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10章 你能把她当兄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的意思是,城隍体系与幽冥相连,作为幽冥地府与阳世官府之间的机构,但凡城隍管辖之内,有人生死都记录在案,生者可知其来历,亡者也不至于游荡在天地间,这些亡魂可由城隍统一送往幽冥地府,如此阴阳皆可有序。”很快周昂就将心中想法说了出来。

    原本城隍的职司只是守护城池家园,是百姓心灵的寄托。

    多为战死英灵,或受百姓爱戴的当地官员死后充任。

    但按周昂所言,明显是要改变城隍的职司,几乎成为一个介于幽冥和阳世,在二者之间作为纽带的存在。

    “原来周子封神,要封的不仅是几个神位,而是建立一个神朝。若此举能够成功,周子以此也足以成圣。”崔府君瞬间便明白了周昂的想法。

    原本城隍只是作为一个香火神祗,并没有完整的体系,甚至每一位城隍也只独立的存在。

    而如果按照周昂的说法,以后城隍体系就如同一个阴司神朝,甚至每一位城隍就代表一方衙门,其下还会有为数不少的阴差。

    “我之圣道非建立神朝,城隍虽有监察阴阳之职,却无审判定夺之权,阳世之人自有阳世律法约束,幽冥阴魂也自有地府判其善恶。然而这一切也只是我的设想,今日说与二位,也是想要一起探讨一番。”周昂摇了摇头继续解释,而他竟然未考虑过以建立神朝来成圣。

    听完周昂解释,崔府君和锦瑟都没有立刻答话,很明显这两人都低头沉思了起来,周昂简单的几段话,其实包含的东西非常多。

    “古往今来确实有许多孤魂野鬼滞留人间,其中更是诞生了许多厉鬼恶鬼,这样一来不仅造成人间慌乱,对幽冥也造成极大影响,若有城隍从各县开始监察,确实可以令阴阳更加有序,不知周子具体是如何打算的?”锦瑟想了片刻,以自己的见识和认知来看也赞同了周昂的说法。

    原本阴阳两界各司其职,但即便是天人五衰之前,幽冥地府也只管幽冥,而阳世官府也只管活人。

    这其中就出现了一个真空地带,那就是人刚死后的那七日,这七日里阴魂其实并没有进入地府,而是还徘徊在阳世,待到第七后才会受到天地规则排挤,自动出现在幽冥之中。

    等到这个时候幽冥十府才各自接纳这些阴魂。

    但这天地玄奇,七日之间足以发生许多的变数,比如有些地方阴煞之气过重,便能滋养阴魂,让他们在进入幽冥之前获得强大的力量,若心性纯良的还好,但万一遇到哪些心思不纯的阴魂,便会成为为祸阳世的厉鬼恶鬼。

    如果有了城隍体系来监管这些尚未进入幽冥的阴魂,确实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限制这种事情的发生。

    “具体的话,我打算参照如今阳世的官府制度,依旧设立县、府、都三级城隍。在县城隍下设三司,分别为阴阳司、速报司、纠察司。

    府城隍设七司:阴阳司、速报司、纠察司、奖善司、罚恶司、增禄司、注寿司。

    都城隍设二十四司:阴阳司、任免司、感应司、差捕司、讯问司、府库司、科甲司、农啬司、匠工司、商贾司、钱银司、幽冥司、纠察司、婚娶司、子孙司、医药司、寿命司、功过司、曲直司、监狱司、兵戎司、运途司、文书司、土地司、江海司。”

    随即周昂便详细的解释了全新的城隍体系,果然在他的构想中,这一级级的城隍,完全就是一个阴司朝廷。

    “哈哈,若按周兄这么弄,仅仅陕西布政司一省之地,这些大小神位,加上各城隍所属吏员,至少也需数万之众。如此看来这旷古杀劫,果然也是天数使然!”崔府君参悟圣道,通过周昂一番话,他便看到了许多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此事若要功成,还需二位相助,不知二位意下如何?”周昂微微一笑,他想要建立完善的城隍体系,就是要在阳世和幽冥之外做个补充。阳世之中有他一力促成,至少封神之事上不会太难,而城隍还需得到幽冥阴司的认可,这就需要崔府君和锦瑟娘娘的帮助了。

    “不管成与不成,锦瑟都将全力支持。”几乎想也没想,锦瑟就表明了态度,自然是无条件的支持周昂。

    “西北大战,四座封神台,旷古杀劫之下,本君也很是期待,不如先看看谁来做封神台上的第一道英灵吧?”崔府君却没有立刻应下,不过他言外之意是要非常关注此事,可能是觉得太过兹事体大,他还想再看一看。

    周昂对崔府君的回答并不意外,毕竟这牵扯到一件重定天地秩序的大事,若是稍有不慎,便是圣人在其中都可能沾染无边因果,从而万劫不复,崔府君如此谨慎才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快了快了.......那应劫之人已经出现。”忽然周昂开口说道,同时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此刻周昂微微偏头看向殿外,他的目光似乎跨越虚空,看向了极远的地方。

    在周昂的目光中,西北要塞之中这几日来了许多奇人异士,这些人都被安排在了一座书院之中,书院是临时修建的,这些人如今还没有得到周昂的召见,一部分人就是在书院中打坐修行,还有一部分则是相互切磋论道,整座书院也是好不热闹。

    如今书院之中已有四五十人,其中还有几个并非人类,而是精怪化形。

    而这些人妖精怪,更是身份杂多,有儒有道有和尚,还有一些江湖术士剑仙侠客,也有擅长阵法机关,精研傀儡之术的旁门左道之士。

    忽然天空之中一枚念头出现,那念头落在书院之中,而后发出璀璨的光华,光华之中显现出一个个的文字,瞬间便吸引了书院中的所有人。

    明日辰巳相交之时,本君将亲临书院,与诸位论道。

    光华之中的文字组成了三句话,也只说了一件事,那就是明日周昂终于要见这些人了。

    看到这行文字出现,书院中人也开始议论起来。

    周昂只留下一句话便收回目光,在他看来这些最先出现的奇人异士实力都很一般,那些真正有些本事的,恐怕都还自持身份,在暗处观望着。

    “那本君便静候封神台上的第一道英灵出现,今日承蒙周兄相邀,更谢娘娘款待,便不再打扰了,告辞。”很快崔府君起身告辞,他如今也是诸事缠身,能应邀而来还坐了这么久,已经是很给周昂面子了。

    崔府君告辞,周昂和锦瑟自然也跟着起身相送。

    三人又客套了几句,崔府君便直接消失不见,最后殿中只留下周昂和锦瑟二人。

    没了崔府君在场,周昂顿时觉得气氛有些尴尬。

    “多谢锦瑟娘娘款待,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这杯酒在下敬您。”周昂端起酒杯,说了一句也打算告辞离开,说话之时已经主动将杯中酒水饮下。

    锦瑟闻言,自然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周昂见锦瑟喝下,便将酒杯缓缓放下,而后对着锦瑟再次拱手,便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就向殿外走去,行走之间他身上的念头又开始慢慢化为流光。

    “请稍等。”忽然锦瑟在身后叫住了周昂。

    原本已经化作流光的周昂不得不再次凝聚出身形,不过此刻眉头微皱,显然有些为难。

    “不知锦瑟娘娘还有何事?”周昂背对着锦瑟,直接问了一句。

    “方才你对崔府君说,锦瑟是你的朋友,此话可是当真?”很快锦瑟的声音再次在周昂身后响起。

    听到锦瑟问的是这样一句话,周昂心中长舒了一口气,而后转过身来,一脸笑意的看着锦瑟,认真的点头说道:“自然当真!”

    “那我可就当真了,从此也称你一声周兄,这样周兄总能叫我锦瑟了吧?”锦瑟同样认真的看着周昂,此刻倒是没了小女儿姿态,倒是颇为爽利。

    “我建封神台,重定城隍职司,此等大事自有无边因果,你刚才想也没想的就愿助我,可曾想过?此事稍有不慎,便是圣人也会万劫不复,你大可拒绝或者静观其变的。”周昂没有回答锦瑟的话,反而又问了锦瑟一句。

    锦瑟也没想到周昂会直接这样开门见山的说话,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又神色如常,而后大有深意的说道:“我若拒绝,是否往后便与周兄形同陌路了?锦瑟不才,也不知什么圣道宏图,更走不出自己的道,心想倒不如跟着周兄,往后余生!”

    面对锦瑟这样的回答,周昂一时再难开口,片刻之后他才对着锦瑟拱手说了一句:“锦瑟,告辞!”

    这句话中周昂终于遂了锦瑟之愿,直接称呼了她的名字。

    而说出这句话后,周昂念头瞬间化作流光,一刻也不停留的出了碧真宫。

    等到周昂念头回归本体,他缓缓放下手中书册,重重的出了一口气,终于返回了后院。

    这一夜经历许多,其实也不过几个时辰,此时距离天亮尚有片刻,周昂索性对姜小昙讲起了今晚碧真宫之行。

    “夫君最近桃花运似乎又旺了啊?这个锦瑟娘娘要身份有身份,想来样貌也不差吧?难道夫君就真不动心?她叫你一声周兄,你还真能把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当兄弟?”然而出乎意料的,姜小昙在听完这一切后,却是一脸怪笑的看着周昂,而这几句话更是让周昂哑口无言。

    “如此取笑自己夫君的,这天地间恐怕也就你一人,知道为什么我不会移情旁人吗?就是因为有你足矣!”周昂先是白了姜小昙一眼,不过很快满目柔情,口中说出了一句很溜的情话来。

    或许是与姜小昙待得久了,说起这些情话来,周昂也是越发炉火纯青。

    两人在房中情话不断,很快天也就亮了,因为今日周昂还要去书院见那些奇人异士,便早早的就出了衙门。

    今日他换下了那招牌式的紫色莽龙袍,反而穿上了一袭儒衫,不过他踏足圣道,早已气质绝伦,即便一身普通儒衫,也穿出了与众不同的感觉。

    当周昂来到书院之时,姜小昙也带着江城,另外还有十余个周昂的亲卫出了城。

    这一次姜小昙竟然摆开仪仗,以伯爵夫人,乐平乡君的身份大摇大摆的出城,也不知她出城外是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