑被她抓在手中。

    下一刻八岐大蛇沉入深海彻底消失不见,就连原本的长崎岛也不复存在。那猩红的茫茫大海上,只有天钿女命一手持剑一手持着法器。

    此刻江都公主和魏千户等人立在虚空之上,她们的脚下空空荡荡,但却又感觉无比踏实,除了向下看的时候有些害怕,一切与踏在平地无异。

    终于一条璀璨的光带从轿子中飘出,那光带落下组成人形轮廓,行走之间变成了周昂的样子。

    同时天空的余鸾不断缩小,最后又化为一道剑光落下,稳稳的落在周昂手中,变成了飞剑余鸾最初的样子。

    “你这把剑倒是像些样子了,江都你过来。”周昂立在虚空之中,看了一眼天钿女命手中的宝剑,最后又招呼了江都公主一句。

    江都公主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还是走到了周昂身侧。

    “此剑名为天丛云剑,乃是高天原三神器之一,神剑所指莫不臣服。”天钿女命将手中宝剑指向周昂,神色傲然的说道,看样子她对这天丛云剑相当有信心。

    “她是东夷的公主,你是大宁的公主,拿着这把剑,去打败她。”忽然周昂将余鸾递到江都公主眼前,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话。

    江都公主一愣,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周昂手中的飞剑,下意识的说道:“我?”

    “怎么你不敢?”周昂似笑非笑的看着江都郡主,依然将飞剑举在手中。

    江都郡主从未习武,更没有丝毫修为在身,此刻自然有些茫然,不过听到周昂再一次开口说话,她咬了咬牙,还是接过了周昂手中的飞剑。

    因为是周昂授意,这次余鸾倒是没有抗拒,江都郡主将飞剑余鸾握在手中,感觉飞剑非常的轻,拿在手中非常的顺手。

    天钿女命看到周昂将配剑交给江都公主,神色变得不然起来。

    在她看来这就是周昂对自己的轻视,当自己拿着三神器之一的天丛云剑时,对方竟然让一个普通人来挑战自己。

    “去吧孩子,用剑如用笔,形随意动,身随心动便可以了。”周昂对着江都公主点了点头,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从未用过剑的江都公主拿着飞剑,依然还有些不知所措,只是脑海中不断重复着周昂刚才说的几句话。

    魏千户无比担忧的看着江都公主,周昂递给江都公主一把剑,然后随口说了几句话,就让江都公主去和天钿女命这样的高手对决,在旁人眼中这无异于让江都公主去送死。

    不过江都公主好像对周昂无比信任,她想着周昂说的那几句话,竟然转身看向天钿女命,一手持剑,一手的轻轻从剑身上拂过,而后飞剑一指,对准天钿女命,摆出一副出剑的姿势。

    “你们九州的人都是如此自大吗?”天钿女命怒极反笑的看着周昂,在她眼中江都公主根本不值一提,她至始至终也只把周昂当作对手。

    周昂闻言也只是轻轻笑了笑,天钿女命不将江都公主当成一回事,同样周昂也不将她当回事,在周昂眼中天钿女命也不是自己对手,他的对手至始至终只有一个,那就是东夷的至高神天照。

    见周昂根本不理会自己,天钿女命也不再说什么,她握着天丛云剑,身形一晃便向着江都公主飞。

    江都公主眉头紧锁,明显还是有些慌张,毕竟她只能站在原地,不能像天钿女命那样飞行。

    “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忽然周昂毫无征兆的开口说出几句话来。

    就在他声音响起的时候,一个个璀璨的文字出现在虚空之中,这些文字也像是一枚枚念头一般,顷刻间没入到江都公主体内,很快江都公主就感觉自己身姿变得轻盈起来。

    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与周昂说的这段话非常吻合,那种感觉就像自己踏在水波之上,甚至顷刻间江都公主就明白了‘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的意境。

    下一刻江都公主也是身形一晃,竟然以一种鬼神莫测的方式在虚空中闪烁,看起来毫无规律和轨迹可循,只是能判断出她移动的方向是朝着天钿女命去的。

    “蛮夷之女,吃本宫一剑。”虚空之中响起一声江都公主的娇喝,在她不断闪烁的身形中,一道火红的剑光斩向天钿女命,最后竟然是江都公主率先出手。

    江都公主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天钿女命也是大吃一惊,她连忙用手中天丛云剑格挡,下一刻虚空之中火红的光芒和墨绿的光芒爆发,两柄神剑第一次发生了碰撞。

    随即虚空之中两道身形也开始不断碰撞,两柄神剑也在不停的撞击,而天钿女命惊恐的发现,随着出手的次数越来越多,江都公主的身法越发精妙,她手中的剑招也越发流畅。

    周昂负手而立,看着江都公主与天钿女命之间的战斗,神色也是越发的满意。

    江都公主也是越打气势越盛,甚至她十几年来,从没有过此刻这般酣畅淋漓过,一时间连江都公主的念头都无比通达。

    然而与江都公主相反的是,天钿女命却是越打越心惊,自己的实力明明可以碾压江都,但是飞剑余鸾实在太过神奇,便是天丛云剑也占不到半分便宜。

    隐约间天钿女命心中升起一丝不安,她甚至觉得周昂是故意让江都公主拿着剑和自己打,只是想借自己之手来磨砺江都公主,自己竟然成了喂招之人。

    想到此处天钿女命越发觉得不对劲,她用天丛云剑在身前一荡,想要荡开余鸾,暂时跳出战圈。

    下一刻两柄神剑再次碰撞,天钿女命如愿的借着力道后退,不过同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自己手中的天丛云剑竟然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裂纹,刚才与余鸾的那一下碰撞,很明显让天丛云剑这件神器都产生了破损。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天钿女命一脸惊恐的看着手中神剑,她不敢相信这个世间有能够损坏天丛云剑的东西。

    “江都,回来吧。”忽然周昂再次开口,竟然在此时叫回了江都公主。

    江都公主虽然心中不解,不过还是很快落到周昂身旁,同时双手捧着飞剑余鸾,恭敬的将飞剑递还给周昂。

    周昂对着江都公主点了点头,而后飞剑余鸾化作剑光又落回到周昂衣袖之中,而此时周昂也没有理会天钿女命,反而仰着头,神色略带凝重的看着天际。

    其他人也下意识的顺着周昂的目光看向天际,下一刻只见天际空间荡起一层层涟漪,接着九天之上出现一座巨大的岛屿。

    因为隔着大地实在太过遥远,虽说是悬浮的岛屿,其实更像是一座漂浮的大陆,那大陆纵横数万里,仿佛是飘在天上的东夷列岛。

    “高天原......倒是很应景的一个名字!”看着九天之上的漂浮大陆,周昂低声的说了一句。

    在东夷的神话之中,高天原是神灵居住的地方,凡人是永远不能上去的,甚至千万年来都没有凡人亲眼见过高天原。

    而今日传说中的高天原终于出现在天地间,此刻不仅东夷诸国看到了头顶让他们激动无比的高天原,就连九州甚至西域北狄南蛮的一些强者也看到了悬浮在九天之上的高天原。

    天钿女命对着高天原一拜,而后一道淡黄的光芒从高天原落下,光芒笼罩天钿女命,下一刻她的身影就消失不见,人已经回到了高天原之上。

    周昂看着高天原微微一笑,而后眉心一枚念头飞出,那念头出现后立刻变大,就在念头变大的同时,里面出现了一座山峰,山峰上还有亭台楼阁,而后念头扩散直接将江都公主和魏千户等人全部收入其中。

    若仔细去看,就会发现江都和魏千户人等人,已经出现在念头内部,正站在山峰的亭台之上看着外面。

    “好一个一念生世界,周子手段叹为观止,天照佩服!”就在周昂念头收起江都公主等人时,从九天之上的高天原传出一个端庄的女子声音。

    周昂听到高天原上的声音先是一愣,因为他原本也不知道天照大神竟然会是个女的,不过周昂还是一副随意的样子答了一句:“区区手段不足挂齿,只是我这凡人不知能不能上得高天原?”

    “哈哈,周子说笑了,天照早已恭候多时。”周昂话音刚落,天照大神的声音又从高天原传出,显然她早就在等着周昂了。

    周昂闻言也不再多说,身躯再次化作璀璨的光带,像一根丝带一般飘飘荡荡的飞到了高天原之上。

    念头出现在高天原之上,很快又凝聚出周昂的形体,现在他其实就是无数的念头,至于凝聚出形体相貌,也不过是一种习惯罢了。

    周昂看到高天原之上果然是一方巨大的世界,这里有山川河岳,草木生灵飞禽走兽更是不少,甚至还有许多金碧辉煌的宫殿楼阁。

    在高天原的最中央,有一座隆起的山脉,山脉的最高处,一座雄伟的神宫屹立其上,天照大神的气息也从那里传来。

    周昂脚下随意的迈出一步,下一刻他身躯化虚,闪烁之间竟然凭空出现在神宫外。

    而神宫的广场上,一个身着明黄神袍,腰系蓝色丝带,头顶带着一顶金色王冠的女性神祗,正一脸微笑的看着周昂。

    周昂同样一脸笑意的看着天照大神,两位当世最顶尖的强者,见面时并没有爆发出想象中的剑拔弩张。

    天照大神的神袍随风飘荡,看起来只是一位慈祥仁爱的神祗,而周昂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位神秘的东夷至高神浑身神力澎湃,力量一点也不比教宗等人弱。

    而且她目光平和坚定,既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却又会自然的让人心生敬畏,说明天照大神也是一位踏上了自己圣道的半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