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11章 周氏主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碧真宫中,一座有别于其他殿阁的阁楼,这座阁楼位于宫殿群落的后方,不仅视野开阔,楼外更有花草树木交相辉映,而阁楼之中也不是那种厚重粗狂的装饰,而是被布置的温馨舒适。

    此刻锦瑟正在阁楼上对镜梳妆,春燕站在她身后不住的赞美,说着自家娘娘天上地下美貌无双之类的话。

    这里自然就是锦瑟的起居之所。

    如今碧真宫重现,运转也不过半日,却已经吸纳了数千的鬼尸,整个碧真宫的力量也在一点点恢复,就连锦瑟这位地府娘娘的修为也在跟着一点点增长。

    而半日时间,碧真宫也收拢了数十位阴魂,这些阴魂原本都要魂飞魄散,但来到碧真宫后被重新凝聚魂体,如今也成了碧真宫的阴差。

    加上原本锦瑟府中的近百下人奴仆,如今碧真宫也有了百余人阴差和奴仆,各处重要的大殿和要道,也都有了阴差把守维护,这一方鬼域也慢慢恢复了一些往日气象。

    “罢了罢了,打扮的再好也不能给心上之人看到,或许在他眼中我与路人并无什么不同吧?”忽然锦瑟放下手中脂粉,有些哀怨的看着镜中自己,语气也多是无奈。

    春燕看到自家主人如此神态,脸上露出了不忿的神色,而后明显带着怨气的说道:“娘娘姿容绝世,如今更是一方鬼域之主,定是那人有眼无珠,娘娘大可不必暗自伤神。”

    然而听到春燕如此贴心的话,锦瑟却狠狠的瞪了春燕一眼,而后面色阴沉的说道:“大胆,他也是你能胡乱议论的?往后若再敢乱嚼舌根,我便将你送入拔舌殿中,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多嘴?”

    “娘娘息怒,娘娘息怒,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春燕惊恐的跪拜下去,她也没想自己主人先前还好好,竟然说发火就发火了。

    锦瑟原本也不是那种喜怒无常的人,对下人更是宽厚仁慈,但是在这件事她却不得半分容忍。

    锦瑟心中自己可以有些怨气,但她绝不允许旁人来对周昂说三道四。

    锦瑟看着春燕,本想再说几句,让这丫鬟长些记性,同时也通过春燕,让这碧真宫中的其它阴魂懂得规矩。

    不过就在锦瑟正欲开口的时候,她忽然目光看向殿外,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什么人?胆敢擅闯碧真宫?”下一刻锦瑟豁然起身,语气不善的对着殿外喊道,同时身上也有一股威严的气势散发而出,隐隐与这碧真宫融为于一体。

    随着锦瑟声音响起,碧真宫中阵法再次运转,就连山河图形成的漩涡也出现在上空,而宫中阴差也飞奔向大殿方向,很快在大殿外列阵以待。

    下一刻鬼域的边缘阴阳两界被强行打开,接着一队人影从两界通道之中走出。

    这队人数并不算多,只有十余人,为首是一个年轻贵妇,身侧跟着一个比她年纪略小的少妇,后面则是十几个身穿统一盔甲,手中提着礼盒的精锐士兵。

    “大宁朝兴建伯夫人,乐平乡君,特来拜会碧真宫锦瑟娘娘。”很快那个年纪略小一些的少妇开口,大声的对着碧真宫方向喊道。

    此人明显有些修为在身,不过道行却不高,正是刚入门修行不久的江城。

    而那为首贵妇,自然就是姜小昙。

    锦瑟闻言神情几度变化,她万万没有想到,突然出现的竟然是周昂的夫人姜小昙,而且姜小昙明显带着礼物前来,这让锦瑟一时还有些不知所措。

    “随我去殿外迎接。”锦瑟轻声的对春燕说了一句,而后迈开脚步也向外走去。

    等到锦瑟走出阁楼,便大声的说道:“夫人登门碧真宫蓬荜生辉,锦瑟有失远迎还望恕罪,我已命人洒扫宫殿,还请夫人前来一叙。”

    锦瑟说的倒也客气,不过并没有出现在姜小昙身前,而是走向了碧真宫大殿,显然是打算在殿外等候。

    姜小昙闻言也不以为意,只是伸手朝着身前一指,接着一道由鲜花虚影组成的虹桥从她脚下延伸,很快便延伸到了碧真宫大殿前。

    “我们过去,见一见这位地府娘娘。”姜小昙沉声说道,便带着一行人踏上了虹桥。

    很快虹桥自动收缩,只是瞬间姜小昙一行人便出现在碧真宫大殿外。

    此刻姜小昙与锦瑟相距只有十来丈,两人都认真的打量着对方,两道目光在虚空碰撞,一时间大有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氛。

    “昨夜听夫君提起,与娘娘相谈甚欢。夫君更是嘱咐妾身,要与娘娘时常走动,今日略备薄礼不请自来,不知娘娘欢迎否?”忽然姜小昙一脸笑意的说道,言语之间毫不避讳周昂与锦瑟相识之事,简单的一番话,也显露出大气的风范。

    锦瑟对姜小昙知之甚少,这第一次见面便感觉姜小昙有一种特别的气质,而且她能明显感觉到,姜小昙的修为也比自己强。

    不过好在锦瑟原本也是官宦之女,如今又得碧真宫之主的气运加持,在姜小昙面前也不至于显得弱了气势。

    只见锦瑟也是盈盈一笑,而后微微屈身说道:“昙姐姐能来,那是看得起妹妹。原本应该是妹妹主动登门拜访的,而今姐姐还带礼物,却是折煞小妹了。”

    锦瑟一开口就将姿态放的很低,而后一口一个姐姐妹妹的,也是展现出极高的情商,几句话就显得与姜小昙好似很熟络的样子。

    “婶娘,这个女人不简单啊!”江城在一旁附耳说道,作为一个妇人,江城自然也感觉到锦瑟是话中有话。

    “只要妹妹不嫌弃就好,这些东西平日里我也用不上,听说妹妹初掌碧真宫,便带了些来。”姜小昙微微点了点头,而后又对锦瑟说道,这一次她也是笑脸盈盈,只是同样话里有话。

    话音落下,姜小昙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的亲卫将礼盒递给碧真宫仆人。

    不过此刻碧真宫那些仆人阴差竟然无一人敢上前,因为这些亲卫都是修炼出气血狼烟的武道高手,即便没有刻意散发气血之力,就那么站在那里也如一团团熊熊烈焰,这些普通的阴魂根本不敢靠近。

    “王先生,将礼物收下,昙姐姐请入内吧!”此情此景让锦瑟也有些为难,也深深的认识到自己如今实力浅薄,还好手下有个王沂,勉强让她化解了尴尬。

    很快锦瑟便恭迎着姜小昙走入碧真宫大殿之中,大殿之中除了锦瑟与姜小昙,便只有春燕和江城,而殿外那十几个精气狼烟的亲卫站成一排,那些阴魂远远的站开,倒像是姜小昙才是这碧真宫的主人。

    今日大殿之中没有案几摆放,只在高处有一张王座,王座宽敞便是两三人坐下也不嫌拥挤,锦瑟便直接请姜小昙上去,两人并排坐在了王座之上。

    “你既然叫我一声姐姐,那我便托大称你一声妹妹,今日前来也不为什么,只是闲来无事,又对妹妹有些好奇,有几句话想对妹妹说说,所以便不请自来了。”落座之后姜小昙便直接开口,她确实只是临时起意来的,倒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

    锦瑟闻言轻轻一笑,很自然的说道:“姐姐若不嫌弃,往后随时可来啊,平日里妹妹也是无所事事,有人说说话也是好的。”

    “我这人性子直爽,不喜欢虚与委蛇,咱们也不用绕来绕去了,有些话我便直说了。”忽然姜小昙一脸严肃的看着锦瑟,语气也认真了起来。

    锦瑟微微一愣,在姜小昙面前她确实还是显得有些稚嫩了,只能一脸笑意的说道:“昙姐姐女中豪杰,妹妹确实自愧不如。”

    “你也不必如此过谦,他能将天族至宝给你,可见你自有过人之处,你可知我如今最忧虑的是什么?”姜小昙已经很认真的说着,竟然主动提到了周昂。

    锦瑟闻言摇了摇头,这次没有答话而是等着姜小昙继续说下去。

    “金华周氏也算当世大族,作为世家大族,自然重视香火传承,可如今金华周氏子嗣凋零,我身为主母自然为此忧心,所盼的自然也是子嗣昌隆。我也不是那种尖酸刻薄小肚鸡肠之人,更没有想过夫君终生只我一人.......”姜小昙继续说道。

    不过她这次说的却是让锦瑟大为意外,甚至越听越是害羞,已经不觉的低着头脸颊绯红。

    姜小昙现在最大的心病其实就是周家子嗣的问题,她和周昂其实已经很努力了,但是也不知是周昂的问题还是自己肚子不争气,到现在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以前姜小昙或许还能等等,但随着时间越来越久,她也不得不打起了其它主意。

    自己不能为周昂诞下子嗣,这事也不能一直拖下去,所以身为金华周氏主母,姜小昙竟然亲自为周昂物色起了妾室来。

    锦瑟原以为姜小昙是来兴师问罪的,但现在已经隐约猜到了姜小昙话里的意思,早已羞得埋着头,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姜小昙见锦瑟已经明白自己的意思,便继续开口说道:“不过夫君如今身份不同往日,也不是什么人都配得上他,而有些狐媚胚子我也是看不上的,妹妹倒是不错,只可惜你如今尚是阴魂之体,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锦瑟缓缓的抬起头来,认真的点了点头,依然显得有些害羞,不过还是目光坚定的答了一句:“妹妹明白。”

    “明白就好,那我就等着那一日。”姜小昙又说了一句,不过说话之时已经起身,话音一落便向殿外走去。

    “恭送姐姐。”锦瑟片刻后才回过神来,此时姜小昙已经快要走到殿外,她便恭敬的躬身一拜。

    看着姜小昙离开的背影,锦瑟还有些恍若梦中,她怎么也没想到,姜小昙会如此直接的找上门来,更没想到会说出这样开诚布公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