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20章 京都疑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场恩科,让周昂对朝廷又失望了几分,至于太后那里,周昂总感觉出了什么问题,以他对刘娴的了解,就算太后有些防备自己,但也不至于做的如此明显。

    “莫非她在提醒我什么?”冷静下来的周昂终于认真的思考起这个问题来了。

    然而无论是从贺康还是柳诚那里得到的消息,周昂都没有看出来太后和何显李长善等人达成同盟,同时朝中也没有其它势力介入,可是太后最近的几个举动,确实都没有按照周昂的计划来,看起来有些像太后在故意打乱周昂的计划。

    三座杀阵迟迟没有破掉,周昂也慢慢感觉到,代表九州人道的气运金龙越发萎靡。

    虽然这些日子又有一些修行界的奇人异士前去破阵,不过结果都是大败而归,那封神台中又多了不少英灵。

    很快时间便来到了垂拱元年三月,这是草长莺飞的季节,整个西北大地也出现了春日的光景,大地上出现了许多生机勃勃的绿色。

    三月初三,周昂身着常服,在三十名亲卫的护卫下,出现在了要塞的东面春明门外。

    几个与前,周昂就是在这里送走了数十位西北士子,而今日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也是为了迎接这些归来的西北士子。

    周昂曾对士子们说了一句:“本君在此预祝诸位金榜题名,待诸位归来之时,本君还在这春明门下恭候诸位。”

    因为这一句话,周昂从未忘记,今日守约而来。

    很快那些西北士子就出现在周昂的视野中,因为如今天下并不太平,这些人依旧是结伴而行,一起回的要塞。

    只是这才半年时间,这些士子离开时的西安城,如今已经变成了西北要塞。

    “拜见使君。”西北士子站的整整齐齐,异口同声的对周昂施礼,只是很明显这些人情绪都显得有些低落,甚至大部分人都显得有些拘谨。

    半年前,这数十位西北士子可是意气风发的前往京都,更是得到了周昂文气加持。

    那一句赠西北诸生的‘君子如玉亦如铁’,早已成为文坛佳话。

    然而此番恩科中,周昂亲自送行的数十位西北士子中,仅有七人榜上有名,而且还都只是三甲排名靠后的同进士。

    “本君知诸位心有介怀,然而科举并不能决定你们的未来,本君当年不也是三甲最后一名吗?如今陕西布政司的左右参议,宁采臣和燕赤霞,也仅仅是秀才出身,只要有真才实学,这天下之大终有用武之地。”周昂看到这些西北士子都情绪低落,直接出言劝慰起来。

    这些人中其实大部分都还是有能力的,这一点周昂在绿菊文会时已经看出来了。

    “学生谨记恩师教诲!”西北士子齐齐躬身,心中也是无比感动。

    这个时候以周昂的身份不仅亲自迎接,还如此安慰众人,已经与恩师无异了,这些士子也是打心底尊敬周昂。

    “来,诸位饮下这杯接风酒,你们的学识本官心中清楚,已经命布政司草拟任命文书,你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会安排到各府县历练。”周昂端起酒杯,一脸笑意的对着众人说道。

    此刻早已有亲卫为士子们递上酒杯,而听到周昂的话,这些西北士子原本心中阴霾一扫而空。

    周昂这番话自然是要直接安排这些人做官,按制布政使有权任命五品及以下官员,而周昂说让这些士子到各府县历练,说明极有可能根据这些士子的能力,任命他们为六七品官员。

    如此安排,即便一甲前三也不一定有此待遇,一时间这些士子恨不得为周昂舍身赴死!

    见这些西北士子满腔豪情的饮下酒水,脸上阴霾一扫而光,周昂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过他目光从这些人脸上扫过,忽然发现好像少了一人,于是直接问道:“怎么不见温如春?”

    “回使君,温兄在路上遇到了一点事,他说晚些回来。”士子中有一人立刻回答,此人神色如常,看起来温如春也只是遇到一些很寻常的事。

    见没有什么异常,周昂也不过分深究,便没有再询问温如春的事。

    不过想到此人,周昂倒是有些怀念他的琴声,还有那古琴云扫究竟何时能恢复神异?

    西北士子归来,一下为周昂补充了四五十位基层官员,而且这些都是年富力强,并且还没沾染官场习气的热血青年。

    当这些基层官员被安排到周昂治下的府县,很快西北大地就出现了一派新的气象,也是在这些年轻官员掌控地方后不久,布政司衙门接二连三的政令出现在西北,整个西北大地开始焕发出无穷生机。

    从农桑水利,学堂教育,到商业赋税,甚至是募兵制度,周昂都做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因为他已经完全掌控西北,加上这些满腔热血的年轻官员,以及自己在百姓中无与伦比的名望,这些原本很难推进的重大改革,在山西布政司治下却并没遇到多大阻力。

    代表九州人道的气运金龙还在继续暗淡,但是西北上空的人道气运却在不断壮大,这种违背常理的变化,终于引起了几位真正世外高人的注意。

    不过虽然三座杀阵未破,西北大地又在进行一场如火如荼的改革和建设,但周昂已经有几日没有露面了。

    这几日里他一直在后院,每日都盘膝坐在庭院里,在他的身前是一丛翠竹。

    如今正是竹子破笋而出的时候,周昂已经这样端坐着,目不转睛的看了足足三日了。

    没人知道周昂在干什么,三日之中倒也没有人来打扰他,一开始姜小昙还来叫他吃饭,不过每次都被周昂摆手拒绝,后来索性连姜小昙都不管他了。

    只是随着一只头顶长着金黄羽毛的雄鹰落入布政司衙门,葛良工还是出现在了周昂的身后。

    看着身前气机全无的周昂,葛良工还是在他身后小声的开口说道:“老师,看看贺大人传来的密信吧,京都好像有些不对劲?”

    随着葛良工话音落下,庭院之中忽然平地生风,那微风拂过,竹枝上一片片嫩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伸展开来,好像瞬间就完成了几天的生长。

    而微风也吹过周昂的衣衫和头发,随着发丝衣袂摆动,他也眼皮微动,而后原本空洞的双眼瞬间变得清明起来。

    周昂回过神来,直接起身接过葛良工手中的密信,而后一目十行的看了起来。

    很快周昂就看完密信内容,眼中也露出些许疑惑之色。

    其实密信之中只提了两件事,而最主要的就是第一件事。

    在密信中贺康提到,他无意中发现,此番恩科榜上有名的那近三百位进士,除了西北和江南的离开了京都,剩下的进士竟然九成九的都因各种理由留在了京都。

    至于第二件事,贺康只是随口提了一句,那就是江都郡主被软禁在玉泉上庄的事。

    这两件事没有丝毫联系,甚至每一件事都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但是周昂知道贺康是个稳重谨慎的人,他既然将这两个消息如此慎重的告诉了自己,那说明贺康肯定嗅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味道。

    “看来京都果然有问题,既然大理寺都查不出什么,看来只有让玄鉴司插手了。”周昂神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他说话之时,已经从怀中取出一枚铜钱。

    这枚铜钱是柳诚留在周昂身边的,为的就是周昂可以随时与柳诚联系。

    玄鉴司一直只负责监视和管理方外世界,但很明显这一次周昂要动用玄鉴司的力量来调查世俗,这也是他第一次这么做。

    只见周昂将铜钱托在掌心,而后小声的对铜钱说道:“柳先生,京都恐有变故,你调动玄鉴司一切力量,暗中调查大内之事,另外严密监视李长善和何显等人。”

    周昂对着铜钱说了几句话,而后便屈指一弹,就将铜钱弹了出去,下一刻铜钱化作流光射入苍穹。

    铜钱射入苍穹,周昂的目光还望着天空,仅仅过了片刻之后,那铜钱又从苍穹落下,最后稳稳的落在了周昂手中。

    “属下明白,其实属下最近也发现了一些线索,如今正在追查,一有结果立刻汇报。”铜钱之中传来柳诚的声音,明显他已经发现了一些端倪。

    随后周昂将铜钱收起,他能从柳诚简单的一句话中感觉到,恐怕京都的事情很不简单。

    “主公,刚才西安府尹来报,蓝田县令孟龙潭到任了。”就在周昂沉思京都局势的时候,崔文山也来到了后院,带来的却是孟龙潭到任的消息。

    蓝田县隶属西安府,距离要塞也不过一百余里,孟龙潭是半日前到的蓝田,此刻周昂便已得到了消息。

    “良工,你准备一下,明日我们去一趟蓝田。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是谁?”周昂立刻对葛良工说道,对这个假冒孟龙潭之人他非常好奇。

    同时周昂更加想要弄明白,为什么太后会将这个假孟龙潭安排到自己眼皮子底下?

    第二日周昂的车驾驶出要塞,快速的向着蓝田县而去,而这次他也是摆开了仪仗,更有亲卫提前去了蓝田县衙,通知新任县令孟龙潭,说布政使要亲临蓝田视察。

    当日午后,周昂便来到了蓝田县衙,而衙门外已经有数十人等候许久,为首一人是个身穿青色七品文官服,头戴乌纱的文官。

    此人正低着头,还看不清相貌,不过看起来身形有些瘦弱,甚至那七品官服穿在他身上都感觉有些大。

    “下官蓝田县令孟龙潭,率合衙众属,恭迎使君。”这个孟龙潭远远的就对着周昂一拜,口中恭敬的说道。

    听到孟龙潭的声音,周昂脚下一顿,因为他感觉这个声音非常熟悉,虽然此人有些刻意压低着嗓子说话,但潜意识中周昂觉得这个声音的主人是他无比熟悉的人。

    “抬起头来。”周昂快步走向县衙,快要靠近孟龙潭的时候,语气有些严肃的说道。

    葛良工和周昂的亲卫跟在身后,这些人都微微有些意外,因为往日里周昂对属下一般不会如此严肃。

    所以葛良工也好奇的看向孟龙潭,而此时那个自称孟龙潭的蓝田县令,正在缓缓的抬起头来。

    很快葛良工就看到,那是一个皮肤雪白,看起来有些阴柔气息的年轻男子,甚至这孟龙潭的皮肤,好到让葛良工这个女子都有些羡慕。

    然而当周昂看到孟龙潭的相貌时,竟然发出一声冷哼,也不知为何突然就生气了。

    下一刻周昂快步朝县衙大门走去,当他与孟龙潭擦身而过时,明显语气不善的说道:“你们所有人都在外等候,孟县令你随我进来。”

    连葛良工都没想到,周昂会叫所有人都在外候着。

    很快周昂步入县衙,孟龙潭也跟着走了进去,因为有周昂的命令,剩下的蓝田县官员,包括葛良工和一众亲卫,都只能在衙门口等着。

    周昂径直朝县衙内走去,最后直接推开一间公房,这里好像是县衙文书办公的地方,周昂走入其中便转过身来,一脸阴沉的看着正紧随其后走进来的孟龙潭。

    等到孟龙潭跨入房中,周昂衣袖轻轻一甩,房门便自动关上,而后一道无形的结界笼罩整个房间。

    “简直胡闹,你知不知道这是杀头的大罪?”忽然周昂面色阴沉的盯着孟龙潭,只不过他明明是语气严厉,但却有给人一种很是关切的感觉。

    孟龙潭站在周昂身前,被周昂一顿训斥,脸上不仅没有露出丝毫不满,嘴角反而还挂起了一抹微笑。

    接着孟龙潭伸手摘下头顶乌纱帽,他不紧不慢的将乌纱帽放在身旁的公案上,而后又伸出白皙的手,将头顶发簪轻轻拔掉。

    下一刻孟龙潭轻轻的甩了甩头,那满头黑发如瀑布般滑落,而他脸上的笑容越发明显。

    “嘻嘻,只要师兄不说,又有谁知道呢?师妹我可是去了皇极殿都没被发现的。”当孟龙潭的头发披在脑后时,他的声音已经完全变了,此刻变成了一个温婉动听的女子声音。

    而在周昂的眼中,自己对面的那个人,除了一身七品官服外,完全就是一个容貌绝美的女子。

    看到素娘一脸笑容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周昂原本一肚子火气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莫名其妙的无法发作出来。

    他只能无奈的重重吐了口气,而后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你真是越来越胆大了!”

    素娘看着周昂的变化,脸上竟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她又朝周昂走了两步,此刻两人的距离已经不足五步。

    走了两步之后,素娘又停下脚步,忽然一脸严肃的看向周昂,又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师兄可还记得?那夜我在大理寺衙门外向你求助,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