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18章 祥麟威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吴玉娇出现,倒是没有引起什么闲言碎语,而她也几乎很少出现在外面,除了周昂在书房读书写字时,她会出来侍奉以外,其它的时间都在画轴之中。

    这几日倒是又有几个奇人异士主动前去破阵,不过可惜的是,这些人无不身死阵中,不说白莲阵和萨满阵他们没有什么新的进展,就连精绝阵的智慧圣殿,也是一个照面便被摩诃迦叶杀死。

    好在封神台及时将这些英灵收回,让他们保持神魂不灭。

    不过周昂这次没有急着再进行封神,而世人也隐约意识到了,周昂封神还是以破阵功绩而论的。

    比如柏小囡破掉了裁决圣殿,做了咸阳县城隍,孟元义和那个老龟也试探出了杀阵的一些端倪,获得了三司判官之位,剩下的就只能是普通吏员和阴差。

    看起来就算是死在阵中,那也需要有些贡献才能获得较高的城隍神位。

    发现这个规律之后,许多奇人异士心中其实也产生了一些想法,尤其是那些寿元即将耗尽,想要谋夺城隍神位的人。

    这个世界除了成就元神的存在,可以保持记忆转世重修,其它的运气好最多也就投个好胎,但终究只是平凡一生,甚至运气不好连转世轮回都做不到。

    但元神强者在这个世界也是凤毛麟角,不是谁都有机会和机缘成就元神的,这些元神无望的修士,自然将目光放在了城隍神位之上。

    西北要塞不时有修士前去三座杀阵破阵,一时间西北也是热闹非凡,不过这几日周昂的注意力也没有全部放在破阵之事上,而是关注着京都的变化。

    因为昨日开始,垂拱年间的首次恩科正式开始了,再过几日就会从这批士子中选出殿试之人,这些自然就是今年的进士和同进士,而在殿试之上,将会由皇帝钦定一甲,也就是这届恩科的前三名。

    只是现在所有人都还不知道,这届恩科的一甲三名,究竟是由尚且年幼的小皇帝钦定,还是由垂帘听政的太后来指定?

    京都贡院之中,一间间的小房子里,一个个士子埋头奋笔疾书,虽说这个时代阶级权利固化,寒门士子想要通过科举出人头地几乎不可能,但哪怕只是一个寒门士子,只要能够得到一个进士身份,终究也会有别于常人。

    这些人已经在里面待了整整一日,不过科举有科举的规矩,那便是考试不结束,所有人都不能够离开贡院。

    这两日的时间,吃喝拉撒睡都在那狭小的空间中完成。

    所以有人常说,科举考试不仅是比拼学识,更是对体力和耐力的考验。

    昨日的考试内容是经义,考察的就是士子们的基本功,经义试卷会摘取历代圣贤文章中的语句,或让士子补充前后句,或让其阐明其义理。

    经义基本上有着固定的答案,在这一关上其实很难拉开士子们的差距,毕竟都是苦读数年甚至数十年的人,该背下的也早就背下了。

    不过在今年的经义考试中,试卷里加上了《知行论》的一些内容,这让许多临时抱佛脚的士子就有些慌神了。

    此刻考房之内,大多数士子都在闭目养神,桌案上已是空空如也,因为他们都在等待,等着考官下发最后一场的策论试题。

    策论,几乎是历朝历代科举中最重要的一场,通常由主考官甚至皇帝钦定试题,就是让士子在问策的范围内,针对当前民生,政治,军事,甚至改革来向朝廷献策。

    而策论这一关,才是展示真才实学的时候,也是士子们拉开距离的地方。

    大宁宫文华殿,这里是小皇帝和江都郡主读书的地方,也是每日几位老师来讲学的地方。

    不过今日没有一个老师前来,只有小皇帝和江都郡主站在文华殿的屋檐下,不停的向外张望着。

    “皇姐,策论应该已经开始了吧?怎么还没来啊?”小皇帝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望着宫外,好像有什么非常值得自己期待的事情。

    “别急嘛,黄师傅既然答应了,一定不会食言的,不过这种事终究不合规矩,肯定要等策论开始一会才能送来的。”江都郡主也期待的望着宫外,不过语气却比小皇帝沉稳许多。

    江都郡主口中的黄师傅,名叫黄浩成,是如今的国子监祭酒,也是小皇帝和江都郡主目前最主要的老师。

    另外黄浩成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这次恩科的副考官,同时也是主要的出题人。

    至于这届恩科的主考官则是昌平郡王,其实从这主考官的任命,也可以看出太后的心思。

    就在两人翘首以盼下,一个小太监终于出现在两人视野中,小太监一路急跑朝着文华殿而来。

    小太监满头大汗的跑到文华殿前,气喘吁吁的对着小皇帝和江都郡主一拜:“小的拜见陛下,拜见郡主。”

    “行了行了,东西带来没有。”小皇帝连忙说道。

    “带来了,带来了,陛下请收好。”小太监也跟着说道,不过说话之时还下意识的四处张望了一眼,而后谨慎的从衣带夹层内取出一张纸条。

    小皇帝一把抓过纸条,直接转身朝文华殿中走去。

    “你在外候着,任何人也不许进来。”江都郡主对着小太监吩咐了一句,而后也跟着转身走入殿内。

    等到江都郡主走入殿中,文华殿的殿门也跟着关闭。

    文华殿内,小皇帝和江都郡主坐在了平日里读书的书桌前,小皇帝迅速的将纸条打开,他和江都郡主的目光都盯着纸条。

    只见上面只有简短的几个字,而那字迹正是黄浩成的。

    论安民与平蛮。

    看到这简单的几个字,江都郡主和小皇帝都是眉头紧皱,而这几个字明显就是今日恩科考场的策论题目。

    原来这姐弟二人,一直在等黄浩成泄露策论题目。

    不过严格说来这也不算泄露,因为黄浩成是在等策论考试开始,所有考生都拿到策论题目后才派人送来的。

    “皇姐,这是不是太难了......我可写不出来。”小皇帝有些沮丧的说的,似乎他们两人等着策论题目,就是也要按题目写出一篇策论来。

    “能写多少写多少,这样不是正好检验我们学的如何吗?”江都郡主目光慢慢从纸条上收回,说话之时已经提起笔放入了砚台之中。

    很快江都郡主便不再理会小皇帝,全身心的投入到策论的创作之中。

    另一边贡院之中也早已开始了策论环节,当这些士子看到策论题目时,大多数也是眉头紧皱,因为这种明显实用性的策论最难,而且还是需要有战略全局思维的策论。

    策论考试的时间通常在两个时辰,因为一篇策论往往都是数千甚至上万字,甚至历史上还出现过洋洋洒洒数万字的策论,所以科举给策论留的时间通常也比较充裕。

    贡院之中一片安静,只有往来巡视的监考官,和毛笔在纸上游走的声音。

    很快策论的时间便过去了一半,此时一些士子其实已经写完,不过这类通常是实在编不下去了,可以说已经耗尽了胸中所学,这类士子往往最终也会名落孙山。

    从最后一个时辰开始,越来越多的人停笔等着考试结束,不过即便是那些已经作完策论的人,却很少有人先行交卷的,毕竟谁也拉不下这个面子。

    提前交卷若是放榜成绩不错还好,可要是榜上无名,那就是丢人的事。

    时间一点点过去,眼看还有最后一刻钟策论就结束了,而策论结束也代表着这次恩科完美落幕。

    至于殿试环节,其实已经算不上考试了,因为只是确定最优的几名,而这往往全凭皇帝个人喜好。

    甚至历史上还出现了很多次,皇帝对那些长相俊美的士子青睐有加,便直接点为一甲,而往往忽略他们经义策论的成绩并不突出。

    据说现在地府转轮殿的判官钟馗,便是前朝的前朝一位高中进士的士子,并且他那一次的经义策论都是非常出类拔萃的,一开始所有考官都以为钟馗能进入一甲,甚至是第一名状元也是八九不离十。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钟馗不仅皮肤黝黑,还长得面目凶恶,这让当时的皇帝一见便心生厌恶,直接让钟馗无缘一甲。

    也是因此钟馗心中愤恨,当时就直接撞死在金銮殿上,成为了一段传颂千年的传说。

    此刻大部分考生都已经开始收拾笔墨,有些动作快的甚至已经收拾好了,而大量的考官也出现在考场内,准备最后收卷和清场了。

    很快一群人走入考场,为首之人身穿杏黄四爪蟒龙袍,正是此次恩科的主考官昌平郡王,他的身旁还有礼部尚书和国子祭酒这两位副考官。

    然而昌平郡王刚走入考场,他忽然发现考场上空出现一道霞光,接着越来越多的霞光汇聚,很快就笼罩在贡院上空。

    如此巨大的动静,自然不仅昌平郡王一人看到,考场中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望着头顶天空,就连贡院之外,整个京都的人都看到了天空汇聚的霞光。

    “这是天地异象,莫非此番策论有士子做出了惊世文章?”国子祭酒黄浩成若有所思的看着头顶霞光。

    就在黄浩成话音刚落,所有人都惊讶的看到,那霞光涌动,似乎正在不断变化,其中似乎还有什么东西要一跃而出。

    “诗文演化.......难道这恩科考场之中,还隐藏着当世大儒?”昌平郡王也是一脸震撼的说道,这次恩科倒也确实有几位年纪颇大的考生,而且他们原本就有些名望了。

    天空之中霞光快速演化,很快一声清脆的鸣叫声响彻虚空,这声音若有若无,不是特别真切,但每个人又都能感觉到。

    就在鸟鸣之声出现的时候,那翻涌的霞光之中一只金黄的凤凰振翅而出,仿佛冲破云霄降临世间。

    凤凰展翅翱翔,在京城上空不断盘膝,而它盘膝的中心正是贡院。

    “王爷快看,那考房之中有霞光冲天,正是天空异象的源头。”黄浩成惊喜的之着远处一间考房,那里距离此地尚隔着几个院子。

    “那是什么地方?”昌平郡王立刻问道。

    “好像是丙字七号考房?”礼部尚书有些不确定的说道,那是丙字区无疑,只是具体是不是七号考房,他有些拿不准。

    “随我去看看,还有那丙字七号考生是何人?”昌平郡王已经迈步向丙字区走去。

    就在一行人向着丙字区走去时,已有官员拿出名册翻动了起来,很快就对着昌平郡王说道:“回禀王爷,丙字七号的考生,是江西举人孟龙潭。”

    “孟龙潭?”昌平郡王下意识的重复道,不过很明显他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不仅是昌平郡王,就连其他几位官员,包括哪些低级吏员也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很明显孟龙潭只是万千举人中很不起眼的一个。

    很快昌平郡王等人就来到了丙字区域,远远的他们就看到,一缕缕霞光从一间考房中升起,不断的汇入到天空,而且这些霞光还在继续产生,似乎天空的异象还有变化。

    果然就在下一刻,贡院上空的霞光再次剧烈翻腾,而后一头五光十色的麒麟一跃而出。

    那麒麟四蹄生云,就在贡院上空奔跑着,它与凤凰一前一后,绕着圈似在相互追逐。

    “祥麟威凤.......天佑大宁啊!”看着头顶不断奔跑翱翔的麒麟和凤凰,昌平郡王无比激动的喊道,他浑身激动的颤抖起来,就差跪下对着麒麟凤凰磕头了。

    昌平郡王表现的还算矜持,可贡院外的京都百姓大部分已经跪拜下去,对着天空的麒麟和凤凰跪拜了下去。

    麒麟和凤凰,历来都是祥瑞的象征,如今贡院之中有人写出了诗文化形的异象,而且还演化出了麒麟和凤凰这等祥瑞之兽,如何不让世人激动。

    昌平郡王继续朝着丙字七号房走去,不过等能够看到七号考房内中情景时,昌平郡王率先停下了脚步,还示意其他人也不要惊扰,显然是怕打扰到考房中的考生。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七号考房中的考生身上,昌平郡王发现,这孟龙潭是个眉清目秀,皮肤白皙的吹弹可破,简直比女子皮肤还白嫩的书生。

    不过昌平郡王也不会以貌取人,再说能写出祥麟威凤这等异象之人,就算长得清秀,世人也只会觉得那是与众不同。

    很快昌平郡王目光下意识的落在了孟龙潭身前的案几上,虽然隔得有些远,但这位王爷还是希望能看到文章的内容。

    只是当昌平郡王目光落在孟龙潭手腕上的时候,这位老王爷下意识的目光一凝。

    因为他看到,这个孟龙潭的右手手腕处,缠着一根紫色龙纹的云锦布条。

    紫色龙纹云锦布,只是这一眼,昌平郡王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周昂的身影,而后这位老王爷心中一阵恶寒,脑海中很自然的蹦出一个词来“断袖之癖?”

    “此事不可声张,尔等都管住自己的嘴,一切等殿试之后再做定夺!”忽然昌平郡王沉声说道,直接下达了封口令,不得对外公布祥麟威凤异象的源头就是孟龙潭。

    很快孟龙潭手中毛笔离开试卷,看样子他已经完成了策论,此刻天空之中的祥麟威凤异象还在持续。

    只见麒麟与凤凰越发的咆哮与鸣叫,不过这两只瑞兽不断奔跑,那奔跑的圆圈越来越小,似乎等它们撞在一起的时候,也就是异象结束之时。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天空,等着异象结束的时候,然而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忽然京都上空再次升起一团霞光,那霞光同样是文气汇聚而成,霞光翻腾显然还有异象出现。

    “那里好像是.......大内的文华殿方向?”黄浩成神色有些古怪的看着第二道霞光,虽然这霞光还未化形,但看那架势也是要弄出什么惊天异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