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3章 燕姓书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昂领了赏银,高兴的返回客栈,待换了衣服之后,直接说要带姜小昙去逛逛金华城,还要带她吃些好吃的。

    原本姜小昙的兴致并不高,不过听到周昂如此安排,也一下高兴了不少。

    随后两人便高兴的离开了客栈,不过那八百多两银子,周昂却无法随身携带,而是留在了客栈之中。

    毕竟八百多两银子,也有好几十斤重,随身携带并不方便。

    等到周昂他们走出客栈,金华城中已是华灯初上,这里分外繁华,远不是郭北县可以比的。

    只见街市上人流涌动,街边商铺一家挨着一家,还有贩夫走卒跳着扁担货篮随街叫卖,自是热闹非凡。

    姜小昙好奇的四处打量,不时的在一些摊贩前停了驻足,先前低落的情绪早已烟消云散。

    “哇,这个糖人好好玩。”看到街边贩卖的糖人,姜小昙就像一个孩子般兴奋。

    “买!”周昂二话不说,直接掏钱就买。

    姜小昙欢喜的选了一个玉兔造型的糖人,拿在手上左右观望,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这糖人可不仅是好看,这是拿来吃的。”周昂看到姜小昙欢喜的样子,也不由的露出了笑容,不过他感觉姜小昙好像并不知道糖人可以吃,于是开口提醒道。

    “吃的?这么漂亮居然是用来吃的?”姜小昙有些意外的问道,显得很是惊讶。

    “可好吃了,很甜的!”周昂示意姜小昙尝一下。

    姜小昙小心翼翼的舔了一下糖人,而后兴奋的说道:“哇,果然很甜呢,公子也尝尝!”

    看到姜小昙将糖人递到自己面前,周昂摇了摇头:“我就不要了,以前小时候母亲也给我买过。”

    “这有什么关系吗?”姜小昙有些不解的问道,她不明白周昂现在不吃糖人了,和小时候吃过有什么关系。

    周昂对着姜小昙微微一笑,而后随意的说道:“美好的事物就让它继续留在记忆里吧,或许我再吃,便已没了儿时的味道!”

    姜小昙不再说什么,她明白周昂的意思,周昂关于自己母亲的记忆本就不多,仅有的一些记忆他自然不想破坏。

    两人继续前行,一路上总有新奇的事物令姜小昙流连忘返。

    “这发簪可真漂亮!”首饰摊前,姜小昙又挪不动脚了。

    “买!”周昂还是二话不说,直接掏钱。

    “公子,那胭脂我也好喜欢。”

    “买买买!”

    很快姜小昙的手中就拿了许多的东西,有吃的,有玩的,还有用的。

    或许也是逛的有些累了,也或者有些不好意思了,后面姜小昙便没有再说喜欢什么了。

    “这金华府最出名的,便是金华火腿,前面不远处,便是金华最著名的酒楼祝风亭,咱们也去尝尝这金华火腿吧!”周昂指着不远处一座灯火辉煌的酒楼说道。

    听到说有好吃的,姜小昙又来了精神,还未到祝风亭酒楼,她便问了许多关于金华火腿的问题。

    祝风亭的楼上雅间已经满客,无奈周昂和姜小昙只能选了一个大堂靠窗的位置,点了几个招牌菜,两人便欣赏着窗外的景色,一边等着上菜。

    “客官久等了,这是您要的火腿炖母鸡,这是火腿爆三丁,二位慢用!”很快小儿就先端了两样菜式上来,都是与金华火腿有关的菜肴。

    金华火腿并非主料,一直以来都是当作佐料使用,其衍生出了无数的菜肴,却没有一样是直接吃的。

    “不错,闻着挺香的!”周昂拿起竹筷,没有开吃闻着香味就先称赞了一句。

    姜小昙也是迫不及待的开始品尝起来,说起来她们这些日子在郭北县过的并不好,每日都是粗茶淡饭,像如此丰盛的佳肴可是从未有过。

    两人吃的自然开心,不时还说上几句话,旁人看来两人倒像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

    不过正在高兴之时,周昂忽然有些警惕的看向窗外,他的目光停留在不远处的一座小桥上。

    就在刚才,周昂感觉有一道不善的目光正看向自己。

    桥上依旧熙熙攘攘,不过有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正站在桥上望向祝风亭。

    年轻人身穿长衫,却是质地很普通的那种,身后背着书箱,像是那种赶考的书生。

    周昂看了一眼书生,也没有太过在意,便继续与姜小昙有说有笑的聊天,不过他的余光却一直注意着桥上的书生。

    “公子,那个书生好像一直在看我们!”片刻后姜小昙也察觉到了桥上举止怪异的书生,小声的对周昂说道。

    “不用理他,我们吃我们的,下月就是府试了,许多书生都会来金华府,或许他只是觉得那里风景不错。”周昂无所谓的说道,让姜小昙不用理会。

    如今正是三月草长莺飞的时节,而每年的四月,正是府试的时候,只有通过了府试的读书人,才能称之为秀才,算是有了一点身份。

    所以每年府试那段时间,也是府城最热闹的时候。

    “公子我吃饱了!”似乎因为那书生一直盯着,姜小昙吃了一会便没了胃口。

    “那回客栈休息吧,明日一早我们还要返回郭北县。”周昂也是觉得扫兴,目光不善的瞪了桥上书生一眼,便结账走人了。

    虽然府城比县城热闹,夜市也不会持续太久,等到周昂和姜小昙往回走的时候,许多商铺摊贩都开始打烊了,路上的行人也只剩三三两两。

    等走到客栈所在的小巷时,路上已经没了行人,加上灯光渐渐熄灭,已经显得有些冷清了。

    眼看前面不远就是客栈,周昂忽然停下了脚步,而后随意的对姜小昙说道:“你先回客栈,我去刚才路口那家糕点铺买些糕点,我们明日路上好吃。”

    “哦。”姜小昙应了一声,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

    周昂看着姜小昙走进客栈,他却依旧站在漆黑的小巷中迟迟没有动身。

    有过了片刻,周昂缓缓转身,不过他却没有去前面的路口,而是站在原地对着黑暗中说道:“阁下跟了我们一晚上了,不打算出来打个招呼吗?”

    周昂话音刚落,黑暗之中果然走出一个人影,走近一看正是桥上的那个书生。

    “我观公子也非寻常之人,为何有妖孽缠身却不自知?”书生现身之后,却是语气诚恳的说道,言语之中颇有关心之意。

    周昂听到书生说自己妖孽缠身,不禁眉头一皱,却有些不悦的说道:“本官乃进士出身,天子门生,又是朝廷命官,哪有妖孽敢来害我?书生你莫要妖言惑众!”

    “你是朝廷命官?”书生闻言一惊,再一看周昂的穿着,终于认出了周昂身上的进士袍。

    “本官郭北县令,你又是什么人?”周昂感觉这书生古怪,但他对自己有没有家还的意思,反倒处处透露出古道热肠,所以周昂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

    “小生姓燕,秦地人!”书生拱手一拜,对周昂这个进士加县令显得颇为恭敬。

    周昂听这燕书生口音确实带着浓厚的陕西腔,知道他并没有说谎,便微微拱手,算是还了一礼。

    “我看你像是来参加府试的,眼看考期将至,还是不要到处乱跑,多读些书才是正理,本官的事你不要再管了!”周昂语气比先前和善了一些,不过还是不容置疑的口气。

    燕书生闻言面露难色的说道:“可是人妖殊途,妖怪只会害人,我辈义士自当斩妖除魔!”

    “我说让你不要管!”周昂听到燕书生说人妖殊途,立刻心中微怒,他五指一张,就将巷子墙角的一根树枝握在了手中,几乎在他说话的同时,拔剑式轰然而出,直接朝着燕书生身前挥去。

    燕书生也是反应迅速,几乎在周昂出招的同时,他脚下猛地一蹬,人就如离弦的箭向后激射了一丈有余。

    等到燕书生落地,脸上已经露出了震惊和后怕的神情,再看他刚才站立的地方,青石板的地面上一道极深的剑痕尤为显眼。

    燕书生也没想到周昂又如此身手,不过那剑痕明显不在他站的位置上,说明周昂只是警告他。

    “这次是警告,如果再让我看到你,这一剑就会落在你的身上。这世间人有良善歹毒之分,你又怎知妖鬼之中没有良善之辈?你若真是读书人,就不要只以身份判定善恶,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周昂一剑挥出之后,将手中枯枝一丢,便转过身去向客栈走去,只是他的声音还在燕书生的耳畔响起。

    燕书生看着周昂离去的背影,他的手紧紧的按在身后书箱上,直到周昂已经消失不见后,才见他长舒一口气说道:“好强!”

    在周昂面前碰了壁,加上周昂最后的那番话,让燕书生心情有些低落,他看了一眼四周,见四下无人,便对着身后书箱一拍,接着一柄形如韭菜叶,颜色如同赤色晚霞一般的飞剑从书箱中射出。

    飞剑射出之后,燕书生手掐剑诀,下一刻飞剑迎风便涨,竟然变成一丈来长,一尺来宽的巨剑。

    而后燕书生踏上飞剑,在一眨眼飞剑便载着他消失不见。

    燕书生御剑而行,很快便出现在金华县北十余里的地方,在这里有一座废弃的寺院,正是他落脚的地方。

    还未到寺院,燕书生便落下飞剑,又如同一个赴考的书生,踏着月色一步一步的走入了寺院。

    如今府试将至,金华城中房价猛涨,燕书生囊中羞涩,所以便找了这样一座临近金华的废弃寺院落脚。

    寺院的匾额早已消失不见,虽然大殿宝塔依旧壮丽,但地上早已长满了比人还高的蓬蒿。

    只是在寺院山门外,蓬蒿之下有一块倾倒的石碑,上写着“兰若寺”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