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16章 潜溪书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垂拱元年正月初一,西北上空依旧飘着小雪,巨大的要塞之中不时的响起爆竹之声,虽然是战争的最前线,但这里依旧充满着新年的气氛。

    远在千里之外的京都,也下起了一场小雪,这场雪还让百姓们想起了去年那场连下十日的大雪,去年那是一场百年难遇的灾难,而今年这场雪便成了孩童们嬉戏的乐园。

    大内慈宁宫的屋檐下,太后刘娴身披紫色的绒毛披风,正抬起头看着天空飘然落下的雪花,她的身后司礼监掌印太监魏思贤,带着一群宫娥太监躬身而立。

    “听说今日兴建伯要在西北要塞祭天?可曾开始了?”沉默许久之后太后忽然开口问了一句,好似漫不经心。

    魏思贤闻言连忙上前一步,而后小声的答道:“时辰定在午时,尚有一个时辰。昨日倒是有许多大臣递上折子,请陛下率京城百官和民众在京都祭天。”

    太后闻言目光之中露出些许思索之色,想了一下才说道:“祭天就算了,让皇帝明日去太庙祭祖吧。对了,皇帝最近功课如何?”

    刘娴没有同意部分朝臣祭天的请求,在她看来此时祭天并不是时候,因为她无法知道周昂祭天会有什么结果。

    如果西北祭天动静太大,而京都皇帝祭天却只是走个形式,那到时候丢的就是朝廷的脸面。

    不过这大过年的,加上风雨飘摇的大宁朝怎么说也又走过了一年,让皇帝去太庙祭祖,告慰列祖列宗倒是比较合适的。

    “有江都郡主陪读,皇帝每日倒还按时完成功课,不过毕竟年幼,贪玩的心还是重了些,几位老师对江都郡主倒是赞不绝口........”魏思贤继续回答,可明明是在说垂拱小皇帝,但更多的其实是在说江都郡主。

    “江都年长不少,经历又非常人可比,自然会让人省心不少,而且她还在兴建伯手下耳濡目染过一段时间。不过皇帝的那些老师,还是换勤些好。”太后点了点头很随意的说了一句,而魏思贤闻言也了然的点了点头。

    此刻皇宫御花园中,江都郡主也是笑颜如花,而小皇帝更是一脸童真的笑容,两人正在堆着雪人,看起来无比开心。

    说到底这两个确实都还只是孩子,此刻倒是难得的显露出了天性的一面。

    很快太后懿旨便出现在垂拱小皇帝的跟前,而这懿旨出现,立刻让两人变得拘谨起来,虽然太后没有训斥她们贪玩,但等到传旨的宫娥离开后,小皇帝和江都郡主还是停止了继续堆雪人。

    “皇姐,你陪我去太庙祭祖好不好?那祭祖程序繁琐,还规矩超多,我怕万一忘了什么,有皇姐在也能提醒我,省的回来又被太后一顿训斥。”返回宫殿之后,小皇帝一脸央求的对江都郡主说道。

    这半年的相处,小皇帝很明显对江都郡主产生了依赖,而他对太后刘娴则是又敬又怕。

    虽然名义上小皇帝是过继给元象帝的,按理说他应该称呼刘娴为母后,但两人毫无感情,加上刘娴颇为严厉,小皇帝从未称呼过刘娴为母后,而是一直以太后相称。

    江都郡主目光略带怜悯的看了小皇帝一眼,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微笑说道:“皇姐身为女子,又怎么能进太庙呢?皇帝只要打起精神来,照着流程走一遍就可以了,有什么不懂的就问王太常。”

    “可是.......我真的害怕,皇姐就陪我好不好?”小皇帝依旧不死心的央求道,看起来根本没有一点皇帝的样子,只是一个无助的孩子。

    江都郡主有些无奈的看着小皇帝,而后心中一软,像哄小孩一样说道:“那皇姐在太庙外等你吧,里面我真的不能进去的,你不想害死皇姐对吧?”

    “好吧,那一定要等我。”小皇帝带着哭腔说道。

    “放心吧,皇姐什么时候骗过你?”江都郡主半蹲着身子,一边拍着小皇帝的肩膀,一边认真的说道。

    得到江都郡主的保证,小皇帝终于不再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而后便在江都郡主的指导下,开始为明日的太庙祭告做着准备。

    西北要塞,陕西布政司衙门外的广场上,越来越多的百姓汇聚到这里,因为距离午时已经越来越近,所有人都自发的来到祭坛处,等候着周昂开始祭天。

    虽然西北要塞原本近百万的百姓迁出了一部分,分散到附近府县,但要塞之中依旧有四五十万百姓和十余万军队,此刻不仅布政司衙门外的广场人满为患,就连附近的街道和房顶上都挤满了人。

    在无数目光翘首以盼下,布政司衙门的大门终于缓缓打开,而后一袭紫袍的身影首先出现在大门口,而在这道身影的后面,还有许多绯色、青色、绿色的身影。

    这自然就是周昂带着要塞中各级官员出现了。

    朝野内外已经有种声音,说兴建伯在西北有另立朝廷的心思,这种事情目前倒是没人摆在明面上说,但是看如今西北官场的气象,又确实有着几分这样的味道。

    周昂带着数十位官员走出衙门,一步步的朝着祭坛走去,等到这些官员走下布政司衙门的台阶,便有序的停在原地,只剩周昂一人继续向祭坛走去。

    此刻一些眼尖的人已经发现,周昂手中还握着一个金色的卷轴。

    那卷轴样式有些像卷起的圣旨,只是颜色有别于明黄的圣旨,而且上面也没有龙纹。

    “难道那金色卷轴就是这次祭天的祭文?”许多人心中都下意识的想到,毕竟祭天要有祭文这是共识。

    很快周昂就开始踏上祭坛台阶,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跟随着他的脚步一点点上移,此刻整个西北要塞一片安静,祭坛附近的人们更是屏住呼吸。

    其实此刻还不仅是要塞中数十万军民屏气凝神,就连虚空之中也有无数目光盯着这里,其中不乏三教中的高手。

    周昂踏上祭坛,最后站在了祭坛中央,那里有一方香案,前面还摆着三牲祭品。

    不过周昂这祭坛好像有别于以前所有的官员,因为大家发现,那香案上的香炉中已经插上了香烛,而祭坛上也没有其他人,更没人为周昂准备祭拜用的香烛。

    只见周昂站在香案前,微微抬头看向了前方,那里是要塞的西门,城门外就是他亲手立下的东方封神台。

    很快周昂收回目光,同时缓缓抬起手来,将手中的金色卷轴放在眼前,而后在万众瞩目之中缓缓的展开卷轴。

    那卷轴展开,所有人都有种恍惚的感觉,仿佛有一层金光笼罩在卷轴上,散发出堂皇浩大的气息。

    下一刻众人就看到周昂微微张口,接着他威严的声音响彻天地,即便距离很远的百姓,也能清晰的听到周昂说的每一个字。

    “垂拱元年,正月初一,臣陕西布政使周昂,携西北百姓,在此上祭苍天,下告幽冥。今有外族入侵,侵我山河,戮我百姓,幸有仁人志士,披肝沥胆不畏强敌,以命护山河。今本官欲代西北百姓封神,备三牲设祭坛,以告天地!”周昂的声音抑扬顿挫,自有一股磅礴威严的气势。

    他照着金色卷轴上提前写好的祭文朗读,虽说是在祭拜天地,但却又给人一种只是在告知天地的感觉。

    那感觉就好比是在说:我打算封神了,给你们打个招呼,不管你们同不同意,反正我就要开始封了。

    “今有义士,嘉兴人士柏小囡,心怀苍生舍身成仁,入杀阵破强敌,不幸殒命。吾上感天心,下顺民意,今册封柏小囡为咸阳县城隍。命尔城隍之位,监察阴阳,享百姓香火。”周昂继续说道,直接将柏小囡封为了咸阳县城隍。

    就在周昂念出柏小囡名字的时候,他手中金色卷轴上射出一道金光,那金光一动,竟然牵引着虚空之中庞大的人道气运向着东方封神台而去。

    而此刻柏小囡的英灵也已出现在封神台上,很快那金光没入柏小囡英灵之中,让他沐浴在神圣的光辉之中,而后庞大的人道气运也跟着注入到柏小囡阴魂之中,顷刻间已经死去的柏小囡再一次凝聚出一副躯体,甚至身上的气势比之死前还要强大。

    “咸阳县城隍庙荒废已久,今城隍归位,当重建城隍庙。”周昂依旧双手握着金卷,口中又继续说道。

    这一次他话音刚落,原本已经破旧的咸阳县城隍庙,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起来,甚至那原本并不大的庙堂也扩大了不少,还新出现了许多偏殿,就连城隍庙四周的土里,也冒出一颗颗树苗,树苗迎风便涨,很快便绿树成荫,城隍庙瞬间大变样。

    百姓们早已目瞪口呆,封神之事他们还只当看热闹,可这城隍庙瞬间变样,在百姓眼中堪称神迹。

    只是百姓们自然不知道,这城隍庙能够瞬间大变样,全赖周昂指使那几位得到妖仙暗中出力。

    “咸阳县城隍,还不速速归位?”忽然周昂大喝一声,声音如滚滚惊雷,直接在柏小囡耳畔炸响。

    柏小囡先是一愣,而后很快反应过来,先是对着周昂躬身一拜,随即化作一道流光,直接落在了咸阳县的城隍庙中。

    原本咸阳县城隍庙中雕像都已经残缺,而当柏小囡落入庙中的时候,那座残破的城隍雕像也开始自动修复起来,很快便成了一个虎背熊腰,浑身刷着金漆的城隍模样,这神像一修复,身上立刻出现一套青色官服,样式与大宁朝七品县令的官服十分相似。

    周昂见柏小囡归位,依旧没有收起金卷,而是继续念了起来:“今有义士孟元庆,舍身成仁,封为咸阳县城隍下辖阴阳司判官,有义士劳龟........义士程衍.......封为咸阳县城隍下辖速报司,纠察司判官。望尔等尽兴辅佐县城隍,助人道兴盛,阴司有序。封神台中其余英灵,可为咸阳县城隍属吏,共享人道香火!”

    这一次周昂念了许久,竟然一口气将半月前阵亡的破阵英灵全部封了神位,当然除了柏小囡之外,其它那些也算不上真正的神,只是融入了城隍体系。

    他们就像县衙中的各房吏员,能够享受俸禄,却还算不上真正的官员。

    很快一道道英灵落入咸阳县城隍庙中,有了这些英灵驻守,原本还空荡荡的县城隍庙中,一座座雕像出现,分列在县城隍雕像的两侧,俨然有了一些衙门的雏形和威严。

    而在肉眼看不见的地方,咸阳县城隍庙下,一处由香火之力组成的空间生成,形成了一处可供灵魂栖息生活的城隍法域。

    这城隍法域上得人道气运认可,下又与幽冥相连,几乎就在它形成的刹那,虚空之中三道幽冥鬼域的气息与这处法域相连。

    只是瞬间,身为咸阳县城隍的柏小囡就知道,这三道气息来自转轮殿、碧真宫和枉死城。

    从此以后自己这城隍法域就能与三座地府保持联系,也等于得到了幽冥阴司的承认。

    周昂看到城隍法域出现在咸阳城中,这才缓缓收起金卷,至此他这祭天也差不多结束了。

    此刻所有人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位布政使大人根本不是什么祭天祈求风调雨顺,而是在行人道册封神祗的事情。

    很快周昂册封城隍,咸阳县形成城隍法域的事情传遍天下,而咸阳县附近百姓也自发的开始前往城隍庙祭拜,毕竟周昂封神和咸阳县城隍庙的神异,可是无数百姓亲眼目睹的。

    有了百姓的香火供奉,咸阳县城隍法域的力量不断壮大,就连法域中的县城隍柏小囡,还有三司判官,以及一众属吏道行都跟着突飞猛进。

    新的一年一天天开始,这春节也慢慢的远去,有了周昂封神这件事,陆陆续续又有一些奇人异士出现在西北要塞。

    而这一次这些人,明显要比第一批战死的英灵强大不少,甚至其中已经出现了元神境的强者。

    垂拱元年正月十五,新年的气氛已经渐渐消失,这一日周昂再次出现在了要塞东北一隅的书院之中。

    而这一次,周昂终于在进入书院前,在书院门口的石碑上写下了几个大字。

    “潜溪书院”

    这便是要塞中这座书院的名字,一座专门用来接待九州各地奇人异士的书院。

    不过这名字倒也没有什么特殊含义,只是因为在书院的一畔有条溪水名为潜溪。

    千里之外的京都之中也恢复如此,也没人将新年皇帝祭拜太庙和西北兴建伯封神之事做比较,只是偶尔还有人谈论一下兴建伯封神之事。

    因为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被另一件事吸引了,那就是即将开始的恩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