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29章 天地尽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傅天仇如今什么情况?”周昂想了一下,又开口问了葛良工一句。

    如今周昂留在朝中的势力几乎被瓦解,三品以上的官员只剩一个兵部尚书傅天仇,而且傅天仇还是江南大营的统帅,对周昂来说是个至关重要的人物。

    “几天前傅尚书察觉不对,便带着家眷,以视察江南大营的名义,全家搬进了江南大营,如今一直待在廊桥。”葛良工立刻答道。

    听到傅天仇身在江南大营,周昂点了点头,现在傅天仇这样的应对也算不错,至少暂时还算安全。

    有三万大军的江南大营,一般情况下还是很安全的,不过傅天仇以兵部尚书的名义视察军队,唯一的隐患就是时间也不能太久。

    很快时间便来到了江都公主启程的日子,这一日江都公主身着盛装,坐在华丽的马车之中,整个和亲的队伍前前后后足有近千人,而魏千户还是带着三百来人的锦衣卫,一同与江都公主踏上了前往东夷之路。

    京都城外有鸿胪寺和宗人府的官员相送,不过这些官员之中没有一个是江都认识的。

    江都回头看了一眼京都城楼,神情显得有些落寞,就在前一刻,她听到了一个消息,说是昌平郡王几日前便昏迷不醒,恐怕也是时日无多了。

    最后看了一眼高大雄伟的京都城,江都公主放下车帘向东而行。

    要去东夷需要跨过茫茫北海,这支队伍是先到津门,而后登上扬帆军的海船,最后在海上航行半月左右,才能抵达扶桑国。

    当京都公主的和亲队伍离开京都时,消息便很快传到了西北要塞。

    此刻的周昂正坐在后院的凉亭之中,在他的对面是崔文山,而两人之间摆着一副棋盘,那棋盘之上已经落了许多棋子,看样子棋局已经开始许久。

    “老师,江都公主的仪仗已经出京,应该快到津门了。”葛良工小声的在周昂身旁说了一句。

    周昂的右手放在棋盅内,很快用手指夹出一枚棋子,他今日所执乃是黑棋。

    这一子周昂并未落下,而是先微微点了点头,表示已经听到了葛良工的话。

    下一刻周昂身上无数念头涌出,那些念头如同一道璀璨的光带飘荡,最后出现在凉亭外。

    念头又汇聚成一个人形的轮廓,顷刻间璀璨的光华敛去,又出现了另一个周昂。

    “余鸾,我们走吧!”念头汇聚的周昂一出现,便对着凉亭内说了一句。

    随着他这句话出口,从周昂本体的衣袖之中射出一道红色剑光,那剑光落在亭外周昂的身前,从剑光之中发出一声高亢的鸟鸣声。

    接着一团火焰出现在亭外,而后火焰之中一只巨大的鸾鸟振翅高飞,她双翅震动,盘旋在念头汇聚的周昂头顶。

    周昂看着变化真身的余鸾,身躯再次变化成光带似的念头,而后念头出现在余鸾背上,很快又变成周昂的样子。

    又是一声鸣叫响彻天地,余鸾扇动双翅,庞大的身躯缓缓飞升天空,而后化作一团燃烧的火焰,向着东方天际飞去。

    就在余鸾化作坐骑载着周昂念头飞走的时候,燕赤霞、宁采臣等人纷纷出现在西北要塞的城头上,十余万西北大军也严阵以待,无数的弩车对准城下,整个要塞瞬间笼罩在一片肃杀之中。

    “崔先生该你了。”忽然凉亭之中周昂声音在起,而他手中的黑子已经落在了棋盘上。

    崔文山和葛良工原本都看着余鸾飞走,再听到周昂的声音也是微微一惊。

    不过看到眼前的周昂与前一刻别无二致,崔文山也夹起一枚白子,盯着棋盘思索了起来。

    敦煌龙门客栈,余三趴在桌子上,手中拿着一根已经有些破旧的抹布朝着桌子一拍,一只苍蝇正好被抹布拍死。

    而后余三有气无力的吹了口气,将苍蝇尸体吹落到地上。

    龙门客栈最近的生意是越来越差,往来的客商几乎没有了,最后一次有客人到来,好像还是三天前的事情。

    老板娘坐在柜台后面,这几日她总是拿着针线,看起来好像在缝制什么东西,倒是显得兴致极高。

    “好无聊啊......”余三像条死狗一样趴在桌子上,他的梦想可是仗剑江湖,往日里有事做还好,可最近让他这么天天干瞪着客栈外的黄沙,他已经感觉人生毫无意义了。

    老板娘依旧注意着自己手中的东西,目光之中似乎还在沉思,又好像在回忆什么,根本没在意余三。

    忽然,客栈上空一道道恐怖的气息一闪而过,这些气息从西方而来,朝着要塞方向而去。

    余三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而后目光之中闪过一丝神采,一脸期待的向着老板娘问道:“好像决战要开始了,要不咱们也去凑凑热闹吧?”

    老板娘自然也感受到了刚才掠过的气息,她也知道平静了许久的西北又要再次热闹起来了。

    下一刻老板娘伸手一抹,置于膝盖上的那些锦帛针线瞬间消失不见。

    她缓缓站起身来,绕过柜台向余三走去,一边走一边大有深意的说道:“怎么?你想去破阵?”

    “呵呵,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这么久没打架了,有些闲得慌了。”余三故作随意的说道。

    “不准去。”然而老板娘一句话就否定了余三的想法。

    “为什么?”余三一脸不解的问道。

    老板娘走到余三对面,坐在了与他相对的板凳上,而后一脸严肃的说道:“那三座杀阵本意是用来消磨九州气运的,不过周子也确实厉害,竟然另辟蹊径,建了一座封神台,反倒借助三座杀阵来建立城隍体系。要破这三座杀阵,是要用命去填的,你如果想死的话就去吧!”

    “啊?这里面还有这么多讲究?”余三一脸震惊的说道,他只是想帮周昂破阵,却不知道周昂也是在利用这三座杀阵。

    “若说讲究,这里面的讲究可就多了......”老板娘神情古怪,又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千面妖姬的话彻底勾起了余三的好奇心,于是连忙问道:“那给我说说呗!”

    “不久前那位周子自行散功,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不过他也凝聚出了一座闻道碑,很明显这闻道碑就是他的证道圣器。而就在刚才,他的飞剑载着大部分念头离开了西北要塞,从这一刻起,他的劫数将接踵而来.....”老板娘对余三向来是有问必答,而她似乎早已看透了周昂的布局,不过后面还没有发生的事情,便是她也看不透说不清。

    “这么恐怖?不对啊......你说他都成了普通人了,那飞剑载着念头离开能干什么?”余三先还继续震撼着,不过很快他也发现了问题。

    “因为他已经到了诸子的境界,那周子之名是真的名副其实了!”老板娘轻轻一笑,这句话也说的很是郑重,没有丝毫的轻视。

    余三此时才发现,往日里老板娘都是直呼周昂名字,而今日确实一直以周子相称。

    真正的读书人达到大儒层次,就可以将精气神凝聚在文字中,或者出口微言大义,写下的每一个字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有莫大的威能,斩妖除魔镇压邪祟都不在话下。

    而能够被称作子的存在,那是属于真正的圣贤了,无疑不是百年不遇,引领一个时代的人物。他们的念头早已无比纯净,念头所至可斩鬼神,可镇压星河,那念头比起真仙的琉璃玉身也不逞多让。

    “这么厉害?那是不是他渡过这诸多劫数,就能成为真正的圣人了?”余三一脸期待的问道。

    “那倒不至于,圣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成了的,不过若他这次赢了,那至少也是个半圣,从此天地间再无敌手,也算真正的大势已成。”老板娘一直显得很有耐心,而她好像比所有人都更了解周昂。

    余三听了老板娘的话,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片刻后他目光古怪的看着老板娘,一脸坏笑的问道:“嘿嘿,老板娘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

    老板娘听到余三这样一问,却不像以前那般对余三翻脸,这一次反而轻轻一笑,很是随意的答道:“因为我也开始踏足圣道了啊!”

    “啥?圣道.......”余三闻言差点惊掉了下巴。

    老板娘说的太随意了,圣道二字在她口中好像随便出门遛个弯一样简单,可偏偏她说的是圣道啊!

    看到余三那夸张的表情,老板娘莞尔一笑,而后站起身继续解释道:“我不是曾经告诉过你吗?我生来就是元神境,我的修炼方式有些不一样,一旦勘破迷障,道行便水到渠成,再说圣道之路千万条,走出自己的圣道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若是有心,其实人人都可踏上自己的圣道。”

    听到老板娘的解释,余三也想起来了,那次在鬼市的时候,老板娘化身黄衣女侠,确实对自己说过这些,而且那次她还好好教育了自己一番,说修行没有捷径可走,道都是一步步走出来的。

    现在回想起来,余三发现或许在鬼市的时候,千面妖姬已经开始触摸到圣道了。

    老板娘的这番话,如果让周昂听到,也不知会作何感想?因为周昂的圣道是‘我见人人如圣’,而到目前为止,天下无一人认可他的圣道,但老板娘最后那句话,明显与周昂的圣道不谋而合。

    “这人比人可真是气死人啊!以后别跟我提什么圣道了,怎么在你口中感觉踏上圣道真像走路一样简单啊?”余三一脸好好气的说道,他感觉老板娘就是在自己面前显摆的。

    这种互相抬杠,才是余三和老板娘的常规日常。

    不过今日老板娘好像有些奇怪,即便余三抬杠她也不生气,更没有争锋相对,反而一脸感激的看着余三。

    脸上依旧满是笑意,并且很认真的说道:“这一切都要谢谢你。”

    老板娘突然变得正常起来,余三反倒一时还有些不适应了,于是他后退一步连忙说道:“别别别.....您老这谢谢太贵了,我要不起!”

    “噗嗤......”老板娘终究还是被余三逗笑了,她知道余三说的应该是欠自己钱的事。

    看到老板娘笑出了声来,余三长舒了一口气,他感觉这样才算正常,反倒有些害怕千面妖姬一脸严肃的样子。

    老板娘似乎也看出了余三心中所想,下一刻目光狡黠的看着余三。

    感受到老板娘的眼神,余三表现得有些害怕,不过在余三看来这才是老板娘正常的样子。

    “现在有个买卖,只要你陪我去个地方,你欠我的钱就可以一笔勾销了,怎么样这稳赚不赔的生意做不做?”老板娘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而这一句话听得余三又是一愣。

    余三还没有回答,不过已经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他感觉这种事肯定是自己吃亏的,不过他又很好奇老板娘到底要去什么地方?

    “稳赚不赔?机智如您不会又在骗我吧?”余三做出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不过嘴上虽然说着不要,但心里其实还是很想去的。

    看到余三故意装出这幅样子,老板娘眼中竟然少有的露出一丝柔情,而后走出两步站到余三跟前,一只手搭在余三的肩膀上,一脸郑重的说道:“我以我的圣道担保,这一次真的一笔勾销!”

    老板娘突然又郑重起来,着实又把余三吓了一跳,这一次他毫不犹豫的说道:“你都扯出圣道了,那就是刀山火海我也要陪你去啊。”

    “哈哈......我就知道你太好骗了!”忽然老板娘另一只手也朝着余三肩膀重重一拍,而后笑得前俯后仰,原本严肃的气氛一下又荡然无存。

    很快一男一女走出龙门客栈,女的身着黄衣,两手空空看起来英姿飒爽,男的作江湖剑客打扮,一柄宝剑抗在肩头,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样子。

    当两人走出客栈,身后的龙门客栈竟然在风沙之中化为一缕缕黄沙,只是片刻沙丘之上便再无客栈。

    茫茫沙漠之中两道背影越走越远,留下几行脚印也渐渐被黄沙掩埋,似乎龙门客栈和客栈中的老板娘与伙计,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在漫漫黄沙之中,两个身影在风沙中前行,虽然漫天黄沙,但这两道身影却显得并不孤单。

    呼啸的风沙之中,隐约还能听到两人交谈的声音。

    “我们去哪啊?”

    “去天地尽头看看。”

    “啥?天地尽头?这天地真有尽头?”

    “为什么没有?人力有穷时,草木有枯荣,这一方世界自然也有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