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06章 锦瑟娘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家娘子是何人?给孤园又是什么地方?”周昂心中略有疑惑,便直接开口询问。

    听到周昂开口询问,王沂连忙定了定神,而后依旧急促的解释道:“我家娘子姓薛,名讳锦瑟,给孤园也是娘子所建,乃是专为孤魂野鬼收尸之所。”

    听到王沂解释给孤园,周昂便明白了王沂身上阴魂气息的来源,同时对王沂口中的那个锦瑟更加好奇。

    这鬼死后为聻,周昂是知道的。

    而在阴间鬼死后也是存在尸体的,这个锦瑟能够建立一座为死鬼收尸的地方,应该也有不凡之处,也不知是个什么存在?

    “如此说来,你一个活人,却在满是阴魂的地方生活,而今来这布政司衙门鸣的也是鬼冤?”周昂端坐在大堂上,声音不再是先前那般随意,而是如同升堂问案一般威严。

    王沂跪伏堂下,也被周昂气势震慑,只知如实答道:“给孤园中虽然只有我一个活人,但上至娘子下至仆人丫鬟,皆是心地良善之辈,今有恶鬼垂涎给孤园,学生实在走投无路,才来请大人主持公道。”

    “本官乃阳世之官,如何主持阴间公道?究竟是谁让你来的?”忽然周昂目光如炬的盯着王沂,语气越发威严厚重起来。

    “大人明鉴,确实是学生自己来的,只是曾偶然听娘子提起过,说如今人道之中出了位了不起的大人,不仅能断阳世纷争,还能判阴司之案,甚至能镇阴魂斩鬼神。那时候大人还是大理寺卿,如今正巧来了西北,学生万般无奈,只能来向大人伸冤。”王沂连忙解释起来,看样子也不像是说谎。

    周昂目光变得深邃起来,这王沂一直看起来很惶恐不安,但说话依旧条理清晰,而从王沂的口中周昂也确定了一点,就是那个叫薛锦瑟的女子绝对不是普通人。

    因为周昂镇阴魂斩鬼神这些事,虽然民间偶有传闻,但终究只是捕风捉影,多是百姓闲谈之资,普通百姓可没有那么当真。

    “你可有功名在身?以活人之身又是如何入了给孤园与薛娘子认识的?”周昂没有立刻表明态度是帮还是不帮,而是继续问起了王沂的来历。

    “学生只是秀才之身,原本心灰意冷一心寻死,这才机缘巧合之下入了给孤园.......”王沂将自己的经历娓娓道来,很快周昂便知道了前因后果。

    听了王沂的话,周昂缓缓站起身来,而后走到了王沂身前,他俯身向王沂问道:“如何进入给孤园?”

    听到周昂这一问,王沂面露喜色,而后激动的答道:“就在城外便有一处入口,若此时返回,那些恶鬼应该还没到。”

    周昂的话很明显是要前往给孤园了,因为他从王沂的话中推测到,这给孤园像是一处小型的地府,似乎也有着一些地府的职能。

    不过这个王沂明显也只知皮毛,在周昂看来他并不了解真正的给孤园。

    “这便带本官去吧。”周昂又对王沂说了一句。

    下一刻王沂就看到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只见说完这句话后,周昂又转身向着堂案走去,但这一走却变成了两个周昂。

    一个是活生生的周昂,而另一个由无数念头组成的周昂还立在王沂跟前。

    周昂的肉身走回堂案坐下,很快王沂身前那无数念头凝聚的周昂身上光华也敛去,看起来与正常人一模一样。

    “走吧。”站在王沂身旁的周昂又说了一句,而后便自己迈开脚步向外走去。

    王沂先是一愣,而后快速的跟上周昂,只是心中无比震撼,更确信眼前这位兴建伯,就是锦瑟口中那个可以镇阴魂斩鬼神的大能。

    等周昂和王沂出现在大门口时,张老头连忙起身,看到周昂走来,他便远远的迎了上去,口中还说道:“使君这么晚了还出去?要不要带上亲卫?”

    “不必了,张伯关门早些歇息吧!”周昂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说道,此时人已经走到了张老头身旁。

    张老头躬身站在一侧,他低着头恭送周昂,不过当周昂走过他身旁时,张老头猛然发现,眼前的周昂竟然没有影子。

    这一下可把张老头下了一跳,不过他不敢出言,只是目送着周昂远去。

    等到看不见周昂的身影时,他才将布政司衙门的大门关上,而后又向大堂走去。

    在大堂外,张老头又看到了坐在堂上的周昂,此刻周昂依旧手握书卷,看起来并无异常。

    张老头在周昂脚下打量,总算看到了一道影子,他长舒一口气,摇了摇脑袋,心想刚才可能是自己有些迷糊了。

    想到此处张老头又转身向衙门口走去,既然周昂还在衙内,那他还得去打开大门。

    “张伯不必开门了,下去歇息吧,今夜之事不可声张。”就在张老头转身之时,大堂之上周昂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张老头闻言身躯一颤,连忙对着周昂一拜,有些结巴的说道:“小人记住了,记住了。”

    另一边周昂跟着王沂来到了城外,两人向东走了十余里,最后来到一处土崖下。

    周昂看到那土崖平平无奇,上面也没有什么洞穴断面,不过王沂停在土崖下,很显然是已经到了地方。

    下一刻周昂看到王沂用手在土崖上画了一个特殊的符号,接着那土崖便自动分开,里面显露出一大片的府邸。

    那土崖之中露出一段石阶,而后有云气升腾,府邸在云气之后,看起来隐隐约约并不真切。

    “大人就是这里,只是要回去还需游过一条热河,那河水沸腾,开始会非常难受,不过咬咬牙还是能坚持的。”王沂回头看了一眼周昂,开口解释的时候已经迈上了台阶。

    周昂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眼云气,而后跟在王沂身后也登上了台阶。

    等到两人踏上台阶,身后的土崖缓缓闭合,而后天地间一片黑暗,虽然附近有热气蒸腾,还是让周昂感觉到,这里与幽冥地府气息如出一辙。

    上了台阶便到了河岸,只见这河水不算宽阔,约莫只有十来丈。

    河上没有桥梁,河水沸腾汹涌,像是温泉一样。

    王沂一直走在周昂前面,此刻他已经慢慢的探入河中,而后双臂快速滑动,努力的向着对岸游去。

    周昂没有跟在王沂后面跳入河中,他只是注视着王沂的一举一动,看到河水温度确实不低,仅仅片刻王沂皮肤便被烫的通红。

    不过王沂似乎也经常游这条河流,很快就挣扎着上了岸,而后对着周昂喊道:“大人,没事的。”

    周昂看着王沂笑了笑,而后莫名其妙的说道:“这条河倒是有意思,但凡有些毅力的活人都能过去,不过若是寻常阴魂没有机缘和莫大的毅力,便会溺亡在这河中。按理说这里就该有许多鬼尸的,为何今日没有看见?”

    王沂站在河对岸闻言一愣,下一刻他也下意识的看向了热河的上游。

    确实在王沂的记忆中,无论是自己第一次来这里还是往日,自己脚下都是无数鬼尸伏岸,可今日除了河水奔流,却连一具鬼尸都没看到。

    “往日里却有鬼尸不计其数,我等所做也是搬运埋葬这些鬼尸,今日不见鬼尸出现,也不见府中有人出来,莫不是那群恶鬼已经来了?”王沂越想越害怕,回头看着远处的府邸,眼中满是忧色。

    周昂看到王沂的表情,知道此人果然对这里知之甚少,而后便不再与王沂说什么,脚下一步迈出,直接踏向了沸腾的河水。

    只是周昂这一脚迈出,人却没有落入河中,只见他一步步的迈出,竟然就这样凌空虚渡,一步步向着对岸走去。

    “这.......大人真乃神人也!”王沂心中无比震撼,只见此刻周昂脚下无数璀璨的文字浮现,组成一座光桥横跨两岸,周昂就那样悠闲的走了过来。

    周昂双脚踏上河岸,身后的虹桥便很快消散,他看了一眼王沂,很轻松的笑了笑,而后目光又看向远处的府邸说道:“这里竟然有人道香火气息,你家薛娘子来历不简单啊!”

    “大宁朝兴建伯,陕西布政使周昂特来拜会薛娘子,不知是否冒昧?”周昂前一句话刚落,接着就对着府邸朗声说道,他的声音响彻整个空间,直接询问起府中主人。

    周昂是王沂请来主持公道的,不过看眼前的形势,王沂口中的那群恶鬼还没有出现。

    在这里王沂只是一个下人,就算周昂有心帮忙,那也要看人家主人的意思,如果主人都不欢迎周昂,他也不会厚着脸皮留在这里。

    就在周昂话音落下的时候,远处府邸之中亮起了无数火把,接着府门大开,一群手持木棍柴刀的奴仆模样的人出现在门口,同时院墙之上也出现一些人影,这些人手中或拿着竹竿,或拿着简易的弓箭。

    看着眼前戒备森严,但实际不伦不类的府邸,周昂有些无奈的一笑。

    周昂看到眼前这些人多是普通阴魂,这阵势吓吓普通人或者孤魂野鬼或许还行,但遇到一群血气方刚的人恐怕就会自乱阵脚,更不要说面对一群恶鬼了。

    “周子亲临,实在让小女子惶恐,只是给孤园大难临头,恐怕无法招呼周子,此地凶险万分,周子万金之躯还是请回吧。若小女子能渡过此番大劫,自当扫榻相迎,恭候周子大驾。”很快府邸中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声音轻柔却有些急促。

    周昂听到这女子声音像是微微一愣,既然对方能一口道出自己身份,应该就是王沂口中的薛锦瑟无疑了。

    只是这薛锦瑟一开口对自己非常尊敬,但却一再劝自己离开,好像是怕自己惹上什么大麻烦。

    周昂闻言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府邸,而后也不再说什么,直接转过身去,做出一副就要离开的样子。

    王沂站在一旁看着周昂打算离去,顿时显得有些慌乱,而后上前几步对着府邸之中大喊道:“娘子且慢,您曾说周使君可镇阴魂斩鬼神,如今使君愿意相助,为何又让使君离开?”

    “王先生,你也离开吧。你本是活人,这里也不是你长久驻留之地,此乃阴魂鬼域之争,你们参与其中只会因果缠身,何况那恶鬼之中还有一位道行千年接近鬼王的存在.......”锦瑟的声音再次传出,这一次竟然还连王沂都一起劝走。

    周昂已经走出几步,不过听到锦瑟口中的鬼域之争,他又停下了脚步。

    “薛娘子,可知我这幅身躯是人是鬼?”周昂停下脚步,忽然说了一句。

    周昂这一句话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王沂也一脸不解的看向周昂。

    只是当王沂看到周昂时,只见周昂的身躯分散成无数的光点,那些光点看起来极其微小,每一粒光点中都有一枚极其细小的念头。

    下一刻这些光点冲天而起,瞬间变化成一条璀璨的光带,光带在空中飘动,只是瞬间便落入府邸之中。

    光带落在庭院之中,很快又汇聚成一个人形的轮廓,接着光芒一闪,再次显现出周昂的样子。

    周昂面带笑意,目光看向一处厅堂,只见厅堂中一个身织锦绣花罗衫,还做着未出阁打扮的美貌女郎,正坐在屏背椅上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在她身旁还站着一个身材姣好面容清秀的侍*******魂之体......念头纯阳,却又不是渡过雷劫的鬼仙?你莫非......”椅子上的女郎无比震惊的说道,说话之时已经下意识的站起身来。

    周昂同样看着这女郎,她可以肯定此人应该就是此地的主人薛锦瑟,而且周昂还从锦瑟身上感受到了明显的香火气息,如果所料不差的话,眼前这个锦瑟娘子,很有可能是一个受过香火供奉的神祗。

    只是锦瑟身上气息并不强大,有些许微弱的神灵,但实力非常有限,距离元神境更是遥不可及,有些像姜无畏当年在将军庙当毛神的那种情况。

    “观你身上还有残留的香火之力,却几乎快要流失殆尽了,你应该是位前朝的人道神祗吧?你在此地收容孤魂野鬼,还建给孤园收敛鬼尸也算一场功德,冥冥之中也得了地府的气运加持,倒是你的一场天大造化。”周昂上下打量着锦瑟,目光从她身上扫过,直接道出了她的来历。

    被周昂一眼看穿,锦瑟面露羞色,顿时脸颊微红,下意识双臂捂住胸口,似乎感觉自己在周昂面前没有一点秘密可言。

    看到锦瑟忽然莫名其妙的神情变化,周昂微微一愣,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

    好在此时王沂已经跑了进来,此人一出现就站到了锦瑟与周昂之间,倒是缓解了锦瑟不少的尴尬。

    “小女子薛锦瑟,拜见周子。”尴尬之后,锦瑟回过神来,认真的对着周昂屈身一拜,这一拜更是心悦诚服,那周子二字也明显是由衷而出。

    原本锦瑟也只是客气的称呼周昂一声周子,不过当看到周昂这具完全由念头组成的身躯时,终于意识到周昂这周子之称已是名副其实了。

    传闻在古时候,诸子圣贤不修元神与神通,但他们念头纯粹,神魂甚至比渡过雷劫的元神还要强大。

    这些诸子圣贤平日里与常人无异,但是一旦心生念头,便可言出法随,一言令江河易道,一字可推山倒岳。

    更为传奇的是,在许多圣贤身上也都发生过,这些人可在睡梦之中斩杀大妖鬼神。

    周昂神色平静的看着锦瑟,而后突然说出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话来:“我认识一位,他的情况与你相似,如今也是执掌一方鬼域,早已达到了真仙之境。你有如此机缘而不自知,我见你有功于阴司,所以不忍袖手旁观,如此不请自来会不会让你心生厌恶?”

    无论是王沂还是锦瑟的那个侍女,听到周昂这番话都是一头雾水,不过锦瑟闻言却神情巨变,片刻后她上前一步,对着周昂恭敬的双膝跪拜。

    “小女子本是前朝薛侯之女,因出嫁之日在海上遇大风船只倾覆葬身大海,后来父亲为我私建庙祠,因为得了香火供奉,渐渐的神魂重聚,也有了一丝神力.......前朝覆灭,我等野祀自然再无立锥之地,后来神魂四处漂泊,又遇天人五衰幽冥地府混乱,机缘巧合来了此地,见无数孤魂野鬼惨死,不忍他们尸横遍野,便在此地建了一座给孤园,将那是鬼尸收敛,数日之前一群恶鬼流窜至此,打起了这座府邸的主意,我等付出了惨烈的代价后打退了那群恶鬼,不过他们放下话来,这几日还会卷土重来,那些恶鬼人数众多,其中还有近千年修为的厉鬼,此番恐怕劫数难逃!”锦瑟跪伏在地,主动的向周昂讲述了自己来历,果然她的这些经历与姜无畏有几分相似,都是从一个毛神开始的,而且都是遇到了幽冥分崩离析,阴司秩序混乱。

    “带我去给孤园看看吧,我与崔府君乃是旧识,待助你们击退恶鬼之后,自会将你引荐给崔府君,有了府君庇佑,或许你还能得个地府神职,从此以后你这方鬼域也算名正言顺了。”周昂手掌微微一抬,一股力量隔空将锦瑟扶起。

    感受到周昂隔空传递的力量,锦瑟发现周昂仅仅只是一道神魂,那力量作用在自己身上也是轻柔,但却明显浩大堂皇,比起单纯的纯阳之力更为高级。

    “周子请跟我来。”起身之后锦瑟侧身一引,指向了府邸的后院。

    周昂刚到这鬼域之时便发现了,这里除了那条奇特的河流之外就只有这片府邸,自然明白真正的给孤园还另有它处。

    而在周昂原本的计划中,近日他也是要与崔府君见上一面,商议一些重要的事情,正好今日遇到了锦瑟之事,又为他见崔府君提供了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