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25章 浑元剑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昂布道天下的举动很快人尽皆知,而随着最早一批在书院的人接触石碑,并且从中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好处后,此事不断传播,越来越多人来到西北。

    这些人中不仅有方外人士,更有大量的读书人和平民,在他们看来,那‘闻道碑’就是可以改变一生的东西。

    因为周昂立下的石碑太过神奇,不仅能因材施教给人传授知识,更能吸纳知识不断完善进化,所以世人给石碑取了一个名字,便是‘闻道碑’。

    这闻道碑的出现,比起周昂的符诏可管用多了,那些真正不出世的高人也纷纷来到西北要塞。

    因为闻道碑毫无保留的对外开放,所以每一个来到要塞的人第一件事就是触摸闻道碑。

    不过一开始确实吸引了不少邪道修士,或者投机取巧心术不正之人。

    只是当一个元神境的邪道修士,在触碰到闻道碑后,顷刻间就被其中的力量反噬神形俱灭后,那些心术不正之人越来越少,渐渐的便没有投机取巧之辈前来了。

    最近周昂也在府中很少外出,因为闻道碑是他所立,那碑中所有的一切都与他紧紧相连,也就是说当他将知识传播给世人的时候,世人反哺到闻道碑中的各种知识周昂也能学习。

    “老师,有个自称毕坤的剑客求见。”葛良工白天依旧跟在周昂身边,虽然她也可以通过闻道碑学习,但她觉得能够受到周昂耳濡目染会更好。

    周昂很少见客,不过今日却破天荒的说了一句:“有请!”

    也不知为何今日他要接见这个叫毕坤的人?

    很快葛良工就将一个中年男子带到了周昂面前,只见这是一个身负宝剑,看起来精神奕奕的剑客。

    “方外之人毕坤,见过周子。”毕坤主动向周昂见礼,他与大多数人一样,也称呼周昂为周子。

    如今周昂声望渐增,尤其是在布道天下之后,更是被许多人敬若恩师。

    不过如今天下也不是周昂一枝独秀,在京都还有一个国师普渡慈航,同样被许多人所推崇,因此也时常有人将周昂和普渡慈航相比较。

    隐隐间,甚至有人议论,说当今世道,有望成圣者,非周子与国师莫属。

    “毕先生今日来见本君,所为何事?”周昂一脸笑意的问道,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饱学之士,除此之外身上还有些朝廷封疆大吏的气度,完全让人感觉不到丝毫修为。

    毕坤见周昂客气,便微微躬身说道:“毕某今日见了闻道碑获益良多,愿为周子破阵,在下所修功法名为《浑元剑经》,且炼有一口浑元飞剑,此剑可施展三十六式变化,可破世间诸般兵器。那精绝阵或可破之!”

    “好,本君当亲上城楼,为先生壮行!”这一次周昂也与往日不同,竟然主动提出了上城楼为毕坤壮行。

    往日里那些奇人异士都是自己去破阵,失败了就被封神台收回英灵,也不见周昂特别重视。

    看到周昂如此重视,葛良工也好奇的打量了毕坤几眼,只是表面上也看不出此人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要塞城楼之上,周昂目送毕坤化作遁光落在精绝阵前。

    这精绝阵自从柏小囡破了裁决圣殿后,便一直止步智慧圣殿不前,期间虽然也有不少奇人异士破阵,却大多葬身其中,能够逃出来的都少之又少。

    “老师如此重视,看来此人能够破阵了?”葛良工也很久没看到周昂对破阵之人如此重视,因此猜测毕坤极有可能真能破阵。

    “此人已将《浑元剑经》悉数传入闻道碑中,为师虽只是粗略一观,却也感受到这《浑元剑经》的神妙。此书虽名为剑经,实际上内含多种法门,乃是一门真正的无上宝典。而此人愿意将之分享,其心胸自然也是出类拔萃,这样的人肯定不是等闲之辈,破阵也并非不可。”周昂很自然的解释起来,他之所以如此看好毕坤,完全是因为通过闻道碑见识了《浑元剑经》。

    就在周昂和葛良工说话之时,毕坤化身遁光转瞬间已经飞出百里,眨眼之间就出现在精绝阵外。

    他毫不犹豫直接跨入阵中,下一刻就看到庄严雄伟的圣殿。

    因为裁决圣殿已经被破,这里空无一人,毕坤直接走过裁决圣殿,踏入了智慧圣殿之中。

    摩诃迦叶早已出现在智慧圣殿中,依旧是披着金色的袈裟,手中托着智慧宝典。

    周昂的身前又出现一面水镜,里面显现出毕坤与摩诃迦叶。

    两人见面相互看了对方一眼,似乎眼神都变得凝重起来,凭借高手的直觉,两人都感觉到对方很强。

    而两位强者见面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见摩诃迦叶直接将智慧宝典置于身前,而后宝典轻轻翻开一页,圣殿之中顿时涌现出无数金色的文字。

    摩诃迦叶一见面就是全力以赴,看来确实将毕坤当作了劲敌。

    而毕坤也是手指法诀一掐,背后宝剑瞬间出鞘,那宝剑散发着耀眼的寒光,在空中自己挽了个剑花,而后稳稳的落在毕坤手中。

    “他的剑看起来很一般啊?并不像正常的飞剑。”葛良工看着水镜中浑元飞剑出鞘,有些不解的问道。

    葛良工也见过不少飞剑,有周昂的余鸾,燕赤霞的赤霞,还有姜小昙的翠依,这些都是可大可小,薄如蝉翼变化多端的飞剑,而像毕坤的浑元飞剑,葛良工感觉这只是寻常宝剑,还称不上飞剑之名。

    “或许这便是浑元剑经的与众不同吧!有句话叫大巧不工,飞剑的好坏看的倒也不是外形与变化。”周昂的目光同样落在了浑元飞剑上,对这把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剑器,他倒没有丝毫轻视。

    周昂虽然散去修为,表面上看起来与一个普通人无异,但他的学识与见识,却是越来越渊博,看待问题的角度和深度,也越来越有一种与道合一的感觉。

    就在周昂说完这番话时,水镜之中毕坤与摩诃迦叶也终于开始了第一次交手。

    首先那智慧圣典上无数金色的文字涌现,而后那些金色的文字悬浮虚空,快速的演化成一个个小人。

    只是这一次毕坤还未出招,那些小人也一个个静立不动,还没有开始演练出毕坤的剑招,看起来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毕坤虽是第一次入阵,不过对三座杀阵也早有了解,自然也知道这智慧圣殿的奥妙所在。

    那智慧圣典所代表的似乎就是学习的能力,一种能够快速模拟并施展出闯阵者招式的能力。

    毕坤看着眼前无数个与自己十分相似的金色小人,手腕轻轻一动,混元飞剑便跟着晃动,还拖起一串串的剑影。

    就在毕坤手中剑影舞动时,那些金色小人也做出了与毕坤一样的动作,顷刻间智慧圣殿中剑影幢幢。

    下一刻毕坤身形缓慢的动了起来,他手中浑元飞剑随着身体移动,好似缓慢的施展出一式式剑招。

    毕坤动作缓慢,就像在为旁人演示一般,看到这一幕葛良工和许多观察阵中情形的人都大为不解。

    面对着智慧圣殿,毕坤不仅没有以精妙的剑术神通出其不意的破阵,反倒慢吞吞的演练剑招,好像生怕智慧圣典不能学会一样?

    毕坤的动作还在继续,已经缓慢的做出了许多招式,而那布满圣殿的金色小人,也开始不断的演化出毕坤展示的招式,并且这些小人动作越来越快,看起来比毕坤还要熟练。

    “九宫三十六式,号称可破尽天下诸般兵器,看这剑招果然玄妙,这浑元剑经果然不同寻常。”看着水镜中毕坤不断演练招式,周昂也是大为赞赏的说道。

    看着毕坤不断演练剑招,周昂的脸上也渐渐露出笑意,似乎他已经猜到了毕坤的想法。

    葛良工见周昂一脸笑意,却更加不解,于是连忙开口问道:“难道老师已经看出来了?这毕坤要如何破阵?”

    “良工啊,招式是死的,人却是活的,再精妙的招式,不同的人施展就会有不同的结果。而且人的潜力是无限的,明天的你还是你,但只要你努力,就会比今天的你更优秀!”周昂现在真的称得上是一个好老师,他几乎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教导葛良工的机会。

    “难道......老师的意思是,毕坤要自己破掉自己的招式?”葛良工目光之中满是震撼,周昂的解释她很容易便理解到了,但是对于这种自己打败自己的事情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就在葛良工无比震撼的时候,智慧圣殿中毕坤舞动飞剑的动作越发的快了起来,明显剑招也越发精妙。

    不过那些金色小人依旧在第一时间便学会了毕坤的招式,而且依旧有模有样。

    原本毕坤都站在原地舞动剑招,不过忽然他的脚步和身体也开始腾挪翻转,同时手中浑元飞剑跟着舞动,在毕坤的四周一个个身影开始不断浮现,每一次剑招变化,就多出一个毕坤舞剑的影子。

    很快智慧圣殿之中出现无数的毕坤,这些人影与那些金色小人遥相呼应,似乎每一道身影做出的动作,都正好克制金色小人所用的剑招。

    “紫霄形化二十八式法门......”看到毕坤不断变化的身形,周昂叫出了这套同样出自《浑元剑经》的身法。

    正如周昂开始说的那样,《浑元剑经》虽然名为剑经,但不仅仅是一门剑道神通,而是一门以剑道为主,实则贯穿所有的一部系统性功法。

    下一刻毕坤的一个个身影刺向那些金色小人,每一道身影都能轻松的击毁一个金色小人,那万千剑招之中,总有一个身影刚好克制金色小人。

    这神奇的一幕转瞬即逝,只是眨眼之间智慧圣殿中一个个金色小人破碎,最后毕坤本体一剑刺出,正好刺在摩诃迦叶的手上。

    一道血痕出现在摩诃迦叶手腕,同时原本托在掌中的智慧圣典跌落,金色的圣殿跌落在地,发出一阵金属撞击的声音。

    毕坤手中浑元飞剑一转,又是一剑刺向智慧圣典,不过就在飞剑即将刺穿圣典的时候,那金色的圣典化作一道流光远遁而去,速度比毕坤出剑的速度还快。

    圣典飞走,摩诃迦叶一脸惊骇。

    然而毕坤手中剑势又是一转,明明很突兀的剑招变化,但在毕坤手中却又是无比的行云流水。

    下一刻浑元飞剑化作一道寒光从摩诃迦叶的脖颈处闪过,再见时浑元飞剑已然归鞘,毕坤两手空空,神色冷峻的看着摩诃迦叶。

    摩诃迦叶的目光渐渐变化,一开始还是平静,转而震惊,接着就是无尽的恐惧。

    待到摩诃迦叶目光恐惧时,他的脖颈处一丝丝鲜血溢出,很快就在脖颈上布满一圈,接着汹涌而出将他金色的袈裟都染成血红。

    随着摩诃迦叶金色袈裟变成血红,毕坤也已迈开脚步,直接越过摩诃迦叶,向着第三座圣殿而去。

    “这就破了?”葛良工有些恍然如梦的感觉,她这一问也是许多人的疑问。

    毕坤从到智慧圣殿,没和摩诃迦叶说一句话。在许多人眼中,毕坤只是在摩诃迦叶跟前耍了一套剑招,而后一剑就将摩诃迦叶斩杀了,大多数人并没有看到周昂那么细致,所以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很快毕坤已经出现在了第三座圣殿中,这座圣殿上空是那颗金色的宝珠,而守卫在圣殿中的,则是一个身着贴身金甲,有着婀娜身姿的金发美女。

    “大祭司座下黄金圣斗士瑞亚,欢迎阁下来到无尽圣殿。”那女性的黄金圣斗士主动开口,只是她口中说出无尽圣殿这个名字时,连周昂都有些不解。

    从裁决圣殿和智慧圣殿来看,这六座圣殿的名字都与那六件圣器有关,想来这瑞亚头顶悬浮的那枚金色宝珠就是无尽宝珠,只是不知这宝珠为何有无尽之名,它又有什么奇异的力量?

    无尽宝珠悬浮在瑞亚头顶,散发出阵阵金光,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毕坤也看不出来了这宝珠的奇异,便掐动法诀,手中握住了浑元飞剑。

    下一刻毕坤一跃而起,就在腾空的瞬间,足有数百道剑招形成,而后每一道剑招都蕴含着庞大的剑影,形成一道道人影冲向瑞亚。

    这一刻许多目光都紧盯着无尽圣殿,所有人都很好奇,这第三座圣殿的无尽之名究竟是何意?

    只见瑞亚头顶无尽珠外升起一层光晕,那光晕扩散,如同气泡一般笼罩瑞亚,当毕坤那数百道剑招靠近光晕时,竟然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消失不见,在光晕上连一点涟漪都没有激起。

    “斗转星移?”周昂看到毕坤剑招的力量明显是被无尽珠吸收,顿时想起了陈婉儿的绝学神通斗转星移来。

    不过斗转星移是将对手的神通和力量全数返回,可无尽珠在吸收了毕坤剑招力量后并未返击,而是将力量全部反馈给了瑞亚。

    无论是毕坤还是周昂等人,都惊恐的发现,当毕坤对着瑞亚出招之后,只是站在那里的瑞亚不仅毫发无损,而且力量明显有了些许提升。

    “这岂不是立于不败之地了?对她出手只是壮大她的力量?那这无尽圣殿岂不是怎么都破不了?”所有人的心中都升起这样的疑惑,那无尽珠的诡异之处,让人对无尽圣殿有着深深的无力感。

    然而此刻最难的莫过于毕坤了,因为此刻他是继续出招不是,可不出招转身离开也不是。

    片刻后毕坤目光一凝,似乎下了一个重大决定,只见他将浑元飞剑竖在身前,而后口中念念有词:“阴阳造化都归我,变动飞潜各有常。”

    毕坤口中念出一句诗来,而当声音落下的时候,他的身体竟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接着那柄浑元飞剑也消失不见。

    等到毕坤和浑元飞剑都已不见时,原本他们存在的地方,却有一团气在流转。

    那气有些难以形容,说是无形吧?但又能让人感觉到它的存在,而且还是那种无处不在的存在。

    若说是有形吧?却又不是人们认知中的任何物质,甚至看不见也摸不着。

    看着水镜中似有似无的一幕,周昂脸上也露出了动容之色,而后恍然大悟的说道:“太虚寥廓,肇基化元,万物资始,五运终天,布气真灵,揔统坤元,这便是浑元的真义!”

    周昂的声音不大,显然是在解释毕坤此刻的变化。

    但凡听到周昂解释的人,心中也顿觉豁然开朗。

    浑元便是指天地之气,而气是极精极微,不能直接察见其形状,弥漫于整个宇宙时空,却又是客观存在的物质。

    浑元剑经的终极奥义便是剑化浑元、剑意化浑元、身化浑元。

    气为天地万物本原,若将剑招、剑势、剑意、甚至用剑者都化为了本原攻击,那又有什么能够抵挡?

    无形又有形的浑元之气弥漫整个无尽圣殿,现在谁也不知道,究竟是化作本原的浑元之气强?还是那可吸纳一切力量的无尽珠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