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05章 夜鸣冤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们可知?为何此事会如此巧合?朝中刚有人对我们釜底抽薪,这西北便出现地震?”周昂的目光缓缓收回,他转动身子,又看向了堂外宽阔的天井。

    “还请老师解惑!”葛良工已经走出大堂,出现在周昂的身侧。

    周昂脚下一动,很随意的向着天井中走去,如同闲庭信步一般。

    葛良工和崔文山很自然的跟在他身后些许,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

    很快周昂便继续问道:“你们觉得,萨满教、精绝神庙、白莲教之中,究竟谁的实力最强,对我们的威胁最大?”

    周昂这一问葛良工和崔文山都是一脸思索,两人没有立刻作答,还在心中盘算着。

    其实这个问题所有人都思考过,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三家之中北狄萨满教的实力最强威胁最大,其次则是西域精绝神庙,最后才是起兵占据巴蜀的白莲教。

    因为北狄乃是游牧民族,族中男子几乎全都是战士,加上地域辽阔人口众多,上千年来都是九州的劲敌。

    并且教宗实力高绝,对九州文化又极其了解,使得北狄萨满教成为公认的最强一方。

    而精绝神庙统治西域上千年,大祭司也是传奇般的存在,整体实力比起北狄来也不会相差太大。

    至于白莲教几乎是公认实力最弱的,因为他们不像萨满教和精绝神庙有一国一族为根基,就连周昂也有西北和江南为后盾,而白莲教只有一个刚到手的巴蜀,加上白莲教多是社会底层教众,整个大军也就几万原剑南军可以充充门面,看起来不仅是三教之中最弱的,甚至比起周昂也有所不如。

    “萨满教与精绝神庙威胁差不多,而白莲教应该最小吧?至少这白莲教造反千年,却没有一次真正成功,那个圣女虽然很神秘也很强,但似乎也不如教宗和大祭司吧?”过了片刻之后,葛良工又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她倒是又想到了另一个理由,那就是白莲教造反千年,却从未成功过这个事实。

    周昂扭头看了葛良工一眼,而后对着自己这位弟子微微一笑,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你们都小瞧了白莲教,他们在九州造反千年虽然没有成功,却也从未被剿灭过,你们真以为此番朝中突然如此针对我们,只是那些朝中尸位素餐的大臣,还有心生忌惮的太后吗?这三教之中,也只有白莲教能够让我们腹背受敌。”

    关于白莲教渗透到朝中高层这个猜测,周昂也一直没有确切的证据,更加不知道朝中究竟有哪些是白莲教的人?所以这个猜测他很少对手下人提及,崔文山和葛良工也是第一次听到周昂说出这些。

    这两人都是心思玲珑之辈,自然从周昂话中明白了许多,两人也是无比震惊,再联想到白莲教在九州遍地开花,也意识到这才是真正的大敌。

    “白莲教竟有如此底蕴?如果说这条毒计是白莲教暗中推动,那他们在朝中的力量也太大了吧?”葛良工神色凝重的说道。

    “这倒不一定,只是选择的时机非常好,而这条计策又正好符合李长善和太后等人的利益,整个过程甚至根本不需要白莲教的人出手,这些人确实很会隐藏。”崔文山眉头紧皱,很快也分析出了许多的线索。

    就在周昂和葛良功崔文山讨论朝中变化的时候,燕赤霞和知秋一叶忽然从天空落下。

    燕赤霞还是化身剑光,知秋一叶是一道御空遁光,两人几乎同时落在周昂跟前,神色也是一片凝重。

    这两人如今的任务就是监视泾阳、兴平、鄠县三处敌军的动向,刚才地震源头便是这三个地方,显然他们二人发现了什么。

    “可是三教有何异动?”周昂看着两人,没有露出丝毫紧张的神色,依旧平常的问道。

    自从周昂斩杀天孙夜玄,又与三教立下封神台,他的气质与往日有了很大改变,虽然对身边的这些朋友下属他依旧是平易近人,但无形之中那种包罗万象,与天地同在的感觉越发明显。

    周昂沉稳的气质让燕赤霞和知秋一叶也顿时安心,两人长舒了一口气,而后燕赤霞开口说道:“就在半炷香前,泾阳、兴平、鄠县三城外,突然出现了三座大阵,刚才地震的源头,便是这三座大阵引起的。”

    “我观那三座大阵非比寻常,远远一看便是煞气冲霄,其中似有风雷,黄沙,刀兵箭雨,而且三座大阵呈三才之势,隐隐与地脉苍穹相连,除了是三座杀阵之外,更是可以不断蚕食气运的风水大阵。”知秋一叶心有余悸的说道。

    如果只是三座杀阵,知秋一叶和燕赤霞自然不会如此紧张,毕竟阵法是死的,只要你不入阵便没有危险。

    但是如今三教布下的阵法,还能蚕食九州气运,这就等于让周昂一方不得不派人去破阵,而这杀劫便自然出现了。

    “三教自然不会让我们安稳发展一年,出现这三座杀阵倒也不意外,既然他们布阵,那我们破阵便是。”周昂依旧风轻云淡的说道,地震发生的那一刻,他其实已经察觉到了三座杀阵成型。

    “不如属下率郭北营前去破阵?”燕赤霞对着周昂抱拳躬身,虽然明知杀阵凶险,却依旧毫不畏惧。

    周昂手掌轻轻一翻,便有一股柔和的力量托起燕赤霞,而后一脸笑意的说道:“这杀阵凶险,而且其中变幻莫测,定是三教高人布下,我又怎会让你们轻易涉险?”

    “若我等不去,普通人更不可能破阵,难道就这样等下去,到时候杀阵消磨气运,我军说不定还会不战而败!”知秋一叶有些不解的看着周昂。

    他和燕赤霞都是那种很纯粹的人,虽然没触摸到什么圣道,但他们都知道,遇到问题解决问题,迎难而上的去做,至于生死荣辱什么的都不在他们考虑之中。

    “我虽立志视人人如圣,但圣人亦是人,若斩情欲便是成圣也早已不是真我,故圣人亦有亲疏远近。这杀阵自然有人来破,你们静观其变便可。”周昂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即便已经踏上了自己的圣道,但他依然是那个有血有肉的人。

    周昂这句话是对燕赤霞和知秋一叶说的,不过声音却传到了很多人的耳中,这些人也注意到了三座杀阵的出现,甚至也有了出手破阵的想法,但现在都被周昂一句话给安抚了下去。

    既然周昂让他们等,这些人自然就静静的等着。

    周昂依旧做着他陕西布政使的本质工作,不过很快一道出自周昂之手的符诏迅速传遍天下。

    这符诏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说如今外族邪教入侵九州,广邀天下能人异士出山相助,另外周昂还特别提到,将在西北要塞开设书院,对所有人讲授自己的修行感悟。

    当周昂的符诏在九州流传的时候,果然许多隐居山野或市井的能人异士纷纷出山,这些人的存在,许多连玄鉴司都不知道,很快一个个身怀神通异术之人纷纷朝着西北而去。

    这些人中少数确实是抱着为九州出力的心思,但大多数人却是抱着大劫之下有大机缘,兼之又能免费听到周子讲道才去的。

    夕阳落山,天空繁星渐渐多了起来,而周昂还独自一人坐在大堂之上,此刻也没有处理公文,而是手中握着书卷,正在认真的看书。

    此刻整个布政司衙门的人都已走了,只有一个门房大爷还在大门下坐着。

    因为周昂有个规定,但凡自己在衙门中,那大门就不许关闭,意思是只要自己在,只要是公事都能来找自己。

    这个规矩为周昂也赢得了不少好名声,甚至一些府县官员也纷纷效仿,不过大家也都不是愣头青,至今也没谁在正常时间外跑来找周昂的。

    门房大爷有些无聊的数着天上星星,衙门外的大街上还是人来人外,忽然一阵急促的击鼓声在门房大爷耳畔响起,那声音非常的近,吓得他险些从石敦上一屁股摔倒。

    “喂喂喂.......你干啥?咋还真有愣头青啊?”门房大爷一下窜起,快速冲到鸣冤鼓前,从一个男子手中夺过鼓槌。

    这鼓声自然是男子击响了鸣冤鼓,门房大爷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守了半辈子大门,还真遇到眼前这种愣头青了。

    鼓声只响起片刻就被大爷打断,不过周昂还是听到了这突然出现的鼓声,他神念一动自然已经知道了外面的情况。

    “张伯,让他进来说话吧。”周昂的声音在张大爷耳畔响起。

    张伯瞪了男子一眼,而后让开身子说道:“使君让你进去说话。”

    男子闻言一喜,立刻一路小跑向着大堂而去。

    说起来他也有些意外,自己在布政司衙门击了鼓,竟然没有衙役出来,就一个门房就让自己进来了。

    大堂距离大门不远,绕过巨大的照壁,男子就看到宽阔威严的布政司大堂,自然也看到高座堂案后的周昂。

    此刻周昂依旧握着书卷,等到男子走入大堂,他才轻轻放下书卷,而后目光看向男子。

    只见这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子,穿的还算讲究,看起来也不是穷苦人家。而且整个人的气质颇为文雅,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墨香,周昂猜测此人极有可能是某个大户人家的账房先生。

    只不过周昂在此身上,又感觉到了浓郁的阴魂气息。

    这气息不是男子自身的,而是长久与阴魂鬼类共处在一起而沾染的。

    “此时还来击鼓,阁下莫不是有大冤情?”周昂大有深意的看着男子,看起来也有几分好奇的问道。

    男子刚到大堂中间,便立刻跪拜在地,而后声音急促,无比紧张和担忧的说道:“学生王沂,恳请使君救救‘给孤园’和娘子。”

    周昂闻言神色微变,先不说给孤园这个名字让他一头雾水,就是娘子这个称谓,也是府中下人对女主人的称呼。