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26章 公主和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无尽珠与浑元之气的碰撞,完全超出了常规战斗的形式,没人能看到招式与神通,只见无尽珠外光晕流转,而后浑元之气包裹无尽珠的光晕,不断的向内收缩。

    一开始无尽珠明显也在尝试吸纳浑元之气,只是这种本原之气等级似乎过高,无尽珠吸纳的过程也并不顺利。

    足足过了片刻,那些浑元之气依旧充斥无尽圣殿,反而无尽珠的光晕不断收缩。

    瑞亚的眼神之中也露出动容,这种情况还是她生平第一次遇到,她从未想过还有无尽珠无法吸收的力量。

    遥远的精绝神庙中,大祭司不再像以前那样穿着破旧的衣袍打扫庭院,他端坐在一片金色的空间之中,整个空间之中充斥着无尽的信仰之力,那些信仰之力仿佛汪洋大海一般,在金色空间之中汹涌澎湃。

    而在这片空间之外,是一具金色的铠甲,铠甲耸立在原本神庙六臂神像的位置上,取代了原本的神像。

    这铠甲双目空洞,不过在铠甲的一只手臂和背部,明显有一柄金色的圣剑和宝典镶嵌其中。

    忽然金色信仰空间之中,大祭司猛然睁开双眼,他的目光透过信仰空间,直接落在无尽圣殿之中。

    当他看到浑元之气时,大祭司的眼中也明显露出一丝意外。

    而后大祭司缓缓抬起手掌,直接隔着重重虚空,伸手抓向了无尽圣殿。

    下一刻原本还在与浑元之气僵持的无尽珠,竟然瞬间收敛光晕,而后飞出浑元之气,直接从无尽圣殿之中飞走。

    无尽珠瞬间飞跃数万里,直接落在精绝神庙之中,最后镶嵌在神庙金甲的胸口。

    “大祭司害怕了?”许多人都看到了无尽珠飞走,而后同样的疑问出现在众人心中。

    无尽圣殿中原本还未分出胜负,无尽珠突然飞走,在旁人看来就是大祭司害怕自己的一件圣器被浑元之气摧毁。

    “这无尽珠只是大祭司的其中一件圣器,这六件圣器代表着六种力量,只有合在一起才能发挥出最大效果,若有其中一件被毁,对大祭司来说就无法发挥出巅峰力量,他自然不敢冒这个险。”周昂倒是一眼就看出了大祭司的顾忌。

    葛良工听到周昂的解释,对毕坤也是另眼相看,而后有些兴奋的说道:“总算出了个真正的能人,此人这浑元之气如此厉害,看来破阵就在今日了。”

    就在葛良工说话之时,无尽圣殿中瑞亚已是神色紧张,没了无尽珠她也只是一个稍微厉害的修士,又如何能抵挡浑元之气这种本原力量。

    下一刻浑元之气失去了无尽珠这个目标,便瞬间锁定了瑞亚。

    浑元之气只是朝着瑞亚一裹,顷刻间瑞亚的黄金圣衣便如瓷器般碎裂,而后连同她的身体也跟着破碎。

    看到这一幕,整个西北要塞一方的人都是群情激动,因为毕坤一连破了两座圣殿,而且都是看起来非常轻松,现在所有人都觉得,这毕坤一人就能破掉整个精绝杀阵。

    然而就在众人都以为胜利就在眼前的时候,周昂却重重的叹了口气,同时无比惋惜的说道:“唉,可惜啊.....可惜......”

    “精绝阵连破两座大殿,老师为何叹气?”葛良工见周昂叹气,十分不解的问道。

    周昂先是从衣袖之中抽出一幅金色的卷轴,看到这个卷轴时葛良工微微一愣,她见过这卷轴,正是上次周昂用来册封柏小囡为咸阳县城隍时所用之物。

    下一刻周昂缓缓展开卷轴,并且对葛良工解释道:“浑元之气乃禁忌之术,化身本原便不可逆转,毕坤施展此术,便也是他身死道消之时!”

    “啊.....同归于尽的招式?”葛良工闻言一惊,她也没想到这浑元之气的代价如此之大。

    几乎就在葛良工震撼之时,东方封神台上一道霞光卷出,从无尽圣殿中带出了一道真灵。

    不过毕坤的真灵看起来非常暗淡,即便回到封神台上也只有一道影子,看起来更是浑浑噩噩。

    似乎他施展浑元之气后,对真灵的影响都是极大。

    不过就在毕坤真灵返回东方封神台时,周昂将金色卷轴彻底展开,而后声音洪亮的说道:“今有义士毕坤,心怀苍生舍身成仁,入杀阵破强敌,不幸殒命。吾上感天心,下顺民意,今册封毕坤为西安府城隍。命尔城隍之位,监察阴阳,享百姓香火。”

    周昂的声音响彻天地,又一次册封了一个城隍之位,而且这一次册封的乃是府城隍,更是西安府的城隍。

    随着周昂声音落下,那金色卷轴上也出现了一行字。

    “西安府城隍-----毕坤。”

    下一刻西北要塞上空庞大的人道气运倾斜而下,直接涌向封神台上的毕坤,刹那间在人道气运的沐浴之下,毕坤的真灵渐渐凝实,原本浑浑噩噩的眼神也渐渐灵动起来。

    “这可是第一位府城隍,快看,原本的城隍庙也变了!”要塞之中无数目光看着封神台上的毕坤,而后这些人也发现原本西安城中那座城隍庙,竟然也笼罩在一片金光之中。

    金光之中破败的城隍庙不断重塑,那大殿看起来威严堂皇,殿中一尊金色的雕像凭空出现,身着官服看起来无比威仪,相貌正是毕坤的样子。

    随后毕坤真灵一跃而起,先是朝着周昂一拜,而后径直落入西安城隍庙中。

    毕坤作为府城隍归位,几乎就在他落入城隍庙的刹那,城隍庙的地下一座法域也随之形成。

    接着虚空之中三道幽冥鬼域的气息与这处法域相连。这三道气息来自转轮殿、碧真宫和枉死城,西安府城隍法域同时与三座地府保持联系。

    此时周昂却并未收起金色卷轴,而是继续说出了一个个名字,接连又册封了足足三十位县城隍,这些名字正是这段时间命丧三座杀阵之人,而三十位县城隍,正是西安府下辖的三十一县中的三十个县城。

    因为柏小囡的咸阳县城隍也隶属于西安府,自此整个西安府的城隍体系就算彻底建立完成了。

    当西安府三十一位县城隍和一位府城隍悉数归位,大地之下无数的城隍法域几乎连为一体,庞大的法域空间正好与西安府上空的人道气运遥相呼应,隐隐间更有着相辅相成不断壮大的感觉。

    城隍之位上得人道气运认可,下与幽冥相连,俨然就是介乎阴阳之间的香火神朝。

    西安府城隍体系的完善,在天地间都形成了明显的异象,整个西北要塞上空霞光万丈,九州四夷无数强者都看到了这天降祥瑞的一幕。

    如此祥瑞自然让西北百姓激动不已,而那些心向周昂的妖仙鬼仙,也是信心大振,至少西北的气运是越发浓烈,三座杀阵虽然还没破,但明显胜利的天平也是开始朝着周昂一副倾斜了。

    然而这一幕落在三教高层眼中,确实截然相反的态度。

    眼见西北人道气运不减反增,周昂虽然散功看似与普通人无异,但天地伟力反而更加朝着他倾斜。

    “尔等不必惊慌,周子势大自然有人比我们更急,真正属于我们的机会其实并未到来,眼下反倒快要来了!”就在三教高层有些惊慌失措的时候,教宗、大祭司、圣女各自传下了一段法谕。

    这三道法谕都传达了一个意思,似乎周昂气运不断攀升的同时,一个真正的大劫也在酝酿,而来三教等待的就是这个时机。

    毕坤连破两阵,让西北军心大振,而后毕坤成了西安府城隍,不仅重塑真身,更是得了神位道行大进,也让越来越多的方外高人向西北要塞汇聚。

    这种明显的变化,甚至连周昂身旁的葛良工和崔文山等人都感觉,似乎破阵之日已经不远。

    就在西安府城隍体系大成的时候,大宁宫文华殿的殿门从外面被推开。

    如今侍立在文华殿外的不再是那些內宫的小太监,而是一个个身着华丽法袍,看起来非佛非道的修行之人。

    这些人就是当今国师普渡慈航的门徒,自从国师名正言顺的接受皇帝册封,如今內宫已被国师的门徒所掌控。

    而原本守卫內宫的司礼监太监和锦衣卫,反而只能守卫在大宁宫的外围,以及太后所居的慈宁宫。

    文华殿内垂拱小皇帝正在伏案读书,现在小皇帝也没了老师,而对他的教导都落在了国师普渡慈航身上。

    国师一脸笑意的走入文华殿中,小皇帝察觉到国师的到来,主动的放下手中毛笔,抬头看向了国师。

    在小皇帝的眼中,国师脸上一直挂着让人安心的笑容,但小皇帝有时候又觉得,国师的笑容好像非常的假,甚至有一种让他浑身发毛的感觉。

    “不知国师驾临有何事?”小皇帝身上渐渐也有了一些帝王之相,尤其是在太后抱病,不再垂帘听政开始,小皇帝有时候也会生出一种主宰江山的气概。

    “今日有鸿胪寺急报,特来与陛下商议东夷之事!”国师时刻保持着庄严神圣的样子,对皇帝也只是微微点头,脸上的神情更是从未变过。

    小皇帝一听有些不解,因为东夷与九州并未接壤,历来九州与东夷也没有什么大的摩擦,两地间数年间才偶有往来,也不知道怎么就会有来自东夷的急报?

    “东夷?何事与东夷有关了?”小皇帝这大半年倒也不是毫无长进,至少一些政务上的事他也多少知道一些了。

    国师向前走了几步,等靠近小皇帝的御案时,他的手轻轻一甩,将一份奏折丢在了小皇帝的御案上。

    此举明显是有违礼数,但是普渡慈航习以为常,而小皇帝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小皇帝下意识的拿起奏折翻看,于此同时普渡慈航的声音跟着响起:“这是东夷扶桑国的国书,扶桑国主请求陛下赐嫁一位皇室公主,从此两国互为兄弟之邦。而若陛下不下嫁公主,扶桑国水师二十万将跨海而来.......”

    普渡慈航的声音依旧庄严神圣,但当他说出这些话时,总给人一种古怪的感觉。

    小皇帝自然也看到了手中的国书,确实和普渡慈航说的一模一样,虽然扶桑国主最后那句话只说二十万水师跨海而来,其用意其实已经不言而喻。

    这所谓国书倒不如说是战书,要么派公主和亲,要么两国开战。

    扶桑国与北狄的剌靼部有些类似,东夷由许多岛国组成,而其中最为强大的便是扶桑国。

    “这......如今西北三教大军压境,若东夷再出兵,该如何抵挡?还请国师速速想个万全之策。”小皇帝神情有些慌张的说道,看向普渡慈航的目光已满是哀求。

    “兵戈一起自是生灵涂炭,我与朝中诸位大臣的意思是,不如先派公主和亲,暂时安抚扶桑国。”普渡慈航一脸慈悲的说道,那样子是真的不愿看到生灵涂炭。

    小皇帝闻言微微一愣,而后有些不解的说道:“可大宁自太祖立国以来,从无公主和亲的先例。成祖皇帝也曾有言,大宁只有战死的将军,绝无和亲的公主。若在朕这里以公主和亲,岂不是愧对列祖列宗?而且朕尚未成亲,也没有诞下公主,这哪来的公主和亲?”

    垂拱小皇帝虽然年纪不大,不过内心深处倒还是延续了大宁朝历代帝王的一贯作风,那就是再苦再穷也不向蛮夷低头,至于公主和亲那更是万万不可能。

    其实正是这个传统的影响,即便在朝堂已经非常糜烂的景安末期,连河西走廊都已经丢失的情况下,周元让的烽烟军退守陕西,也还在真刀真枪的与北狄和西域作战。

    “当然不一定真要陛下的女儿,若是陛下的姐妹,有着公主封号自然也是可以的。”然而普渡慈航似乎已经认定了和亲之策,说出了一句令垂拱小皇帝都始料未及的话。

    “可朕也没有姐妹啊?”小皇帝下意识的答道。

    “陛下怎么忘了?城外不是就有一位吗?玉泉山庄.......”普渡慈航依旧一脸慈祥的说道,一句话明显意有所指。

    听到国师说出玉泉山庄,小皇帝一个激灵,而后连忙摆手说道:“不可不可.....皇姐绝不能和亲,朕还要接皇姐到宫中享福的。”

    “陛下!国事为重啊!”忽然普渡慈航目光一凝,脸上那慈祥的笑容也消失不见,整个人都变得阴沉可怕起来。

    而随着普渡慈航气息变化,小皇帝身子一僵,只见小皇帝的后背脖颈处,一条手指粗细的金色蜈蚣趴在上面,那蜈蚣一半的身躯都镶嵌在小皇帝的血肉里。

    就在普渡慈航说话时,那蜈蚣一口咬在小皇帝的脊柱上,接着他的目光就变得呆滞起来。

    下一刻小皇帝口中机械的说道:“国师说的有理,朕这便拟诏。”

    布政司衙门后院,周昂的书房中,今日不仅姜小昙和葛良工在里面,就连吴玉娇也从画卷中走了出来。

    这几日西北诸事已经走上正轨,西北大地一派欣欣向荣,加上闻道碑的不断完善进化,越来越多的人才出现,更多的世外高人前来要塞准备破阵,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

    周昂今日难得的在书房之中写起了字,也是出现了许久未有的悠闲时光。

    “老师这几日心情不错,看这字中气象都与往日不同了。”葛良工认真的看着周昂写字,同时也由衷的感慨了一句。

    周昂如今的字完全是自成一派,而且气象宏伟,文字之中蕴含着他的精气神,虽然还达不到圣人遗篇的程度,但与他最早得到的那个人字大儒墨宝也不差了。

    “夫君曾说字如其人,我看这字中满是喜悦,莫非是有什么喜事发生了?让夫君如此高兴?”姜小昙跟周昂的时间最久,而且两人心意相通,她所感受到的更为明显。

    周昂手中毛笔还在继续游走,脸上却也挂着明显的笑容说道:“确有喜事将至,而且这喜事应该就要登门了。”

    听到周昂如此说,三个女人更是大为好奇。

    几乎就在周昂话音落下的时候,一个府中下人匆匆来到书房外,恭敬的对着房内说道:“使君,府外来了一个年轻的妇人,那妇人还怀抱一个婴儿,说是来完成与使君的约定。”

    听到年轻妇人,还怀抱婴儿,又是什么完成约定,葛良工和吴玉娇都是一脸鄙夷的看着周昂,而姜小昙目光之中更是满满怒意。

    周昂感受到三道别样的目光,吓得手中毛笔都是一抖,原本行云流水的一幅字硬生生的泄了气韵。

    “那个......你们胡思乱想什么呢?”周昂看着三人无奈的摇头说道。

    “你可是藏得够深啊!连孩子都有了,是男孩还是女孩?”姜小昙的神情有些哀伤,不过她关注的好像还是那个婴儿是男孩还是女孩的问题。

    “什么男孩女孩的?来的是花姑子.......”周昂此刻简直欲哭无泪,他早知道姜小昙等人会胡乱理解,还不如一开始直接说明的好。

    “啊?可这才半年啊?”姜小昙一听也是一惊,而后神情也变得有些尴尬。

    这时候葛良工也想起来了,去年她也是见过花姑子的,最后周昂将蛇娘子的本命精华打入花姑子腹中,就和花姑子有了一个约定。

    就是花姑子诞下孩子后,那孩子必须拜在周昂门下,显然今日就是花姑子守约而来。

    “獐子孕期正是半年啊?”周昂越发无奈的解释了一句。

    花姑子本体是獐子,而且她并未成就元神,所以诞生后代还会遵循獐子的本性,这孩子自然不会像人类那样怀胎十月。

    很快周昂便带着三女来到府外,只是等他们来到侧门时,就只看到门槛下放着一个襁褓,并没有看到花姑子的身影。

    “好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姜小昙连忙抱起地上的婴儿。

    周昂也将目光看向襁褓,只见里面是一个正在熟睡的婴儿,长得确实非常可爱。

    而周昂更是感觉到,这孩子虽然才刚刚出生,但身体里蕴含的力量却无比惊人,仅仅单纯的力量便足以媲美元神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